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公证

第一百一十一章 公证

        众人微微一愣,但随即大多数人都在心里对陈海宏比了个大拇指。

          连赵泽君都不由得高看了他一眼:以前陈海宏跟在牛胜利身后,不显山不露水,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文职秘书,不露锋芒。

          没想到,在危难之中,真金始现!

          

        “一等一的人才。”赵泽君在心目里给了他一个评价。

          

        在心里给陈海宏点赞的,绝不止赵泽君一个人。

          这不光是为了他对牛胜利的忠诚。其实到了牛胜利他们这个层级,都有一批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一批亲自提拔上来的才俊,并且有众多的施恩,想要找出几个死忠派,并不是太难。

          陈海宏,不仅有忠心,还有决断和能力。

          

        公司大换血,他这个董秘办主任,前董事长的心腹是绝对不会有好果子的,与其灰头土脸的被人赶走,甚至背黑锅锒铛入狱,倒不如自己走,来的漂亮干脆,还赢得好名声。

          不过,懂这个道理的人有,事到临头,真的能当机立断做出决定的,实在少之又少。

          

        再者,他此时当着董事会所有成员、苏南省商政两界,提出辞职,直接表明了对新任董事长的不满,给吴鹏飞和吴翠萍出了一个大大的难题。

          目前德源集团大乱初定,需要的是稳定,最起码表面上看起来的一团和气,无论是吴翠萍还是吴鹏飞,想要的都是一个完整、健康的德源,而不是支离破碎,分裂的德源。陈海宏这个核心高管在董事会上直接辞职,很容易导致集团内部分裂动摇,本就不安的人心变得更加惶惶,新、旧两派的割裂。

          

        甚至有人猜想,吴鹏飞就是要用这种方式,让德源集团陷入动摇之中,方便同在苏南省的赵泽君等人,在事后对吴翠萍展开还击。

          “好啊,我也辞职。”牛犇耸耸肩,“宜江市分公司一大摊子事,就我一个人管,累得要死,正好轻松几天。对了赵总,你们泽字系未来做不做能源,我去给你打工?”

          吴鹏飞脸色铁青,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德源的老班底要出走,泽字系涉足能源,来挤垮德源?!

          他向吴翠萍投去求助的目光。

          吴翠萍沉默了片刻,很难得的笑了笑。

          “老牛出了这么个事,所有的担子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为了这家,为了德源集团,再多的误解,我都可以承担。”

          她语气平静,缓缓的说道:“现在集团内部,最需要的就是稳定,如果要有人破坏集团安定团结,我第一个不答应,陈海宏主任、牛犇申请离职,董事会批准。”

          她目光在全场一扫,语气渐冷说:“还有谁要辞职的,也可以一并提出,德源集团会把大家的股份折算成现金。德源集团不需要怀二心的人。”

          又是一阵死一样的沉默。

          今天带给在场众人的震憾实在太多了。

          整个德源集团走到这一步,天翻地覆,吴翠萍的狠辣手段远远超过了所有人的想象,甚至不惜让德源元气大伤,也要彻底将牛胜利一系赶出局。

          王炎从始至终就默默坐在边上,一句话都没说,此时微微摇头。

          一夜夫妻百夜恩,这对风风雨雨走过几十年的夫妻俩,却闹到了这一步,这里面恐怕已经不仅是因为个人利益的问题了。实际上,作为牛胜利真正法律意义上的唯一妻子,吴翠萍怎么可能缺钱。

          至于是什么原因,王炎大约能猜到七八分。

          但是也仅仅是七八分而已。

          “如果没有要辞职的,那么会议到此为止,董事会决议,即刻生效。”吴翠萍有些疲惫的挥了挥手:“立刻执行吧。”

          “等一等。”赵泽君又一次站了起来。

          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了他,在之前一次又一次的反转、争夺之中,赵泽君都没有做出任何有力的表态和举动,现在他又要说什么?

          泽字系再强大,赵泽君和牛胜利关系再好,但德源董事会的决议,他没有任何权力去干涉,更谈不上反对了。

          

          “赵总,请你来,是因为你和老牛的关系,把你当朋友,也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谨守本分,不要搞得自己难看。”吴翠萍朝祁副厅长等人看过去。

          祁副厅长咳嗽了一声,接着叹了口气,说:“赵总,毕竟是德源的家事啊,还是要依法办事吧。”

          “当然。”

          赵泽君点点头,“祁副厅长,我们打交道那么多年,我一直奉公守法,这点您是最清楚的。我接下来要说的事,更是合情合理合法。”

          祁副厅长和其他人都是一愣。

          吴翠萍吴鹏飞皱起眉头看着他。

          赵泽君却不管其他人的目光,起身,拍了拍牛石头的肩膀:“石头,你跟我过来。”

          牛石头站起身,随着赵泽君一起,走到了会议室的最前方,主席座边上。

          此时吴鹏飞正坐在这里,赵泽君和牛石头就像二鬼关门似的,一左一右站在他身后,让他十分不自在,他站起身来,回头皱眉厌恶的说:“你们干什么,规矩点!”

          赵泽君抬手在他肩膀上微微一按,语气和气:“你先坐吧,这个位子也坐不了多久了。”

          说着,从怀里拿出一份复印件,说:“各位,下面我来宣读一下牛胜利牛总的委托书和遗嘱,其实这两份东西大同小异,牛总健在按照委托书行事,牛总如果故去,就按遗嘱办……”

          什么?有委托书?!遗嘱?

          全场众人,尤其是政府那边的几个领导脸色都变得极为古怪,祁厅长几乎想跳起来骂赵泽君一顿!

          有这个东西,你怎么不早拿出来?

        早拿出来,哪里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破事?

          至于这份委托书是什么内容,其实不用赵泽君读,在场人也能猜到七八分。

          刚才支持吴鹏飞的那些人,一个个瞬间脸色惨白,而支持牛胜利的,一个个惊愕之余,几乎要放声大笑。

          “好好好,这个董事会开得很好,胜利的大会,圆满的大会……”牛中原频频点头。

          “忠奸立辩,有的人自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还省得一个个去分辨了。”牛犇得意洋洋的看着牛元,“兄弟,你说你好好的吃喝嫖赌有什么不好,非要来趟这趟浑水,这下好了吧,你爹豁出去给你挣了点家业,眼看着要保不住喽。”

          “放屁!假的,一定是假的!你拿个复印件来骗谁啊?”牛元失声大吼。

          “真的假的,事后自然可以去查嘛,律师、公证处的人,就在隔壁,需要的话,待会我会叫过来。”赵泽君道:“还是先听听内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