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赶尽杀绝

第一百一十章 赶尽杀绝

        贺淑珍再傻白甜,也知道这是大姐吴翠萍开出的条件,用贺叶青来换她的决策权。

          她十分挣扎。牛胜利清醒的时候是什么个态度,全家都知道,吴翠萍现在这么做,显然是违背了牛胜利的意思,要从牛石头手里夺权。

          在平时,她虽然懦弱无知,但绝对是站在牛胜利这一边的。

        可是贺叶青是贺家唯一的独苗,又是她从小带大的,她这个姐姐又当姐姐,又当妈,感情太深。

          “大姐,一切都你做主吧。”贺淑珍低着头说。

          “赵哥,上次那点误会,是我不对,你大人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贺叶青起身,倒是认认真真的向赵泽君道了个歉,深深鞠了一躬。

          只是直起身子的时候,嘴角一挑,似笑非笑的看了赵泽君几秒钟。

          仅仅一周时间,局面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一周前,牛家牛胜利主事,他跪在赵泽君面前求放过,在祠堂里几乎连命都保不住;一周之后,他所要做的,无非就是不疼不痒的冲赵泽君说句场面话。

          这句场面话,与其说是道歉,倒不如说是挑衅和嘲笑。

          有了贺淑珍的股权支持,吴翠萍一方已经稳稳的过半。

          “那么我宣布,德源集团前任董事长牛胜利由于身体问题,卸任董事长一职,吴鹏飞担任新董事长。”

          吴翠萍又对吴鹏飞说:“鹏飞,在坐的,都是自己人,德源集团的功臣骨干和牛家的好朋友,今天虽然大家有些不同看法,但那都是为了牛家和集团好,不是针对某个个人,你心里要有数,上任之后,还是要一如既往的倚重大伙。”

          “妈我明白。”吴鹏飞说。

          

        来旁听的商政两界众人,心中各有想法。政府方面稍稍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目前德源集团算是稳下来了,董事会投票选出来的结果,合理合法,谁都不好去置喙。

          至于商界的,不由感慨。难怪吴翠萍年老色衰,却能在牛家做了这么多年内掌柜的,这份手段和心机,连他们这些见惯了大风浪的男人都微感心惊,说出来的话,句句站得住脚堂堂正正。

          德源集团内部的员工心思各异,支持吴翠萍的牛元等人,自然丝毫不加掩饰的喜上眉梢,而牛犇等人,却是满脸的愁云。

        漂亮话谁都会说,即便在短时间内,为了德源集团的稳定,没有大的人事变动,可是自己这些人已经表明了立场,等风波渐渐平息下去,人家肯定要换血,清除异己。

          “哎,你们啊,哎……”牛中原唉声叹气,不住的摇头:“我大侄子还没死呢,你们就不想想,他要是好了,醒了,你们怎么交代啊?哎,几十年的夫妻啊,几十年的亲戚,都是跟着他一路打出来的,怎么就搞成这个样子呢,哎……”

          整个办公室里,就听他的叹气咕囔。

          

        吴翠萍扫了他一眼,继续说:“德源集团旗下,还有一家独立的企业,和能源不相关,但是企业规模很大,今天正好一起解决。赵总,你是长生药业大股东,正好也在,老牛是担任不了长生药业的董事长了,我觉得吧,悦花这么大年纪了,整天没个正事也不是办法,正好去长生药业历练历练,你看呢?或者我们还是按照老办法投票?”

          “哼……主意都打到赵总头上来了。”牛家老四不阴不阳的冷哼了一声。

          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的事,长生药业牛胜利占大多数股权,按照之前的分配方式,赵泽君加上牛石头代理行使的,还不到50%,所谓投票无非就是走个过场。

          “那就这么定了。牛悦花担任长生药业董事长,赵总,你之前安排的那个欧辰,还是先干着。”吴翠萍又对牛悦花说:“你什么都不懂,去了之后,要多向你赵叔叔和欧总学习请教。”

          吴鹏飞刚才好歹还态度诚恳的应付一下,牛悦花连面子功夫都懒得做,冲赵泽君冷哼一声,小脸一扬:“本来就是我爸的企业,给他们占了这么多年便宜,该知足了。”

          “胡说。”

          吴翠萍瞪了牛悦花一眼,却也没多说什么,冲吴鹏飞点点头。

          新任董事长吴鹏飞清了清嗓子,道:“牛总现在不能理事,虽然不当董事长了,可是还占了一个董事的席位,以后开会表决都很不方便。我是这么想的,牛总呢,就让他安安心心治病,董事的席位也不要担任了,空缺的席位,大家表决,我提议吴翠萍女士接任。”

          此言一出,原本牛胜利这一系的人几乎个个变色,牛犇霍地一下站起来,厉喝道:“大嫂,你到底要干什么!”

          “最毒妇人心啊。”孙华在赵泽君身边,很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刚才第一步,实际意义上罢免了牛胜利的董事长,是为了控制住德源大权,但却留下了一个很致命的‘威胁’,万一牛胜利清醒了,他是董事,又是大股东,很容易就能重新召开董事会,到时候,以牛胜利的威望,重新夺回大权不是难事。

          别的不说,老三、老二,一定会站在牛胜利这边,那些跟着牛胜利一路打拼上来的高管立场也很难说。

          但如果把牛胜利赶出董事会,连个董事的身份都不保留,只作为股东,哪怕是大股东,这种可能性就小很多。不是说他就不能要求召开董事会,但大股东毕竟不是董事,想要召开董事会,重新夺权,就多了一道很繁杂甚至根本不可能完成的手续。

          这么隔着两层,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内部换血,加上牛胜利大病初愈--如果能愈的话,他的身体也必然处于极度衰弱状态,已经很难扭转大局。

          如果说之前吴翠萍要选新董事长,还能说为了德源集团大计,现在要把牛胜利赶出董事会,其用心已经昭然若揭。

          就是夺取牛家基业,防止牛胜利反扑。

          如此一来,牛犇、牛中原和原来忠于牛胜利的高管,再无出头之日。

          吴鹏飞上任之后的第一个命令,很顺利的得到执行,再一次投票中,之前支持吴翠萍的人自然巴不得牛胜利永远不再出现在面前,纷纷举手。

          几个刚才没有支持吴鹏飞当董事长的高管,犹豫之下,也举起了手,变化阵营。

          “好。”吴鹏飞看着满场的手,满意的点点头,对董秘办主任陈海宏说:“陈主任,会议结束后,就发公告吧。”

          陈海宏沉默了片刻,起身说:“对不起吴董事长,本人由于个人原因,谨再次向董事会提出辞职。”

          

        众人微微一愣。

          德源集团的事情还不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