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九章 投票

第一百零九章 投票

        包括赵泽君在内,所有被邀请来的企业家,从会议开始都一言不发,而政界的人士,除了祁副厅长在必要的时候偶尔开口,大多也保持了沉默。

        说到底,这是牛家的家务,外人没有资格置喙。

        见赵泽君拦在身前,吴鹏飞微微皱眉:“赵总,你什么意思?”

          赵泽君平静道:“既然邀请我们这些人来,想必不会不让我们说话吧?”

          “这是我们牛家自己的事,赵总你虽然和我岳父走得近,可对牛家家务、公司决策,似乎无权干涉。”吴鹏飞语气淡淡的阻绝了赵泽君插手的可能性。

          “鹏飞啊,我看人很少走眼。”赵泽君望着吴鹏飞,似笑非笑的摇摇头,“我当初觉得你这个人,是个踏踏实实做事情的,没想到你一个留洋归来读过书的人,脸皮比地痞流氓还要厚,这声岳父叫得还真是发自肺腑。就是不知道我牛哥要是醒过来,认不认你这个女婿?”

        被挖苦了一句,吴鹏飞脸色一红,周围有的人看他,也有些不屑神情,毕竟在中国传统思想里,入赘还是很难被接受的,等于是断了自家香火,不要自家祖宗。

          虽说实际上入赘还是娶妻,没有太大区别,可吴鹏飞其实早就到了衣食无忧的阶段,在国外也是顶级公司的高管,为了多攫取一些利益,宁可给人当棋子,入赘牛家,未免让人不屑。

          “赵总,你这人就是爱多管闲事,我们牛家招女婿,管你屁事!”牛元嗤得一声笑起来,“你有空还是玩嫩模去吧,在这浪费口水没意义。”

          “牛元,你这个人嘛,我倒是从来没看错。”赵泽君抬起一根手指指了指牛元,悠悠的说;“当初牛哥就跟我说过,要不是看在你爸的份上,早把你赶出去了。养你,还不如养狗。狗好歹忠心,还能看家护院,你啊,不光无能,还养不熟。”

          

        “我草……”牛元一张黑脸涨得通红,想要冲上来,却又不敢。

          “赵总,请你们来,当然是要听你们的意见的。”吴翠萍道:“不过,我们牛家自己女儿的婚嫁,似乎还真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插嘴吧。”

          “牛悦花我管不着,可石头是牛哥托付给我的,他们母子的事,我是要管一管的。”

          赵泽君道:“牛哥清醒的时候,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家业交给儿子,这些年也一直在做这个事。牛哥好的时候,没人敢吱声,现在他病倒了,还没死呢,你们就迫不及待的跳出来了,这是要干嘛?我嫂子说得一点都没错,因为说了实话,就把她当成疯子赶出去?吴女士,接下来,你是不是准备把我也赶出去?”

          吴翠萍脸色微微一沉,赵泽君这声嫂子,叫得不是她,而是牛家老五。

          “各位……”祁副厅长咳嗽了一声。

          他是在场官衔最高的一个,虽然理论上无权决定德源集团后续事宜,但他既然在这里,就代表了官方的意志。他这么一咳嗽,全场安静了下来,都看着他。

          祁副厅长冲吴翠萍点点头,又对赵泽君笑笑,倒是没有打官腔,语气颇为温和,道:“论私交呢,赵总、牛总,我们是好朋友,牛总更是老大哥,见到吴女士,我是叫嫂子的,可是今天大家坐在这里,不是搞什么家族大会,更不是聚众闹事!”

          他的语气中带上了一点点威严,说:“如果各位有什么私人恩怨,可以报警,可以去法院,但那都不是今天要讨论的。我想,这也是邀请我们来参会的原因,省里、市里还是希望德源集团能尽快稳定下来。两位看呢?”

          

        赵泽君和这位副厅长也是常打交道的人,平时如果是泽字系或者德源集团任何一家的事,找他都好办;可现在这两家明显站在不同立场上,他能做的,也就是保持中立。

          “祁副厅长说得对。”吴翠萍点头,“这样吧,既然意见不同,那就按照法律规定办理。王局长,公司法您是最熟悉的,重新选举董事长需要哪些手续?”

          建武市工商局的王局长在座,他这个职位有些尴尬,不高不低,和省厅常务副厅长差着一大截,而且工商片和公安片也不能比,对于德源、泽字系这样规模的企业,他的主要职责,还真就是‘服务’。

          他呵呵笑了起来,说:“自然是先将议案提交董事会,然后股东大会公投推选,过半数即可。”

          “好,那么今天德源集团所有持股的股东都已经到期了。就投票决定吧。”吴翠萍说:“我提议牛胜利卸任董事长,保留董事职位,吴鹏飞担任董事长。”

          牛石头还不满十八岁,自然没有权力参选,候选人只有一个吴鹏飞,超过半数股权通过,他即将取代牛胜利成为德源新的董事长,反过来,则继续维持原状。

          “我那个大侄子一个人手上就有40%的股权,他现在昏迷,这个怎么投票嘛。我看,还是不要着急,等他醒过来再说。”牛中原摆摆手,表示不赞同。

          “三叔,到了这一步,想继续拖延是没用的。”牛元说:“我哥本人昏迷,需要行使股东权力的时候,他的股权按照继承方法,第一顺位继承人代为行使权利。我嫂子,他的子女平均分配,代为投票。”

          

        牛胜利三女一子,这么一来,加上吴翠萍,这40%的股权一人正好8%。另外两个女儿嫁人很早,早就不掺和牛家的事,由其母代为行使权力。

          

        嫁人的两个女儿,一个是老二,一个是老三生的,由于吴淑珍和牛家老三本就有少量股权,这么一来,这两人的手里的股权加在一起已经超过了20%,意见颇为重要。

          “投票吧,不要再耽误时间了。”吴翠萍举起手,“我赞成。”

          牛悦花跟着举手。

          这两个巴掌,代表了整个德源集团23%的股权。

          牛元和牛五和毫不犹豫的跟着举手。

          30%。

          牛家老三稍稍犹豫了一下,也跟着举起手。

          接下来,又有几个持股的德源高管陆陆续续的举手,不过这些人所占的股份很少,加在一起,还不到5%。

          牛犇为首的另外一批高管,沉默不语,牛犇更是直接抱起了胳膊,以示绝无可能。

          “我还是觉得吧,家和万事兴,大侄子刚住院,先治病嘛。”牛中原嘀嘀咕咕的,一个劲摇头,“我弃权,弃权。”

          弃权和反对没什么区别。

          “老四,你是什么意思?”吴翠萍问牛家老四。她手头的股份虽然不多,但如果赞成,就刚好超过50%,大局可定。

          

        “大姐,你现在叫我老四了?”牛家老四冷笑一声,“刚才不是说,法律上,你才是老牛的妻子嘛。那我这个老四,算个什么东西?不光我这个老四,喏,这一排……”

          指着牛家另外几个没名分的女人,冷笑:“二三四五,都不是东西。嘿嘿,三姐,你还傻乎乎的投票给她?”

          这两位,一个东北大妞,一个沪市小姐,原来在家就不对路子,都斗鸡似的。牛家老三翻了她一个白眼,用典型的沪市口音,毫不弱势的反唇相讥:“阿拉支持大姐,关侬啥事体啦?”

          

        “败家老娘们!”牛家老四不屑的一挥手,起身,走到后排,冲赵泽君点点头,然后坐在老五身边,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你哭啥呀,天天就知道哭哭哭,尽整这些没用的!”然后又拉着牛石头的手,说:“石头别怕,四姨支持你!牛家有良心的人还没死光呢!”

          赵泽君在一边看着这场大戏上演,忽然就觉得有些好笑。

          这个老牛倒也是秒人,找的这几个女人,各有特色,个性分明。泼辣的,娇气的,腹黑的,柔弱的,无脑的,啥类型都有,一个不落下,这后宫开得这叫做百花齐放。

          不过这个事倒是也给自己提了个醒,女人多了,将来的麻烦也多。尤其是股权分配方面,千万不能学老牛。

          

        “管家不易啊,为了这个家,骂名我背了。”吴翠萍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看向老二贺淑珍:“淑珍,你是个怎么打算啊?”

          贺淑珍从开会最初,就一直魂不守舍的,愣了愣,‘啊’了一声,抬起头有些惊慌失措的看着吴翠萍,懦弱的说:“大姐,你说什么?”

          

        吴翠萍拉着她的手,看了眼贺叶青,柔声说:“你爹妈死的早,就贺叶青这么一个弟弟,贺家的独苗苗……”

          “大姐,都怪我这个弟弟不懂事……”贺淑珍又哽咽起来,她这个人实在没什么心机,正儿八经的傻白甜一个,虽然也隐隐约约的明白牛家今天的变故没看起来那么简单,但是毕竟都是因为他这个弟弟引起来的,甚至连赵泽君和牛家唱反调,也是和他弟弟有关。

          越想越自责,越想越害怕。

          “也怪我和老牛,这几年没有花心思去管管他。”吴翠萍叹了口气:“不过,不管怎么说,贺叶青都是我和老牛看着长大的,半个牛家人,他有什么差错,我们当家长的,是有责任的。我看呢,这次贺叶青也不是故意去为难赵总,意外而已,回去之后,让他好好反省一下也就行了。贺叶青,你去给赵总道个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