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四章 老牛的后手?

第四章 老牛的后手?

        没问题才是最大的问题。那几个爆料的网友,表面上看起来都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相互之间并没有任何联系,和牛家表面上也没关系,那么这些人,怎么可能知道牛石头的来历,甚至日常生活的一些细节,曾经发生的事?

          “这个事你别操心,我来办。”赵泽君见老牛气色不是很好,没再这上面继续深聊下去,点点头说。

          微博用户都是实名制,使用身份证号码注册的,泽联科想要查,根本不存在什么信息保密的问题,祖宗八代都能给他们查出来,回去之后,派几个安保组的人暗中盯一盯那些发帖人,自然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

          牛胜利沉默了片刻,对赵泽君说:“你自己公司那么多事,不好叫你分心太多。”

          赵泽君准备说什么,牛胜利抬起有些干枯的手小幅度的摆了摆,说:“你听我讲,我不是跟你客气,我也知道你办这些事够稳,不会出意外。我的意思是,你把心思多放在泽联科、泽业上面,你泽字系站得越稳,将来……”

        顿了顿,看了牛石头一眼,才继续说:“将来,你的话越有份量!”

          终究是要靠实力说话的,如果泽字系不行,赵泽君再热心,再想扶牛石头,也没人听他的。反过来,赵泽君如果混到一定的程度上,一句话,可能就能决定牛家将来得走向。

          而且有些话,牛胜利不好直说:赵泽君毕竟是个外人,牛胜利现在还活着,如果赵泽君就对牛家事插手太多,容易激起牛家一部分人抱团,把原本中立观望的一批人,赶到对立面去,连原本支持的人,都会产生异样的心思。

        支持牛胜利,牛石头,说白了,都是为了自己将来在牛家的地位前途考虑,要是赵泽君在其中起到的作用太大,这些人‘保驾’的功劳自然少了。

          牛胜利不说,这些道理赵泽君也是懂的,他哈哈一笑:“这你放心,牛家的内部的事情,我当然没必要插手,你老哥还在呢。不过用我微博给我干儿子下套,这事我不能不管,也不麻烦,随口吩咐一句下面人而已。”

          老牛叹了口气,摇头苦笑,“这个身体,好多事真的操心不过来了。对了,翠萍的一个本家亲戚从法国留学回来了,我见过几次,还不错。我想让他来接手德源集团的一部分事,给石头当个帮手,以后在苏南省地头上有什么,我让他去找你。”

          老牛口中的‘翠萍’,当然不是电视剧潜伏里姚晨扮演的我党女游击队长,而是牛家的长房大太太,牛胜利的原配,结发妻子,全名吴翠萍。

        赵泽君见过很多次,典型的农村妇女一个,没什么文化,但是也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后来跟着牛胜利见了世面,总之很有大婆风范,气场颇强,把牛家偌大一个后宅管理的井井有条。

          别看这位大太太没文化,也不参与牛家的生意,但是很会做人,处事得体,也从不在牛家的生意里争权夺势,牛胜利其他几个老婆,自从跟了老牛,一家人跟着鸡狗升仙,七大姑八大姨都依附在德源集团身上大捞好处,唯独吴翠萍,跟着牛胜利几十年,据说从来没有主要要求牛胜利安排她任何一个亲戚。

          当然,老牛也不会怠慢了吴翠萍家人。

          总之,提到这位正房太太,苏南省没有不竖大拇指的,都说老牛娶了个旺家震宅的好媳妇,就连牛胜利自己也常说,牛家能有今天,这位翠萍大太太功不可没。

          整个苏南省圈子里,包括赵泽君在内,对牛家大太太都很尊重,丁岚有一度动不动就把‘翠萍姐’挂在嘴上,很是崇拜的样子。

          听老牛的意思,牛家外事不决,有泽字系;内部的事,可能就托付给这位‘翠萍太太’的本家侄子。

          这是在征求赵泽君的意见,赵泽君有话就不能不说了,疑惑说:“你只见过几面,又是一个外来的,不怕他镇不住场面?”

        说着,看了眼牛石头,想了想,还是让他在这里听着比较好,将来也好明白,他自己这个牛家大少爷,能接掌帅位,来之不易,于是说:“牛家就选不出一个姓牛的来,能让你放心的?一定要用一个毛头小伙子,外人?”

          

        “这倒不是。”牛胜利摇摇头,说:“家里倒是没外面想象的那么乱,我这身体,再撑个几年没问题,只要我在,局面不会乱,让这个人出头,不需要他震场面,主要是有个管事的。不是我信不过牛家自己人,人都是会变得,只要姓牛,将来就有可能有私心,哪怕没私心,都会被一群人架上去。这个人在牛家没什么根基。但是家里,有翠萍这层关系,外面,有你帮衬着,德源和整个牛家,我给他当后台,站住脚不成问题。”

          赵泽君明白了老牛的用意,这个人,就是个影子。再怎么折腾,毕竟不姓牛,成不了牛家之主,想要在牛家站住脚,跟着石头这个正统接班人,是最好的选择,要是起了其他的心思,吴翠萍、老牛、自己,整个牛家,都不会再支持他。

        他甚至怀疑,这个人是老牛的一个‘后手’:推出来的一个靶子,用他来争权夺利,得罪人的事,都让这个人干了。等到有一天,这人把所有人都得罪光了,牛石头也长大了些,直接当一个弃子处置掉,即收拢人心,又接管权力。

        至于这人,到时候下场恐怕会很惨。

        老牛这种老谋深算的人,为了牛家大局稳定,牛石头接班,绝对能干出来。

        “能力怎么样?”赵泽君问。如果不需要这个人来‘震场面’,仅仅是因为老牛身体不行精力不济,来帮忙管理企业,掌权,那么工作能力就必须足够强。

          “在名牌大学学企业管理的,毕业之后在美孚石油做过,我观察是块好料子。”

          牛胜利淡淡的说:“我让这个国外回来年轻人来管事,也是存了转型的想法。”

          

        说着话,又看了一眼牛石头。

          牛石头年纪小,却已经很懂事了,知道下面这段话,即是和干爹聊天,也是说给他听得,身子微微坐正,耳朵竖了起来。

          牛胜利见儿子这样,忍不住露出一个欣慰的表情,缓缓说:“时代变,企业也要变。以前我们搞煤矿,说弄死人就弄死人,哪个煤矿背后没几条人命?做客户,一百万拿不下,就丢五百万,科长路子走不通,我直接走处长,总能打开局面,把精神头心思,都用在这上面。倒不是我们这些煤老板天生就心黑,只会走歪门邪道,而是这一套,在那时候管用。可是现在这个社会发展太快了,再用这一套,就不一定能行得通了,即便行得通,隐患也太大。

        我希望若干年之后,德源集团是一个干干净净的阳光企业给石头接受,转型过程中,正好可以丢掉一些坛坛罐罐,见不得光的东西,无非是暂时损失点利益,可德源集团如果还固步自封,早晚要被时代淘汰,甚至要出大事。”

          

        ……

          正如老牛所言,赵泽君太忙,其实也没有太多精力分心牛家,他下午还有个会,和牛胜利聊了一个多小时就要走了。

          牛石头今天放假,能多在疗养院里陪牛胜利一会,只把赵泽君送到门口。

          

        临上车之前,牛石头皱着眉头,问赵泽君:“干爹,我爸是不是在交代后事了?”

          “这还不至于,你该干什么还干什么。”赵泽君习惯性的就想摸摸牛石头脑袋,手抬到一半,愕然发现这个小子不知不觉中,个头猛涨,都快到自己肩膀了。

          手在半空停了停,转而变成拍了拍他的肩膀。

          

        “其实我挺害怕的。”牛石头嘀咕着说。

          “你怕什么?”赵泽君笑问。

          “怕我爸不在了,我爸要是走了,我妈指定要受欺负。”牛石头想了想,又说:“也不光是这个,我也说不好,好多事我都不懂,现在也做不好……”

          

        赵泽君想了想,问:“那干爹问你,万一你爸走了,你是想舒舒服服过一辈子,还是接你爸的班?”

          这次牛石头没什么犹豫,很肯定的睁大眼睛说:“当然要接班,我爸辛辛苦苦干一辈子,凭什么给那些狼崽子。干爹你不知道,自从我爸身体不行之后,家里就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他们以为我什么不懂,我都能察觉到。连我姐都……”

          说到这里,牛石头闭口不言,很忧愁的叹了口气。

          

        德子跟着一起出来的,赵泽君眼神一闪,看了德子一眼。

          德子微微的摇摇头,示意暂时还没遇到过‘意外’事件。看起来牛家有些人,虽然想趁着老牛身体不好上下其手,搞些小动作,但终归慑于牛胜利多年的威势和泽字系一边虎视眈眈,不至于丧心病狂。

          “德子,我让军子派两个人来,平时照应下石头,你直接管。”赵泽君对德子说。

          “好。”德子话不多,点点头应承下来。

          

        牛胜利自然有他的一套安全保卫措施,不用赵泽君操心,牛胜利也知道现在最金贵的点在哪,牛石头身边早就安排了人,真要出事,多赵泽君的两个人也无济于事。

          但是这两人,代表着赵泽君的态度,如果有人真敢直接朝牛石头下手,就等于直接挑战泽字系。

          在苏南省,真不要命的人,大约还是能找出来的。但是敢于同时和牛胜利、赵泽君翻脸,结下死仇的人,好像暂时还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