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差点成了禽兽

第一百一十九章 差点成了禽兽

        “禽兽,禽兽,你这个大禽兽!”

        “是是是,我禽兽!”赵泽君抱着床大毯子,“先披上……”

        “掩耳盗铃!都这样了,披上毯子就有用了?!”周娜红着眼瞪了赵泽君一眼,还是把毛毯拽过来披上了,抱着腿坐在沙发上。

        赵泽君头大如斗,小心翼翼的凑过去,说:“昨晚,到底出什么事了?你还能想起来不,我脑子乱七八糟……”

        “姓赵的,你干完坏事不认帐是吧?”周娜嗖的一下挺直了,恶狠狠的瞪着老赵,毛巾又从肩膀上滑落,露出一对浑圆的肩头。

        赵泽君赶紧给她把毯子朝上拽了拽,说:“谁他妈干坏事了,我到底现在都不知道什么情况?你让我冷静一下,好好回想……”

        “你坐过去想!”周娜朝对面的椅子一指。

        “好好好,你别激动啊。”

        赵泽君刚坐下,周娜又紧了紧毯子,抱着膝盖,撅着嘴嘀咕说:“我饿了……”

        “啊?”老赵一愣。

        “我说,我饿了!”

        “哦哦哦,等下。”赵泽君从冰箱保鲜室里找了两块面包,一瓶果汁递给周娜,周娜撕开面包吃了几口,仰着脖子鼓咚咚灌了小半瓶果汁,才含混不清的说:“昨晚,你是在跟我聊夏语冰来着……”

        “对对对,有点想起来了,然后好像又聊了点别的吧?”

        兄妹两个开始努力回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开始是在聊夏语冰,聊了一会,又谈到感情生活,赵泽君好像就问周娜在学校的情况……

        周娜说什么来着?有不少男孩子追他,还有几个富二代,不过她没兴趣……

        一边说一边喝,又聊到了赵泽君,女老师,还有周媛媛,对了,好像还聊到了尚菏的女老板丁岚,周娜似乎笑话赵泽君来着,说什么他身边的女人没一个正常的。

        两个人都有点犯迷糊,周娜习惯性的开始撩拨,凑上来说什么还是妹妹对你好吧。

        自己当时说什么来着?哦对了,好像回了她一句,妹妹又不能谈恋爱……

        然后就扯大了,周娜挺着胸朝上蹭,不服气的说我也是女人,怎么就不能……

        对了,这一段记起来了。

        周娜是女人,还是个年轻漂亮身材火爆的女人,赵泽君不止一次给她聊得兽性大发,有反应。

        正常情况下,赵泽君脑子清醒,能控制得住,昨天心情本来就不太好,酒喝得也多,加上近半年来,生意越做越大,老赵这心里面多多少少有那么点膨胀……

        反正当时看周娜的眼神就不太对了,天人交战,有那么点要化身月夜大灰狼的意思。

        骚真不能撩,撩多就容易出事,不知道周娜一脸鄙视的说了句什么,彻底惹毛了老赵。

        对,她说‘你就是个怂人,有本事来啊来啊来啊……’

        老赵脑子里最后一道防线彻底崩溃了,整个人就扑了上去。

        周娜一开始吓了一跳,大概也是喝多了,傻呵呵的笑。

        需求这种事,谁都有,年轻男女更是如此。

        两个人就稀里糊涂的开始脱衣服,我不顾一切的摸你,你也不顾一切的摸我。

        “然后呢!”老赵瞪着眼睛,然后才是关键。

        说着话,下意识的伸长脖子,想透过毯子看周娜的印着小熊的底裤。

        “你还看!”周娜把毛巾一紧。

        “你……还是……那啥吧?如果我两真有啥,应该有血吧……”赵泽君不太确定的问。

        “臭流氓!”周娜赶紧低头朝毯子里看了看。

        “这个事,到底有没有,你应该比我清楚,你好好想想,要不去卫生间……感觉感觉?”赵泽君硬着头皮说。

        “你就是个禽兽!”周娜白眼翻到了天上。

        “到底有没有?”赵泽君追问。

        周娜皱眉,恨恨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应该没有。”

        “是应该没有,还是肯定没有!这不能含糊!”老赵蹭的一下站起来说。

        “你这个禽兽,还敢吼我!”周娜一指椅子:“坐下!”

        赵泽君还没坐下,正晃着尾巴溜达的小黑好像听到了指令似的,嗖的一下,原地坐下了,伸出舌头,哈哈哈哈的传奇,茫然的看着主人。

        “狗都比你老实。”周娜哼了一声,才说:“没有。”

        “真的?”

        “我是女人还是你是女人,我说没有就没有……”

        大概是真没有。

        周娜毕竟年轻,平时撩拨赵泽君的时候一副老手模样,这方面还真没什么实战经验;

        老赵实战经验多,但最近实在太累,昨天酒又喝得够多,房间里足够暖和,腻腻歪歪了一会,就糊里糊涂的搂在一起睡着了。

        ……

        回忆了半天,总算是确定了,昨天夜里也就是摸摸捏捏的,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战斗。

        老赵如释重负,一屁股摊在地上,一身的冷汗。

        得亏没出事。

        老赵害怕,其实跟什么伦理道德法律甚至遗传学其实都没太大关系。

        说法律,全世界大多数国家是允许表亲结婚的,换个国籍,全部解决;道德伦理,中国几千年表亲不在少数,林黛玉贾宝玉薛宝钗在前面摆着,况且混到了老赵这个层次,自有一套他这个层次的伦理道德标准,和市井小民不太一样;说到遗传学,后代缺陷的可能性从百万分之一,增加到几万分之一,但总体看概率还是很低的,说不定还能生出天才……

        这些都不是关键。

        感情需要从同龄来培养,上辈子和周娜接触不多,这辈子接触周娜的时候,老赵其实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周娜在他心目里的位置,不完全是同辈的妹妹,更接近妹妹和晚辈之间一个特殊的存在。

        对周娜,亲情友情都有,唯独好像没有爱情,总不能就因为生理需要,就长期祸祸吧?

        这才说老赵接受不了的。

        再者,男人都有占有欲,万一出事了,不管和周娜之间有没有爱情这玩意存在,自己都不能再看着她嫁别的男人。

        到时候咋整?怎么跟老爸老妈亲戚朋友解释,周娜她妈,自己那位舅妈,估计能拿刀劈自己……

        万幸!

        上辈子积德了,赵泽君暗想。

        老赵长长嘘了一口。

        “你说怎么办?”周娜问。

        赵泽君一愣,又没怎么样,有什么怎么办的?

        “我都被你看光摸光了,你的意思是什么都没发生喽?”周娜气呼呼的说:“我不管,你要负责任!”

        “我负个屁的责任!本来就没发生什么嘛!”赵泽君瞪眼说。

        周娜看了他片刻,一甩头,“行,算你狠!我告你家长去!”

        “我操……姑奶奶,你说到底要怎么样吧?”老赵彻底没脾气了。

        “这还差不多……”周娜得逞,昂着脸说:“我还没想好,想好了再说吧。”

        “行行行,赶紧穿衣服,我送你回学校。这事你别到处大嘴巴乱说啊。”

        “我又不傻,你真当我是近亲结婚生出来的啊?”周娜指了指里面卧室,“你去里面呆着,我穿衣服,穿好叫你。”

        ……

        把周娜送回学校,赵泽君赶紧回公寓里里外外收拾了一番,客厅吧台酒柜里还有几瓶酒,想了想,还是没丢,酒能乱性,和红颜祸水一个道理,都是推卸责任。

        狗从昨天晚上就没吃过东西,饿了大半夜,看见赵泽君回来了,两只前爪抱着他大腿就一阵抓挠,呜呜呜叫得可怜兮兮的。

        “你一狼狗能不能有点尊严?”拿出狗粮哗啦啦到了一盆递过去,小黑一下子就扑上去,长长的嘴巴深陷狗粮中。

        在家里收拾了一通,赵泽君发现其实家里还是挺整洁的,除了昨天晚上客厅地毯这一片有点乱,其他房间,包括阳台上的那张喝茶的桌子,都一尘不染,显然是有人经常来打扫。房间钥匙除了自己,就只有军子和周娜有,军子这一个多月一直和自己在白河市,就算他闲着,也不可能来给自己打扫房间,那就只能是周娜打扫的。

        “这破事闹得。”赵泽君挠挠头。

        打扫好房间,赵泽君难得清闲,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放空大脑。

        电视里放得是焦恩俊主演的小李飞刀,这差不多是众多版本中最好看的一个,除了那个扮演林仙儿的演员,上辈子每次看,都觉得就这姿色,也他妈能引起江湖纷争?江湖上那些大侠都是卖苦力抗大土的吧?

        不知不觉的,已经到了2005年年初,这一年,贾静雯还是个青春美少女,萧蔷的胶原蛋白尚未露陷,小李飞刀还是百分百中。

        说起百发百中,赵泽君忽然打了一个冷颤……没事,没事,不怕……

        小黑吃完了狗粮,趴在沙发下打盹,赵泽君躺在沙发上打盹。

        快到天黑的时候,接到一条短信两个电话。

        短信是周娜的,就三两个字,‘大禽兽’,赵泽君笑了笑没回。

        第一个电话是马凯之。

        这位大学时代,自己要结交的最主要目标已经毕业,在科大学生会主席的位子上其实只混了一年不到,镀了一层金。毕业后,一直在复习公务员考试,过完年想找赵泽君出来喝茶聊天。

        这个茶有空还是可以去喝一喝的,用不了几个月,马凯之就会进入由发展计划委员会和经贸委合并而成的新部门:市发改委任职。

        第二个电话是泽联科的律师。

        大后天传销案开庭,作为主要证人,赵泽君需要出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