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倒打一耙

第八十一章 倒打一耙

        “赵总,这个事情,我是不是做错了,给您添麻烦了?”

        罗大头一米八的大个子,像个犯错的小孩似得,忐忑不安的站在赵泽君面前。

        天一亮,罗大头就找到赵泽君,单独汇报了昨天晚上从女工包丽丽嘴里听到的骇人事件:前厂长宋成和驾校校长李然,多次侮辱星星厂智障女工!

        骤然得知此事,赵泽君心里的震撼无以复加。

        倒不是因为这件事本身有多恶劣,的确,如果属实的话,宋成和李然的行径的确令人发指!但上辈子,从新闻和网络上,赵泽君看到过很多比这更令人发指,更匪夷所思的恶行。

        活了两辈子,赵泽君看到过太多的丑陋。只是这一次,是真实的发现在自己的身边。

        见赵泽君沉默不语,罗大头小声嘀咕说:“赵总,我琢磨了半夜,觉得这件事不管真假,都不能瞒着您……”

        “大头,我没有怪你,你做的非常对!”赵泽君回过神来,冲罗大头说:“当然要告诉我,也幸亏你多一嘴问出了这个事,不然万一将来被别人捅出来,我这个新厂长麻烦就大了!嗯,你没告诉包丽丽,来向我汇报吧?”

        “没有没有。”罗大头松了一口气,“我也在社会上混过这么多年,知道轻重。包丽丽好像只是想找个人诉说一下,我安慰了她几句,没说要向您汇报。”

        “好,暂时不要让她知道你告诉我了。”赵泽君说。

        “嗯!”罗大头小心翼翼的看了赵泽君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赵总,姓宋的他们这么干,太缺德了,这事,咱们管不管?”

        赵泽君沉吟了片刻,抬头问:“你觉得呢?”

        罗大头毫不犹豫的说:“赵总,我懂,这里面水太深,一个处理不好就有大麻烦。您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听您的!”

        “大头你这样,用你的名义告诉包丽丽,这件事不要再和任何人说起,你也不要说漏了。这段时间,你一定要注意她的安全!”

        “那我去了。”

        “等等。”赵泽君叫住了转身要走的罗大头,起身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大头,我是生意人,但前提还是个人,这个事,于公义于私利,我都会处理。你不要多想。”

        罗大头现是一愣,紧跟着就一咧嘴,露出一口白牙:“赵总我就知道,您是个好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做好自己本职工作。”

        “好人嘛……谈不上,行了,你去吧。”

        罗大头走之后,赵泽君的表情忽然变得很严肃。

        这个突如其来的事件,打乱了自己的部署。

        账目上的问题,是经济纠纷,即便有个残疾人的因素在里面,性质也不会太严重;而如果包丽丽所言属实,那么这颗定时炸弹的份量,要远远超过账目问题,相比之下,账目问题充其量是颗手雷,后者恐怕是一个原子弹。

        正如对罗大头所言,管是一定要管得,宋成这个王八蛋留下的烂摊子,现在不快刀斩乱麻处理干净,将来隐患太大。

        做实业的确要比做互联网复杂的多,一块地皮,一个小厂,甚至还没涉及到生产和利益,就能牵连出这么多方方面面的事和人。

        现在关键是怎么处理!

        连罗大头都能看出来,这里面水太深,关系错综复杂,稍稍处理不好,局势很容易失控。

        罗大头和赵泽君汇报的时候,在场的只有军子一个人。军子关上了办公室大门,沉声问:“哥,要不要用媒体做做文章,把消息爆出去?通过博客中国,军团工作室有把握在一夜之间,让全国都关注这件事。”

        “暂时不行。”赵泽君果断的挥了挥手。

        爆料的确有用,可一旦引起全国关注,这么大的丑闻,建武市、高新区的面子就算彻底丢到茅坑里去了。

        博客中国是自己的,星星厂目前也是自己的,无论政府方面能否认定爆料和自己有关,都会对自己留下一个很坏的印象,极大影响自己未来在建武市的发展。之前做得那么多巩固企业和政府关系的工作,全部付诸东流。

        更远一步看,甚至可能引起对方对‘博客中国’的‘重点关注’。这非常不好。

        投鼠忌器,宋成李然这两个王八蛋干了这些事,是在给政府脸上抹黑,误打误撞的废掉了自己手头最有力的武器:舆论。

        克扣员工伙食这件事也是同样的道理,宋成、李然之所以有恃无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们自以为绑架了政府声誉,一旦上网曝光他们,当地各级政府脸上就会很难堪。

        再者,女工事件没有确凿证据。网络上的东西,如果没有确凿证据作为支撑,无异于在‘谣言’和‘真相’之间走钢丝,因此能够引出真相固然好,但同样可能变成‘谣言’。建武市网警支队可不是吃干饭的,自己和对方关系再好,也是建立在守法的基础上,如果博客中国充斥着谣言,网警支队同样不会客气,当初怎么对新浪博客,现在就能怎么对自己。

        现在账目问题、女工问题,已经成了一个问题,要么都不解决,要么都解决,任何一个不处理,都是隐患,都是埋在身边的定时炸弹。

        这可能是宋天明事件之后,自己遇到的第二个真正的难题。稍有差错,就会演变成政治问题。

        作为商人,最大的危险就是搅和进政治问题,没有之一。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这次所面临的局面,表面上没有宋天明事件那么冲突激烈,但水下更加波诡云谲,暗流汹涌。

        宋成、李然,两个不知死活的小人物,无意中,给自己挖了一个天大的坑!

        “哥,要不然,干脆……”军子目光一闪,轻轻的吐出一句话:“做了他们,一了百了。”

        赵泽君眼皮一翻:“胡说!”

        正在此时,电话响了。

        来电的,是腾飞街道主任陈达鹏,请赵泽君到街道去一趟,有事要聊。

        挂了电话,赵泽君嘿然一笑:“我还没找他,他先找上门来了。也好,军子你准备车,先去街道,试试那位陈达鹏主任的口风。”

        ……

        腾飞街道距离星星厂很近,坐车拐两个弯就到,其中一个十字路口边,还树立着一块二十多米高的‘博客中国’大型广告牌。

        街道和派出所紧邻着,门口停着一排警车,赵泽君下车后,只接进入街道办公楼,噔噔噔上了二楼,来到陈达鹏办公室。

        咚咚咚敲门,里面传来陈达鹏的声音:“请进。”

        推门进去,赵泽君微微一愣。

        办公室里,不止陈达鹏一个人。

        宋成、李然和陈达鹏面对面,并排坐在沙发上,一名身穿警服的中年警官,陪坐在一旁。

        “赵总你好啊,我们又见面了!”李然哈哈一笑,眼神灼灼的看向赵泽君,满脸的得意,主动站起来很热情的伸出手,“昨天一点小误会,不要放在心上,我和宋成今天来,就是向陈主任汇报解释情况的。”

        宋成也起身,一脸歉意说:“昨天我态度不太好,赵总你别朝心里去啊。”

        “陈主任,这是?”赵泽君转身望向陈达鹏。

        “赵总,请坐请坐,我来介绍下。”街道主任陈达鹏起身,笑呵呵的说:“这两位你应该都认识了,这位是咱们片区的彭所长。”

        “彭所长你好。”

        “赵总你好,久闻大名。”彭所长点点头笑道。

        “大家都坐吧。”陈达鹏挥挥手。

        落座之后,陈达鹏对赵泽君说:“李校长和宋厂长已经和我说了,昨天星星厂交接的过程中,你们双方闹了些不愉快,主要是他们工作没做好,过于急躁了。”

        李然态度谦和的说:“对对,昨天应该向赵总解释清楚的,话赶话说急了,这次闹出了误会。我们今天特意来,一是跟赵总您道个歉,二来嘛,也向街道领导说明情况。刚才已经和陈主任汇报过了,驾校场地租用费,我当初和宋成签了一个补充协议,两年一交,所以之前没打过去,让赵总误会了。”

        “工人伙食的问题,的确是我管理上的漏洞,我做深刻检讨!”宋成接着说。

        “仅仅是深刻检讨吗?”陈达鹏脸一板:“不光要补,还要罚,重罚!”

        “是是是,我认罚。”宋成一个劲地点头赔笑。

        陈达鹏嗯了一声,语气放缓,对赵泽君说:“赵总,本来嘛,你们企业之间的经济纠纷,应该你们自行解决,我不该插嘴,不过,你们都是腾飞街道的企业家,有了难处,来找我协调,我也不能不管。星星厂毕竟还是个福利企业,街道也有义务关心。”

        “难处?”赵泽君玩味的看着陈达鹏,说:“克扣残疾人伙食,账目作假,这不能算是难处吧?”

        陈达鹏点点头:“这当然,这两个问题我已经严肃的批评了他们,责令他们改正,接受处罚。”然后才继续说:“他们来反映的难处呢,有两个,第一是驾校场地,这么大的一个驾校,一个月时间搬迁,找新场地,实在有难度,希望街道出面协调,星星厂能多宽限一段时间……”

        陈达鹏看了眼派出所的彭所长,一直没作声的彭所长咳嗽了一声,说:“另外,宋成报案,他丢了一块价值两万块钱的手表,根据他事后回忆,厂里一个叫做包丽丽的女工,嫌疑最大。我们本来想直接传唤包丽丽来所里询问,但考虑到对方是残疾人,你又才接手星星厂,所以事先想征求你的意见,希望你能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