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不太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第六十九章 不太愉快的第一次见面

        说完之后,白市长冲着在场众人微微点头一笑,就转身下台,和等在一边的会展中心主任简单的交代的两句,然后转身大步离开了会场。

        全场人都有些发懵,以前听领导长篇大论习惯了,没想到这位白市长说‘简单的讲两句’还真就是两句话说完走人,根本没有留时间让在场众人表现出‘企业家的热情’。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

        这次拍卖的几块土地全部在高新区,坐在前排的领导席的高新区管委会主任拍了拍话筒,站起来转身冲全场说:“咳咳,各位,白市长刚才的指示,希望大家一定要落实贯彻。我丑话说在前面,有哪家买了地,却让地皮荒废着,那是绝对不行的……”

        “咱们这位市长特立独行,言简意赅,不过下面的领导,干劲还是很足的。”白市长走了,管委会主任却在台上发表了长篇大论,围绕着白市长的几句话,充分的展开论证,赵泽君歪着头和丁岚开玩笑说。

        丁岚抿嘴一笑:“还是要理解吧。卖地能暂时提高财政收入,但高新区要发展,还是必须依靠建设。一个是眼前效益,一个是长期效益,这位管委会主任比白市长更担心土地闲置。”

        正说着话,在前方落座的欧阳靖离席,弯着腰从过道跑到了后排,在赵泽君身边的一个空位坐下了。

        “丁总你好,咱们又见面了。”欧阳靖冲丁岚伸出手,微笑说。

        “你好。”丁岚四根手指轻轻和欧阳靖搭了一下,笑道:“介绍下,这位是新能源的卜总,这位是泽联科的赵总。卜总,赵总,这位是首都来的欧阳靖先生。”

        赵泽君注意到,欧阳靖和丁岚打招呼的一瞬间,丁岚和卜总的脸上都明显闪过一丝不悦。不过此时又恢复了正常,和欧阳靖笑呵呵的打了个招呼。

        “虽然未曾谋面,我却是仰慕已久了。”欧阳靖对笑眯眯的看着赵泽君,说:“我在建武市的这段时间,最多听到的,就是建武市年轻企业家赵总的大名,如雷贯耳。华阳集团的王炎王总,整天在我耳边说起你,听得我耳朵都起茧子了。”

        卜总一愣,欧阳靖语气虽然客气,可哪有这么说话的,不要讲在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将来也许还有合作的机会,哪怕一个普通小老百姓,第一次见面,也不该说什么‘耳朵都起茧子’了,这让赵泽君怎么接话。

        这不是摆明了给人家难看,让人家下不来台嘛?

        丁岚似乎完全没留意到欧阳靖话语中的针对意味,依旧笑吟吟的。

        “谁说不是呢。”赵泽君呵呵一笑:“这段时间也不止一个人提醒我,欧阳家过江猛龙来建武市开疆扩土,咱们建武市这群本地帮能避则避,千万别得罪了强人,挡了人家的路。我还在想呢,我这么点身家,哪有资格挡道欧阳兄你的路。”

        “赵总太客气。”欧阳靖摇摇头,说:“咱们都是年轻人创业,以后多亲近亲近,以后建武市的事,还要赵总多多指点。”说着,冲赵泽君伸出手。

        “指点哪里敢当,欧阳兄才是真客气。”赵泽君也笑呵呵的摇摇头,却没去和欧阳靖握手。

        欧阳靖的手停在空中,似乎没有收回去的打算,笑吟吟的盯着赵泽君;赵泽君似乎也没有和他握手的打算,同样笑呵呵的,两只手平平的放在膝盖上,一动不动。

        “呦,欧阳,你这话说得,好像我就是个老太太了?”丁岚在欧阳靖僵在办公中的那只手上轻轻一按,不动声色的化解了尴尬。

        “怪我失言,该罚,该罚,哈哈。”欧阳靖哈哈一笑,终于收回了手。

        台上的主任终于讲完了,拍卖会即将正式开始,欧阳靖微微点头:“那你们坐,我回去了。”说罢,回到前排自己的位置上。

        “丁总,原来你们认识啊?”卜总问。

        “嗯,华阳王总介绍的,在尚菏办了会员。”丁岚点点头,然后扭头问赵泽君:“听说华阳王总和你私交很不错,欧阳靖叫王炎叔叔,你们两刚才……这是什么情况?”

        赵泽君嘿然一笑:“我也不清楚什么情况,以前根本没见过他,谁知道他为什么针对我?说不定就是太狂了吧。”

        嘴上说对方狂,赵泽君心里也在犯嘀咕。如果仅仅是狂,在首都那种强人多如狗的地方,这位欧阳靖怎么可能混得下去?在任何一个地方都混不下去,按理说初来乍到,更没理由毫无目的得罪人。

        等回去之后和王炎聊聊。

        台上的拍卖会已经开始,拍卖师上台介绍第一宗土地。

        “下面拍卖的这位土地,位于高新区白杨路与宋城路之间,宗地编号:JW20042890,宗地性质:工业用地,宗地面积:182.5亩,出让年限:40年,起拍价800万人民币,每次举牌最低50万元……”

        工业用地价格比商业用地和住宅用地便宜的多,这块地的起拍价已然不算低,位置也不是太好,两次举牌之后,以900万被一家国企买走。

        接下来几块地波澜不惊,拍卖现场一片其乐融融的和谐景象,偶然出现的几次举牌竞价也是彬彬有礼,并没有想象中的火药味十足的场面发生。

        “今天拍卖会的压轴大戏,是一块110亩的商品住宅用地,位于建设路与莲花湖之间,出让年限70年,起拍价格9200万,每次举牌最低加价500万……”

        这场拍卖中唯一的一块商品住宅用地终于上场,赵泽君当初略感兴趣的正是这块地。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块地都是绝对的优质地块。

        110亩,正好可以建设一个中等规模的小区,或者一个小型的高档社区;位置上,建设路以南,遍布着高新区众多的企业和政府单位,北边的莲花湖,风景优美,是建武市一处颇为著名的人工湖经典,工作便利性和生活环境都非常好。

        起拍价也非常诱人。

        虽然当前看来,这块地皮略显偏僻,均价超过1200每平方,只能说是合理。但高新区是市里重点发展的新城区之一,发展速度有目共睹,两年前,高新区的大部分几乎都是荒地郊区,仅仅用了两年时间,通过招商引资一系列举动,已经聚集了大批的各类企业,俨然是一座新城。

        当然了,起拍价9200万,最后能卖到多少那就说不准了。赵泽君估摸着,这块地哪怕两个亿拿下来,都很有赚头。当然,前提是能够确定,未来几年内房价会高速增长,仅仅按照当前的房价,两个亿拿这块地不敢说一定亏本,赚钱肯定没指望,纯粹的为人民服务。

        拍卖师话音刚落,下面就举起了一大片牌子。

        “一个亿。”有人开口报价,直接把地价突破了亿元大关。

        “一亿元,有没有加价?一亿元第一次……”

        拍卖师一句话没说完,下面有举起四个牌子。

        “1.1亿。”一个有着南方口音的人说。

        话音未落,又有人举牌……

        也就是两分钟不到的功夫,地价已经上涨超过30%。

        “丁姐,这块地恐怕要拍出天价。”赵泽君偏偏头,和丁岚小声说。

        “哦?何以见得?”丁岚笑道。

        赵泽君朝前排的欧阳靖努努嘴,对方一直歪着头和助理聊天,好像完全不关心场上的变化,竞价的牌子就放在桌上,碰都没碰一下。

        这副做派,要么是他根本不准备买这块地,要么就是准备后发制人。

        “拭目以待吧。”丁岚笑道。

        此时会场上,一改之前的和气,拍卖会的气氛变得热烈起来。

        差不多十分钟的竞价之后,场上还在继续举牌的,只剩下三家。

        “1.5个亿。”之前那位有着南方口音的老板举牌报价。

        “1.5个亿,第一次,还有没有继续加价的……”

        拍卖师不是做广告,没有权力去用华丽的辞藻宣传拍卖品,但是一个出色的拍卖师,却非常擅长察言观色和控制场面,场上的拍卖师报完‘第一次’后,并没有急着喊‘第二次’,而是用七分询问,三分鼓励的目光,看向刚才竞价的另外几家。

        另外两家的老板低头和身边的人商量着什么,却没有动牌子。

        “一亿五千万,第二次……”拍卖师举起手里的小锤子,悬在半空,故意放缓了语速。

        一直默不作声的卜总,忽然举牌。

        “好,新能源的卜总,出价一亿五千五百万,110亩的滨水商用住宅用地,还有没有更高的?”

        南方人回头朝这边看了一眼,缓缓的举起了牌子。

        “南方城市出价1.6个亿……”拍卖师又看向了卜总。

        拍卖厅的灯光不知不觉中变得更暗了,一道聚光灯给了卜总,卜总面无表情的再次举牌。

        赵泽君和丁岚相视一笑,看来这位平时见谁都笑呵呵的卜总,心中自有一片天地啊。

        南方人犹豫了一下,举牌。1.7亿。

        “1.7个亿,第二次……”拍卖师一字一句的说,语气沉重。

        卜总脸上的肌肉抽抽了两下,扭头看了丁岚一眼,丁岚笑吟吟的望着前方。

        “新能源的卜总,1.75亿!”拍卖师几乎是冲着南方人大喊:“1.75亿,第一次……还有没有更高的,”语速加快,似乎想要给南方人压力:“1.75亿第二次……”

        南方人冲拍卖师苦笑着摇摇头。

        卜总也是重重的嘘了一口气。

        全场议论纷纷,看起来大局已定,财大气粗的新能源用几乎溢价一倍的价格,拿下了这块地。

        在场不少老总显然是认识卜总的,纷纷回头,向他投来恭喜的目光。

        “1.75亿,第三次……”

        “两个亿。”第一排响起一个轻松的声音,欧阳靖终于举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