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火花

第一百二十七章 火花

        苏昀穿着一身紫色吊带雕花睡衣,才洗过头,长发湿漉漉的披在肩头,透着股女人的妩媚。

        但毕竟住在不熟悉的地方,睡衣最多是清凉,算不上暴露,因此也就没发生太尴尬的一幕。

        见是赵泽君来了,苏昀瞪了他一眼,“赵总手眼通天啊,学校里就没能瞒住你的事。”

        “平时一副温良温婉的,怎么生病了反而脾气大了?”赵泽君呵呵一笑,冲里面努努嘴,“就让我这样站在门口?”

        苏昀这才侧过了身子,赵泽君侧身进门,环视了一眼房间内部。这里原先是学校的招待所,环境还不错,一个单间,一个卫生间,电视空调一应俱全,居然还有网线接口。

        很自然的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来,问道:“感觉怎么样了?好点没?”

        苏昀关上门,背对着赵泽君侧身蹲在在饮水机前接了一杯水,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才说:“其实真没什么,我平时体温就比正常人要高半度,这次小烧连我自己都没察觉到,还以为是最近太忙,有些累了。”

        “体温高半度?难怪你身上总有股子香味。”

        “啊?为什么?”苏昀一愣。

        苏昀身上总有股子淡淡的植物香,刚才擦身进门的时候也闻到了,赵泽君还在奇怪,她仓促‘被捕’,难道随身还带着香水,要不然就是这种香水太牛,能持续十几个小时。

        这下就能解释通了。

        好像有种说法,体温略高的人,浑身会随时散发体味。

        从科学角度看,有点类似‘蒸发’,体温略高,就把体内元素蒸发了出来。但是体味不一定就是香味,如果这个人不讲卫生,散发出来的就是臭味,相反,注意个人卫生,还是个女生的话,就会有股子淡淡的清香。

        传说中乾隆的宠妃,香妃就是这样。

        “这你都懂?”苏昀盯着赵泽君,这家伙才多大,难道从十五六岁开始,就研究女人?

        “还珠格格没看过啊!”赵泽君把背包放到另一只沙发上,说:“听说你被捕的仓促,怕你起居不便,给你带了点生活用品。”

        “我明天会找同事帮忙买的嘛,说你不听,非要来一趟!”苏昀抱着大包,拉开拉链,呼啦啦朝床上一倒,嘀咕说:“我看看,都给我带什么好东西了。”

        赵泽君见她朝床上直接倒,笑了笑,站起来转身背对她,居高临下从窗户眺望外面的夜景。

        旅行包里装了一大堆七零八碎的东西,一些精致的小零食,护发素洗面奶,一盒面膜,一双女士拖鞋,两条新的毛巾,牙膏牙刷,一个小小的吹风机,手机充电器,一只电子驱蚊器和药水,一盒卫生巾,两套女士内衣……

        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倒不会因为这些东西感到过于害羞,只不过有些惊讶于赵泽君的细心。这些东西都是她常用的牌子,没想到赵泽君都记住了。

        最奇怪的是,那盒内衣的尺码,居然大小正合适。

        不由得扭头看了赵泽君的背影一眼,没有多次的恋爱经验的男人,绝对不会有这么准得眼光。

        还是那句话,他才多大?!

        除此之外,还有三本书,一本席慕容的诗集,一本张爱玲的小说。

        看到最后一本书,高等数学教案,苏昀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赵泽君回过头,嘿嘿一笑:“这个嘛,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类型的书,一本文艺范,一本言情范,一本学术流,总有合适的。”

        “该知道的不知道,不该知道的,倒是一清二楚。”苏昀忍不住又朝那套尺码正合适的内衣上瞟了一眼。

        “什么意思?”赵泽君一脸无辜的说。

        “没什么意思。”苏昀手脚利落的把床上一大堆东西收拢归置整齐,摆放到它们应该在的位置。

        房间里有点闷,赵泽君稍稍把窗户推开一条缝,下意识拿出烟,放到嘴边才意识到这还有个病人,又把烟收了起来,说:“这里伙食不行,想吃什么,我明天给你带过来。”

        苏昀一转身,从卫生间拿了个洗干净的烟灰缸放在赵泽君面前的茶几上,又从抽屉里摸出来一个打火机放在边上,然后坐在赵泽君对面,摇头正色说:“不许再来了,就算没感染上,被学校抓了也麻烦!”

        苏昀不经意拿烟灰缸的这个动作,让赵泽君整个人好像一下子就彻底放松了下来,完全离开了白天勾心斗角的状态,有些放肆的哈哈一笑:“谁敢抓我?”

        “是是是,你最牛了,大半夜不睡觉,偷偷摸摸跑到女生寝室来。”

        这句话说完,苏昀自己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妥,嗯嗯了两声,有些慌乱的随手抓了一本书,说:“其实我还会画画,如果有画册,帮我带几本来。”

        “不是说,不让来了嘛?”赵泽君凑过去,笑嘻嘻的问。

        “哦,对,别来了,你自己那么忙,又要上学又要做生意。我过上个把礼拜也就出去了。”

        说了会不相干的话,苏昀看看墙上的挂钟,都快11点了,说:“你赶紧回去吧,明天早上还有课。”

        赵泽君眯着眼睛,打量着苏昀,有点放赖不肯走的意思。

        苏昀抬头看了赵泽君一眼,两人目光一触,苏昀和触电似的,急忙站起来走到门边上,打开了门。

        “好啦好啦,我真要睡觉了。你先回去。嗯,下次来给我带五谷居的皮蛋瘦肉粥好不好?”

        ……

        站在隔离楼外被夜里的冷风一吹,赵泽君摇头笑了起来,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每次看到苏昀,都会产生一种推到的冲动?难道真的是开始发春想女人了?还是说每次两个人见面,大多都在私密性很强的私人空间,环境导致了杂念?

        抬头朝楼上看过去,402房间已经熄了灯。

        月光从窗外照进来,洒在地毯和床铺上,苏昀默默的坐在单人沙发上,望着天上一轮皎洁明月出神。

        要是这个人不是自己的学生,要是他再大上七八岁……

        又有什么用呢?自己是个嫁过人,有孩子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