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探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探子

        “哦?”赵泽君眼皮微微一沉,问:“牛总,你觉得对方是对投资感兴趣,还是愿意用股份换投资?”

        电话那头沉默了几秒钟,声音才重新响起:“这个目前还不好判断,我最初提股份,对方一口拒绝了,我按照你的方略办,也一口咬死要股份,双方谈崩了,就没再继续聊下去。这不他们又约我再详细聊聊,这样吧,再接触的时候,我试探试探,应该能摸到底。”

        “那就多谢牛总了,我这边随时等着你的回音。”赵泽君说。

        “赵总客气了。”电话那边的年轻牛总笑了笑,去掉了刚才办公事的语气,换上一副朋友交谈的口吻,说:“赵总,我多句嘴,你是石头的干爹,大家都是自己人,你资金上要是有需要,跟我打声招呼,一千万以内,我就能做主。”

        赵泽君哈哈一笑:“好意我领了,资金上暂时还能周转的开。等真有需要了,我一定跟你开口,到时候你可别不认账啊。”

        “这话说的,从石头那算起,我还得叫你一声叔。哪敢不认账。”牛军开玩笑道。

        “千万别,咱两单论。”赵泽君打了个哈哈,“那行,我就等你电话,拜托了!”

        商场如战场,三十六计,诡诈奇谋,一样都少不了,这位‘小牛总’,正是赵泽君用来摸起点底牌的‘哨探’。

        至于钱,哪怕自己真的要借钱,也是直接找老牛,找王炎开口,绝对不会通过德源或者华阳集团的其他人,哪怕这个人是老牛或者王炎的心腹、亲戚。

        这些大集团内部情况太复杂,派系林立勾心斗角,王炎管着的华阳集团情况还稍微好点,股份制企业,王炎是最大股东;而老牛的德源集团,完全是家族企业,父业子承,牛石头才那么屁点大一孩子,自己和德源集团其他姓牛的有经济往来,将来这笔人情不好还。

        说破大天,哪怕真到了有一天,需要站队,捧人上位的地步,于情于理,于法于利,当然也是毫不犹豫的站在干儿子牛石头一边。

        不过,牛石头干爹这层身份,倒是一下子让自己在德源集团内部,有了一种超然的地位,要不然也没法这么轻松请这位牛家在芷江省的经融大管家自降身段,当个‘探子’。

        赵泽君有时候思维比较发散,想到这里,不由得对老牛的动机发生了些怀疑,这个外表粗狂内心缜密的老头子,让自己给牛石头当干爹,除了报答,说不定也有些其他的意思,给儿子找一个未来的护法金刚?

        可自己目前这身价地位,护法德源集团少掌门?差太远了。

        想了一会也没个所以然,最后自嘲一笑。

        老牛有一点没说错,聪明的人心累,屁大点事,都能琢磨个七穿八透,翻过来复过去的想。

        算了,有的事犯不着想太远,上辈子老子是喝酒喝死的,千万别这辈子是操心太多累死了。

        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等到晚上九点,赵泽君回了出租房,吃过晚饭,带着小黑在学校里遛弯。

        一人一狗,并排蹲在操场边上,看几个穿着紧身短裤和露腰紧身背心的女学生跑步,随着步伐起伏,胸口一阵波涛汹涌。

        “哈哈哈……”小黑不知道是天热还是什么原因,伸出个大舌头,哈哈哈的喘气,眼睛在黑暗中发出幽幽的亮光。

        “挺好看的,是吧?”赵泽君扭头问小黑。

        小黑半年下来已经长成了大小伙子,朝那一蹲,个头比赵泽君矮不了多少,听主人问话,冲着赵泽君汪汪叫了两声。

        几个从前面跑过的女生被狗叫声吸引,爱心泛滥,眼看着就准备过来逗狗,也许还顺便撩个汉什么,赵泽君心中一喜,正要躺倒受撩,电话就响了。

        还以为是牛军的,拿出电话一看,苏昀打来的。

        站起来走到一边接通电话,“怎么讲?”

        那话点头,苏昀的声音有些低沉,嗓子哑哑的,说:“我这段时间有事,去不了你那边,你记得每天带小黑出门走走。”

        “哦,正溜着呢。”赵泽君有些羡慕的看了眼被一群女生围在中间的小黑,随口问:“你声音不太好,感冒了?”

        苏昀沉默了一会,说:“倒霉,发了点烧。”

        平时发烧不是什么大问题,可在**期间发烧问题就大了,赵泽君一个激灵:“你不会是给隔离了吧?”

        “所以说倒霉呢,我们年轻老师轮班到隔离楼值班,几十个人,偏偏就我发烧了。”苏昀默认说。

        “几号房?”赵泽君问。

        苏昀听出了赵泽君的意思,说:“我自己身体自己知道,没事,就是普通发烧。你别过来了,万一再把你给传染上了……”

        “即然知道没事,怕什么传染,到底几号房?”赵泽君直接打断了她。印象之中,科大在这次**中,真感染上的,也就上次挂掉的那位不认识的可怜师兄,之后虽然有人被隔离,但并没有爆出任何感染事件。

        苏昀脾气也犟,没搭理赵泽君,说:“不说了,我手机快没电了,这里没地方充电。你老老实实在学校里呆着。还有啊,别整天翻墙了!就先这样。”

        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赵泽君皱了皱眉头,调出电话本,给马凯之打了过去,让他帮忙查一下苏昀的位置。

        隔离楼的402。

        连事情经过都查到了,自从上次死了人,科大对**特别敏感,连每天在隔离楼一楼值班的老师和学生会志愿者,进出都要量体温,苏昀今天下午刚过去,就被测出来体温比正常温度高出了一度左右,当即隔离了。

        “老马,你想办法帮我弄个出入证之类的,我最近可能要进场出入隔离楼。”

        “我说你就不能安份点?”电话那头马凯之也是无语,这家伙不是翻墙,就是去隔离楼,校规校纪对他就是个屁啊!

        无语归无语,还是说:“哪有什么出入证这种东西,在隔离楼那边的都是我熟人,这样吧,你跟他们说一声,给你开后门,不过你自己当心啊,万一感染上了**可不是开玩笑的。”

        “知道,谢了。”

        把狗送回住处,又到小卖部买了一大堆东西,背了个旅行包,趁着黑来到了隔离楼。

        给马凯之的手下塞了一条好烟,偷偷摸摸的来到402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谁啊?”

        门打开,苏昀穿着一身紫色的吊带睡衣站在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