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要成为哪种人

第八十九章 要成为哪种人

        凌晨十二点半,夜色酒吧。

        酒吧歌手在昏暗的灯光中,用沙哑的声音清唱着民谣。

        周媛媛坐在角落的卡座里,身边有个打扮的油光水亮的帅哥,穿着紧身的包腿裤,脑袋上的毛在灯光中都能反光刺瞎人的眼。

        帅哥贴在她耳朵边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周媛媛吃吃的笑了起来。

        赵泽君晚上正准备给周媛媛打电话,问她有没有拍广告片的门路和经验,刚接通电话,没等道明打电话的目的,周媛媛就说了一句‘我在夜色酒吧,你能来陪我坐坐吗?’

        于是翻墙出门,开车到了酒吧。

        刚走进她身边一米范围,就闻到一股浓浓的酒味。

        “你是……”帅哥抬头意外的看了眼赵泽君。

        周媛媛慵懒的挥了挥手,“小帅哥,不好意思,我男朋友来了。”

        “那你刚才说要一起出去。”皮裤帅哥一脸茫然。

        “下次你选个好时机,等我男朋友不在的时候,再来找我。”周媛媛飞了个媚眼。

        帅哥看看周媛媛,又看看赵泽君,嘀咕了一句‘有病’,然后转身离开卡座。

        赵泽君距离她有半米坐下了,皱皱眉:“你喝了多少酒?”

        “你再不来,我就要被坏人带走开房了。”周媛媛喷着酒气,眼神朦胧,用从来没有过的柔腻语气撒娇似的说。

        赵泽君眯着眼打量着周媛媛,又看看郁闷皮裤帅哥的背影,摇头说:“坏人?到底谁是坏人还说不准呢。”

        周媛媛斜斜的倚在沙发背上问,“你知道酒量好的人最大的烦恼是什么吗?”

        “花钱多?”赵泽君想了想说。

        “NO!”周媛媛伸出一根修长的手指,轻轻摇晃,醉眼朦胧的说:“是想灌醉自己的时候,怎么样都灌不醉。你试过那种快要酒精中毒死了,脑子却还是清醒的状态吗?”

        “那你知道有什么让男人比面对一个准备和你谈人生的女人更头疼的事吗?”赵泽君问了一串很长的问。

        周媛媛歪着头,红彤彤的大眼睛幅度很大的转动了几下,忽然很开心的说:“哦,我猜到了!那一定是这个女人已经喝醉了!”

        赵泽君叹了口气,“你知道就好。行了,别喝了,我送你回学校吧。什么事,等醒了再说。”

        “我不回去,破寝室,一点点大,翻个身都怕从床上掉下来,几个臭八婆天天在寝室八卦,烦死了!”周媛媛用力的扭了扭,趴在桌子上,撑着脸颊,笑吟吟的说:“你别怕,我不跟你谈人生。”

        “那就好。”

        “跟你说个真人真事吧,今天我遇上一个有名的艺术家,对方要给我介绍角色呢。”

        “好事啊。”

        “不过,介绍之前,他要我去他房间,和他聊剧本。你说好笑不好笑?”周媛媛扑闪着眼睛,自己先笑了起来,笑得浑身发抖。

        赵泽君默默的看着她,没说话。

        “你不好奇我去没去吗?”周媛媛问。

        “想说就说呗,不想说也没人强迫你。”赵泽君点上一支烟,淡淡的说:“聊剧本,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周媛媛抢过一支烟,在手里把玩着,却不笑了,抬头很认真的盯着赵泽君,一字一句的问:“难道进演艺圈,就一定要去这些老男人房间里聊剧本嘛?你是老板,你告诉我,世界上到底有没有不好色的老板?”

        赵泽君想了想,说:“这世上有没有不好色的老板,我不知道,不过我看见过很多漂亮的女孩子,有的满心欢喜的接受,也有一些态度坚决的拒绝,过着自己的日子。但是这两种人,都活得好好的。还有两种人,同样是漂亮的女孩子,却活得很不好。”

        “哪两种?”

        “明明身体上已经接受,并且从中获利,心里却一直抗拒,觉得都是社会逼我的;还有身体上拒绝,心里却羡慕嫉妒的要死的,也把所有责任都归结到社会上的。”

        赵泽君弹了弹烟灰,“这两种人,用专业术语,就叫做精分,精神分裂。朋友一场,你当前两种人,我都愿意祝福你,但不希望看到你成为后两种人。”

        周媛媛低着头,沉默了有半支烟的时间,有些无力的靠在沙发上,摇摇头,说:“我没去,在楼下犹豫了半个多小时,最后还是离开了。”说着,从手包里拿出来手机晃了晃。

        “我总以为自己很聪明,去吃饭之前,我还准备了录音手机,把他对我说的那些话都录了下来。可是决定离开之后,我才意识到,录音与否,都没有任何意义。”

        “行了,没什么决定是一定正确或者错误的,唯一正确的,就是已经做出的决定。”

        赵泽君犹豫了一下,还是说:“至少我很欣赏你的决定。”

        “谢谢。不好意思,这么晚把你叫出来,听我讲这些废话。”周媛媛的状态似乎好了点,抬手撩了下耳边的长发,问:“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事?”

        赵泽君看看桌上的空酒瓶,“你现在还能谈事?”

        “小看人了吧,我十二岁的时候,就能喝半斤,真拼起来,你不一定能喝过我。”

        “是有个事,和朋友一起办了个厂,推出一款新饮料,想拍一条广告片在电视台宣传。问问你能不能做?”

        “那,要不要去你房间谈剧本?”周媛媛故意眯着眼睛打量了赵泽君几眼,“要是你的话,我说不定会改变决定哦。”

        “谈剧本的话,还是在现场比较好,再者,我主业不在这上面,恐怕也没多少时间和你谈剧本。”赵泽君说。

        “德性!”周媛媛哼了一声,然后升了个大大的懒腰,说:“你赵老板的正事我可不敢耽误了,拍广告片问题不大,你先送我回去吧,我明天脑子清醒了,你再和我详细聊一聊,我认真准备下。”

        “好。”

        周媛媛还是喝多了,结了账,赵泽君只能搀着她从酒吧外的复古铁梯子下楼。

        刚走到停车场,黑灯瞎火,刚才那个头发油光水亮的帅哥忽然带着两个流里流气的年轻人从后面跟了上来,拦在赵泽君面前。

        “有事?”赵泽君面无表情的问。

        “耍了我一道,这就走了?不合适吧?”帅哥盯着半挂在赵泽君身上的周媛媛,阴阴的问。

        “帅哥,不是说了嘛,下次等我男朋友不在,你再约我。”周媛媛倚着赵泽君肩膀,笑得很开心,也很浪。

        帅哥被周媛媛的媚眼电了一下,酒劲色心一起涌上来,狞笑去摸周媛媛脸蛋说:“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干脆就在这,我让我两兄弟按住你男朋友,让他在边上看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