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一章 天上掉下辆巡洋舰

第七十一章 天上掉下辆巡洋舰

在老牛的邀请下,赵泽君留在他的‘庄园’里,和牛家人一起过了个正月十五。
  说句题外话,当初赵泽君提醒牛石头安全座椅的时候,脑子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
  来一出苦肉计,自己找人不轻不重的撞老牛车一下!
  但也就是一闪而过的念头,当即打消了,这事操作起来成本太高,风险太大,万一露馅,反而偷鸡不成蚀把米。
  没想到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傻逼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不过如果能给赵泽君自己选择的话,他还是宁可选没有发生那场事故,命悬一线,至今想想都后怕。
  正月十五。
  农村的年味比城里要足得多,老牛家虽然单独在山坳里,H县城人流密集的地方还有很大一段距离,可热闹程度依旧超出了赵泽君想象。
  一大早,登门拜访的人就络绎不绝。
  正月十五是‘年节’,家人团聚的日子,今天来的人大多数都是牛家的亲戚。
  赵泽君这才知道,从早上开始,一直到了下午三四点,访客一批批的来,就没间断过,经常是一来好几批人。
  这些人里,有的是开车来的,有的是坐村村通公交,但大部分是骑着自行车、摩托车,甚至有赶着驴车带了一板腌菜咸肉来的。
  这时候就看出老婆多的好处了。
  牛家五个老婆齐齐登场,分头接待来人,无论男女老幼贫富贵贱,一个都没冷落,每个太太手包里都塞了一大摞红包,六十岁以上的老人,十六岁以下的小孩,见人就是一个。
  老牛亲自见了几个族里最年长的老头之后,就没再露面,由未来的小六子陪着,在后面的池塘钓鱼。
  赵泽君带着牛石头在家里到处放爆竹。
  难怪这娃长大了能和国内一线的二代公子叫板,从小胆子就大,赵泽君听着都有点心惊胆战的闪光炮,小胖子乐得直拍巴掌。
  “走,带你去炸粪坑!”赵泽君神秘的对牛石头招招手。
  “炸粪坑,炸粪坑……”小胖子傻呵呵的学着赵泽君讲话。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老牛家没粪坑,绕了一圈,最后只能在草坪上挖了个几个坑,放进闪光炮,咚咚咚一通乱炸,就像战争大片里似的,土块横飞,把老牛家从意大利进口的草皮炸得坑坑洼洼。
  肆意破坏土豪的财产太爽了!
  炸出来一条十几公分长的超级大蚯蚓,又黑又臭,牛石头没见过这么丑陋的东西,被吓了一跳,捧着爆竹塞给赵泽君,指这大蚯蚓肥胖扭动的身躯,恶狠狠的说:“干爸炸这个,炸这个……”
  “好小子,有前途!”赵泽君哈哈大笑。
  和牛石头两个蹲在地上,在牛石头敬佩的目光中,用棉线把闪光炮和蚯蚓绑在一起,然后把点爆竹得的香烟头递给牛石头,“敢不敢点?”
  牛石头睁大眼睛,用力的点点头,接过香烟头,小心翼翼的凑过去……
  嗤……赵泽君抱着牛石头转身就跑,后面传来砰一声巨响,大蚯蚓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太开心了,谁说孩子不能交给男人带?看看牛石头,笑得满脸桃花开……嗯?烟头怎么还在他手上,小胖子从哪学会的抽烟?
  赶紧一把给拿了过来。
  放了半天爆竹,小胖子也累了,未来的六嫂子带着他去睡觉,赵泽君就蹲在池塘边上看老牛钓鱼。
  这个池塘有七八亩地,水碧绿碧绿的,十几斤的大鱼在里面也能活得开,不过赵泽君两次看到老牛钓鱼,都只带了个鱼竿,没鱼篓子,也没见他钓到过鱼。
  “牛总,池子里有什么鱼啊?”赵泽君有点好奇的问。
  等将来他钱赚够了,也挖个大人工湖,养一大堆稀奇古怪的鱼放里面,平时想吃了就捞几条上来,然后在水边建个仿古的阁楼,再搭建个水上平台,有事没事叫一群穿着三点式的小妞在平台上跳那种专门扭屁股的社会摇,美其名曰‘印象西湖’。
  老牛望着水面,“你是想说,我钓了半天,怎么一条也没钓上来吧?”
  “嘿嘿。”赵泽君笑笑。
  “这池塘里,从挖好到现在,压根就没放过鱼。”老牛说。
  “啊?”赵泽君一愣,没鱼钓个屁?
  “也不敢说就一定没鱼,水是从湖里引进来的,说不准就带来小鱼苗鱼卵过来,也许有,也许没,就算有也很少,反正我是没钓起来过。”老牛绕口令一样,说了一段挺玄乎的话。
  “我不太明白。”赵泽君摇头。
  “我一开始也不明白,这个法子还是个老道士告诉我的。”
  老牛放下鱼竿,摸了烟点了一根,说才:“老道士说我利欲熏心,六根不净,欲求太盛,炙火烧心,想要活得久点,就得把心里那点子欲求清一清。”
  “我还是不太懂。”赵泽君继续摇头,怎么又扯到道士上来了?老牛不会顿悟了想出家吧?
  娶了一大堆老婆自己跑去出家,缺八辈子大德了!
  “你说咱们人活着,从一睁开眼,到闭上眼睡觉,干得每一件事,说得每一句话,都是为什么?”老牛自问自答说:“那都是有目的的,哪怕吃饭喝水,也为了能活着。说到底,人活着,就是为了满足‘欲求’,睁着眼有欲求,闭上眼睡觉做梦都在琢磨事,生意做得越大,关系越多,欲求就越旺盛,琢磨的就越多。这日子过久了,心就跟机器似的,二十四小时连轴转,运转过度。”
  “牛总,连轴转的是脑子,而且六根不净是佛家的思想,道士要说这话,八成是骗子。”
  “都一样。”老牛难得一次没羞辱赵泽君,挥挥手,不在乎的说:“你们年轻人修心,要把心锻炼的更强大,更能经得住事,到了我这种年纪和层次,什么都经历过了,正好反过来,要让心静下来,软下来。挖个大池子,明知道里面没鱼,钓鱼的时候人就没了欲求,心就能平静,让它歇一歇。”
  赵泽君琢磨着老牛的话,不能说没道理。
  但是基本还是属于扯淡范畴。
  “挖个池子,为了追求心的平静而钓鱼,还是有目的性的啊。”
  “你看我没说错吧。”老牛看了看赵泽君,“越是聪明的人,心思就越是重,一句话都能绕过来绕过去的想,你这样能不累嘛?该多想的时候,少算一步都不行。等到没必要多想的时候,反而停不下来了,这能不烧心吗?”
  赵泽君心想你把财产分我一半,就不会有这样的烦恼了。
  扯了会蛋,被老牛一套套老农民外加野狐禅理论熏陶得七晕八素,眼看到了晚饭的点。
  小六煮了一大锅汤圆,牛胜利让人从大锅里专门盛了一碗,给在住院的德子送去。德子现在肯定吃不了这玩意,但这份意思做得很足,这碗汤圆不是谁都有资格吃的。
  晚上睡觉的时候,老牛另一个司机过来敲门,一脸暧昧的问赵泽君,需不需要他‘安排安排’。
  赵泽君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要说不想,那是假的,正是火力旺盛,欲求最强的年纪,不想才怪。可自己现在是牛石头的干爹,来这个,未免被人看得轻了。
  还是有机会和王炎一起去澳门,再安排吧。
  一咬牙,拒绝,碎叫!
  第二天一早,赵泽君吃完早饭就要走,被老牛叫到门口去了。
  停车场里,停着一辆崭新陆地巡洋舰。
  “这就修好了?”赵泽君一愣,但立刻意识到不是同一辆车,这辆车还没上牌照,挂着临牌。
  “撞我们车的那家送来的。”老牛说。
  短短三天时间,事故就处理完了。
  撤了一个交警队副队长,肇事方赔了德子一大笔钱和一辆几乎全新的巡洋舰,肇事的小伙子驾照吊销,断了一条腿自认倒霉,双方签了个和解书,对方家里派了个男丁做代表,和德源派去处理的人说了一大堆好话,态度非常诚恳。
  毕竟没出人命,德子没死没残,老牛气头过去,到此为止。人家的手伸不到御河县来,德源的手想要伸到隔壁省,也不是太容易,面子回来了,没有大动干戈的必要性。
  “你不是喜欢嘛,车送你了,自己开回去吧。”老牛随手丢过来几把车钥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