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天与地

第九十五章 天与地

从凌晨五点半被第一个电话吵醒之后,整整一天,宋天明就再也没安生过,一直处于暴走边缘。
  不停的有各路关系打电话过来,道上的朋友、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还好点,急吼吼的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那些‘关系户’和‘领导’,张嘴就是破口大骂!
  “李所……你听我说,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网络上都传来了?妈的,网上的人怎么知道?”
  “老赵,我他妈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事能不懂,怎么可能把这么多人都牵连进来?”
  “废话,当然不是我,我就是想要整人,也不会把这些东西都爆出来!那他妈是自己找死啊!”
  “什么?好几个部门都收到了实名举报材料?任继福举报的?任继福是他妈的什么人?我根本没听说过!”
  ……
  这些年,在道上混,在生意场上混,宋天明心狠手很做事绝是出了名的,因为这个,他在宜江市打下了一片天,同样是因为这点,他树敌太多,想至他于死地的人,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光是赌场放高利贷这一条,就不知道害的多少人身败名裂,家破人亡,这些人个个都有十足的理由和动机跟他拼命。还有最近那个泽建公司,同样有嫌疑。
  但是对方到底是怎么拿到那些证据的?难道是除了内鬼?
  一时间,宋天明即想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法确定这是谁干的。
  但是多年的混世经验,让宋天明养成了一种像野兽般敏锐的直觉,他本能的察觉到,这次事情闹大了,恐怕不是疏通疏通关系就能解决的!
  不说别的,光是泄露出去的那一份‘送礼清单’,上面的每一个人,原本是他的盟友,现在个个都恨不得他早点死。
  犹豫了半天,他一咬牙,战战兢兢的打通了一个号码。
  电话接通之后,对面一个沉稳的男声,说了一声‘喂’,就没在开口。
  “杨老,我是小宋啊……”宋天明谄媚的说。
  不等他继续说下去,对面的男声就很平静的打断了他:“我不认识什么小宋,你打错电话了吧。你是从哪得到这个电话号码的?还有,请你以后不要再打过来!”
  说完,啪得一下挂了电话。
  握着电话,听着对面传来的规律而毫无生气的嘟嘟嘟忙音,宋天明如坠冰窖!
  完了,这次彻底完了!
  这已经不是要多少代价才能继续让他在宜江市混下去的问题,而是能不能活命!
  现在唯一的出路,就是跑路!
  宋天明呼吸粗重,头青筋暴起,重重的一拳打在实木办公桌上!
  他不甘心!这么多年,从一个煤矿看场子的小混混,一步步,经过多少血拼,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地位和财富,就因为这么件根本不知道原因的破事,要放弃一切,从头开始!
  感情上,不甘心,但理智上,却只能强行压住,命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活着,等这次事件风波平静下来之后,他在改头换面,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想到这里,他打开保险柜,急匆匆的从里面取出现金装进背包,然后给姘头徐艳萍打了个电话。
  别的人都可以不带,徐艳萍一定要带走,这个女人帮他管帐,知道他太多的秘密。
  还有个不能说的想法。男人跑路,带什么都不如带个有姿色的风**人,闲了能解闷,没钱了,还能靠她赚路费。万一遇到过不去的坎,漂亮女人也是个不错的筹码。作用多多。
  连续打了几个电话,徐艳萍那头却一直在关机中。
  “操!在干什么,怎么不接电话!”
  宋天明情急之下,也顾不上等徐艳萍了,匆匆的发了一条短信:出事了,老地方见,带上钱。
  最后,把保险柜里的那把黑星手枪检查了一遍,子弹压上膛,打开门就朝外走。
  刚出办公室的门,就听到楼下传来一阵清脆的枪响!
  紧跟着,打碟领舞小姐的尖叫声,手下的叫嚷声,乱成一片。
  从二楼看下去,曾经带走姜萱的‘黑哥’睁大眼睛,仰面朝天躺在血泊中,一把五连发猎枪在他身旁不远处的地上。
  宋天明毫不犹豫转身就逃,想要从二楼的窗口跳下去。
  不等他钻出窗口,一队荷枪实弹的特警从旋转楼梯冲上来,隔着走廊作为掩体,黑洞洞的微冲枪口指向宋天明和手里的大包。
  “宋天明,你涉嫌开设赌场、非法持有枪支、勒索、重伤致人死亡、偷税漏税……”
  宋天明一咬牙,身体朝前用力窜出,整个人从二楼一跃而下,落在地上打了几个滚,随着的袋子。
  楼下早就有警察严阵以待,他刚落地,一群民警就举枪围住了他。
  “小心,他有枪!”有人眼尖,一眼看见了宋天明手里握着的手枪。
  “别开枪!”宋天明大惊失色,下意识的就要扨枪举手投降。
  哪知道他的手刚刚一动,一名警察大概是过于紧张,以为他要负隅顽抗,忽然扣动了扳机!
  紧跟着,连锁反应一般,一串火蛇。
  哒哒哒……
  微冲子弹毫无阻碍的钻进了宋天明的胸膛,带起几篷血花。
  宋天明身体保持了微微举手的姿势,晃了晃,一声不吭,直挺挺的朝后倒下,咚的一声,重重的砸水泥地面上。
  警察闪电般冲上去,飞快的伸出两根手指在宋天明的颈部大动脉上探了探。
  “报告,报告,嫌疑人持枪反抗,我方开枪将其击毙!重复一遍,已将嫌疑人击毙!”
  说完,用带着战术手套的手,轻轻的抹平了宋天明死不瞑目圆瞪着的双眼。
  ……
  一场轩然大波,突如其来的掀起惊涛骇浪,又以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暴烈方式,以宋天明的死为终结,重新风平浪静。
  网络上的绝命书、现场的调查、以及活着回来的贺大鹏提供的信息,各方面证据综合在一起,一切都拨云见日。
  事情很简单,在赌场欠下高利贷的任继福,对人生绝望,选择了和宋天明同归于尽。为了扩大影响,任继福通过正在拆迁中的贺大鹏,利用煤气罐爆炸自杀,并且把证据公诸于世。在自杀之前,为了不连累贺大鹏,打晕他送走。
  宋天明公司会计徐艳萍主动投案自首,交代了大量宋天明作奸犯科的证据,办成了铁案。另外,事后证明,被当场击毙的另外一个人,是公安部的A级通缉犯,身负两条命案。
  宋天明本人持械拘捕,被当场击毙,手下的主要人员,纷纷被抓,依法等待审判。
  此外,市里果断出手,对一批出现在宋天明的‘送礼名单’上的人,进行调查。拆迁办的两位主任,虽然没有直接责任,但存在管理漏洞,没有事先发现提前预防,间接坐视了事故发生,被调离岗位。
  细究之下,其实是有一些漏洞的,比如这个任继福,即然有证据了,为什么宁可去死,都不报警?还有,熟悉任继福的人,都觉得这种做法不符合他的一贯风格。
  但是,没有任何人为一个无赖去出头,就连任继福的堂哥任必达都觉得这是任继福的报应。
  各方面都很满意目前的结论,这是最好的结论,也是唯一的结论。
  钉子户不存在了,拆迁工作可以顺利进行;打掉一个黑恶团伙,整肃了社会治安;处理了一批违法违纪官员,赢得老百姓交口称赞……
  宋天明本人一死,带走了诸多秘密,死无对证,仅仅依靠那些所谓的证据,对任何人都构不成威胁。
  在高岗村的废墟上,赵泽君和姜萱蹲在一块大石头上抽烟。
  赵泽君问:“你没事吧?”
  姜萱摇头:“我本来就不属于老宋的心腹,明面上,就是他建筑公司的一个普通雇员,再说了,道上人人都知道,我差点被老宋弄死了。”
  “你这口气,现在能咽下去了吧?”赵泽君又问。
  姜萱神情古怪的点点头,望向远处的拆迁工地,嘴角一挑,笑得有些讥讽,说:“没想到,居然直接把老宋给毙了。你猜,这是不是……”
  “我不猜,也不想知道!”赵泽君不等他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
  “嗯,过去了就不说了。不过他这一辈子,也算是值了。”姜萱说。
  赵泽君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望着姜萱,神色平静的说:“小萱,我送你一句话,你记住了。”
  “你说。”
  “人再高明,高不过天;势力再大,大不过地。和谁斗,都别和天地斗。任何时候,你都不要去走宋天明的老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