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水手说

第五十一章 水手说

        心情好,吃什么都香,老鸡汤满屋子飘香。

        赵泽君喝汤的时候,动了点其他的心思。

        有的人是自己吃饱了之后砸锅,让别人吃不到,有的人则是自己吃饱了,也希望大家都能吃好。

        “爸,高岗村里是不是有不少退伍老兵啊?”赵泽君不经意的问。

        赵涛抬起头看了儿子一眼,意外说:“对啊,解放初期高岗村还当过兵营呢,抗美援朝、对越反击战咱们省军区都有部队参加,有部分老兵退伍之后安排到地方国企工作,宿舍就在高岗村。我当年要不是家庭成分不好不能当兵,差点就参军。我们这代人最大的理想就是死在最后一场战役的最后一颗子弹下,我要是真参军,说不定就没你了。”

        “那不一定,你要是真参军,说不定现在我就是将军的儿子。”赵泽君开玩笑说。

        “嗯,那也有可能。”赵涛一本正经的点点头,才笑道:“怎么,你还惦记着高岗村买房啊?我告诉你小子啊,我知道你手头赚了点钱,千万别打人家老年人的主意,就算不是退伍老兵,那也是孤寡老人五保户,买这些人的房子等拆迁太缺德。”

        “你胡说什么呢,你家儿子是那种人吗?”周娅瞪了丈夫一眼,“再说了,儿子哪有那么多钱买房?儿子,你现在全力备战高考,你们班主任说了,你的成绩,很有希望能上重点大学。”

        “嗯,我知道,妈你放心吧。”赵泽君说。

        赵涛深深的看了赵泽君一眼,嘀咕说:“你以为你儿子没钱,我看这小子说不定藏了个小金库。”

        “不藏小金库,那还是男人嘛。”赵泽君理直气壮的说。

        “吃饭吃饭……”赵涛赶紧挥挥手岔开话题。

        买棚户房的任务顺利完成,甚至是超额完成,赵泽君吃着老太太的鸡,自然而然就想到了这个老志愿军一家。

        上辈子高岗村的拆迁补偿条件非常优厚,即便自己不做任何事,包括老志愿军在内的高岗村住户也能分到不错的商品房,但是赵泽君心底里总有种东西促使他去做些什么,让他们能过得更好一些。

        不是要当圣人,他只是希望将来某一天,可以理直气壮的告诉自己的孩子:除了钱之外,人还可以有别的信仰,也应该有别的信仰。

        他不想混了两辈子,最后连一句‘好人有好报’都不敢对下一代说。

        但是具体要怎么做呢?

        自己小老百姓一个,没钱没权,买了吴承鹏的房子,连扩建改造的钱都没了,再想去帮人,心有余而力不及。

        随机应变吧,倒也不必强求。

        学校这方面,二模考试要到了。

        每天一切如常,上课做题放学补课。

        离着高考越来越近,班上的气氛也越来越压抑,渐渐的开始听不到笑声,只有一张张疲惫而紧绷的脸庞,男生女生们就像一具具已经麻木的行尸走肉,每天按部就班的学习学习再学习,呈现出一种令人窒息的规律性。

        黑板上的距离高考还有N天的倒计时每减少一个数字,同学们的压力就更大一分,距离刑场又近了一步。

        有人开始请病假,上课时候发呆,几个成绩垫底的男生,一逃课就是好几天。

        老何这时候也不怎么太管了,每天上课,第一句话就是强调一定要调整好心态。可是她越这么说,越让人着急,就像一个失眠的人越想睡着,反而越焦虑于毫无困意。

        二模考试,班上有个女生终于崩溃了。

        英语考试进行到一半,女生忽然像疯了一样把试卷撕得粉碎,趴在桌上声嘶力竭的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拼命的踹着前面的凳子。

        全班一阵死寂,只听到女生沙哑着嗓子的哭声和踹凳子的响声。

        监考老师刚安慰了她几句,忽然又有一个女生低声抽泣起来。

        紧跟着,第三个,第四个……

        全班有好多人都哭了。

        模拟考试彻底进行不下去了,年轻的监考老师手足无措,站在教室中央,不知道说什么好。

        忽然,有人忽然带头轻轻的唱了起来。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他说,

        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

        一个人,两个人,年轻的声音越来越多,带着哭腔加入了合唱。

        高三一班的歌声惊动了全校,老何怒气冲冲的冲进教室。

        看见一大群流着眼泪的孩子们,和地上散落的破碎试卷,老妇女愣住了,难得的一次没有骂人。

        ……

        几天之后,二模考试成绩出来了。几个撕了卷子的同学单科零蛋。

        不过经历过这次发泄,那几个人和全班的精神面貌都有了明显的好转。

        于哲惊人的考出了和一模同样的分数:288!

        “牛逼!”

        赵泽君这次表扬完全发自肺腑,他都怀疑于哲是不是个扮猪吃虎的穿越者,怎么就能考的一模一样呢?这技术难度简直突破天际!

        夏语冰又朝着首都名牌大学靠近了一步,656分。

        赵泽君也不错,经过恶补,化学提高了15分,其他几门略有提高,总分542,预定进省重点的苗子。

        分数下来之后,赵泽君和夏语冰聊过一次。大概是由于那天上课大哭集体发泄的原因,说起前途,两人这次都坦然了很多。

        夏语冰还是想去首都,准备第一志愿填报首都华清大学,第二志愿填报苏南大学。

        赵泽君依旧决定留在苏南省发展,准确说是省会建武市。

        这样也不错,人首先还是活出自我,没必要为了谁去勉强自己,精神思想和人格的独立,和爱一个人而忘了自我,赵泽君更欣赏前者。

        夏语冰最后的选择,让赵泽君除了好感之外,对这个女生又多出几分欣赏。不过说起第二志愿,赵泽君倒是微微一愣。

        苏南大学是苏南省省直属大学,也在省会,重点大学。一般来说第二志愿是防止考试发挥失常而留的退路……可是赵泽君明明记得,上辈子夏语冰上的,就是苏南大学!

        赵泽君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用科学的话来说,蝴蝶效应可能出现了乱流,用迷信的角度来看:因果机缘,纠缠太深,算不准。

        周媛媛又一次打电话来:‘夏小姐’被他们学校的青春纪录片《男生女生》选作了片尾曲。

        “哦对了,学校经费紧张,我好说歹说,给拨了五百块钱使用费,你什么时候有空,我给你送过去?”周媛媛在电话那头说。

        “你还在宜江市?”

        “没有,我回建武市了,这不是找个机会跟你大才子多套套近乎嘛,将来说不定还得找你写歌。”周媛媛笑道。

        赵泽君拿着电话想了想,本来想让她直接打到自己银行卡里的,最后还是说:“算了,就当我为大学生事业捐款吧。”

        “那我就代替学校谢谢你了,什么时候有空来省会,我单请你吃饭。行了,我还有事,挂了啊。”

        电话那头,省会建武市,省艺校女生宿舍中,一个正在对着镜子化演出妆的女生,透过镜子的反射,看着身后拿着手机的周媛媛,奇怪的问:“媛媛,学校没说给经费啊,就打了个鸣谢字幕。”

        “哦,大概是我记混淆了。幸亏人家没要。”周媛媛淡淡说。

        赵泽君这头刚挂了周媛媛的电话,手机铃声又响起来了。

        沈炼打来的,让他带着上次那袋子袁大头去博古斋一趟。

        沈炼要是不提,赵泽君都差点都把那些袁大头给忘了。

        “不说是假的吗,干嘛?”赵泽君在电话里问。

        “电话里说不清,你先来。”

        “那行,你等我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