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三十章 败家子传说

第三十章 败家子传说

        任继福本能的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环视了房子里的家具一周,目光最后落在一把老式的圈椅上,这也是房子里唯一一件看起来还像点样子的家具。

        “别的家具都能买,这把椅子是我爷爷留下来的,是古董,有感情了,不卖,你要是想要,还得多加一千!”任继福说。

        这句话一说出来,连任必达都看不下去了,恼火说:“赵老板一让再让,面子给足了你,你怎么占便宜没够啊,贪得无厌!这张破圈椅值几个钱,你还真当是古董啊?”

        赵泽君说到家具的时候,其实任必达和任继福一样起了疑心。

        任必达走南闯北,见过的世面比任继福多太多了,三教九流的那一套也有所了解,任继福仅仅是模模糊糊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任必达却一下子就想到了收购古董常用的那套手段。

        这个年轻人坚持要买高岗村的房子,说不定是有其他目的,比如说古董?

        高岗村穷归穷,可是从建国初期就存在了,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很多家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传承千百年,底蕴要比那些只有几年十几年的所谓高档小区厚的多,要说家家都有古董那不可能,但是不排除某一两家有捡漏的可能性。

        可任家的这些东西,任必达心里都有数。

        床是任继福结婚时候找木匠打得,桌子是他为了打麻将方便自己打的,至于那把看似古香古色的圈椅,也不值钱,他们爷爷是老派人,习惯坐这种大圈椅,改革开放之后仿造的,椅子刚造好,人就去世了。

        所以,任必达可以确定,任家,没古董。

        这些事任必达知道,任继福当然也清楚,任必达觉得这个堂弟太贪得无厌,生怕赵泽君恨屋及乌,以为自己也是这样的人,于是张口骂了任继福。

        任继福见他堂哥站出来拆台,兀自狡辩说:“不管是不是古董,那都是爷爷留下来的,我家祖传的宝贝,有纪念价值!”

        任必达火了,指着任继福鼻子就骂:“我日你,你现在知道顾家了?早干什么去了,爷爷留下来那么多东西,全给你三文不当两文给卖了!”

        赵泽君一脸不耐烦的挥手:“别吵了,你不是要圈椅吗?带走!你还要什么?全搬走,这些破家具,我找人抬走还得花钱,你要最好,全部搬走!”

        赵泽君不要圈椅,任继福反而没辙了,试探问:“要不,你再加三百,……不,两百就够了,我雇人搬家具也要花钱的嘛。”

        “你有完没完!”赵泽君脸一沉。

        “行了,你再说下去惹火了赵老板,连房子都卖不掉!”任必达也是一头恼火,怎么有这么个没脸没皮的堂弟,赶紧对赵泽君说:“赵老板,别跟他多罗嗦了,乘热打铁,我们去公司签合同走流程?”

        “最后问你一次,卖不卖?”赵泽君看任继福一眼。

        任继福连忙说:“行!不过要现钱!”

        离开高岗村,三个人坐上任必达的夏利,回到爱家门店签合同备案走流程,任必达亲自带着跑手续,效率相当高,两天不到就全部办好。

        四套房,一个院子,外加几件不值钱的破家具,九万五千,外加给爱家的手续费2500,税费,一共十万出点头。

        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子。

        七万块钱,任继福从小到大半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眼睛发绿。

        “赵老板,丑话说在前面,这房子要是不拆迁,你可不能找我退!”任继福说。

        赵泽君懒得搭理他,任必达说:“合同黑纸白字,手续都办完了,谁都不能反悔。万一将来拆迁,你也别眼红!你听哥一句话,拿着这钱买套房,把媳妇接回来,好好过日子吧。”

        “这点钱够过个屁的日子!”任必达拿钱转头就走。

        “这个败家子,肯定又去赌!”任必达气呼呼的说。

        赵泽君笑笑,拿笔写了个号码递过去:“任总,那你忙着,我还有事先走。哦,给你留个电话,以后再有房子,直接打我手机。”

        “好咧,我开车送你一程?”

        “不用不用,走了啊。”

        离开爱家,赵泽君出门打了个辆车,在市里绕了个小圈,然后又重新回到高岗村,已经属于自己的任家老宅。

        一进门,他就把大门从里面反锁上了。

        房间里,一张桌子,一张破床,还有那张‘有着重大纪念价值’的圈椅,赵泽君一分钱不肯多给,所以任继福最后还是没带走。

        赵泽君根本没看圈椅,反而蹲在张又厚又重,油腻腻黑乎乎的大麻将桌子边上。

        拿出钥匙,一层层的刮掉上面粘着的污渍。

        渐渐的,露出里面的木头纹路来。

        黑褐色纹路细密层叠,线条流畅,错落有致,像是一副浑然天成的水墨画。

        赵泽君嘴角挑起一个弧度,笑了。

        正如任必达所想的那样,高岗村是有个有历史底蕴的城中村,在这个村子里,流传着很多故事,在经历了拆迁后,尤其是很多拆迁户暴富之后,村中的那些故事,往往就变成了传奇。

        赵泽君上辈子从父母的嘴里,听说过一个‘败家子’的传奇。

        前半段,和任必达说的一样,败家子任继福好赌没品,变卖家财,在地下赌场欠了几万块钱,天天有人上门催债,老婆孩子跟人跑了;

        后半段,现在还没有发生。

        拆迁后,回收建筑垃圾的施工队在废墟里找到一张看上去毫不起眼的桌子,几个人一抬,重得不了的,施工队的头头觉得不对劲,找了个行家鉴定,桌子居然是红木的。

        这桌子就是在任继福家废墟里找到的。

        听当地的老人说,任家爷爷活着在的时候预备了一副棺材板,正好赶上破四旧,被批斗,他爷爷和他爸这一辈都死得早没顾上,后来国家又开始禁止土葬,棺材板就一直放在后面院子里。

        任继福继承家业后,觉得家里放一副棺材板不吉利,就用这几块棺材板打了个桌子当麻将桌。

        他还挺得意,即省了料钱,意头还特别好:棺材棺材,升官发财。

        后来任继福听说这张桌子买了不少钱,就跑施工队找人家要钱。房子都交了拆了,人家施工队当然不会搭理他,一顿暴揍赶出门外。

        任必达、院子、赌钱、败家子,这一连串的提示,让赵泽君想起了上辈子听说过的这个‘传说’。

        他买房子是真,买家具,也是真。但绝不是那个所谓的圈椅。

        赵泽君估计,任必达也压根没想到这个败家子堂弟居然用爷爷留下来的棺材板做麻将桌,这种事不是人能干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