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二十九章 家具拉走

第二十九章 家具拉走

        任继福讪讪的把赵泽君和任必达重新迎回家里,还特意把炉子上烧得开水拎下来要给赵泽君泡茶,结果找了半天,就找到一个脏兮兮的塑料杯。

        赵泽君很怀疑这个杯子是他喝水喝酒刷牙三合一的,压根不准备碰一下。

        看了眼牛必达。

        任必达会意,开口说:“堂弟啊,赵老板是诚心来买房子的,你不要讲那些没意义的废话,什么五十万一百万的,你当那是草纸啊!实话跟你讲,我那套已经卖了。你这三套房,和我那边的户型都一样,你看什么价钱?”

        任继福斜着三角眼问:“你卖了多少钱?”

        任必达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赵泽君,赵泽君点点头,任必达才说:“两万五,赵老板是爽快人。”

        “那不行!”任继福一下子就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指着家徒四壁的房子,嚷嚷起来:“我家再破,好歹还是能住人吧,你那房子十几年没人住了,肯定不能一个价。”

        任必达嗤笑一声,说:“你以为赵老板买你房子是要住啊。”

        “哦,我明白了,投资,等拆迁是吧,那价钱就更不能低了。”任继福望向赵泽君,“赵老板,你想想,这个高岗村一旦拆迁,我这几套房子,那立刻就能变成商品房,你花几万块钱,就能换好几套商品房,这买卖赚得太多了吧,我三文不当两文把房子卖给你,到时候你赚了钱,我哭都没处哭去……”

        赵泽君直接打断了任继福的喋喋不休:“拆迁有什么好处,不用你来跟我分析,要不是看在有可能拆迁的份上,谁会来买这里的房。不过你要搞清楚,我做生意投资是有风险的,拆迁我能赚,那我问你,要是这里不拆迁,或者等个十年八年再拆,我赔钱了,钱套在高岗村,你赔不赔我钱?”

        “不拆迁关我屁事!我凭什么赔你钱?!”任继福嚷嚷。

        “那不就对了,你不用跟我说什么拆迁能赚钱之类的废话。”

        对任继福这种二流子,一点都不能软,跟他客气,他会当你好欺负,顺杆就朝上爬,恨不得踩在你头上把你榨干。无论是上辈子在传闻中给赵泽君的印象,还是这辈子亲眼看见的德行,都很让赵泽君对这个人感到恶心,和任必达、大象,赵泽君可以笑面相对,甚至不介意在自己目标实现的前提下,让对方赚一些,可这个任继福,赵泽君他即不会给对方留面子,更不准备让他占到一点儿便宜。

        任继福眯着眼睛,想了一会,语气放软了,说:“赵老板你也看到了,我家就这三套房,你要是都买了,我连个住的地方都没有,不像我堂哥,他在市里有房子,村里房子根本无所谓的。”

        赵泽君点点头:“这话倒还像样。你说个价格吧。”

        任继福眼珠子转了转,说:“赵老板,一口价,三套房,十五万。”

        说完,死死的盯着赵泽君,看他的反应。

        任必达也同样望向赵泽君,目光玩味。

        他能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的确有诚意想买房,也有买房的经济实力,15万的价格,乍一听很高,但是必然有还价的余地。

        三套房,加上院子,最后十万成交,甚至十一二万都可以,这笔投资并不亏。

        但是,如果赵泽君答应了以这个价格买房,那他的那套房子,就绝对不会是两万五卖给赵泽君了。

        而且一旦开了高价的头,后面再买,价格同样会跟着水涨船高。

        赵泽君面无表情,似乎在考虑这个价格能否接受。

        三个人谁都没说话,过了足足有半分钟,房间里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任继福实在忍不住了,正要开口,赵泽君说话了。

        他对任必达说:“任总,高岗村差不多有两千户人家吧。”

        “嗯,差不多。”任必达说。

        得到确认后,赵泽君才看向任继福,开口道:“我是来买房的,不做慈善,就是做慈善,也犯不着跟你做。高岗村的房子,还没听说过哪家能卖出五万一套,你信不信,我现在出去喊一嗓子,三万收房,有大把人肯卖?任继福,你要是总想宰我一刀,那就没必要谈下去了。”

        两千户人家,的确不愁买不到房,任继福只能说:“那你说多少钱?”

        赵泽君淡淡说:“刚才任总不是说了嘛,两万五一套,这是市价。三套七万五,够你在市里买一套像样的商品房了。哦,还有,按照规矩,我一次性买这么多,你还得让我点吧,三套房,七万块。”

        任继福立刻跟火烧屁股似的跳起来,眼睛瞪圆了嚷嚷说:“不可能!”

        连任必达都愣住了,这小赵老板也太能还价了吧,不但一毛钱不多给,还在原来的基础上杀下去一部分?

        “那就算了呗,这里房子那么多,我在哪买都可以。任总,我们走吧。”

        赵泽君无所谓的耸耸肩,再一次起身准备离开。

        “七万太少了,哥,你帮着说说啊。”任继福向任必达投去求助的目光。

        任必达笑呵呵的对赵泽君说:“赵老板,要不再考虑考虑?”

        他也觉得这个价钱的确低了,七万三套房,加上后面那个院子,投资赌拆迁的话,就等于四套房。

        如果房子是任必达的,他的心里价位至少在8、9万,甚至十万都有可能,七万绝对不会卖。

        他还以为赵泽君又是欲擒故纵。

        哪知道这次赵泽君态度很坚决,说:“任总,实话给你说,我可能还会继续买,到时候还要通过你。我手头有钱,买谁的房子都行,买他的,是给你面子。七万块是我的底线,再多不可能。”

        话说到这个份上,任必达也不可能在帮着劝了,没必要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堂弟,得罪了一个未来的潜在客户,对任继福说:“那你自己看吧,愿意卖就卖,不愿意卖拉倒。不过我跟你讲啊,机会就这一次,你自己考虑清楚。”

        任继福咬了咬牙,说:“七万块,现钱,一次付清。”

        “行,从你哥的中介公司走,省的你不放心。”

        赵泽君说着,像是想起来什么似的,指着房间里为数不多的几件破家具,不经意的说:“哦,这些东西你带走还是留在这里?你要的话就雇人拉走,不要的话,我就当废品卖了啊。”

        一张缺了腿的大桌子,一张木板床,几只椅子,一只煤球炉,还有点零碎的破烂家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