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铸梦在线阅读 - 第十章 鼻祖级小说

第十章 鼻祖级小说

        说了好几个小时,于哲依旧意犹未尽,短短几个小时内就接受了一大堆新的理念,足够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慢慢消化,并且付诸于实践。

        再说下去,反而会把思路扰乱。

        赵泽君对于网络小说的了解之深,分析之透彻,让于哲觉得很不可思议,“老大你是不是兼职在干编辑啊?我觉得浣剑书盟专门指导人写书的资深编辑水平都远远不如你。”

        因为我站在大神的肩膀上。赵泽君想。

        “我哪有那时间,我爸是语文老师嘛,家里有很多通俗小说,我从小就看,通俗小说说白了,就是编一个曲折离奇,又能自圆其说的故事,把普通人想要,在现实中又得不到的东西给他。其实很多名著,本质上和网络小说是一样的,只要掌握了本质,很容易就能衍生出各种表象。”

        赵泽君的话类似马克思主义政治学的应用,于哲可能没完全听懂,不过有一句却是听明白了,吃惊问:“名著和网络小说是一样的?”

        “是啊。”赵泽君想了想,说:“比如世界名著基督山伯爵吧,讲得就是一个穷小子被人陷害,在牢里遇到一个白胡子老爷爷,传授给他各种技能,出狱后报仇,名利双收,拥美入怀的故事,你说,这是不是网络小说的套路?”

        “这本书我听说过,法国的大种..马写的!我回去找来学习学习!”

        “是大仲马!”赵泽君纠正这个小流..氓,然后说:“总而言之记住一点,写网络小说,本质上和生产制造业没区别,在合法的前提下,市场需要什么,你就提供什么!”

        “嗯,我懂了,今天晚上回去,我就把天下无敌按照你讲得那样修改一下,重新发!”

        于哲学了几个小时的秘诀,自信满满,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朝着‘天下无敌’的境界迈出了一大步,和大仲马先生上了同一条船,迫不及待的想要把理论用在实践中。

        他似乎都已经能看到,按照赵泽君说得那样修改过后的‘新天下无敌’发布后,在浣剑书盟的书友中受到强烈的欢迎,大群读者跟在后面催稿……

        赵泽君直接打断了他的幻想:“这本天下无敌就算了,问题太大,修修改改的没意思。“

        “那怎么办?”

        “不破不立,重新开始,重写一本。不过我建议你先不要动笔,用两三天时间,拿出一个完整的故事大纲来,我帮你修改完善,你再按照按照大纲写。”

        “啊?写网络小说还要大纲?用不着这么正式吧。”于哲嘀咕说。

        “废话,预则立,不预则废,你盖房子不要先打框架地基啊,没大纲,写着写着就容易写崩掉,跑骗了。什么叫做胸有成竹,大纲就是成竹。”

        赵泽君这话半真半假,多少有点忽悠于哲的成分。现在的网络小说普遍只有十几二十万字,甚至几万字,超级短篇,要不要大纲区别不大,要是十几万字都能崩,那于哲的思维也太跳跃了,不适合写小说。

        于哲也不是傻子,咕囔说:“十万字,要什么大纲……就按照你说得那样写呗。”

        “哦,按照我说得写。”赵泽君笑眯眯的望着他,反问:“那以后呢,你就写这一本小说就封笔了?让你写大纲,是为了锻炼你的能力,以后才能驾驭更多更长的小说。”

        见于哲不说话,赵泽君语气很笃定的说:“当然,你要是纯粹写着玩,无所谓成绩,那随便你。可是你如果想有提高,就必须先写大纲!”

        “老大,你别这样盯着我,给你看得毛毛的。”于哲最怕赵泽君这样,哭丧着脸,对赵泽君的称呼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了变化,嘀嘀咕咕的说:“你这么懂,干脆你帮我写一个大纲呗。”

        “也行。”赵泽君说。

        ……

        于哲回到家,就看见老爸坐在沙发上看报纸,老妈在边上一边打毛线,一边看最近很流行的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讲的是家庭暴力。

        “这个安嘉实在太不是个东西了,简直就是变..态!”于哲老妈看看晚归的儿子,说:“于哲,你长大可不能成这种男人!”

        “我不会呢。”

        “儿子啊,你妈这话说得有道理,男人嘛,要有追求,整天为了个女人神经兮兮的男人,没出息!”

        于哲老爸于今笑呵呵的放下报纸,很有‘艺术性’的教育了于哲两句人生道理,然后和颜悦色的问:“最近你回来都蛮迟的,是不是跟同学在外面玩?”

        ”是啊,怎么了?干吗?“于哲在家就是个小霸王,昂着脸反问。

        ”这孩子,跟你爸说话也不知道客气点。爸这不是怕你却钱吗。“于今说着就拿出钱包准备掏钱。

        看这架势,于哲在学校花钱搞定同学的那一套,就是跟他爸学的,可惜没学到精髓。

        “我不缺钱。”于哲不耐烦的摆摆手,打断了于今的动作,坐在于今前面,一本正经的问:“爸,你说的对,我觉得人应该有自己的追求!”

        这话从于哲嘴里说出来,于今夫妻一愣,儿子最近到底怎么了?

        “说说,你的追求是什么?”于今笑呵呵的问。

        “权力,钱,女人!”于哲毫不犹豫的说。

        于哲老妈手一抖,毛线针差点戳到手;于今被茶叶水呛得直咳嗽。

        冷场……

        直到于哲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写作业,于今两口子才回过神来。

        “老于,咱儿子没问题吧?怎么……怎么……”于哲老妈想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合适的措辞,只能焦急的说:“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肯定是你上次说什么狗屁磨刀石的话,给儿子听到了……”

        “打住打住,那天我两说话的时候,儿子都上学了,怎么可能听到?!”

        于今用毛巾擦了擦嘴,说:“我觉得吧,儿子这个话是粗糙了点,不过,大体思想是对的。说白了,哪个男人不想要这三样东西?我认识几个大学教授,都五六十岁了,每次吃饭,还专门从学校里找几个二十岁的漂亮大学生带着,你说说,大学教授都那样,何况普通人?”

        “你认识的那些人,我看就没一个好东西!”

        ……

        这边于哲家里在谈论人生三大理想和好东西坏东西的问题,那边,赵泽君在回家的路上,找了个公用电话亭,呼了姜萱。

        姜萱用得是大块头国产BP机,没多久就回了电话。

        告诉姜萱计划取消,今天的事不要对其他人再提起。姜萱说了句‘知道了’,没多问。

        回到家,赵泽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躺在床上,似乎在闭目养神,脑子却非常活跃,回想着上辈子看过的一篇著名小说。

        半个小时之后,他拿出一个小本子,在第一页,不急不慢的写下一行字。

        ‘《我就是流.氓》大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