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女妖寄宿我身边在线阅读 - 第282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第282章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尧庚年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慢慢失去对外所有的感知,这件事柳沉舟是不清楚的,所以当尧庚年口中念念有词的时候,柳沉舟心中的确动了一下。

        可这种程度的触动并不是庆幸自己的敌人终究走向灭亡,而是实打实地担心尧庚年的身体是否能撑得住接下来的漫长岁月。

        当柳沉舟意识到这点的时候,自己也惊讶了一下,短暂的讶异之色在他眼中一闪而过,随后便被他强压下心底,对着尧庚年继续问道:“尧庚年,你是不是瞒着我什么事?”

        “……没什么事,只是我自己的事,只是我一开始就知道的事。”尧庚年避开了这个话题,他挺直了腰板,深吸了一口气。“我们离开这里吧,我不喜欢这里了。”

        柳沉舟听后站了起来,他最后一次看向了桌面上的小锅,随后头也不回地迈出了木门外——尧庚年在原地站着,他听见了柳沉舟离开的声音,便明白他同意自己的提议后就释放出厉鬼之息来探查四周,准备跟着离去。

        可当尧庚年刚准备动身离开时,一阵风便刮过他的面前,尧庚年嗅到了女人的体香,他停下了脚步。

        “萧冉。”尧庚年对着香味的源头说道。“你想做什么?拦住我这件事,之前不就已经确定是不可能的了么?”

        说到这里,尧庚年顿了顿,有些欲言又止地问道:“难道,你想死吗?”

        尧庚年的脾气和性格要比柳沉舟好很多,虽然他们二人对于杀戮的看法是相对一致的,但在真的下杀手前,柳沉舟的恐吓技巧显然比尧庚年强多了。

        所以萧冉没有害怕,她沉默地站在尧庚年的身前,一直在盯着他的脸看,不一会之后才开口说道:“你瞎了。”

        “……这怎么能叫瞎了呢?”尧庚年撇撇嘴,有些不满的说道。“这只是短暂……额,或者是一段时间的失明而已,或许还有重见光明的可能呢?”

        “你要离开这里。”

        “是的,有什么是我没解释清的吗?这里对我而言没有意义了,我离开这去找我的师父,然后带着贾子龙离开,就可以了。”

        尧庚年话音落地,还没等萧冉接话,言灵儿就突然凑了过来,她虽然知道尧庚年已经看不见东西了,但她还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尧庚年的脸看,一字一顿的问道:“贾子龙?”

        “嗯,我在这边遇见的一个……好人。”

        尧庚年说到这里,刻意委婉了一下说辞,他大概明白言灵儿可能是认识贾子龙的,但如果现在说出来,惊喜岂不就是没了?

        尧庚年不想给言灵儿演戏的准备时间,所以他尽可能地避开这个问题,转而继续盯着香气的源头:也就是萧冉。

        “所以,你还想继续和我斗么?”尧庚年道。“我不得不说一嘴,如果你现在拦在我身前,就是挡着我的路,而挡我的路的人,往往都不会活下来。”

        “……”

        萧冉还是怕的,她想要看见天道凋亡、临光大陆重现光明的那一天,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萧冉也不再是复仇者,而是一个隐忍者。

        所以她后退了几步,为尧庚年让出了一条离开的路。

        尧庚年虽然看不见萧冉的动作,但他能通过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判断对方的大致行为,他听见了让路的声音,所以他笑了一下,阔步直直地离开了。

        “尧庚年。”

        “嗯?”

        “你会带给这片大陆……不一样的未来,对吧?”

        “噗。”尧庚年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他摇着头迈出了木屋,只留下一句话给萧冉:“我是灾厄,你这种话,应该问那个救世主,柳沉舟。”

        尧庚年说完这话后就带着表情微妙的言灵儿离开了小屋,说来也巧,当尧庚年来到院子、准备叫上自己的师父和贾子龙离开这里的时候,仇铭岳已经站在贾子龙的身前,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了半天。

        贾子龙不知道仇铭岳是何人,但他能从仇铭岳的眼睛中看出这个小矮子并不好惹。

        “……干、干什么这么看我啊?”

        “……”

        “为什么不说话呀!”

        “……”

        “别吓我啊!我……我跑还不行吗……”

        “……”

        想要逃跑的贾子龙又被仇铭岳一把扯了回来,随后他整个人就放弃了,站在原地老老实实让仇铭岳端详。

        阿鲤就站在一旁,警惕地看着仇铭岳,不敢随意上前,而柳沉舟也站在阿鲤身旁不远处,抱着一副看戏的样子盯着事态的发展。

        仇铭岳是失言的人,他紧紧地盯着贾子龙,觉得他没有修为,可全身却被福气笼罩,这真是一件怪事。

        但仇铭岳说不出来话,他正愁该怎么去问时,尧庚年带着言灵儿出来了。

        “啊,啊,哎哎哎!!”贾子龙两眼一亮,一个闪身就到了尧庚年的身前,抓着他扯到了贾子龙的脸上,伸手对他的脸比比画划:“啊啊!”

        “……师父啊,好久不见。”

        “啊啊,啊!!”

        “……有点费劲。”

        “啊!”

        “……您别着急,要不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啊——啊啊啊!”

        “……听不懂了。”

        尧庚年被生拉硬拽的到了贾子龙的面前,虽然他的厉鬼之息感受到了贾子龙的存在,但他完全脑补不出来自己的师父在咿咿吖吖什么东西。

        所以尧庚年干脆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双眼,强调道:“我看不见了,师父,你摆弄造型也没用,我看不见。”

        “啊?”

        仇铭岳歪头打量了一下尧庚年的双眼,随后他灵巧地爬上了尧庚年的身子,骑坐在尧庚年的肩头上,双手摁住了他的太阳穴,试图用同样的方式治好尧庚年的双眼。

        可这一次不同了,尧庚年的失明是他残缺不全的元魂所致,是无法被修复的存在。

        所以仇铭岳在一番努力下,尧庚年的世界仍然漆黑一片,这让仇铭岳没有理解,甚至还拉开了他的眼睛仔细瞧瞧。

        尧庚年被弄得烦了,就将仇铭岳从肩膀上弄下来,对他说道:“师父,别纳闷了,就是瞎了,治不好了。”

        “啊,啊啊!”

        “别啊了,我会尽快适应失明者的世界的。”

        “啊!”

        尧庚年一把摁住了仇铭岳,又对着空气喊道:“言灵儿,你拉着点贾子龙,我们离开这里吧。”

        ……

        尧庚年的吆喝并没有得到回应,他先是摆出了一副错愕的神情,又耐心地喊了第二次:“言灵儿?小狐狸?你在哪呢,我们要走了。”

        ……

        言灵儿依旧是没有回应尧庚年的呼唤,此时的她正一脸惊恐地与贾子龙对视,而贾子龙也一脸惊慌的看着言灵儿,进而步步后退。

        “……是你。”言灵儿在惊恐的目光中,缓缓对贾子龙说道。“你还没死啊。”

        “狐仙大人……”贾子龙果然认识言灵儿,他见到对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逃跑。“这里见到您,真是意外之喜。”

        “意外之喜?”言灵儿的声音有些扭曲。“你跟我说惊喜?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当年偷了我的福禄就跑,害我落得现在这副模样,你和我说……惊喜?!”

        言灵儿说到这里,整个人说话的调子就变了,变得异常尖锐与刺耳。

        看得出来,言灵儿是恨贾子龙的。

        尧庚年听到这里,暗道一声果然贾子龙的福禄就是从言灵儿那里偷来的,可还没当他来得及主持公道,言灵儿身上就散发出了强烈的妖狐气息,随后在一声尖啸中冲向了不远处的贾子龙。

        “你配出现在我面前吗?!”

        “……狐仙大人饶命啊!!”

        电光火石之间,言灵儿已经完全妖狐化了,她变成了一条雪白的狐狸,露出了自己的尖牙利爪扑向了贾子龙,而贾子龙毫无招架之力,只能原地将自己团成一团,瑟瑟发抖地祈求着好运的降临。

        就在这个时候,柳沉舟出手了。

        扑过来的言灵儿只觉得一阵风抬起了她的身躯,随后竟然将她绕了一个大弯后原路送回到了尧庚年的身边!

        就在这个时候,柳沉舟本人也站在了贾子龙的身前,一副要保人的模样。

        “柳沉舟。”言灵儿先是一愣,随后更加怒火中烧。“你别拦着我。”

        “稍安勿躁,我想其中大概有一定的误会,毕竟这个叫贾子龙的人,是尧庚年钦点的要带着离开这里的。”

        “呵呵?他钦点……他钦点有什么用,把我的福禄还给我,贾子龙!”

        “还、还给你还不行吗!!”

        “……哎?”

        正当言灵儿做好了杀了贾子龙抢回福禄的计划时,贾子龙的一声哀嚎让她的所有计划都落空了。

        言灵儿身上炸起的毛也落下来了,她眨了眨眼睛,甚至用后腿挠了挠狐狸耳朵,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贾子龙,你,刚才说什么?”

        “还、还给你……”

        “……”

        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而在这个时候愣住的不仅仅是尧庚年一行人,在外面世界里准备回到尧庚年身边的白听雨也有点摸不着头脑。

        片刻之前,白听雨从清君门寻人未果后就准备回程了,可她在半路上却听见了钟鸣声,一种旧相识的感觉从她的心中萌发,促使她偏离了回程的路,走向了钟鸣声响起的地方。

        那是一座庙,一座隐藏在山上的庙,若不是听见了钟鸣声,怕是连白听雨都会错过着一座小小的、不起眼的庙宇的。

        白听雨自天而降,落在了寺庙的门口,寺庙门非常干净,连一头石狮子都欠奉,只有一个围墙与一扇破烂的木门,甚至连锁都生锈坏掉了,挂在木门的闸上,垂垂欲坠。

        白听雨敲掉了锁,拉开了木闸,将门推开后走了进去,这座小庙里面杂草横生,一副荒无人烟的样子,但空气中却传来了阵阵的钟鸣声,好像在告诉白听雨,这里面是有人住的。

        白听雨站在门口四出望了一周,这里看起来陌生又冷清,完全不是白听雨这种人回来的地方,可当白听雨站在这里,不知为何,她倍感熟悉,仿佛很多年前她就住在这里,这里曾是她的第二处故乡。

        抱着这样奇怪的念头,白听雨步入了这座庙中,庙内有一条青石板路在杂草中隐约可见,白听雨就顺着它一路深入其中,而钟声一直回荡在她的耳畔,久久不绝。

        白听雨意识到这钟声可能并不存在,而是某种法器制造出来的幻觉,目的或许就是引她来到这个地方——那么,为了什么呢?

        白听雨这样想着,突然觉得脚下的杂草都消失不见了,白听雨一个晃神,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四周的景色就这样被翻新了,像是重新焕发了生机。

        古老的佛钟敲响,余音缭绕在茂密的丛林中,期间夹杂着清脆的鸟鸣不绝于耳,白听雨一袭白衣站在其中,她一动不动的矗立在那里,像是一尊洁白的圣像。

        而在白听雨的脚下,青苔在石子路上野蛮生长,为这小小的庙点缀了一些灵动的绿,或许正直植物枝繁叶茂的季节,那些在上一秒还是枯枝败叶的植物都一副生机盎然的样子。

        清风吹过,带来了潮湿又清新的水汽,白听雨只是吸上一口,就想要永远的留在这里。

        在石板路的尽头是一座佛堂,白听雨顺着走了过去,却发现香炉的面前空空如也,哪里没有佛像,什么都没有,香炉内的香火并不旺盛,但还是有一两根香在缓缓燃烧。

        这时,一个口中念念有词的老和尚带着一个打水的小和尚路过,白听雨听见了动静就向外看过去,正巧与老和尚那老态龙钟的双眸撞在了一起。

        “女施主,不要站在垫子上发愣,垫子是用来坐的,不是用来踩的。”

        “……抱歉抱歉。”

        白听雨立刻后退了一步,随后又想了想,拿起了那个刚刚被她踩在脚底下的垫子拍了拍,拂去了上面的灰尘,这才将它摆了回去。

        老和尚看着这一切,静静的等待白听雨做完这一切,随后又幽幽开口:“施主,你尘缘未了,老衲劝你还是早日回归尘世的好。”

        “尘世?此处不是尘世吗?”

        白听雨听后沉默了一下,她看着门外的老和尚打发走了打水的小和尚,等只剩他们二人的时候,白听雨这才继续说道:

        “大师,我既然已经来到这里,说明我与此地有缘,你为何要急于赶我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