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拿了女主剧本在线阅读 - 第八百六十五章:女皇 28

第八百六十五章:女皇 28

        最起码,六公主殿下愿意为了他舍弃身份,主动嫁入将军府。

        其实,若这位六公主殿下能嫁入墨家,倒也能省了不少事,至少这皇位之争是不用了。

        只可惜,公主殿下的想法怕是要付诸东流了,女皇陛下看中了殿下的能力,怕是不会愿意让殿下嫁入将军府。

        佑安,你与公主最后究竟能不能在一起?或许只能看陛下如何抉择了!

        ——

        软娇娇将折子递上去后,过了足足一个月才收到了来自京城的圣旨,不过圣旨上面的意思,却是告诉她,她的婚事要等满了两年后,回京再议。

        其他的侧夫,可以自己选择,回京再上皇家玉蝶。

        这已经是天大的赏赐了,可惜,后面这句话对于软娇娇而言,没有半点的安慰,她一点也不想要侧夫。

        她隐约猜到了一些女皇陛下的心思,可她没有那么大的志向。

        因此,又递了一封折子上去,上面表明自己强行占了墨佑安,肚子里可能已经有了墨佑安的孩子...总之就是需要负责任的意思。

        软娇娇与墨佑安商讨过了,女皇陛下可能是不愿意让她嫁入将军府,软娇娇也不打算强求,她不想多生波折,墨佑安愿意嫁。

        那么,自己娶,和嫁给墨佑安其实没什么区别。

        反正,他们两个人自己心中清楚就行。

        女皇陛下一天不同意,软娇娇就隔几日递一封奏折上去,大概意思差不多。

        女皇陛下被软娇娇的厚颜无耻给气笑了,要不是碍于北疆实在是太远了,都打算直接赐两个侧夫给她了。

        这么急切,不知道的还以为她身边实在是没有照顾,迫不及待的想要找一个服侍的人。

        女皇陛下头疼了两天后,最后还是答应了软娇娇的这个要求,并且派遣了臣子过去观赏婚礼,由于她的私心,最后圣旨上的意思,成为了软娇娇娶墨佑安。

        软娇娇接到圣旨时,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皇位传给她,她不在意,但是墨佑安必须是她的。

        管别人怎么看,反正自家男票绝对不能被人捷足先登了。

        大婚之日,之前经历过一场恶战的北疆城终于迎来了久违的热闹,因着是公主的大喜之日,规格与其他人当然不能相提并论。

        陛下不在身边,可是那些婚礼需要的东西,女皇陛下特意让人早早备好,与派到北疆城的使臣一起过来的。

        那些东西,都是最好的,一看就是内廷司的好东西,质地都与外面的截然不同。

        软娇娇虽然觉得这样过于麻烦了,但是结婚嘛,一个世界才一次,麻烦点也是应该的,至少回想起来的时候,都觉得印象深刻。

        女皇陛下不在身边,那些喜欢参别人的御史也不在身边,软娇娇故意把一些过程改了,与之前男子娶女子的过程无二。

        使臣似乎是看出来了软娇娇的用意,不过碍于软娇娇和墨佑安两人都身份尊贵,一时间倒是无人敢点出那些不规矩的流程。

        墨佑安看出了软娇娇的用心,唇角含笑,任由她胡闹,也不阻止。

        正如娇娇所说,一辈子才一次,娇娇想怎样就怎样吧,反正他会护着她的。

        这个婚礼后来还是传入了京城,但是距离婚礼结束都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那些御史顶多也就是没事找事的参一下,说软娇娇这样做,不合规矩之类的。

        其他的,她们也没办法了,谁让天高皇帝远呢,就连女皇陛下都拿这位六公主殿下一点办法也没有。

        其他三位公主气得咬牙切齿,早在赐下圣旨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后悔莫及了,早知道被派去那种地方,能够立下大功,还能拉拢右将军,并且将京城第一美男子收入府中,她们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提出去北疆。

        如今知情了,悔青了肠子也来不及了,墨佑安与软娇娇成婚后,右将军府就算再怎么不愿意站到软娇娇的队伍里,也已经被强行绑到了六公主的船上了。

        至于软娇娇那天与北疆城共存亡的事情,后来已经传遍了朝野,而且她在危难中救了墨佑安,一招伤了上千人的事情也流传了出去。

        如今京城中不少朝臣都暗地里在猜测圣心,猜测女皇陛下是不是有意将软娇娇调去北疆,用意就是让她立功,让朝臣们看到她的能力。

        为此,不少朝臣突然想要把自家的嫡子送入六公主府当侧夫,其中就连丞相府也不可避免。

        丞相晚上与丞相正夫躺在一张床上休息时,忽然低声讨论起了这位横空出世,立下大功的六公主殿下。

        “夫人,你说如果将郁儿给六公主殿下当平夫,女皇陛下会同意吗?”温郁的父亲试探问。

        丞相听到这话,顿时没了睡意,睁开眼睛,语气有些严肃凝重道,“这个主意是谁和你说的?温郁吗?”

        丞相正夫心中一紧,赶紧解释道,“夫人,你误会了,这个是我自己想的,郁儿没这么想过,你也知道他向来不怎么关心这个事情。”

        丞相眼眸微暗,“这件事情我自有决断,你和郁儿说,六公主殿下那里他就不要惦记了,六公主殿下不是一个可以操控的傀儡,若是真想操控,只能从其他三位公主中,选择一位。”

        丞相正夫始终不想放弃这么好的人选,干巴巴道,“可是,京中不都说,陛下如今最看好的就是这位守在北疆的六公主殿下吗?”

        其实他更看好的是六公主殿下,不是因为女皇陛下如今对她另眼相看,而是因为六公主殿下是四位成年的公主里,唯一一位后院干净的。

        干净到了除了一位正夫,至今都不曾有过侧夫。

        据说就连小侍也不曾有,这样的人,就算不能成为皇太女,至少也不会让郁儿受尽冷落。

        丞相想到如今朝中的局势,心中有些烦躁,她翻过身,背对着正夫道,“郁儿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你告诉他,六公主殿下是绝对不行的,我的嫡子,绝对不能给人当侧夫,就算是公主殿下也不行。”

        皇家的平夫,说着好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