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陆少的隐婚罪妻在线阅读 - 第677章 求谁不是求

第677章 求谁不是求

        原本,他是想瞒着她,悄悄帮她弄些资源的。

        怕她知道了会拒绝。

        后来英卓一语点醒梦中人。

        他瞬间就转变了想法。

        林念初刚刚有点感动,以为他良心终于发现了。

        然而,霍司宴接下来的话就给她浇了一盆冷水。

        “如果都是要求人,与其让你求别人,不如让你求我。”

        林念初:“霍司宴,你混蛋!”

        霍司宴:“没办法,对你我纯洁不起来。”

        几天后,她到底是妥协了。

        看惯了世态炎凉,也看过了人情冷暖。

        她早就不是以前那个矫情的小姑娘了。

        至少现在的陪伴还能获得一点资源,不算一无所获。

        所以,她应该开心的。

        至少有一句话霍司宴说的对:与其去求那些肥头胖耳,大腹便便,一个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不如求他。

        至少他仪表堂堂,外表英俊,光是这一点就完胜他们。

        最后,林念初选定了两个剧。

        一个是女一号,一个是女二号。

        阮彤再三和她确认:“除了这部戏是女二号,其他都是女一号,你确定要选这个女二号。”

        林念初大笔一挥,直接签上名字:“确定。”

        她刚复出,一来就演女一号太招摇了。

        还是过渡一下比较好。

        所有的字都签完,阮彤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念念,我不想骗你,其实这些资源,都是霍总的功劳。”

        林念初点头:“我知道。”

        “那你……?”阮彤有些担心。

        以前两人在一起,她记得念念有一条原则:就是绝对不通过霍司宴的关系拿任何一部戏,一个广告。

        最开始,阮彤也觉得可惜,私下劝过她好几次。

        可林念初就像是铁打了一样,怎么都不同意。

        阮彤一直不解,知道有一次林念初喝酒喝醉了。

        她才知道真正的原因。

        “彤姐,其实我没有那么清高,如果可以更上一层楼谁不愿意呢?那些国际大牌还有一些杂志,如果有霍司宴的帮忙,一定会手到擒来。”

        “可是,我愿意接受所有人的帮忙,唯独他不行,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时,她问她:“为什么?”

        念念喝着酒,醉醺醺的回答她:“因为我爱他,我喜欢他啊!”

        “我知道,他最开始找我只是看上我这身好看的皮囊,养情人嘛,还不就是娱乐圈的惯常操作。”

        “可是,我不想那样定义我们的关系,我爱他,想平等的爱他。”

        “更不想让他觉得我和他在一起,是为了图他背后的资源。”

        “所以彤姐,一定一定不要因为这些事去找他,我不想让自己变成和那些女人一样的人。”

        那些话,阮彤至极记忆犹新。

        可如今,她知道后却可以如此淡定,坦然接受了。

        看得出阮彤的担心,林念初主动安慰:“彤姐,放心吧,我很好,没什么事。”

        “你以前不是说绝对不依仗他的资源吗?那现在呢?为什么又接受了?”阮彤还是问了出来。

        林念初捧着手里的热咖啡。

        低头,她用力的吹了好几下。

        直到感觉温度没那么热了。

        她才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几口。

        最后,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彤姐,此一时彼一时嘛。”

        那时,她爱他;

        甚至幻想过嫁给他,为他生儿育女。

        所以不想攀附他,只想平等的和他谈一场恋爱。

        而如今,两人既然已经是不平等的关系,她总要图点什么。

        “以前是我太傻,现在我想明白了,他既然有这些资源,我不用岂不是白不用。”

        她有这个觉悟,阮彤一方面是高兴,一方面是担心。

        高兴的是,她的事业能起步了;

        担心的是,她的爱情葬亡了。

        那天,林念初让阮彤一个人先走了。

        她一个人在咖啡店里坐了很久很久。

        不记得喝了多少杯咖啡。

        只知道转头看向窗户时,外面突然下起了雪。

        开始还比较小,但是很快就是鹅毛大雪。

        一片片,纷纷乱乱的飞舞着,犹如棉花那样一大朵一大朵的,洁白、美丽。

        下了雪,天就冷了。

        她窝在咖啡厅里看书,也不太想出去。

        这一呆就呆到了下午五六点,再看向窗外时,地上已经一片白,树枝上堆满了积雪。那

        银装素裹的世界,美的让人赞叹。

        桌子上的手机嘟嘟的响起,她看了眼名字接起。

        那边很快传来他的声音:“去哪儿了?”

        “在一个咖啡厅,下大雪了,可能要晚点儿回来。”她说。

        “把定位发我。”

        “哦。”

        十几分钟后,她好像听见门咯吱一声被人推开。

        紧接着就响起了服务员清脆的声音:“欢迎光临。”

        林念初下意识的抬头往那边看了一下。

        只一眼,她就愣住了。

        咖啡店的门正敞着,他穿了一袭黑色的大衣,踩着皮靴,高大挺拔的身影正沐着寒风,沐着飘扬的大雪走进来。

        他的每一步,都那么坚定。

        朦胧的灯光笼罩在他身上,显得他的身影愈发俊朗,挺拔。

        洁白的雪花落在他的发丝,肩上,衣服上……

        林念初捧着杯子,她好像听见了心口强烈的跳动声。

        那一刻,她几乎以为他就是梦中的王子。

        虽然不是骑着马,也不是乘着七彩祥云,可就是拨动着她的心口疯狂跳动。

        这个场景,是她梦中出现过无数次的。

        眼前的一切,突然和记忆里重叠在一起。

        那一天,也是一个雪天。

        大雪漫天纷飞,好大好大的雪啊,地上的积雪都足足有三尺。

        不同的是,那时的她狼狈到了极致。

        她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浑身都是血,命悬一线。

        几乎是眼睁睁的看着生命流逝。

        没有人愿意救停车,也没有人愿意救她,他们甚至怕她弄脏了车。

        可那一天,那一晚,只有他一个人下了车。

        他把她抱在怀里,说会送她去医院,让她不要担心。

        那是她童年记忆里最不堪,也最温暖的一幕。

        回神时,霍司宴已经牵住了她的手:“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走,我们回家。”

        林念初忽然拉住他的手,扬起瓷白的小脸看向他:“霍司宴,你还记得第一次见我的场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