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美女总裁的护花保镖在线阅读 - 第1045章 镇压血神

第1045章 镇压血神

        “果然还有点底牌。”

        李南见状,也没有着急,手持上玄钟,轻轻一晃,洪钟大吕之声响起,血神想要跨入的空间裂缝,犹如玻璃碎裂一般,出现无数道裂纹出来,随后碎裂,将血神再度震了出来!

        宝图本来也有这种功能,就是品阶低了,做不到这个地步。

        血神怒极:“欺人太甚!”

        “你是人吗?”李南声音带着不屑,上玄钟隐匿虚空,云海仙弓被拉起,光箭凝出,淡蓝色的光辉对准了血神,让血神不光眼皮在跳,心中也在狂跳!

        李南的法力太克制他了,血神子体验到的感觉,他也亲自体验到了。那气息让血神厌恶至极,身上的血煞之气像是遇到了天敌一般,不但会被削弱,还会被吸收,让他的神魂都难受无比,一身实力,被硬生生的压制了三成!

        正因为亲身体会到了,李南才让他心生恐惧,那是本能,让他想要躲避危险。但一次次被李南破坏,已经让他惊怒交加,心中的害怕,累积成为了无边的怒火,甚至有了和李南血拼到底的想法!

        然而,这个想法没有保留多久,血神就知道自己没有胜算。

        不光是李南,那个钟声也很恐怖。让他想起来了一个古老的禁忌传说,一个极为可怕的存在,一个敢和圣人叫板的古仙!

        “你,你到底是谁?”

        血神手持银剪,一脸警惕的看着李南:“难道是他轮转回来?”

        李南表情淡然:“既然知道,还不跪下?”

        “不可能!他早就陨落圣……”话没说完,血神一惊,知道再说下去,就要说到更为可怕的东西了,赶紧闭嘴!

        李南纳闷,怎么这么多次都是这样,好像上玄钟主人的名字和存在都是禁忌一样。

        银剪漂浮在血神身前,他色厉内荏说道:“即便你有那东西又如何,再苦苦相逼,大不了同归于尽!”

        “好啊。”

        李南抱着胳膊,抬抬下巴说道:“你自爆吧。”

        血神就变得很尴尬了,他就是想要表达一下愤怒,口嗨一下而已,谁想真正自爆了,他的很多谋划都没有实现,还很怕死,怎么可能就这么自爆。

        见到他不动,李南好奇说道:“怎么,不会自爆?要不要我教你?”

        “你不要太过分!”

        血神怒极:“不要太咄咄逼人!”

        “人族的话并不适合你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李南再度弯弓,声音无情:“要么你自爆,要么我帮你。”

        银剪化作两头银蛇,在空中吞吐着蛇芯,发出阵阵嘶吼声,它们身上都散发着上古妖兽的气息,强大充斥着凶厉之气。

        血神当然会自爆,他手中银剪飞出之后,又丢出几杆血神幡,血神幡迎风便涨,化作数十万丈高下,血神神色阴沉,身子一闪,就要和血神幡融为一体。

        三十万丈的银蛇,在空中闪烁着满天银光,两条庞然大物,在苍穹狂舞,好似两头史前巨兽,吐着飓风一般的腥臭气息,喷出两道能够冻结空间的寒气。

        李南呵呵一笑,上玄钟无人敲动,自动晃动,血神才刚刚和血神幡融合,就又被震了出来,并且这一次更加狼狈。

        他跌落在虚空之中,头发散乱,身上所披的灵甲也被震的裂纹道道。

        随后,蕴含了李南强大法力的光箭冲出,在空中分化两道,拖着长长的尾巴,好似流星一般,重重的与两头银蛇撞击在一起!

        巨响如满天雷鸣,虚空在抖动,不断发出咔擦咔擦的声音,好像虚空要被撕裂了一般。

        强大的冲击力,冲向了四面八方。

        周天城之中,无数的建筑化作黄沙,被卷向了四方,阵法禁制的光芒更加耀眼,在抵挡爆发出覆盖数百万里的强大能量!

        但是,那些阵法太久了,没有了昔日的强大,也没有了多余的能量支撑,本就经过岁月侵蚀的阵法,终于再也支撑不住,一座座碎裂开来。

        数百万里的古城轰然倒塌,化作齑粉。

        李南射箭,血神眉心狂跳,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怎么这一箭和之前的有些不同?”血神心中惊骇。

        先前的那些光箭,具备破魔之力,也就是破除法力之能,还能吸收血煞之气,增强自身,光是这一点就已经很强大,更何况还有封禁之能,能封禁空间、法力、神识等能力。

        而李南的这一箭,极致绚烂,惊天动地!

        风驰电掣般冲来,光箭遮蔽了天空,一瞬间天地间都只有那一道光芒,双目已经完全失去作用,连神识都进入短暂的失效。

        血神怒吼一声,身上血煞之气破体而出,血光漫天,化作一尊数十万丈的血尊!

        血尊模样狰狞,凶残之气挤压数百万里的空间,周天城上方,不断发出种种巨响,血色之光,将一半的古城都染红了!

        它双手巨大无比,在血神上方,狠狠一合,末日之能迸发,天空中,瞬间陷入极致的狂暴之中,血光将淡蓝色光芒冲击,两种光辉交错,像是在龙争虎斗,不断的撕扯!

        铛铛铛!

        上玄钟连晃三次,那宛若神魔的血尊身子一抖,血管开始黯淡,身上开始出现裂缝。

        破灭之箭震碎了血尊双手,没入它的脑袋之中,一道巨响,血尊的脑袋炸裂,化作无数血雾!

        血尊身子更加黯淡,几乎变成透明了。

        血神双目喷火:“我和你拼了!”

        李南冷笑不止,血神苟活了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轻易拼命,等到他拼命的时候,也是他已经做好准备断尾求生的时候。从他想要逃到其余空间来看,他极有可能也在其余的空间有了准备。

        不说李南会不会放他离去,上玄钟之所以进来,就是冲他而来。被上玄钟盯上,他跑到天涯海角也无济于事!

        不等血神再施展底牌,上玄钟已然悄然出现在他身后,将他一罩,血神没有半点反应,就被吸收了进去!

        在折叠空间之中出来后,上玄钟镇压了几头上古凶兽,实力已经大增。那些上古凶兽还没有被吸收,一点被吸收,恢复的实力更强。

        不说镇压了巴蛇之后,上玄钟已经无敌,就是在镇压颙鸟之时,上玄钟在元阳界已然可以纵横,如此强大的上玄钟,血神又怎么会是对手?

        血神被抓,血尊瞬间化作血水轰然坠落,随后,古城之中的血水,也在快速退去。

        从始至终,血神都被压着打。

        他的血煞之气,血神经、血神幡、血神大阵,根本没有发挥出来,不是被李南的法力克制,就是被上玄钟镇压,连那能够划破空间的银剪刀,都发挥不了作用。

        李南伸手,光芒黯淡的银剪刀被他捉在手中。

        既然上玄钟拿了血神,那血神的法器就要落在自己手中了。

        血神幡李南也没客气,大手一挥,全都从远处飞来。

        如此轻易镇压了血神,李南觉得很没意思。

        上玄钟留下的力量还在,李南干脆落了下去,想要飞往周天城的最深处,也是先前血神想要逃去的地方。

        不过,在此之前,他又飞了回去,见到宁修缘手中提着一人,正面带惊喜与惊疑的神色飞来。

        “道友!”

        见到李南,宁修缘大喜:“血神死了?”

        本来他正在和血神子大战,双方已经拼出火气,宁修缘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与对方硬拼,本来对方已经有了颓势,突然从空中直直坠落下去,让他惊疑不定,还以为对方在耍诈。

        直到几次小心确认之后才看出来,血神子是真的没有任何气息,像是完全断绝了和血神的联系。

        宁修缘马上就想到了李南,只有血神死去,李南出手,才能让血神子失去联系。

        他提着血神子就飞了出去,还没多久,就遇到了李南。

        李南伸手一招,说道:“你看。”

        宁修缘一怔,看什么?

        他还是看了过去,顿时大惊失色!

        “这是什么?”

        只见李南掌心之中,躺着一道身影,和宁修缘有三成相似,双目圆睁,还在动着,面目狰狞,拼命的挣扎着,却始终无济于事。

        宁修缘震惊的不光是血神竟然和他的容貌相似,更震惊的,是李南竟然将血神收在了掌中,确切的说,是镇压在了掌中!

        这是何等的大神通?只怕只有仙人才能够做到吧?

        “小把戏而已。”李南收手说道。

        他说得还真没错,确实是小把戏,真正厉害的是上玄钟。

        血神被收在上玄钟之中,就再也别想出来。上玄钟会炼化他的一切,包括他的血煞之气、法力,各种记忆,都会成为上玄钟所有。

        刚刚血神出现在他手中,不过是上玄钟之中的投影而已,本来就是小把戏。

        李南说实话,见识到李南神秘与强大的宁修远可不会相信,只觉得李南实在太谦虚了。

        “道友无论是心境、实力、还是胸怀,都是元阳界绝顶之人。”

        宁修缘发出感慨:“血神困扰我们上百万年之久,却被道友如此轻易镇压,如此手段,元阳界无人能及!”

        在他看来,李南的实力,只怕是元阳界最顶级的了,也幸好他等到了李南,否则,许慎还要继续嚣张下去,还会有无数的生灵惨死!

        “额……”李南沉吟片刻,不知道该怎么说。

        说实话,要不是有上玄钟,他进都不会进来,怎么可能还能镇压血神。

        光是那六具傀儡,就够他喝一壶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的血神子,那可至少都是渡劫级别的。

        想到这里,李南这才想起,不久前还有六个血神子想要阻拦李南,被他困住了。

        其中有几人相貌有些熟悉,和宁家应该也有关系。

        李南神识一展,已经找到了几人。

        几人还在被光箭所化的封印封闭,李南心念一动,几人就飞了过来。

        宁修缘惊疑:“这也是血神子?”

        李南点点头:“应该和道友也有些关系。”

        宁修缘手中的血神子已经散去了血煞之气,容貌显露了出来,很明显,也是宁家之人。

        只怕是宁家以前进入此处的先辈,他们没有陨落,被血神炼制成为了傀儡。

        当那些人的面容显露出来后,宁修缘顿时失声叫了出来:“怎么会这样?”

        那些有他的四代祖,七代祖、十代祖还有他们的道侣。再算上宁修缘的父亲宁不归和宁修远手中的十二代祖,宁家人折损在血神之手的,至少都有八人之多!

        宁修缘一脸的不可思议,李南却暗中有些叹息,这些人一直都在和血神斗争,以镇压与灭绝血神为己任,最后却被血神所控,成为了自己最为痛恨的血神子,被控制了数十上百万年,简直是人生一大惨事!

        站在一旁,过了许久过后,宁修缘才恢复了心情,苦笑着对李南说道:“让道友见笑了。”

        “何来见笑之说,换成是我,也会如此激动的。不过,换成是我,做不到如此境界,道友的家族,为了亿万生灵,呕心沥血,舍身取义,如此无私的胸怀,我是万万做不到的。”

        宁修缘摇头:“我倒宁愿自己出身普通世家,或者做一个普通人最好。”

        他犹豫片刻说道:“其实我还有些事情没和道友说。”

        李南并不意外,配合的问道:“哦,是哪些事情?”

        “其实道友应该已经猜测到了,先祖追杀血神至此,并非是西荒之人。”宁修缘开始缓缓道出来了他们这一脉的来历。

        宁修缘先祖出自中天域一处世家之中,其家族显赫,传承悠久,其先祖更是拜入一大宗门之中,为其真传弟子。

        后来其先祖好友发现血神阴谋,妄图潜入诸大圣地之中,将其核心弟子、长老炼化为血神子,以来控制整个中天域!

        好友提醒,宁修缘先祖并未在意。

        当时中天域为人族圣地,人族最强力量所在,传承了不知多少功法、古籍、法术神通,法器,可谓是人族最为精华所在。

        自建立起,从未有过任何邪道力量胆敢在中天域撒野,因为中天域最不缺的,就是对方邪魔妖道的手段!

        其力量之强,也足够震慑任何外界力量对其不敬!

        所以,中天域才是人族圣地。

        他的先祖自然前而然的,也不会相信会有所谓的血神胆敢在人族圣地撒野。知道其好友惨死,其先祖震怒之下,才开始调查,那一查,就让他惊骇不已。

        堂堂人族圣地,竟然被邪魔外道无声无息的渗透,诸多天才弟子甚至是与他相熟的长老都被控制,而他的宗门,也有血神子的存在!

        中天域平稳太久了,久到修士们都习惯了它的超然与神圣,绝不会想到,会有血神这种胆大包天的邪道,竟然敢打整个中天域的主意,这是何等的猖狂!

        因为其先祖的身份,中天域才相信有血神的存在。

        中天域一怒,血神再猖獗再隐秘也无用,他们有的是手段找出、对付血神!

        血神断尾求生,舍弃了大量的血神子和法器,才逃出中天域。而中天域,却在此时停手了!

        正常人都知道斩草除根,中天域不斩尽杀绝,无异于放虎归山,后患无穷!

        “中天域能成为人族圣地,绝不可能如此短视,是有什么更重要的原因吧?”李南听到这里后,问道。

        宁修缘的身份并没有让他多惊讶,他能够修炼古法,和中天域一定脱不开关系。

        李南好奇的是,为什么不继续追杀血神了。

        “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道友。”

        宁修缘叹息一声说道:“适逢中天域十万年一次的仙人道场开启,那是中天域最为有名的盛事之一,所有渡劫之上的修士,都要前去仙人道场,寻找机缘,又怎么会顾得上区区一个血神呢?”

        宁修缘的语气之中,难免有些讥讽,要不是那些修士为了仙人道场,也不至于只有他先祖一人追杀。

        只是,站在那些修士的角度,十万年难得一次的仙人道场,关系着他们的修道之路,选择什么,显而易见。

        李南沉吟片刻,不予置评。

        宁修缘的血脉之中,流淌着人族圣地的血液,他的先祖虽然离开了宗门,但还有家族的存在。

        其先祖曾经回去过一次之后,便再也没有回去过,直到后来不得不离开下界,将责任传了下去。

        不过后来宁修缘的先辈,都会回去中天域一次,一是为了传承功法,而是为了资源。

        虽然占据飘渺岛并不缺少灵晶,但一些灵药和法器,还是需要那边的家族提供的。

        家族做的已经足够多了,宁修缘这一脉能支撑到现在,也多亏了家族。

        至于宁修缘,在渡劫之后并未回去,直到后来因为一些事情,不得不回去杀人!

        “道友是否觉得家族为我们这一脉做的足够多了?”

        宁修缘又问道。

        李南挑眉:“难道还有其他的隐情?”

        “当初先祖修炼有成,飞升而去,道友可知,这对于一个家族,是何等的荣誉?”

        宁修缘反问道:“先祖回去之时,便和他们谈好了条件,但凡有将要飞升之人,必然要回到家族进行飞升!”

        仙人飞升之前留下的仙术越仙迹才是家族真正需要的!也是他们拿来和宁修缘先祖交易的底牌!

        什么血浓于水,血脉之联,都是假的,利益才是真的!

        一个家族之中能诞生一个仙人,那就是天大的荣誉,在中天域也会引起不小的轰动,这会给一个家族的带来极大的声望!

        其宁家,也因此名声更显,更加壮大!

        仙人飞升之前,留给家族的好处也是极大的,可以让家族弟子沐浴仙光,脱胎换骨,成就更大!

        他们享受仙人底蕴,自然要付出一些东西来。

        “不过,自二代祖飞升之后,再没有先辈飞升了。”

        宁修缘叹息一声说道:自八代祖之后,家族那边已经要断了当初和先祖的交易,不得已,九代祖开始,回归家族,以自身为交易筹码,为我们后辈换取资源。”

        除了后来进入古战场陨落的与被控制的先辈,包括宁修缘的母亲,都不得已回到家族,为宁修缘以及其后代周旋。

        其母亲,也是宁不归回到中天域之时所遇到的修士,是中天域另一家不弱于宁家的家族嫡系之女。

        不得不说,宁修缘其实血脉很强,为两大家族之后,只要回到中天域,地位资源绝对不缺,但他还是留在了这里。

        这份胸怀,确实无人能及。

        “实不相瞒,在道友到来之前,我已经心存死志。”宁修缘缓缓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