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穿书后我娇养了反派摄政王在线阅读 - 第六百二十二章 宴飞霜的威胁

第六百二十二章 宴飞霜的威胁

        楼阁的最高层,灯烛闪耀。

        窗户打开着,空气里依旧弥漫着一股浓郁的药味。

        床上躺着一个人,男人,头发全白,闭着眼睛,脸色灰败,了无生气。

        若非他胸膛的起伏,几乎让人觉得他已经死去。

        床边,坐着一妇人,正在往床头插花。

        她的年岁不小了,脸上有不少皱纹,但是依旧能从五官看出,年轻时必定是个美人。

        妇人将花插好,转头看去,便看到窗台上停留着一只鸟雀。

        妇人起身,拿起那鸟雀,近了,便能发现那鸟雀并非真的,而是有木头制成,栩栩如生。

        这是一只机关雀。

        妇人鸟雀的头部轻轻一按,那鸟雀的肚子就打开了,里面藏着一张纸条。

        纸条上写着:

        小端归。

        妇人的眉头微微皱起。

        小端怎么回来了?

        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这妇人正是宴家主的夫人,宴小端的母亲。

        宴夫人走到床前,抓起宴家主的手,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端这孩子被你宠坏了,好不容易跑出去,又回来了,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为了能让小端跑出去,她动用了自己仅存的人力,结果,这孩子又回来了。

        回来了,还有活路吗?

        她的心揪起,不由得握紧宴家主的手。

        “家主,你快醒来吧,我不知道怎么办了。”宴夫人的眼眶发红,道。

        宴夫人性格柔弱,嫁给家主后,又被家主娇宠着,一直无忧无虑,心性如少女一般。

        直到家主生病后……

        她才坚强了些许。

        不坚强又能如何呢?

        家主生病,小端出走。

        她其实很气这孩子这么不懂事的。

        家主却说让他在外面历练一下也好。

        他们在外求医数年,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宴家变天了,家主的权力几乎被架空了。

        宴家关于隐世和出世的争端一直存在。

        出世,意味着荣华富贵,享不尽的权势地位。

        宴家中有人被权势地位诱惑,想要出世,但是都被家主压住了。

        家主在宴家,谨守家规,代表着绝对的权威。

        家主生病,离开宴家,便给这些人钻了空子。

        半年前,家主回到宴家,身体已有好转,着重于整治宴家。

        不久后,小端也回来了。

        那孩子成长了许多。

        宴夫人以为事情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却没想到小端端来的药,却让家主陷入昏迷中,再也没醒过来!

        纵然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小端,所有人都说是小端害的家主,但是,宴夫人是相信自己的儿子的。

        然而,她言轻,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儿子被定了罪,关在禁闭室里。

        宴夫人完全见不到儿子,也没法和儿子单独说上一句话。

        直到这个时候,宴夫人才发现,原来背叛家主的,是家主最信任的妹妹。

        宴飞霜主管宴家刑罚,不苟言笑,公正严明。

        谁能想到,原来她才是主张出世的那群人之首?

        家主昏迷,大半宴家都在宴飞霜的掌控之中,这般情势下,她只能寸步不离地守在家主的身边,就怕那些人对家主不利……

        她动用自己那一点力量,让小端逃出宴家,只想让儿子活下去。

        这段时间,宴夫人是很绝望的。

        她能感觉到家主的身体一日比一日弱,坚持不了多久了。

        待家主……她就一根白绫结束自己的命。

        但是,儿子怎么回来了呢?

        都怪她,没有告诉儿子,宴家已经在宴飞霜的掌控之中。

        他估计还信任这虚伪的姑母呢。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宴夫人连忙回神,才去开门,便看到穿着一丝不苟的宴飞霜站在门外,绷着脸,透着一抹严厉。

        宴夫人其实一直有些怕她,此时见了她,一阵心悸,同时还有恨意。

        “嫂子,我是来看看大哥的。”宴飞霜道。

        宴夫人勉强挤出一个笑,让她进来。

        宴飞霜走到床前,看着床上躺着的人,突然伸出手,去摸他的脸,眼神里带着异样的情愫。

        宴夫人心里很不舒服,她很久前就隐约觉得得宴飞霜对家主有超越兄妹的感情,只是当初,宴飞霜隐藏的很好。宴夫人女人的直觉感觉到。待家主昏迷后,宴飞霜就不再掩饰了。

        说起来,当初,她嫁给家主的时候,宴飞霜就离家出走了,两年后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带回了宴卓。

        宴飞霜说宴卓是她的儿子,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有了一个儿子,这名声传出去,有多难听……

        宴家主便将那宴卓认做义子。

        家主对他们母子够好了,却没想到都是白眼狼。

        宴夫人很恶心宴飞霜,很想将她赶出去,但是想着要从她嘴里套话,才忍下来。

        “小端回来了,你知道吗?”宴飞霜突然道。

        宴夫人作出一副很惊讶的表情。

        她不能让宴飞霜发现她知道了,那样宴飞霜就会知道,这宴家,还有她的人,她还能得到消息。

        “小端这孩子太单纯了,还带着个大夫回来,说能治大哥的病呢。”宴飞霜道。

        原来小端跑出去,不是跑了,而是去给家主找大夫了。

        这孩子,真的很孝顺啊。

        要是家主知道……肯定很欣慰……家主……

        宴夫人看了昏迷的家主一眼,眼泪不禁落下来了。

        宴飞霜看着她这副模样,很是厌恶,觉得她柔弱没主见,动不动掉眼泪,大哥怎么就看上她了呢?

        “那么多神医都看不好,随便一个大夫怎么能看好大哥的病?小端孝顺是孝顺,就是有些蠢。”宴飞霜道。

        宴夫人对宴飞霜说小端蠢很不满,脸上浮现出不忿的神情。

        宴飞霜面露轻蔑,宴小端和这女人,其实是如出一辙的蠢!

        不过,她后来想了想,宴小端自投罗网其实是一件好事。

        “小端在禁闭室里一直不肯吃东西……”宴飞霜轻叹了一口气,突然道,“嫂子,天阁的钥匙你知道在哪的吧?”

        天阁就是宴家的库房,里面藏着各种火器的图纸和配方,是宴家最宝贵的财富。

        历来,只有家主有天阁的钥匙。

        家主昏迷,眼前的女人是家主的枕边人,宴飞霜觉得她肯定知道。

        “我……我不知道。”宴夫人道。

        “你把钥匙交出来,我就好好劝劝小端,让他吃饭。哎,这一直不肯吃饭,也不知道能扛多久。”宴飞霜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便转身离去了。

        宴夫人将门关上,在床边坐下,牙齿紧紧咬着嘴唇。

        她知道,宴飞霜是在威胁她。

        宴飞霜要饿着小端,逼她交出钥匙。

        人不吃不喝,能活几天呢?

        小端……她的儿啊……

        该怎么办?!

        宴夫人心中满是担忧和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