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玄幻小说 - 龙脉武神在线阅读 - 第3632章 以财压魔

第3632章 以财压魔

        第3632章    以财压魔

        之前不借助仙剑,剑尘实力低劣,并不是实力当真低劣,而是他正被仙剑镇压,根本无法出手……如今,失去了仙剑的压制,剑尘身心得到解放,其的实力如何不提,此刻的修为,已经比暂时提升了境界的江庭,还要高。

        再看江庭。

        他的面容依然没有变幻,话音满是不屑:“没了仙剑,你算什么东西?”

        一抹剑锋出现在他的胸口……那是法宝之灵。

        如今剑尘修为更强,甚至能抵挡仙术又如何?

        失去仙剑对法宝之灵的控制夺取……只需要一道法宝之灵法剑,就足以斩了剑尘。

        剑尘冷笑:“你真当巨阙门的人是瞎子?

        你有能耐便用,一旦气息绽放,最多一时半刻,狂医到来,你往什么地方跑?”

        他从头到尾都不怕法宝之灵……就是因为,那法宝之灵一旦施展,气息扩散,铁定被巨阙门发现。

        如今的巨阙门,怒火可没有随着十五年的沉寂消失,相反的,怒火更甚了。

        十五年积攒的怒火……就算巨阙门有化婴境亲自出手,也不会让人意外。

        江庭却宛如看傻子:“你就在这里,巨阙门是多蠢才会当真继续对我出手?”

        他和巨阙门,本无恩怨。

        桃山万葬坑,申屠洋被杀,都只是被栽赃陷害而已。

        勿说如今剑尘就在这里,哪怕不在又如何?

        他已经知道了真相,知道了前因后果……到时候一道誓言直指核心真相,危机,自解。

        剑尘闻言,神色顿时一凝……显然,随着江庭此刻的言语,他这才反应过来。

        倒不是说他蠢……而是,他之前隐匿而来,没想到会被江庭察觉,加之时候又陷入江庭的节奏里,一时才失算。

        却不想。

        江庭笑道:“不过你说得不错,法宝之灵这东西,还是不要轻用为好……”

        言语落,刚刚钻出一抹剑锋的法剑,又被压回体内。

        得亏只是刚刚感应链接法宝之灵还未触动,若已经触动……江庭就算想压回去,也做不到。

        剑尘则露出满脸错愕……有些不明白,不用法宝之灵,江庭凭什么继续和他斗?

        哪怕他受了伤,可如今实力修为彻底解放……江庭只是一个强行提升上来的天境,如何和他打?

        好似知晓他的所想。

        只见,江庭手腕一转……顿时,左手出现了几颗拇指头大小的银色珠子,右手夹着几张符篆。

        而后,他更是带着灿烂笑容开口:“我身上什么都不多,就是这些小玩意不少…………我猜,最多三百万灵石,你就得趴下。”

        不等剑尘回答,江庭手一甩,银色的轰天雷珠朝着剑尘就轰了过去。

        剑符更是被祭出,数道剑气横斩。

        开玩笑,剑尘又不是什么受规矩保护的人……既然可能打不过,那他为何要打?

        他的符篆和宝物又不少。

        “该死!”

        剑尘神色大变,想也不想就准备逃跑。

        然而……他才刚刚飞身而起,一个金光闪闪的“井”出现在天空,剑尘正好在“井”字的口子之内。

        符篆,井字符!

        一旦祭出,便可困敌……江庭施展的那一张符篆,没有金丹天境巅峰的修为,休想破开。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井字符,防内,不防外。

        外面的一切攻击,都能进入井字符内部的口子之内,可井字符内部的一切攻击想要离开口子,却需要先打破井字符。

        简单的说,井字符不破……剑尘不但无法逃离,反而会成为一个靶子。

        剑尘惊慌之下,咆哮:“你不是自号天骄吗!有胆子和我公平一战!”

        “等我废了你再说。”

        江庭又开始丢轰天雷珠和剑符。

        剑尘越发惊慌:“该死,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我要杀你吗?

        我若死了,你就永远也别想再知道!”

        “不急,我在丢你一点,你要是没死,到时候我们再好好谈谈。”

        江庭急促取出轰天雷珠和剑符。

        而后约莫三息后。

        在剑尘有些绝望的目光……五颗轰天雷珠,七张剑符十四道剑气,落入井字符。

        “轰隆隆…………”恐怖的爆炸传出,江庭适时飞到高空,避开诸多一次性宝物的恐怖威能。

        那些都是外物,如果不避开的话……也是会伤到他自身的。

        那爆炸的些许震动,瞬间就将附近的山峰震碎……井字符也被那诸多攻击,当场碾碎。

        余波扩散。

        仅仅一息时间……伏击你的地貌,彻底被改变。

        之前这里群山环绕,可如今,这里却成了平原。

        大山什么的,全都被江庭最后施展的攻击震碎震塌。

        待到余波开始降低,江庭才落到地面……只见,之前井字符的位置,出现了一个约莫三十丈深,五十丈宽的恐怖深坑。

        剑尘躺在大坑里,血肉模糊,白骨斑斑……嗯,还没死。

        虽然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多,虽然奄奄一息很可能马上就要死……却,的确还没死。

        江庭飘然进入大坑,摸着下巴自语:“果然是魔,不然其他生灵,哪怕是金丹天境巅峰,此刻也会变成齑粉。”

        之前井字符笼罩,诸多威能在井字符之内爆发……哪怕是天境巅峰,也得死。

        结果,剑尘却没死……显然,剑尘,亦或者说眼前的魔,的确是天外,而且是来自更加高级的世界,本质非北斗剑域所能能比拟,鳞片的防御也非天澜所能想象。

        而且剑尘当时被困,诸多攻击落下,想来也作出了某种防御。

        唯有如此,他此时才没死。

        一摊烂肉的剑尘看着江庭,没有出声……他如今,全身鳞片差不多尽数粉碎,超过一般的骨头也被震碎,大部分血肉被蒸发。

        嗯,现在的他,就算是一个凡人也能折磨他。

        之所以没死……的确如江庭猜测那般,在最紧急的关头,剑尘使用了某种本能的,属于魔的天赋,加之属于魔的强横生命力,这才侥幸逃得一命。

        江庭踢了踢剑尘的脑袋,取出一把椅子:“现在,我们能不能心平气和的,好好谈一谈?”

        “成王,败寇。”

        顿了顿,只剩下一半脑袋的剑阵转头眼珠:“你,想知道什么?

        只要你不杀我,亦或者给我一个痛快,我无不,知无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