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带着虎符当太子在线阅读 - 一百六十六章曾邂逅 却必然

一百六十六章曾邂逅 却必然

        史称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相见充满了戏剧性,自是才子佳人的两情相悦。

        可是没想到自《白头吟》流传出,司马相如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

        司马相如三十而未立,人生伯乐诚难遇,个人际遇也很重要。

        他投奔人生第一个贵人梁孝王,可是当了幕僚没有多久,又将他直接打回原地。

        万金难续一口气!

        尽管梁孝王声望如天,平定吴楚之乱后,俨然成为最大诸侯国。

        关于梁孝王与汉景帝其实还发生过一件极为微妙的事,其实就涉及到江山社稷的传承。

        在一次酒宴上,酒酣耳热际,汉景帝喝高了。

        就满口答应将王位传给梁孝王,结果使窦太后大为开心。

        因为窦太后最疼爱这个小儿子,因此希望兄业弟承。

        但是窦婴这人实在是扫兴,非要苦谏说规矩是高祖所定,不能违逾祖制。

        非要汉景帝收回成命,结果窦太后恨透了这木头。

        为何要拎出窦婴这木头单独说,因为在政治上不仅需要政治智慧,如治理百姓;

        更需要生存智慧,否则如周亚夫,下场极惨。

        为何我欣赏徐阶?他是典型的能屈能伸。

        委屈如被人称为严嵩小妾,依然笑脸相迎。

        机智如扳倒严世藩,他同样深谙上位的心理与喜好?

        因此只有避开潜伏的大坑,才能击中蛇之七寸。

        皇上怕人功高震主,那就来个结党营私。

        皇上怕人僭越,那就来个触犯龙兴之地逾制建造宅院。

        皇上怕人造反,那就安个勾结汉奸汪直通倭的罪名。

        这三件事,必须层层递进的!

        次序不能乱,才能温水煮青蛙,将严世藩逼上绝路。

        这样安排的目的就火上浇油,将皇上的怒气无限放大,其离死期不远矣。

        而窦婴显然犯了与周亚夫同样的毛病,没有吸取其教训。

        首先皇室的家务事,不必公开唱对台戏,就是要进谏也得看场合私谏。

        触怒姑姑窦太后,他已取死有道了,可是还不吸取教训,为了救友搭上其老命。

        这次卷入王太后的漩涡里,两个太后全部得罪光了,他的官就当到头了,最后以伪遗诏罪处死。

        他犯了个大错,就是将口头托孤,当成是必然。

        皇帝若托孤,口头上说了,还必须载入史册,否则叫伪诏。

        所以说伴君如伴虎,若是触了龙鳞,非但要失宠,政治前途黯淡,连性命也要堪忧。

        可是就这么牛逼的一位重量级诸侯梁孝王,天不借寿五百年,竟然英年早逝了。

        有诗为证:

        天若长春五百年,理当逍遥快活仙。

        自从驾鹤西归后,苦了相如发迹前。

        如同丧家之犬回归故里的司马相如,却有一位至交好友,是临邛县令。

        可见才子的交友圈往来皆鸿儒,相交无白丁。

        司马相如与铁匠王文卫的第一次见面就在这种情况下发生的!

        看似偶然,却是必然。

        看着翩翩如仙的王文卫,司马相如竟然产生了自惭形秽的感觉。

        一介大才子当然得发出灵魂拷问:“请问先生是谁?汝乃神也,抑或是仙也?”

        一个白衣女子携小婢躲在草丛里,偷听其谈话。

        年方十七的卓文君穿孝戴丧,因此显得格外俏。

        只是她以为当时仅偶然,回首已惘然,身在山中不识山。

        王文卫的身上突然焕发出无穷星辉来,使他益发显得神秘莫测。

        只见他广袖高冠,意态从容道:“我乃青帝使者,因见先生与一女子三生三世有缘,故特下凡来牵线。”

        卓文君突然一怔,她初见王文卫时,其不过一铁匠,流血流汗干苦力。

        可是如今星辉熠熠,仿佛真有仙风道骨飘飘欲飞的感觉。

        她虽生于巨贾之家,可是对于江湖把戏却一窍不通。

        若是服用所谓仙丹,即有此异相。

        可是仙丹不延寿反夺命,因此不知害了多少想羽化飞升的皇帝,却没有一个术士受到追究。

        相反那些能够上位者还得感谢术士,否则其根本无望社稷之位。

        司马相如诚恳相求道:“长卿乃一介凡人,生性愚昧,故生于混沌,终生不发迹,愿侍候先生修仙去。”

        王文卫暗中好笑,却一本正经道:“吾观先生明年必发迹,不过必须隐西北,切记切记。”

        原本生活的劳顿已使司马相如面容枯槁,两鬃未老而先白。

        可是听了王文卫番话,他脸上突然现出自信的光芒来:

        天生我才必有用,只是未曾遇明主。

        后面的事自然水到渠成,不容多赘述了长安沽酒成了激励落魄青年的教材:

        就算司马相如一表人才,也同样穿着犊鼻裤,在炎炎夏日与小厮们洗涮酒器;

        一位富家千金与大才女,围着围裙,挽起袖子竟然当垆沽酒。

        就在那一天夜里,沐浴焚香的王文卫在入定中神魂出窍。

        可是第二天,人们发现他竟然驾鹤西去了。

        某天他站在一个仙府门口,看着凡人们怀着极大的敬畏,膜拜并给他上香。

        就在他乐不思蜀时突然看见自己竟然是一架骷髅,他喃喃自语道:“我是韩仁平。”

        此刻冰晓倩的紫府里似乎正酝酿着一场风暴,可是她突然看见二十五年前一幕。

        “说好的朝朝暮暮,其实不过是一场风花雪月的爱情,你我各取所需而已,你也没有真正爱过我。”

        另一个男声无奈地回答道:“两看相厌不如好聚好散,你放我自由,我保全你富贵。”

        “呸,司马相如,你得多无耻才会说出这番话。”

        “当年你过迎仙河时,曾在桥上发誓必乘驷马归,所以那桥改名为驷马桥,可是富贵是谁赐予你?”

        男人想起给妻子最后一封诀别信:“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十千万”

        无忆,是宣告诀别过去!

        他惭愧为五斗米折腰,为了前程竟然携妻在长安市井沽酒。

        那是他发迹之前最灰色的一段日子,穿着犊鼻裤,在炎炎夏日与下人洗涮酒器。

        达官贵人在寻欢作乐,可他斯文扫地,在向阿赌物屈服。

        当他得到岳丈资助,得家产百万钱,携妻回临邛,乘着高头大马,何等趾高气扬。

        所有的一切,全是岳丈给予自己的富贵。

        当他终于似照亮星辰的日月一样熠熠生辉时,他已忘却了初心。

        看着鸡皮鹤发的糟糠之妻,却一刻也不想多见,在他眼前尽是茂陵女子那曼妙的躯体。

        或许是替自己洗白,他要让世人忘却曾经的卑微,忘却曾经的渺小与猥琐。

        他或许忘了,若是那一夜,他没有听见仙音,他的一生或许依然沉寂在那临邛郊外一个都亭里。

        依然过着那清贫却清高的日子,接受乡绅们的膜拜,托病以辞应酬。

        他突然想起了老死不相往来的王吉,若是没有他的提拔与赏识,何来日后大名鼎鼎的赋圣与文宗。

        苟富贵莫相忘,原来仅是一句戏言。

        这世上有多少人还记得曾经患难的发小,就连倾囊相助的恩人也可以抛弃,这世上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

        卓文君愤怒道:“其实当年的蛊虫也是王文卫设计好的一环,就怕我不上当。”

        圣人与强盗仅是一念之差。

        为了出人头地,王吉确实肝脑涂地,连侄子王文卫也替司马相如安排好了。

        可是王文卫最后也没有得到好下场,竟然被叔叔王吉的酒给毒死了,埋尸荒山几十年。

        再回首,他竟然成了韩仁平,是白骨王座骨隆手下一名千夫长。

        两个器灵在喋喋不休的争吵中,走向同归于尽!

        当年爱得有多炽热,如今就有多凄惨。

        两道白光分别投向冰无涯与冰无垠姐妹的肚子,原来这伤孽缘还由姐妹俩分别承受了。

        或许卓文君的心愿,从头来过,再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再在青史留名。

        可是历史能够如她所愿吗?

        冰晓倩突然睁开双眼,喃喃道:“我究竟是谁?”

        斯人已逝,从此世上再无卓文君。

        遗留的不过是她生前一腔怨念所留的执念而已,所以冰晓倩应该拥有属于自己的人生。

        她突然嘿嘿冷笑起来:“陆辰,我不如你所愿的,你想完成的事,我会竭力阻止,哪怕献上我的生命。”

        突然间天道回应道:“诺成,如你所愿。”

        晴空里突然劈下九道响雷,震得陆辰心有余悸,他仿佛预感到有麻烦上身一样。

        因为东方绿绮虽然经阿虎提醒,最后还是没有翻盘。

        这还是应了那句话,瘦死的骆驼比马壮。

        赤九瑕的底蕴实在太深了,她似乎已笈笈可危际,突然打败了瞠目结舌的东方绿绮。

        然后在赤东城的拥戴下,趾高气扬地离去了。

        只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当然也包括陆辰。

        他衷心希望东方绿绮能反败为胜,他不必与东方世家有牵连。

        这时陆辰发现他的岳丈似乎也不是很老,也不过四十岁左右。

        因为古人结婚早,所以两鬃肯定是斑白的。

        此时东方小光咧开大嘴,笑得竟然似朵花,让陆辰怎么看都觉得事出反常必有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