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聊斋最强武圣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大收获【求收藏】

第二十五章:大收获【求收藏】

        夜色深深,王诚赶在卯时天明前,平安回到了李家坪镇外。

        他此时脸色看起来极为疲惫,可眼中却闪烁着兴奋满足之色,根本没有什么睡意。

        今夜的行动可谓是大获成功。

        除了第一张诛邪符用完后只杀了两个鬼物外,后面两张诛邪符分别帮他杀了四个鬼物和五个鬼物。

        所以他这一晚上的斩获,加起来就是十一个小鬼级别鬼物。

        而斩杀这十一个小鬼级别鬼物,让王诚的功德值由原本5点,直接飙升到了171点!

        按照他此前得出的结论,这171点功德值,足够将他的《猛虎拳法》修炼进度直接提升24%了,如此收获,不可谓不大。

        若换算成【虎油膏】的话,等于这一晚上收获,就帮他节省了24罐【虎油膏】,240枚银钱。

        而如果什么辅助药物都不使用,只靠他自己修行,恐怕两年也不一定能够将修炼进度提升24%!

        “如果,如果能够弄到足够多的诛邪符,我还要什么【虎油膏】,直接杀鬼获取功德值才是王道啊!”

        王诚眼神发亮的望着东方天际那隐隐露出的鱼肚白亮光,心情也如那即将升起的朝阳一样,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他就这样在外面等候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等到李家坪镇的堡门大开,镇内居民开始批量出入堡门后,才神色疲惫的进入镇内,回到自己住处倒头就睡了起来。

        昨日他和柳飞说好了,今日会以生病为由帮他请假一日,以他和李元现在的关系,这点小事根本不算事情。

        如此一觉睡到下午未时二刻,王诚才因为肚中强烈的饥饿感醒来。

        武者就是这一点不好,一旦气血之力消耗过大,便很容易产生饥饿感,并且那饥饿感会比普通人强烈许多。

        王诚昨夜虽然斩杀了十一个小鬼级别鬼物,自身却也几次被小鬼扑中,带走了体内大量气血之力和精气。

        不然正值年轻气壮的他,只是熬了个夜,又怎会回来后倒头就睡。

        这时候饿醒后,王诚也就随意洗漱了一下,就出门找了个饭馆点上几大碗荤菜,美美饱餐了一顿。

        吃饱喝足完了,王诚回到自己院子里坐下休息,才开始复盘昨夜的收获,思量今后的路该怎么走。

        “从昨晚的情况来看,只要有诛邪符在手,只要不遇上恶鬼级别的鬼物,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使面对数个小鬼级别鬼物围攻也不用惧怕什么。”

        “所以我若是能够弄来足够多的诛邪符,完全可以靠着不断杀鬼来获取功德值提升武道修为,这比去向师傅李童展露天才资质,获得他看重投资,无疑要更为实用和安全。”

        “但是,我该去哪里弄到大量诛邪符呢?”

        王诚想到此处,脑海中不由闪过魏斌的身影。

        无论是从武道修为上面来看,还是从身份地位上面来看,魏斌都是王诚所接触过的几个三次气血沸腾武者当中最强那人,而且对他也颇为看重。

        只是前面魏斌手里的诛邪符都全部换给了他,这时候再去找对方弄诛邪符,恐怕对方未必有存货给他。

        “如果能够找人帮忙制作诛邪符就好了!”

        他口中忽然一声叹息,然后自己都被自己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逗笑了。

        他虽然不知道诛邪符是怎么制作的,但是从师傅李童、杜捕头等人对于此物的宝贵样子来看,此物肯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制作的大路货色。

        镇魔司当中倒是肯定有能够制作诛邪符的高人,可问题是他王诚一个小小捕快,凭什么能够结识那样的高人,让对方帮他制符?

        摇了摇头,王诚没有再去想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而是准备从实际情况着手,看看能否在魏斌下次来李家坪镇采购酒肉食物的时候,向对方探听一下诛邪符的事情。

        而且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获得功德值,王诚对于昨夜获得的功德值也没有急于使用,而是先存了下来,留待后用。

        这样又过去三日后,当初带王诚来看房的那个李家族人,忽然过来给他传讯,说是那位李家第五房话事人李长信想见他。

        当王诚闻讯跟着人去见了一趟李长信后,回到住处的他,脸色便显得有些阴沉,非常不好看。

        原来李长信这次找到他,是想利用他朝廷公差的身份,帮其谋夺一位大桑乡迁徙过来的乡绅田产。

        现在李长信已经掌握了那位乡绅犯法的证据,只待王诚根据他的指点过去抓住现场,便可威逼那位乡绅放弃大桑乡那边百亩良田保平安了。

        其实这种买卖田地的事情,在大桑乡那边乡民迁徙到李家坪镇这边后,便没少发生。

        毕竟迁徙过来的乡民都要吃饭穿衣,而大桑乡那边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解禁,还能不能解禁。

        面临现实的吃饭穿衣问题下,一些乡民哪怕再舍不得自己田产,也不得不忍痛低价售卖掉手中地契,换取钱粮渡过时下艰难。

        而那些卖掉的田地,几乎八成都落入了李氏宗族的人手中。

        只是像一次上百亩良田的交易,却还从未出现过。

        一般拥有如此多田产的人,积蓄都不会差,不至于那么快就要沦落到卖田地的地步。

        所以那位李长信才会先设计引诱对方犯错,又勾结朝廷官差来威逼对方,以达到获取对方手中百亩良田的目的。

        老实说,王诚对于配合李长信做这种钓鱼执法的事情,是非常抗拒和厌恶的。

        但是师傅李童当时的暗示话语尤言在耳,加上他自己也提前收了对方的好处,这时候一旦严词拒绝,后果可想而知。

        所以他最终还是捏着鼻子答应了下来,只是脸色绝对不会好看就是。

        当日傍晚,穿着一身捕快公差衣服的王诚,根据李长信所提供的消息,“恰好”路过李家坪镇外一处桑林。

        而在此时的桑林内,一个衣衫**的花信少妇正半趴在一棵桑树上,浅唱低吟着承受背后青年男子的冲击。

        这对桑林中苟合的男女并未发现,身后不远处一棵桑树上面,正有一双愤怒无比的眼睛在看着他们。

        当王诚的身影出现在桑林外后,那双眼睛的主人像是得到什么信号一样,当即从树上跳跃而下,手持着一根粗木棍怒吼着扑向了正在苟合的男女。

        “我打死你们这对奸夫银妇!”

        “你这不守妇道的贱人,竟敢背着你男人偷人!”

        “还有你这该死的奸夫,竟然敢偷老子的婆娘,老子打断你的狗腿,看你还敢不敢再出来偷人!”

        一个身高只有五尺的矮壮汉子,手持着木棍疯狂击打苟合中的男女,一边打一边怒骂不已。

        而那对在此苟合的男女被打后,则是一个哭哭啼啼的瘫倒在地上喊着“大郎饶命”,一个则是大叫着“李兄有话好说”,跑动着躲避棍棒的殴打。

        “应该差不多了吧,再让他打下去,说不定真得出人命!”

        桑林外,王诚听了一会儿桑林内传来的怒吼声和哭啼声,感觉戏演的应该差不多了,便迅速钻进了桑林之中。

        “住手,都给我住手,我乃朝廷官差,尔等有什么恩怨都可报由我来调解!”

        王诚大喝着冲入桑林,将那矮壮汉子拦下,打落了其手中木棍,然后目光扫过地上衣衫不整,满身青紫淤痕的偷情男女,不由皱了皱眉,将目光撇向了一旁说道:

        “先把衣服都穿上,然后跟我去巡查所对簿公堂!”

        不出意料的,一听到他这话,那地上的青年男子马上就大叫道:“不能去巡查所!”

        而矮壮男子和那少妇也是叫道:“对,不能去巡查所!”

        说完那矮壮男子就恶狠狠瞪了少妇一眼,怒声说道:“去什么巡查所?这贱人背着夫君暗中与奸夫苟合偷情,应该按规矩将他们全部抓去浸猪笼淹死!”

        听到“浸猪笼”三个字,少妇和那青年男子都是脑袋一缩,眼中闪过恐惧之色。

        然后那青年男子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连忙把求救的目光看向王诚说道:“这位差爷,我求求您帮在下一次,在下可以赔钱给李兄,另外也绝对少不了差爷您的好处!”

        未曾想他话音刚落,矮壮汉子便狠狠吐了他一口痰骂道:“呸!谁稀罕你的臭钱!”

        “你们这些大桑乡来的破落户,要不是我们李家好心好意收留你们在此居住,你们早就不知道死在哪里了,结果你非但不懂得感恩,竟然还敢偷我老李家的媳妇,今天一定要把你浸猪笼了,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这话说得那青年男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红,不知该如何反驳。

        王诚见此,感觉火候也差不多了,便挥了挥手道:“这样吧,到底该如何处置此事,你们都先跟我回巡查所再说,我会把李家的话事人也请来参与此事,到时候究竟该怎么处置,自然由双方商量着来。”

        说完他便对那矮壮汉子说道:“这位李兄,你就算信不过王某,也该信得过你本族长辈吧!”

        “我……好吧,那就听差爷的话,让本族长辈来审判这对奸夫银妇!”

        矮壮汉子脸色一阵变化,悻悻然答应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