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奋斗在大明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养济院的图纸

第四十二章 养济院的图纸

        第四十二章        养济院图纸

        周梦臣看着程大位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已经一张纸上,写满的问题。

        周梦臣有些心疼说道:“你是不是一夜没睡?”

        程大位眼睛大大的,似乎充满了激情,说道:“得师父所授精要,弟子没有一点睡意。”

        周梦臣摇摇头,心中暗道:“真是见识了。这就是学渣与学霸的的差距吗?”周梦臣当年自然也谈不上学渣,在老师眼中,也算是好学生了,但也没有到能熬夜看数学书,看到没有睡意的地步?

        他很清楚自己写的是三角函数,不是斗破苍穹。

        此刻,周梦臣才真正确定一件事情,那就是人与人之间,真得有智商差距的。

        周梦臣说道:“好了,这些问题,先放放吧。什么都没有身体要紧。你先去睡一觉,这些问题,都不要想了。等你一觉醒来之后,有一件事情,我和我一起做。”

        程大位立即去找了一盆凉水,用凉水泼脸,然后擦干。随即跑到周梦臣面前,说道:“师父,已经好了。”

        周梦臣看着程大位的样子,心中一阵感叹,实际上最怕的是,比你聪明,还要比你努力的人。更可怕的是,对于这样的人来说,即便晦涩无比的知识,也觉得无比感兴趣。这种兴趣感,更是学渣们无法感到了。

        就好像有人指着一堆,怎么也看不懂的数学公式,却说是无比完美的数学结构。

        鬼知道,哪里完美了。

        周梦臣就是这样的。

        说实话,他而今的数学知识,是经过了艰苦的努力学习之后的成果。在同龄人之中,他在数学上的天赋,并不算出色,看在程大位,就恍惚看见,自己当初考入清华的同学。

        “说不定,我这弟子,真有青出于蓝的那一天。”周梦臣心中暗道。

        他见程大位坚持,也就不说什么了,而是让人找来很多一些绳子与尺子,咳嗽一声,说道:“我的学问,虽然有周家十几代的传承,但在我这里却有新的阐发,但是有一个原则,就是理论联系实际,一切从实际出发,从------”周梦臣立即打住了。咳嗽了一声,说道:“总之,学以致用。不能单单做纸上的学问,今天正好有一件事情,可以让你练练手,顺便教你作图的一些原则。”

        周梦臣随即找来几个人帮手,开始测量养济院的数据。随即教程大位在纸上作图,绘制出养济院的图纸。

        当然了,周梦臣也是没有学过建筑,他画的图纸,如果让后世的建筑师看了,自然是漏洞百出,但是这时代,这样的建筑图纸,估计还是第一份。

        周梦臣正在指点程大位作图。

        周梦臣也没有想过,要什么太好的设计,不过是最简单。

        一直跟着周梦臣的周大壮,忽然碰了碰周梦臣。周梦臣转头一看,却发现刘师爷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好一阵子。刘师爷见周梦臣发现了自己。立即赔笑说道:“周先生,县尊让我来问候周先生,另外送上一百两纹银。”

        周梦臣说道:“有什么好问候的?这银子又算什么事情?”

        刘师爷说道:“这些银子自然是朝廷拨给养济院的了。”

        周梦臣听了,轻轻一笑。

        县衙不知道多少年没有给养济院拨钱了,这里忽然冒出来了。不过送上门的钱,周梦臣也不会不要。而且,如果周梦臣也要,估计县尊也不会安心的。

        只是不知道县尊这个视财如命的人,硬生生从他的手中扒出来这么多钱,不知道县尊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

        这还不算完的。

        刘师爷说道:“县尊让我来禀报先生,最近一个多月没有下雨,旱像初显,巡抚已经下令,让各县都安排抗旱事宜,按照原本的成例,县衙的所有人都要分担一些事务。”

        周梦臣听了,说道:“你的意思,是给我的任务了?”

        对于这一件事情,周梦臣也是知道。

        前文也说过,虽然阴阳官比较闲,但是在衙门事情多,忙不过来的时候,也会拉过来帮忙。

        刘师爷说道:“不不不,县尊考虑到先生学究天人,只能以如此庶务相劳?县尊的意思是,请先生放心,您只需安心在养济院做学问就行了,县里面的所有的事情,县尊都会派小的来通报的。”

        周梦臣听了,暗道:“敢情我现在已经是江夏县衙中一霸了。不过,县尊这人情也太没有水平了。”

        周梦臣一听就知道县尊是一个什么意思,不就是说他为周梦臣做了这么多事情,自然不会做好事不留情,要让周梦臣知道。只是这手段太粗糙了一点。

        周梦臣说道:“我知道了。”

        刘师爷很识趣,见周梦臣不愿意多谈,立即说道:“小的告退。”

        周梦臣在刘师爷走后,抬起头看天空,却见阳光明媚,天空万里无云,蔚蓝色的颜色,让人的心情也好了起来。

        今天是一个好天气。

        “现在已经开始旱了?”周梦臣心中有些疑惑。

        总体上来说,长江流域涝多旱少。周梦臣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一直在家里读书,其余时间也是窝在家里没有出去。而在后世,很多人对水灾似乎有些感觉,无他,水灾是真的有水。风灾是真的有风。

        但是旱灾这东西,却是看不见的。

        周梦臣只是觉得最近天气不错,天天艳阳高照的。其他的也没有什么感觉了。

        周梦臣也没有将这一件事情放在心上。

        他还有自己一摊子事情的。

        在教会程大位如何作图,周梦臣就将让这程大位做出一套符合标准的建筑图纸作为他的作业。

        他将心思放在养济院之中,其他的孩子身上了。

        他发现李云珍已经到了。

        李云珍与养济院里面很多人都很熟悉,此刻又搬着自己的小药箱,一个个给这些老人孩子诊治。她似乎一进入为人诊治状态之中,就变得十分专注,本来略显幼态的脸色,却显得神圣而温柔。

        周梦臣也没有打扰李云珍。

        随即又将几十个孩子都找了过来,他一一问过,发现这些孩子是一点点基础都没有。

        周梦臣刚刚适应了教授天才弟子,再教授这些孩子,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顿时有些感谢当年老师不杀之恩。不过,有一点却让周梦臣很是满意。那就是这些孩子的求知欲。不管他们觉得多难。

        一个个都没有说要放弃的。

        无他,这些孩子之前都是流落街头的。

        比任何人都知道知识的宝贵性。明代的识字率比清代稍稍高一点,但也高的有限。一般来说,能够识字,也算是有一技之长。在关键时候,也是能够活下去的根本。在生存危机下,不管他们要学的多难,一个个都好像抓住活下去的绳索。

        这种热爱学习的劲,周梦臣固然欣赏。

        但是周梦臣也有几分受不了。

        做老师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特别是对于那些基础不好的孩子来说。周梦臣通过张叔大的关系,找来不少几个落第秀才来教授这些孩子。

        在没有任何阻碍下,专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时间过的很快。

        这一段时间之内,没有管李云珍,她常常来这里了。只是却很少有与周梦臣单独相处的时候。

        似乎两个人都在做各自的事情。

        周梦臣将更多心思放在教授程大位身上。

        程大位虽然年纪小,但是在数学上的天分,超乎周梦臣的预料,可以为周梦臣分担很多事情,比如给这些小孩子们当数学老师。等等。

        问李云珍在为养济院内的人义诊之后,还引得附近一些贫民,上门求医。

        虽然李家医馆也有义诊,李云珍的父亲李闻言很多时候,也对贫困百姓不收任何钱的,只是李家医馆作为武昌最好的医馆之一,装修上不能说富丽堂皇,但也门槛很高,很多贫民百姓都不敢登门。

        但是养济院这里虽然修建起来了,但是之前都当做一个贫民聚集地,反而没有门槛。

        两人之间,每日也不过是做事之余,默默的看着对方几眼,似乎就觉得很好了。

        周梦臣不敢靠太近,他怕如果将来有了变数。如此也不算伤害李云珍。而李云珍作为女孩子,能来这里已经羞怯非常了,让她在进一步,绝对不可能了。

        程大位花了十几日时间,终于将未来养济院的图纸画出来了。

        周梦臣将赵九,程广德,还有李云珍叫过来,一起看。

        正如周梦臣预料一般,程大位也不可能搞出什么新奇的设计,不过是中规中矩的数重院落而已,很多房子的样式,在武昌城中都是有现成的,唯有有些区别的,就是用了设计图纸而已。

        周梦臣首先看了,这图纸上并没有什么计算画图错误,也就没有多说,而是对身边的几个人说道:“你们都看看,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吗?”

        几个人看了之后,都说不错。周梦臣却看见了赵九欲言又止,说道:“赵主事,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