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大君凶猛在线阅读 - 040吃醋的楼姨(加更)

040吃醋的楼姨(加更)

        赵学尔做事很干脆,逍遥庄入手之后,她直接开始让人整改,虽是正月,但手艺人也不会有太长的休息时间。

        宁不器向工部要了一批人,修整围墙、房舍,重新建了几间作坊,其中有酱坊、笔坊、印刷坊,还有纸坊和报社,其中笔坊分成了两部分,炭笔和鹅毛笔。

        最重要的还是冶炼工人,他们开始打造铅字,依着宁不器给的配方,也造出了手动印刷机与油墨。

        前前后后从工部弄走了数百名匠人,至于负责印刷的人并没有要,这种手动操作的人不需要什么技术,回头找一批普通百姓就行了。

        逍遥庄要想完全整完至少要一两个月的时间,这还是工部完全配合,主动为他招了不少的劳力,毕竟宁不器身为王爷,工部也不可能去触怒他。

        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宁不器还是没有与邱月娥发生一些什么,因为他住进了武安王府,并没有回长河落日府,毕竟他有几天没回来了,总是要见一见楼子初和阿离。

        屋檐下,宁不器靠在墙壁处,看着冬日暖阳,心中一片宁静,两处宅子,各有两个女人,这倒是有些意思。

        香味习习,楼子初拧着臀儿从一侧走了过来,软绵绵的身子柔若无骨,那张脸凑到了他的面前道:“器儿这几天一直没有回府,是住在月柳阁的画舫上吧?你支持袁青宁成为花魁,那也不用和她睡在一起吧?

        以器儿的身份,她能受到恩泽,已经是要烧高香了!但烟尘女子,若是想嫁入皇室几近不可能,器儿记着不要轻易许诺什么。”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眸子里散着几分的异样,她这明显就是有点吃醋了,酸溜溜的,只不过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反而在故作镇定。

        “楼姨,就算是烟尘女子,但也一样可以洁身自好!”宁不器摇了摇头,接着话锋一转:“皇室虽有规矩,但我若是不想遵守也没什么,毕竟我已经是王爷了,何需在意那些限制?”

        楼子初认真看着他,小手拉住了他的手,牙齿咬着嘴唇,叹了一声:“你是不是不想听姨的话了?你要真是想要女人,那就好好定一门亲事。

        咱们大唐优秀的女人很多,天下六奇之一的赵学尔,还有许多朝臣家中的千金不少都是知书达理的好女子呢。

        这些年我见得多了,回头我为你谋划一下,赵学尔不是可以轻易打动的女人,毕竟她个性很强,一切只凭心中喜好,先不考虑她,那就右相家的小姐,你看如何?”

        她掌心中微汗,浮动着几分的柔腻感,宁不器摇了摇头:“楼姨不必为我操心,其实袁姑娘真是一位好女子,她原名林宝珠,是林家之女。”

        “宝珠?我想起来了,这是前工部尚书林书同之女啊!林家素来正直,但遭人陷害,这才被抄了满门,林大人死在狱中,家眷则是发配西关,宝珠下落不明,原来是沦入了烟尘之地!”

        楼子初紧紧攥着宁不器的手,一脸异样,宁不器这才真正知道了林宝珠的身份,他不由皱了皱眉头道:“以林大人的身份,区区一名大理寺少卿有何能力陷害他?”

        “这件事情是左相处理的,当初林大人弹劾了都察院的左都御史,说他是楚国的奸细,搜罗了不少证据,结果左相递交了新的证据,说是林大人的证据都是诬陷。

        之后刑部、大理寺在查证之时,发现林大人的证据的确是不足,这其中甚至还有他与楚国私通的证据,之后就被左相定了罪。

        只是林大人素有清名,可以说是两袖清风,所以皇上并没有想着要杀他,只是抄了家,准备将他与全家人发配边关,没想到林大人却是死于狱中,这件事情余光照逃不了干系。”

        楼子初轻轻说道,宁不器沉默片刻,心中蓦然浮起几分的异样,这件事情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陷阱。

        “楼姨,你怎么看左相的?”宁不器轻轻问道。

        楼子初看了他一眼,接着低低道:“让人看不透的一个人,只不过左都御史是真正的清流,不是楚国的人,反而右都御史有着极大的嫌疑。

        袁姑娘竟然是林宝珠,那倒是可惜了,回头你把她娶回来吧,只是不能当正妻,只能成为侧室,以你的身份,她就算是王府侧妃了,也不算是辱没了她。”

        “楼姨不再让我远离她了?”宁不器笑了笑。

        楼子初松开他的手,在他的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嗔道:“林家是真正的名门,宝珠素有才名,她是林家之后,怎么能一直流落烟尘之地呢?

        你把她带出来是对的,而且你又那么喜欢她,反正她也不算是辱没了你,当个侧妃还是可以的。”

        宁不器收回手,轻轻摸了摸鼻子,只是手上尽是楼子初的味道,香味袭人,微微的汗沾着,总是在撩着他的心思。

        楼子初看到他的样子,脸色一红,却也没说什么。

        宁不器心中想着,这两天其实他是与赵学尔在一起,这件事情倒也是不能和楼子初说,只能让林宝珠背锅了。

        “楼姨,我的亲事不用你替我操心,我自己可以处理的。”宁不器轻轻道,他不可能真让楼子初为他的事操心,那样当真是别扭。

        楼子初看了他一眼道:“你自己处理?我是你姨,你总是得成亲的,你娘死得早,现在也没有人管你,除非你找个赵学尔那样的女人,否则怎么配得上你?”

        “那过几天我带学尔回来看楼姨。”宁不器点了点头,眸子里一片平静。

        楼子初一怔,眸子里隐约浮起一片水雾,微微咬着牙道:“你这才回来几天?赵学尔真就看上了你?”

        “楼姨,你也说了,我还是挺优秀的。”宁不器笑了笑,反手握住了楼子初的手道:“楼姨,不过你放心,正妃的位置给你留着。”

        楼子初伸手一拍他的胳膊,哼了一声:“臭小子,我是你姨!”

        只是她的脸上却是扬着笑意,带着几分说不出来的韵味,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喜悦,但她还是强压着,故作若无其事。

        宁不器看了她一眼,心中念叨了一句:“楼姨可真不是一个好演员。”

        “那楼姨你不愿意的话我可就给学尔了,她的身份也是够的……”宁不器轻轻道,只不过看着楼子初的脸色阴沉下来,他的话锋一转:“虽然说在我的心中,她的地位比不过楼姨重要,但我总是需要一个正妃。”

        楼子初沉默下来,垂下头,用手指轻轻摸了摸眼角:“姨不会干涉你的事,你能把姨放在那么重要的位置上,姨就满足了,那过几天你把她带回来吧。”

        “你真不在意?”宁不器低下头,凑在她的面前看了看。

        楼子初转过身子,回手在他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傲娇地哼道:“臭小子,又调戏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