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其他小说 - 我的操作鬼都害怕在线阅读 - 第045章 电锯惊魂

第045章 电锯惊魂

        话未说完,视频那头突然一黑。

        飞鸟好像是直接摘头盔了。

        “飞鸟那货这么怕他妹妹?”

        张星尘有些不理解的挠了挠头:“美智子不挺温柔的,说话一口一个哥哥细声细气多好啊……”

        算了。

        不玩就不玩。

        自己过个简单难度副本娱乐娱乐好了!

        想罢。

        张星尘走到安全屋大门前,开始选择挑战副本。

        【您选择的副本是多人生存模式(简单),游戏正在加载中……】

        【数据开始连接……】

        【检测到组队人数:1人。】

        【已匹配到1位玩家】

        【载入已完成】

        【欢迎来到怪谈风云录,企鹅,用心创造快乐。】

        【当前场景:竖锯游戏】

        【难度:一星】

        【模式:简单模式】

        【消耗疲劳值:30】

        【剧情简介:你本是一个公司的普通员工,某天,当你下班后去地下停车场时,突然被某人袭击,陷入昏迷,当你醒来以后,一个带着雪花点的老式电视机就摆在你的面前……

        “你好,活人不怕死鬼吓,我想和你玩个游戏……”】

        【主线任务:1、存活至警方赶到,2、杀死策划这起游戏的幕后主使。】

        【系统提示:完成任意一条主线任务即可通关】

        【温馨提示:因游戏场景过于逼真,如您有头晕、胸闷等不适,请立刻退出游戏。】

        竖锯游戏?

        张星尘看到这个副本世界愣了一下,又想起之前校园怪谈副本里那个把磁带装口袋里的兄弟了。

        还真是有缘啊,这才隔了一个小时不到,自己也玩到了同一个副本。

        不过这次玩多人模式居然才只排到了一个人。

        是不是因为快到饭点,都下线吃饭去了?

        张星尘摇了摇头。

        心里想着这个本过了以后自己也歇一歇,去吃个饭好了。

        然后推开安全屋的大门。

        游戏……开始了!

        ……

        这一次,大门连接的,是一个废弃工厂的大门。

        刚一进去,张星尘就看见了一个大型的电锯机关,以及天花板上吊着的那个陷入昏睡,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人。

        “啧,这么成人向的展开,我还以为我进错游戏了……”

        张星尘走了过去,简单打量了一下那个被吊起来的那个女人,冷静分析道:“嗯,至少是f吧……”

        别误会。

        张星尘不是在说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只是单纯的在念这个女人身上纹身的那行英文。

        那行单词相当细小,隐藏在众多纹身之中,很难察觉。

        也不知道是她自己要求的,还是纹身师忍不住发出的感慨。

        啧。

        难怪飞鸟那货喜欢玩简单模式。

        简单模式就是有简单模式的好啊!

        就在张星尘准备继续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其它线索的时候,后面工厂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稍稍有些龅牙的瘦弱少年走了进来。

        和张星尘一样。

        少年第一眼就看见了被吊起来的“至少是f”,当即大吃一惊,脱口而出:“介似个嘛!?”(这是个啥?)

        张星尘看了一眼少年头上的昵称。

        叫做“倒霉催的妖魔鬼怪来就是白给”。

        这极具辨识度的地方腔调加上刚才那句“介似个嘛”,张星尘想都不用想都能猜到这次自己匹配到的玩家是哪个地方的。

        两个玩家到齐。

        没有给张星尘和白给哥聊上两句的时间,工厂上方一个老式电视机突然亮起!

        随着雪花点抖动两下。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玩偶出现在电视机里面。

        它的体型很小,瞳孔血红,两边的颧骨处各有一个螺旋状的红晕,嘴唇则是宽细的艳艳红唇。

        然后用英语开始了它的开场白。

        “你们好,活人不怕死鬼吓、倒霉催的妖魔鬼怪来就是白给,我想和你们玩个游戏……”

        张星尘看着电视机。

        心想这货是不是录音机被玩家拿太多了,才决定改用电视沟通的?

        而旁边白给哥一脸呆样的看着电视:“介又似个嘛?”(这又是个啥)

        听到这哥们的口音,张星尘差点笑出声。

        忍了两下。

        最后没忍住。

        还是笑出了声。

        ……

        估计电视那头的玩偶也有点想笑。

        在说完“想和你们玩个游戏”之后,它的嘴角抽了几下,这才继续一脸严肃的开口说道:

        “在过去的几年里,你们过的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职场的失败、婚姻的背叛,让你们失去了对生活的信心和希望,沉浸于过去的失败无法自拔,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甚至在成为瘾君子后一度想要自杀……”

        “大部分人都不知生命的可贵,不珍惜生命的人不配拥有它。”

        “今天,我将给你们一次重生的机会。”

        “与过去和解,让一切从头开始。”

        ……

        电视机里,玩偶板着冰冷的面孔,不断的开始说着它那极具特色的开场白。

        张星尘也在仔细听着这个游戏的背景设定。

        想着等下怎么给幕后黑手揪出来,在他脸上锤个五万多拳。

        可就在这时。

        旁边白给哥悄悄拉了拉张星尘的衣袖,似乎有话要说。

        张星尘好奇回头。

        白给哥指了指电视机,小声和张星尘问道:“它索嘛呢?介歪国话我听不懂啊……”(它说什么呢?这外国话我听不懂啊)

        “噗!”

        张星尘再一次破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回过头,张星尘拍了拍白给哥的肩膀说道:“我先听着,等下给你翻译……你先别说话行么,哥们,你这口音太搞笑了,好好一恐怖游戏,你都给我整不会了。”

        白给哥倒是好说话,连连点头:“哎,老师您受累。”

        ……

        上面电视机里玩偶依旧继续说着:

        “活人不怕死鬼吓、倒霉催的妖魔鬼怪来就是白给……你们两个人,在年幼时曾是最好的朋友,而这一关系一直维持到初中一年级,某个女人出现在你们的生活中之前……”

        “卡特·康妮。”

        说到这里,张星尘抬头看了一眼被吊着的女人。

        这个康妮,看来应该就是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