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我在秋斩刑场当缝尸人那些年在线阅读 - 第19章 正阳武馆炸了

第19章 正阳武馆炸了

        林寿挑针缝尸,看了走马灯。

        这也是个武行,也是一甲子功力,也是城东正阳武馆的武师教头,身份地位都和之前死的那个相仿。

        看来凶手目的明确?

        正阳武馆的仇人?

        林寿继续看下去,这位死的也蹊跷。

        北方屋里有那个铁炉子,比小凳子稍微大点,扒开盖放进煤去再盖上,上边热的,壶放在上面烧水,就这么个玩意儿。

        昨天晚上这武师正坐在这炉子旁边,伸手要拿这水壶沏茶。

        嘭一下,炉子炸了。

        血肉模糊,这武师就给炸死了。

        看似意外实则不然。

        林寿闻闻走马灯里的味道,是那个火药味儿,而且还夹杂着那股香料味儿。

        显然,两次出自同一人之手,对方有这玩火药的奇巧本事。

        尸体缝完,给了本三流武学,无用。

        林寿觉着索然无味,回棺睡觉。

        ……

        次日,尸体领走。

        林寿上午去吃了个席,下午在铺子里一边喝茶,一边跟姜云云下棋。

        眼看着大势不好,赶紧给八哥打眼色,八哥振翅一飞,当啷!

        姜云云举着个铁锅盖,把撞在上面撞懵了的八哥甩掉,跟林寿指了指棋盘,说道:

        “继续。”

        嘶,林寿心惊,这人下棋为啥带锅盖?

        汪汪!当啷!

        姜云云把狗甩走,继续。

        呼呼大风,姜云云把锅盖往棋盘一罩。

        风过之后掀开,棋盘安然无恙。

        林寿直咬后槽牙,眼看着姜云云步步紧逼,要杀的他丢盔弃甲,长驱直入。

        林寿心说九爷咱能输棋?

        “我上个茅房。”

        当啷,夜壶丢在地上。

        绝了,你是不是偷学了我的三仙归洞?

        姜云云铁了心,腰酸背痛这么些日子,今天一定要翻身做主,掀翻姐夫一次。

        然而不巧,还就天无绝人之路,铺子外边儿来了吏目喊道:

        “林寿,晚上殡尸司喝酒去啊。”

        “嗯!好耶!咱现在就去!”

        林寿唰的就站了起来,那盘眼看要输的棋就扔那了。

        “棋,棋……”

        “大人有事小孩听话,哪天再跟你玩。”

        “我……”

        “我灶台上左边第三个坛子里,冻了半拉西瓜,你自己拿来吃,回去记得给我把铺子门锁上。”

        林寿人没影了,姜云云低头一看棋盘,临走还没忘了给把棋祸祸乱。

        姜云云无语,默默去翻坛子里,坛子里都是冰碴子冰着半个西瓜,拿出来坐在门口找个勺子舀着吃。

        吃了会儿,看见隔壁茶楼里有人出来。

        一个小姑娘,带着条大白毛狗放风。

        人就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被茶楼的掌柜给叫回去了。

        姜云云勺子叼在嘴里,远远看见了。

        这人是谁来着?她好像见过?

        记忆在脑海里闪回,她来京城的那天晚上,墙头上……

        哦豁。

        姜云云狠吃了两勺手里的西瓜。

        虽然皇宫的瓜至今没吃明白,姐夫不告诉她,但按照自己姐夫这个作死的尿性,怕是早晚有大瓜吃。

        瓜田少女觉得这地方很赞,很有盼头。

        ……

        林某人还不知自己被小姨子抓了尾巴。

        这时正高高兴兴跟吏目勾肩搭背,叫上七爷八爷,去殡尸司喝酒去呢。

        晚上,灯笼点上,酒盅满上,油纸包的烧鸭一打开,喝!倍香!

        今天因为孙闲赋孙中郎不在,主簿吏目他们提前下值,潇洒一下。

        最近新皇上位不是搞咸与维新么,京官挨个约谈,查作风问题,今天孙中郎谈话去了,听说谈了一天废话,孙中郎回家累的直骂街,晚上让人给捎了个信就不过来了。

        朝廷里自从换了新皇帝,就一直没消停,如今朝里和缜旧党被清算,上百贪腐官员被下了大牢,虽说是整顿朝纲吧,但旧官去了新官没上任,有活没人干,可想而知现在朝廷运转的有多费劲,跟那锈了好些年的自行车似的,蹬不动。

        酒桌不说朝堂事,难免醉口无遮拦。

        三言两语说了说缘由,就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聊起了平日家长里短,工作见闻,比如吏目们说起收尸时见过的奇葩命案现场啊,比如主簿爆料孙中郎怕老婆啊,比如七爷八爷他们大侃缝尸时见过的长短之物啊……

        说话间,林寿问起城东之事,问那边死人是不是挺多。

        殡尸司和菜市口都在城西南,距离城东颇远,懒胳膊懒腿儿的林九爷遛街范围外。

        吏目说城东武馆林立,江湖人士各种恩怨不少,确实总有伤亡。

        城东那边有个十三号缝尸铺。

        练武之人阳气重,闹邪祟的少,尸体他们一般就近直接往十三号那边送,那个十三号年前换过一次,过年之后,新来的十三号评价也上了天煞孤星。

        在你之后,咱这第三个。

        林寿听着这消息,殡尸司里现在三个天煞孤星,他,一号老瞎子,城东的十三号。

        一号他见过几次。

        这十三号就是完全没见过了。

        几人喝酒唠嗑间,殡尸司外突然风风火火进来个报信儿的人。

        “几位爷,城东死人了,劳驾去一趟。”

        “明天吧,大晚上跑这么远收个死人。”

        “不是一个死人,官爷,那出案子了,死了不少人,您得过去看看。”

        吏目一听哎唷,这就跟上回京运河出一百多河漂子那事儿一样,人死多了殡尸司就得出工去现场督管尸体去向,这么一说,主簿说那赶紧去看看吧,一边拾道一边问:

        “细说出什么事儿了?”

        “正阳武馆,炸了!”

        啊?这报信儿人的话给几人听的一愣。

        几个吏目没明白什么意思,林寿听了倒是若有所思。

        这炸了,八成就是字面意思。

        简单洁说,大晚上,几个人赶奔城东。

        老远就看见浓烟滚滚。

        等到了近前,明火已经给水龙局扑灭。

        这水龙局就是消防队,一队编制十个挑水夫一个抗龙夫,一架水龙十担水桶跟随,京城里哪走水着火了,他们就来灭火。

        林寿看着眼前,规模挺大的个正阳武馆还剩半拉,另外半个已经烧成废墟。

        废墟里边儿横七竖八的躺着尸体。

        林寿耸了耸鼻子,空气里一股子火药味儿,还有那香料味儿。

        又是正阳武馆,又是火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