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人世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夜无声

第六十三章 夜无声

        这天云景下午放牛回来,因为乡下没啥娱乐活动,是以他吃了晚饭就早早上床睡觉了。

        躺床上的他倒也没睡,而是开始认真琢磨如何读书这个问题。

        靠家里供养不现实,种地能有几个钱?

        他没想过打麦芽糖搞钱的主意,风险太大了,读书是个长期问题,不是一竿子买卖,若他家时不时的就拿出麦芽糖卖钱,绝对会招来各方觊觎,从而引发这个家庭承担不起的后果。

        麦芽糖太暴利,稍微有点野心的人都不可能放过这块肥肉。

        那么问题来了,自己要如何搞钱读书?

        而且是长期稳定的财源,最好是自己成长起来之前源源不断且一次性还不能太多的财源,太多了这个家守不住。

        “这就涉及到人脉关系了,若有一个长期的合作伙伴倒是能解决这个问题,而且这个合作伙伴还需要具备一定的能量,守得住生意站得住脚跟,但这个家去哪里找这样的人脉?有那种能量的人凭什么和自家合作?先不说什么生意搞钱,用什么担保人家在挣到钱之后还心平气和的分给自家不反咬一口吞得骨头都不剩?”

        想到如此种种,云景只觉脑壳痛。

        身份地位限制太大了,做任何事情都束手束脚,但这些问题是必须要想办法克服解决的,除非自己一辈子安心种地当农民。

        云景不禁感慨,生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泥腿子想要翻身太难了。

        诸多念头在脑海闪过,他想要一个长期稳定的财源来供养自己读书,目前他只想到了三个备选的合作伙伴。

        李秋,王石,张长贵。

        这三个人代表着当下社会的三种身份。

        李秋是读书人,绝对是有功名在身的那种,可以看做是体制内的人,官面上说得上话。

        王石是捕快,但他是个练武之人,半个江湖半个公门中人,灰色地带的牛鬼蛇神他绝对门清,足以应付一些棘手事情。

        张长贵则是平民阶层,代表着劳苦大众。

        他们三个不同阶层的人,想要和他们合作的方式绝对也是不一样的,同时合作的项目也天差地别。

        首先是李秋,他家不差钱,官面上有关系,就不可能小打小闹,适合做大买卖,小买卖人家凭什么带你玩?他虽然待人谦和,但绝对不是烂好人。

        这种人待人接物没得说,可一旦牵扯到利益,绝对精明得跟老狐狸似得,如何与他正常合作是个巨大的挑战,不是云景恶意诋毁,和李秋如何合作姑且不谈,如何保证他不反咬一口吃干抹净就是个头疼问题。

        和李秋合作,利益大,风险也是最大的,这读书人啊,一旦使坏起来,十个练武的都比不上。

        其次就是王捕头王石了,这种人反倒是好应付得多,作为练武之人,他绝对不可能满足于当下的成就,若有机会肯定会想更近一步,只需要以大笔财富作为敲门砖就不难将其搞定,说白了就是利益捆绑,当然,面对这种人得时时刻刻防备着他背后捅刀子。

        和王石合着,从事的买卖就得收敛点了,要维持在一个他镇得住场子,即不能让他眼红独吞又需要他舍不得放弃的微妙平衡,这就很难搞。

        不过相对来说却要比面对李秋好操作一些,仅仅只是相对来说罢了。

        其实云景更愿意和王石这种人合作的,毕竟和聪明人合作要伤脑筋得多。

        然而这里却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云景搞钱的目的是读书,和江湖中人合作过多会不会不太好?纵使王石还有公门中人的身份也得考虑清楚后续影响。

        最后就是张长贵了,无疑和他合作是最安全的,毕竟有过良好的合作基础,且他的身份地位不比自家高多少,承担的风险和后果也要小很多。

        但问题是,和这样的人合作限制太大了,首先就和大买卖无缘,无论是他还是自家都承担不起那个风险,而小买卖,挣点小钱,真的能支撑得起自己读书的用度吗?

        翻来覆去的琢磨,云景只觉牙酸。

        太难了。

        有一点云景倒是很明确,不管是和谁合作,首先他都做好了‘吃亏’的准备。

        他的目的是搞钱来维持自己读书,而不是一心的想着挣钱,为了达到读书的目的,吃亏他心里没有半点抵触,而且自己不吃亏,人家凭什么和你合作?凭你会放牛还是会种地?

        在没有成本,没有能力之前,唯有让出利益,方能得到自己想要的。

        至于未来自己成长起来,到了一定的高度,云景相信,自己吃的这些亏,到时候不用自己说,从自己这里占到便宜的自己人会想方设法的还回来,否则他们不安心!

        这就是现实。

        然而自己能通过读书顺利成长到那种地步吗?老实说,云景没有十足的把握,未来的事情谁又说得清楚呢。

        但自己有过目不忘之能,加上后期自己的努力,想来应该不会太差就是了。

        总之一句话,只要能达到自己读书识字的目的,哪怕未来在读书这条路上走不到高峰,他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把这些都想明白想透彻了,云景又开始根据李秋王石张长贵三人的情况,琢磨和他们合作的话,分别适合哪些行业……

        琢磨了一会儿,云景大概有了思路,接下来就是想办法慢慢操作实施了。

        最后的最后,云景却是微微皱眉。

        他意识到自己恐怕忽略了一个问题,读书,搞不好不单单是有钱就能解决的!

        你想啊,如果拿着钱就能读书识字的话,就普通农民,勒紧裤腰带,一咬牙一跺脚,攒几年的钱还不能念几天书?何至于大字不识一个?

        再想深入一点,为什么天下的百姓都如此安分?还不是因为他们大字不识一筐,除了安分的种地根本就不会想其他,能吃饱肚子就够了。

        而读书识字,那是权贵阶层的专利,你一个泥腿子都想读书识字了,下一步是不是想伸手要权利?

        愚民愚民,民不愚,反倒聪明的话,当官的如何管束?

        想到这些,云景额头冒冷汗,若真是这样的话,自己想要读书这条路就更难了,前世读书识字本来是唾手可得的东西,在这里却是难上加难,因为知识这种东西掌握在少数人手里,而这个少数人的圈子已经将自己农民身份隔绝在了外面,想加入的资格都没有!

        “先想办法了解一下情况,具体了解后再说”

        云景打定主意,有困难想办法解决就是了,凡事也不是绝对的……

        当云景独自一个人在思考关于自己未来这个问题的时候,外面院子里。

        今天天气很好,皓月当空,云林云山江素素在院子里纳凉。

        小云冬在江素素怀里呼呼大睡,心里想着事情,江素素有些走神,以至于小云冬脸上被蚊子叮了一个大包都没发现。

        云山在挥汗如雨的劈柴,云林在手脚麻利的编制箩筐。

        江素素表情时而纠结时而犹豫,最后她还是忍不住忐忑的打破沉默开口道:“爹,孩子他爸,我想和你们说个事儿”

        “啥事儿啊,直说就是了”云山闻言停下挥舞的斧头古怪的看向江素素,这可不像平时的她。

        那边云林也好奇的看了过来。

        面对他们的目光,江素素鼓起勇气道:“爹,孩子他爸,今天你们不在家的时候,我和小景闲聊,他说他想读书,我就琢磨着这个事情和你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成”

        “读书?小景说他想读书?”

        云山顿时惊了,一脸呆滞,手中斧头掉地上差点砸脚趾头,可想而知读书两个字给他造成的冲击有多大。

        听闻此言,那边云林都下意识停下了编织箩筐的动作一脸惊愕。

        江素素纠结着点点头道:“是的,小景说他想读书,你们看这个事儿有没有可能?”

        老实说,江素素也觉得不靠谱,只是想听听家人的看法而已,毕竟读书这种事情太过不切实际了。

        “这……”,云山挠头薅头发,他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问题。

        那边云林放下手中编了一半的箩筐,想了想,认真的看着江素素问:“小景真那么说?”

        “嗯”,江素素点头。

        接着云林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下意识掏出旱烟吧嗒的抽了几口道:“这事儿我琢磨琢磨”

        说完,他陷入了长时间的沉默。

        眉头深皱的他微微低头,月光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像是肩膀上压着沉重的大山,给人一种压抑得喘不过气来的沉重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