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人世见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好啊,真好

第六十一章 好啊,真好

        盛夏时节骄阳似火,山间,田地里,蝉鸣声声蛙叫阵阵。

        烈日下,树叶被晒得有气无力,倒是那水田中的稻子,在微风中宛如碧绿的波浪翻滚,稻香微微,分为醉人。

        云景在田坎上奔跑,往家的方向,像是在追着风。

        归心似箭。

        纵使离家三五步,慈母心忧冬夏天,莫道回头咫尺间,门庭在望亦天边。

        回想这段时间自己意志消沉,家人脸上也失去了笑容,云景内心羞愧异常,家是心灵的港湾,却不是自己愁绪蔓延的地方。

        此时此刻,他内心没有太多获得敏锐洞察力的欣喜,更多的,是想回到家人身边,让他们知道,自己没事儿了,不用再为自己担心。

        有人担心,有人牵挂,本该感到幸福,但让人担心让人牵挂却是不该。

        矫情吗?

        那就矫情吧,不矛盾……

        田间偶有烈日下劳作的农人抬头,手持一把杂草,看着云景迈着轻快步伐远去的小小身影,抿嘴一笑。

        像是被云景那轻松的姿态感染,酷热与劳累都不那么明显了。

        生活本该如此。

        日子已然过得清苦,何必想那么多徒增烦恼,那会使本就劳累的生活更累,世间亿万农民风霜雨雪尚且坦然面对,云景那点人生路上小小的波折又算的了什么?

        家门已在眼前,云景反倒是有些局促。

        说到底,这段时间让家人担心,真的不该。

        稍作犹豫,他却是自嘲一笑。

        这是自己的家呀,怕什么?

        江素素此时从屋子里出来,手里端着一个簸箕,簸箕内是一些麦子,她准备去喂鸡鸭。

        看到门口站着的云景,她脚步一顿,张了张嘴道:“大中午的,跑哪儿去野了?”

        说完,她的目光从云景身上自然移开,继续走向鸡鸭圈。

        这是农忙已过秋收未至的时节,没那么多活儿,农人有能偷得浮生半日闲时候。

        “娘,我去河边抓螃蟹了”,云景迈步走进院子说。

        已经走到鸡圈边上的江素素回头瞄了他一眼问:“你抓的螃蟹呢?”

        “没抓着”,云景尴尬一笑。

        抓了一把麦子撒鸡圈里,任由鸡鸭琢食,江素素哼哼道:“臭小子,越来越野了,跑溪边去玩,你爹回来看你挨揍不挨揍”

        “娘你可别告诉爹呀”,云景跑过去摇着她的手臂‘哀求’道。

        顺手拍了拍他的脑袋,江素素嫌弃道:“去去去,多大的人了,还撒娇,屋子里我给你熬了绿豆汤,用凉水镇着的,快去喝了,看你这一脑门汗,黑秋秋的跟个猴子一样”

        “嘿嘿,娘对我最好了”,云景咧嘴笑道,然后朝着屋子跑去。

        来到门口的时候,他微微停下脚步,看了看脸上重新出现笑容喂鸡的母亲侧脸,心下莫名一酸,眼眶湿润。

        回头,进屋,喝木盆里凉水镇着的绿豆汤。

        很甜,放了麦芽糖的,很好喝,清凉解暑,悄悄的,有一滴眼泪混合着绿豆汤被云景喝下。

        这味道,好极了……

        喝绿豆汤的时候,云景回忆之前看到母亲的画面,原来,这段时间以来,不知不觉,母亲都消瘦了很多,脸色有些憔悴。

        母子连心,他能感觉到,母亲变成这样,是因为自己。

        “娘,以后再也不会了”,他心中默默道。

        院子中,背对屋子的江素素眼圈发红,有眼泪滴落,但脸上却有笑容绽放,笑得是那么的轻松,眉间的一丝阴郁消散不见。

        知子莫若母,那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团团,不需要言语,不需要诉说,只一眼,她就能感受到,自家宝贝儿子,那莫名其妙的消沉没有了。

        好啊,真好……

        日子,总算恢复正常了。

        用手背偷偷抹了抹眼泪,江素素只觉浑身松快,夏日的阳光都不那么刺眼了,就连眼前的鸡鸭都让她觉得分外可爱。

        要不要杀一只来炖给小景吃?

        那只最雄壮的大公鸡,昨日还把小冬吓哭了呢。

        摸了摸日渐鼓起来的肚子,江素素只觉生活是那么的美好……

        喝了绿豆汤,云景来到门口,坐在门槛上问:“娘,爹和爷爷他们呢?”

        自然而然,一如往昔。

        “你爹去看水田里的水情去了,你爷爷,好像村西你三伯和你三伯娘打架,打得老凶,你爷爷去调和去了,小冬在睡午觉”,江素素想了想回答道,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

        农村的生活,就是这些家长里短。

        云景听完也不在意,问:“那我们下午吃什么啊?”

        不得不说,重来一世,云景又到了半大小子吃穷老子的尴尬年龄,农家少油水,他总觉得吃不饱,而且容易饿。

        “下午吃绿豆稀饭,配酸黄瓜”,江素素收拾簸箕走向屋子道,心说要不要把那只大公鸡宰了呢,我儿子没事儿了,值得庆祝一下吧?

        云景往边上挪了挪屁股道:“我要喝三大碗!”

        “还怕你吃不成”,江素素好笑道,如今家里有粮,底气十足。

        脚步一顿,江素素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口,用一种无比随意的语气道:“小景啊,蒜苗他们都走这么久了,你说他们现在在做什么?”

        “我哪儿知道,可能在被人逼着站烈日下练武吧,嘿,绝对很累,搞不好哭都不敢哭”,云景用一种幸灾乐祸的语气道。

        说这句话的时候,云景语气轻松,是真的发自内心的幸灾乐祸,迈过心里那道坎,他真的不在意自己练武资质比不上其他小孩这件小事儿了。

        同时,他也隐隐约约猜到母亲问自己这个问题的用意。

        她在试探自己是不是真的没事儿了,看似旁敲侧击,实则在云景看来再明显不过。

        江素素想象不出练武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但自家儿子的回答,却是让她心底最后一丝忧虑都散去了。

        自家儿子,真的没事儿了,她能感觉得到。

        心头郁结尽去,江素素整个人的精气神都不一样了,虽然依旧有些憔悴,但要恢复到以往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难得清闲,心情大好的江素素干脆搬来一张椅子放云景边上,然后又去屋子里拿来竹篓,坐她边上缝制小衣。

        她开始在为肚子了的宝宝出生做准备了。

        无聊中,她随口问:“小景啊,你想要个妹妹还是再要个弟弟?”

        “臭弟弟一个就够啦,小冬整天烦得要死,那天晚上一拳打我鼻子上让我和他玩儿,如果是妹妹的话,应该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云景郁闷道。

        拍了拍他的脑袋,江素素责怪道:“你还说,那天你把小冬打得哭了半晚上,吵得要死,你这当哥哥的也不知道让着点”

        “我没打他,就吓唬了一下,谁知道他胆子那么小”,云景更郁闷了。

        没纠结这茬,江素素却是憧憬的摸了摸肚子道:“我还想生个男孩,这样你们就有三兄弟了,以后长大了有个帮衬,也不至于被人欺负”

        作为农村妇女,说是重男轻女也好,说是真心为了后代着想也罢,这是江素素最真实的想法。

        说到这里,她笑了笑道:“和你说这些做什么,你还小,以后你就知道兄弟多了的好处了”

        云景无语,心说兄弟多了真的好吗?

        万一以后出现兄弟不和的局面那才叫一个头疼,算了,那是以后的事情,不想那么多,再说,有自己引导,以后的弟弟妹妹也不至于成长成那种心性,或许吧,未来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

        气氛顿时安静下来,江素素一边忙着针线活儿,一边还帮云景驱赶飞来的蚊子。

        江素素想到村里的那三个小孩跟王捕头他们走了,从此不用当农民,而自己儿子没选上,消沉了这么久,莫名心疼,于是她说:“小景啊,咱家日子越来越红火了,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不贵的话,娘做主给你买”

        春困夏乏秋无力,这大热天的,云景有点犯困,听到母亲的话,他打了个哈欠随口道:“倒是没什么想要的东西,哦对了,我想读书……”

        闻此,江素素做针线活的动作一顿,表情茫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