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在线阅读 - 第1834章 可以抱抱我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第1834章 可以抱抱我吗,就像小时候那样

        寒芒闪烁的狼骨钢刀猛撞向了陈若寒的狼躯。

        狼身犹如穿了一层盔甲,固若金汤,坚硬无比。

        但即便如此,陈苍穹右腿的锋刃依旧在狼身擦出火花顺带划出了一道血口子。

        鲜血飞溅而出。

        “轰!”

        骤然一声沉闷的巨响,狼滚回地面,化成了人形。

        陈若寒单膝跪在地上耷拉着头,几缕墨发紊乱垂下轻遮住了他的眉眼。

        “噗嗤——”

        他的口中吐出鲜红的血,腹部有道被锋刃划开的口子,正在不断往外流着血液。

        这会儿,陈苍穹平稳落地,吸引了无数道的目光注视。

        那一双双眼睛里面,充满了惊骇。

        谁也没想到,陈苍穹的右狼腿,竟成了一把锋利的兵器。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打破了过去十五年陈苍穹的奴隶形象。

        陈苍穹负手而立,左腿正常的站着,右边的狼骨锋刃无比凛冽,与她的武体融为了一体。

        当年,她被强行装上狼腿的时候,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痛苦。

        后来她振作了起来,每当夜下无人时,她便会忍着钻心刺骨的疼痛,用捡来的生锈刀刃,将狼骨剐成了一把锋刃。

        既然无法改变已然发生的事情,昨日的悲惨不可再逆转,人生的苦难终不能逃避,那就韬光养晦,十五年如一日,铸造出这锋刃之腿,来日以此大杀四方,战回大陆!

        陈苍穹也明白自己是陈若寒的眼中钉,肉中刺,更是各大城区都在盯着的人。

        故而,她在等,等一个能让她心甘情愿走出囚笼且无怨无悔追随的人。

        陈苍穹默然许久,迈开了一双奇怪的腿走向了跪在地上的陈若寒。

        “娘亲,你可以抱抱我吗?”

        陈苍穹仰起头,泪水滑过脸庞,红着眼地看向陈苍穹:“就像小时候那样。”

        坏种的记忆力比普通人族要强很多,甚至能记住婴儿时期母亲唇边的微笑。

        那时,母亲还不是南城鬼使,只是一个误入鬼森四处躲藏的人族武者。

        那时,母亲还不叫陈苍穹……

        “你配吗?”

        陈苍穹冷漠地看着自己的儿子,“从你吃鬼灵,残害人族同胞开始,你就不是我陈苍穹的儿子,你只会是我陈苍穹的敌人!”

        她就算没落,骨子里却是流着药神宗祖的血脉。

        一生为民行大道,济世救人遍大陆!

        此乃:陈家祖训!

        陈若寒跪在地上,泪流不止,眼睛越来越红。

        脑子里出现的都是那年母亲饥寒交迫,却让他和弟弟躲避了风雨,至少一日三餐有食物吃。

        “砰砰砰砰!”

        陈若寒拼命的用头撞地,磕得头破血流,地上都是鲜血肆意横流的痕迹。

        “娘,求你了。”

        陈若寒仰头,泣不成声,伸出手想要去抓住陈苍穹:“儿子只有你了。”

        额头溢出的血,分叉过后往下流,没入了他的眼睫,将眸子彻底的染红。

        陈苍穹闭上眼睛,唇边扯开了一抹嘲讽的笑。

        “陈若寒,你是我带来这个世上的,你的名字由我所取,如今,也该是我亲自把你送回你的地狱去。”

        陈苍穹高抬起右腿,一记鞭腿横扫而去,狼骨钢刀撞向了陈若寒的面门。

        陈若寒反应迅速敏捷,上半身瞬间往后仰下,脊背近乎贴合到了地上,用高难度的姿势躲过了擦着他面门而去的腿。

        下一刻,陈若寒的双眸完完全全的充血发红,狼吼一声,便扑向了陈苍穹,将其扑倒在地。

        “吼!”

        怒吼过后,张开了大嘴咬在陈苍穹的肩膀。

        尖锐的獠牙,贯穿了陈苍穹的整个肩胛骨。

        “娘亲,该是做儿子的我为你送终才对啊。”

        陈若寒的声音响起,狼牙撕扯着陈苍穹肩膀的骨头和皮肉。

        陈苍穹咬着牙,猛地一腿撞向了狼身,直接毫不留情的撞向了之前那道溢血的伤口上。

        身为母亲,自然也清楚儿子的致命点在哪里。

        锋刃猛砸向了狼身腹部的伤口。

        陈苍穹面无表情,两眼嗜血,右腿接连撞了十几次。

        恶狼仰天长啸,发出愤怒和痛苦之音。

        最后陈苍穹正常的左腿一脚踹向了恶狼,恶狼便滚在了地上。

        陈苍穹摇摇晃晃站起来,擦掉嘴角的血迹,再次走向了陈若寒。

        随着她缓步朝前走,狼骨锋刃之上流动的鲜血往下流淌汇聚,在所经的地上留下了刺目的红。

        滚滚沙尘暴,使四周天地的视野不怎么清晰。

        陈苍穹从犹如黄雾弥漫的天地中一步一步地靠近陈若寒。

        “娘亲,不要,不要……”

        陈若寒躺在地上,流着泪摇头,“不要杀了寒儿,寒儿会改的,以后再也不会让娘亲生气,我求你了。”

        陈苍穹眼神无情,忽而狂奔起来,从高空之上抬起腿,一跃而下时狼骨锋刃直砸向了陈若寒的天灵盖。

        “哈……哈哈哈哈……”

        陈若寒艰难地闪避,在地上留下一滩血迹,忽而阴冷的笑出了声。

        他回过头,看向了陈苍穹,瞳仁缩小成了极致一点:“娘亲,你不知道吧,你的右腿,是弟弟他的腿啊。”

        陈苍穹动作僵住,攻势猛地一收,愕然地瞪大了眼,心脏猛然颤动,想起了已故的小儿子。

        “你不是最爱弟弟的吗,那就让他永远地陪着你好了,娘亲,我是不是很孝顺啊?”

        陈若寒红着眼问。

        陈苍穹浑身都在以轻微地幅度发颤,像是一瞬间画地为牢,阴郁的心结让她无法再集中注意全力以赴的战斗。

        而就在她沉浸在不可置信的震惊和痛苦中的刹那,陈若寒目的达到了,纵身一跃,一双手分别打在了陈苍穹的双肩。

        轰然间,就见陈苍穹的双腿直接没入了大地深处,直到膝盖的上方。

        陈若寒手中力道加深,陈苍穹的身子不断下陷,肩上血花四溅。

        “娘亲,作战的时候,可不能掉以轻心哦。”陈若寒笑得无辜。

        陈苍穹口溢鲜血,眼神暴戾地看向了陈若寒。

        而这时,楚月为了躲避血月箭矢沿着鬼蜮深处一路狂奔,身后是一排排下坠的锋利骇然的箭矢。

        甚至有好几道箭矢擦断了她身后扬起的发梢才往下暴掠。

        可想而知,楚月只要稍微慢一步,就会被这些恐怖如斯的血月箭矢给扎成刺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