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绝世萌宝:天才娘亲帅炸了叶楚月夜墨寒在线阅读 - 第1833章 西城区的贱民们,安息吧

第1833章 西城区的贱民们,安息吧

        九级鬼灵,相当于是中州的顶尖实力存在了。

        在中州,各方实力的底蕴,就是看九级鬼灵的数量!

        故而,玄女宫屹立于诅咒之城不倒犹如凤仪天下。

        就是因为她的护卫队中的每一个都是九级鬼灵。

        四城区的人,迎来了狂欢。

        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九级鬼灵将会花落谁家。

        楚月看了眼九级鬼灵,又看了看剩下三大城区的人。

        东城蓝望舒,南城陈若寒,还有个毫无动静的北城区。

        她不仅要全身心的投入九级鬼灵中,还是随时注意这几大城区的动向,就怕他们会对西城区出手!

        “吼!”

        “吼!”

        虎啸之声,从中传出。

        众人面面相觑,疑惑不解。

        “鬼蜮区内,都是高阶的鬼灵和怨灵,何来的虎啸?”

        “吼吼!”

        虎啸不止,气震山河。

        每一声虎啸的响起,就会出现新的沙尘暴。

        神农空间,破布说道:“主子,是震天虎!”

        “震天虎,是鬼森的守护兽,当年忽然失踪不知踪迹,主子你还以为它死了,它竟然还活着!”

        “主子,震天虎这声音,好生奇怪,像是很痛苦,他一定是感知了主子你的存在,但无法出来。”

        “……”

        楚月紧盯着深处。

        这时,各大城区再度出现了新一轮的议论声:

        “是震天虎!鬼森的守护兽!天啊,这次竟然还有意外之喜,不仅有九级鬼灵,还有震天虎!”

        “听说震天虎的虎骨炼制为药,可让武宗境的武者直接突破到武皇呢。”

        “是啊,震天虎乃是虎兽族中最强的一类呢,它的皮甲若做成盔甲的话,必能刀枪不入!”

        每一张脸上,都流露出了恶心的贪欲。

        “吼吼吼!”

        震天虎的怒吼,还未停止,不断的出现。

        沙尘暴已经冲破了禁制,出现在了各大城区的地方。

        每个武者和鬼灵都在抵御虎啸的沙尘暴。

        楚月眸光微凝,心脏咯噔猛跳。

        她能够感受到,震天虎对她的呼喊。

        那一声声歇斯底里的呼啸,是时隔多年的思念!

        “月鬼使!”

        沙尘飞扬,风暴当中,徐徐而来一道蓝袍身影。

        蓝望舒带着贺兰野、江魁、狮玲玲几人走向了楚月。

        这时,陈若寒仿佛也得到了什么指令般,一步步的逼向了西城区的队伍。

        两大城区,陆续包围西城区。

        楚月微抬下颌,半眯起了眸。

        “幸会。”

        蓝望舒儒雅作揖,气质温润如玉,眼波流转却尽显妖异。

        “蓝望舒,你几个意思?”

        拓拔芷背着琴往前踏出一步。

        “没什么意思。”

        蓝望舒微笑:“今我东、南两区,要吞并你西城,拓拔芷,叶楚月,你们的时代要终结了。”

        楚月垂下的手轻放在了碎骨小斧之上。

        每当她把兵器换成战斧的时候,说明她该要认真了!

        “你做梦。”拓拔芷一掀裙摆,盘膝而坐,动作利落地抽出了背上古琴放在膝上。

        “拓拔啊,我还是更喜欢看你失去双手时弹琴的模样,确实如昙花一现,让人惊艳。”蓝望舒感叹道。

        拓拔芷瞳眸一缩,眼底闪过疑惑之色。

        楚月心底泛起了阵阵涟漪。

        果然如此。

        九万年,十二护法中,便有如今的步海柔,还有拓拔芷!

        “诸君只知子夜才有血月,却不知,鬼蜮内的血月,不需要等到子夜。”

        蓝望舒微笑:“血月,可是会杀人的。”

        他看向了楚月。

        “月鬼使,多年不见,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貌美如花,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来到鬼蜮,再次踏足这趟浑水,不过是重蹈覆辙。”

        “鬼蜮血月,嗜人之虎,是望舒送给你的最后一件礼。”

        “西城的贱民们,安息吧。”

        蓝望舒张开了双手,无数的气力蜂拥进了鬼蜮深处,刺激着震天虎。

        震天虎的吼声不断。

        黄沙越来越重,遮人视野。

        但每个人都清晰的看清楚了!

        一轮血月,正在缓缓地升起。

        那血色的明月,似吃人的兽。

        楚月望着鬼蜮中的血月,心口像是裂开了一道缝。

        这轮血月,流动着她的鲜血。

        “主子!走!快!”破布着急地喊道:“如今看来,他们用九万年的时间,用鬼晶来诅咒这些鬼灵和血月,使血月和鬼灵互相排斥,憎恨,但多年来,维持着一个平衡点,主子你的出现,你的血液,是打破这个平衡点的存在。他们是想利用你,摧毁掉整个鬼蜮,他们无法杀死鬼蜮中游荡的鬼灵,只能以这种方式磨灭掉你和鬼蜮的存在!”

        楚月仰头,眼底倒映着那一轮血月,低声说:“太晚了,走不掉了。”

        血月已至,鬼影森森。

        她俨然成了血月和鬼蜮的靶子。

        “轰!”

        “轰!”

        血月之上,出现了一根血色箭矢,朝楚月迸射而去。

        楚月侧身躲开。

        这会儿,蓝望舒、陈若寒和两大城区的人们,身上都幻化出了蓝色的铠甲,可见是专门用来抵挡血箭的。

        随后便见血箭越来越多。

        每一道血箭落下,这块土地就会被销毁蒸发。

        血箭疯狂地追踪她。

        楚月只得迈开腿,狂奔进了鬼蜮和沙尘暴的深处。

        现如今最大的危险,是西城区!

        她最放不下的,就是西城区的伙伴。

        两大城区围剿,拓拔芷一人如何抵挡?

        但她若不走,血箭如暴雨而下,必会让西城区全军覆没。

        楚月一边闪避血箭,一边回头看向西城区的队伍。

        却见拓拔芷弹奏着琴音,战上蓝望舒。

        蓝望舒明显更胜一筹。

        这会儿,陈若寒笑得狰狞阴翳,又满怀期待地望向了陈苍穹,复杂而古怪地出声:“娘,你真的不想我吗?”

        陈苍穹面无表情。

        “难道是儿子送给你的狼腿不够好?”陈若寒一脸无辜。

        陈苍穹始终没有回应。

        陈若寒彻底被激怒,双手成爪朝两侧移开,掌上燃起碧蓝色的火焰。

        “既然如此……那便……都去死吧……”

        “儿子舍不得杀害娘亲,还是,让西城区的贱民们先死吧。”

        陈若寒咧开嘴残酷一笑,身体朝前狂奔的瞬间幻化成拥有蓝色眼瞳的狼,又瞬间幻化成人。

        弹指的时间里,他在人与狼中变幻了许多次。

        最后他扑到空中,化作狼形,张开血盆大嘴,獠牙毕露,欲吞灭了西城区的众人。

        西城区在南城鬼使面前,毫无反手之力。

        每个人都还没来得及反应。

        就在这时!

        但见久立不动的陈苍穹开始动了。

        她瞬间弹射而出,跃到了空中,凌厉地挥动起了那一条右腿。

        只见右腿上的衣料全部爆裂散开,露出一把锋锐漂亮的狼骨钢刀,在高空之上,猛撞向了陈若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