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历史小说 - 三国我在许都开酒馆在线阅读 - 第466章 不一样的三国

第466章 不一样的三国

        就在陈扬张罗要成亲的时候,那个道人走出张掖城门,他准备往东进,却和另外一个骑着毛驴的道人,迎面遇上。

        “道友,你这样做,有点不对啊!”骑着毛驴的道人轻声说道。

        “有何不对?”

        道人笑道:“师祖王莽留下天书五卷,记录后来数百年内,所能发生的一切,贫道说的也没错,怎会不对?”

        骑驴道人摇头道:“难道道友不清楚,师祖的天书,乃是天机,不能泄露,一旦泄露了,天机会变,变数也将变了?”

        道人对此很不以为然:“现在那一切都变了吗?”

        骑驴道人摇了摇头。

        道人又说道:“既然未变,何必担忧?”

        骑驴道人担忧道:“道友就不担心,最后结果会变?”

        道人沉默好一会,道:“就算变了也无妨,贫道会把结局变回来。”

        他这番话,说得极其自信,好像不把这一切放在眼内。

        “天书中,第五卷的晋书上写,晋帝北方称雄,取代匈奴,南下逼迫汉室迁都荆襄大地,汉室衰弱,曹氏坐拥荆州、扬州和交州三州大部分领地。”

        骑驴道人又说道:“蜀书也写,蜀帝自益州崛起,自立为王,侵占南蛮,西取羌,于益州西北攻打月氏。其领地,东至永安,北至广汉,西至小月氏,南至交趾,而后天下分作三国。道友应该看过大部分天书,不知道贫道说的对不对?”

        道人郑重地点头:“没错,但道友这么问,有何深意?”

        骑驴道人说道:“贫道倒要看看,最后的结果,是否还如此。”

        道人哈哈一笑:“道友这是要和贫道打赌吗?”

        “你也可以如此理解。”

        骑驴道人说道:“国之不存,我们百姓呢?变数的出现,为的是改变这个状态,天下一统才是最后结果。如果任由发展,可能会出现三国,但你强加干扰,变数将变,距离天下一统不久了。”

        道人说道:“道友对于变数,如此有信心?你要怎么赌?”

        骑驴道人想了片刻,道:“你输了,交出你那部分的天书,若贫道输了,贫道那部分天书交给你,如何?天书共有五卷,贫道得到两卷半,道友也如此。贫道看过你的东汉书半卷,你看过贫道的晋书半卷,中间还有吴书各得一半,魏书在道友手中,蜀书在贫道手中,难道就没想过合并起来,找出其中的秘密?”

        “好!”

        道人高声道:“贫道答应你!”

        这个条件,好像极具诱惑。

        随后,俩人各自离开。

        如果陈扬在场,听到他们这番对话,一定会莫名其妙。

        首先,东汉二字,是后世为了区分西汉而命名的。

        其次,陈扬所知道的三国,和那个什么天书的三国又完全不一样,还有什么晋帝,不就是三国归晋,之后才会出现晋?

        最后,蜀帝又是谁?

        刘备已经死了,谁能入主益州,征讨南蛮?

        可惜的是,陈扬也不可能在场。

        这一切未知的事情,以及天书的神秘,陈扬根本不清楚。

        否则的话,他将会越来越头痛,甚至想不明白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事。

        ——

        两天之后。

        张掖里面,洋溢着一种喜庆的氛围。

        原因就是陈扬要和吕玲绮成亲了。

        走了一轮当地的成亲流程,陈扬他们终于可以回去洞房。

        吕玲绮有点紧张害怕,她清楚地记得,孙尚香说过首次洞房会很痛。

        “放心吧,不会的。”

        陈扬心疼地抱着她,捏了捏她的小鼻子。

        吕玲绮褪去她那英姿飒爽的状态,看起来很乖巧可爱,让人怜惜。

        “夫君,你……来吧!”吕玲绮一个慷慨就义的样子。

        陈扬忍不住笑出来,然后他就真的来了。

        吕玲绮皱起眉头,感觉到痛,一口咬在陈扬的肩膀上,她咬下来的力道,要比当初的孙尚香更重,痛得陈扬不敢胡来……

        次日早上。

        吕玲绮愧疚地说道:“夫君,对不起。”

        她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吕玲绮依偎在陈扬怀中,泪眼朦胧,小手摩挲着自己咬下来的伤痕,又道:“是不是我太用力了?”

        她也在心疼他。

        陈扬笑道:“香香那时候咬得更痛。”

        这样安慰的话,吕玲绮放心多了,双手抱着陈扬的脖子,又道:“昨晚我太累了,我不想离开房间,夫君你要留下来陪我,也永远不要离开我。”

        陈扬亲了她一会,道:“我听你的,今天你得好好休息,酒泉的事情还不急。”

        吕玲绮轻快地点了点头,随后便进入梦想。

        一会后,房门被推开,孙尚香小心翼翼地走进来。

        看到陈扬肩膀上的牙齿印,孙尚香嘴角微微上扬,笑道:“夫君,上次我咬你,也是情有可原吧?”

        陈扬轻轻点头,但又指了指吕玲绮,示意不要吵醒她。

        孙尚香会意,小心翼翼地钻到被窝里面。

        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九月底,即将进入十月。

        北方开始降温,特别是这些地方。

        北方逐渐会变得夜长昼短,很快就是晚上,他们这才愿意起来。

        陈扬想到一件事,之前在许都的那个西域商人说过,这一片地区的织贝多了去,还没有人知道怎么用。

        这个时候,织贝可以收成了。

        “小曹,你让人去收集织贝,越多越好。”陈扬第一时间就找到曹昂,让他去忙活。

        在许都的时候,很多人穿过织贝的衣服。

        听得陈扬的这句话,曹昂也注意到天气变冷,如果继续留在这些地方,这种严寒的环境要比许都厉害多了,普通士兵恐怕无法承受。

        于是乎,曹昂把命令给传下去,大规模地收集织贝。

        当然不是无偿,陈扬自掏腰包,给他们钱。

        他们又找来不少有能力的裁缝,缝制棉衣,方便冬天御寒保暖。

        只要有足够的御寒衣物,他们的士兵不怕在冰天雪地当中戍守。

        “在气温完全降下来之前,我们得尽快把酒泉给打下来。”郭嘉说道。

        他也从长安离开,来了张掖,准备西进的事宜。

        “奉孝认为,我们要什么时候起兵最好?”陈扬问道。

        郭嘉想了想道:“我们已经休整那么多天,士兵也差不多可以恢复体力,我认为明天可以出兵酒泉。”

        “那就明天出发,速战速决,不能再拖下去。”陈扬赞同了郭嘉的意见。

        酒泉、敦煌再往西边,正式踏入西域地带,车前、龟兹等地方,也在陈扬的观望之中。

        想当年的西域都护府,西边能到大宛等地,和康居相邻。

        车前那些地方,都属于大汉的领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