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修真小说 - 半仙在线阅读 - 第一一六章 简直恐怖

第一一六章 简直恐怖

        司南府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人家既然找上门了,就没必要质疑什么,只点头应了声好,就跟着进去了。

        一路上看到的钟府情形也有些异常,发现今天似乎格外肃静。

        走了一阵,发现竟然是去自己所在的东院,他忍不住问了句,“哪位贵客在等我?”

        唐布兰:“见到了自会知道。”

        好吧,庾庆只好作罢。

        到了东院,只见门口守着灰衣人,而厅堂门口又有一位老熟人等着,正是徐觉宁。

        人到了,徐觉宁只是微微点头致意,没有跟进去的意思。

        唐布兰也就是把人送到了门口而已,她自己也没有进去,与徐觉宁分站左右守在了厅堂门口。

        庾庆也看到了厅内席台上坐着的一个男人,穿着典型的司南府的灰衣。

        表面上像普通人五十来岁的样子,长发后披,脑门光亮,发际线后退的厉害,胡须刮的干净,整个人看起来很干净,样貌倒是长的蛮敦厚的样子。

        男人在那玩弄厅内的棋盘,执黑白,在自己跟自己下棋打发时间。

        迈过门槛的庾庆下意识看了眼角落里的沙台,之后谨慎走到来客的跟前,拱手道:“敢问先生尊姓大名?”

        男人这才抬眼看了看他,微微一笑,伸手示意他坐对面。

        庾庆没坐,再请教:“不知先生找在下何事?”

        男人这才发出温吞笑声,“不要紧张,并无歹意。你会下棋吗?”

        庾庆看了眼棋盘,犹豫道:“会一点点。”

        男人再次指向对面,示意他坐下,“我可是在这等了你不少的时间,你总不能让我棋下一半吧?坐,有什么话先跟我下完这盘棋再说。”

        搞什么?庾庆心里嘀咕,但是一看人家这派头,唐布兰连人家名讳都不敢提,还在门口乖乖守门,就知来的不是司南府的一般人,他也不敢违逆什么,只好老老实实坐在了对面。

        男人率先落下一子,然后伸手示意对面的庾庆。

        庾庆也就稍微看了看棋盘上的局势,捻起一子,几乎不带思考的感觉,啪,随手就落子了。

        下的干净利落,痛快。

        男人一怔,抬眼望,“若是赢不了我,休怪我再逼你下一盘。”

        言下之意是,你连想都不想一下就落子,未免也太敷衍我了吧?

        庾庆略挑眉,表面淡然道:“好。”

        又伸手抓了枚棋子在手把玩。

        连句废话都没有。

        等于答应了对方,若是下不赢就陪你再下一把。

        没办法,下棋这东西对他来说,实在是太无聊了。

        这玩意他九岁之后基本就不玩了。

        因为没劲,因为除了他师父外,找不到对手。

        他之所以拥有修炼观字诀的天赋,只因大脑某方面的功能确实比正常人强大一些。

        观字诀最重要的其实就是大脑某些方面的推演能力,何况他又修炼了观字诀。

        人性无常,世事无常,这些个不好推理也就罢了,但这方格之间的死物变化就别在他面前讲什么变幻无穷了,在他眼里就是小孩子玩的东西,压根不值得他较真。

        “……”男人被他一个‘好’字堵了个无言以对。

        好吧,他目光回到棋盘上,一番斟酌后又落下一子。

        然手还没完全抬起来,啪!庾庆已随手拍下一子,然后伸手从瓮里抓了把子在手里玩,在手里捏的嘎吱嘎吱的响。

        “……”男人再次无语。

        再盯着棋局琢磨了一下,他又落子。

        啪!庾庆随手的,还是那么的干净利落。

        再来。

        又“啪”一声响。

        探花郎不是吹的,就是那么的痛快,连响声都那么干脆。

        再接连几手后,那男人意识到了不对,发现对面小子还真不是敷衍他,落子杀机重重,形成的攻势凌厉的很,

        更让他无语的是,发现庾庆偶尔抠抠嘴角,偶尔看看屋顶,偶尔还偏头看着门外走神一会儿,就差撑着脑袋瞌睡了,一副等他落子等的很无聊的样子,一副跟他下棋很没劲的样子。

        敷衍,的确是在敷衍,但却是另一种敷衍。

        男人感觉自己遭到了某些方面的羞辱,两手袖子左右拎了拎,貌似虎躯一震的样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来应战,再也没有了之前反客为主的淡定和从容。

        堂内气氛似乎有些不正常,偶尔回头往里看一眼的徐觉宁和唐布兰面面相觑,不知是不是错觉,感觉后司先生今天似乎有点失态了,竟撸起了袖子下棋,还不时在那无声的呲牙咧嘴,搞的要跟人拼命似的……

        内宅正厅,钟家人都没休息。

        又如何能休息,家里突然来了一号大人物,谁又敢休息。

        人家一登门,钟粟迎去一看,就吓了个心惊胆战,没想到司南府的高层,仅次于地母那个层级的人竟会来自己家里。

        人家自然是不认识他的,但是他曾远远看到过人家,那可是负责整个司南府内勤的后司先生啊!

        结果人家是来找他准女婿的,问了他准女婿住哪后,人家就去哪等上了。

        钟粟感觉人家没什么歹意,否则凭人家的身份地位犯不着亲自登门,要收拾他们也就一句话的事情。

        而此时,跟随庾庆的两名护卫也在内宅做交代。

        没及时回来,肯定是要将行程做交代的。

        尤其是去了夕月坊那个地方,那地方某种程度上就是个淫乱场所,钟府的未来女婿跑那地方去玩乐,让这边情何以堪,肯定是要把事情说清楚的。

        听到只是同僚间的正常宴请,而且去的也是很正常的馆所,钟家四口才暗暗松了口气。

        题字的事,两名护卫也交代了。

        说到这个,两人略感兴奋,说是终于亲眼见识了探花郎举世无双的才华。

        说探花郎就简简单单随手写出的“人间好”三个字,却是把那个‘小鲜楼’给捧上了天。

        他们两个读的书也不多,也不是正经读书人,也讲不出什么花来,所言也只是把叶点点和林成道的剖析及品味转述了一遍而已,只是语气中的感慨和仰慕颇多。

        “人间好…”文若未听了讲述,稍一品味,忍不住在姐姐耳边兴奋嘀咕道:“姐,这三个字夸那酒家,真的是绝了,好有味道哦。”

        已在心里默默品味的钟若辰微微点头,表示认同,亦颇为向往。

        她真想在场亲眼看看未来夫君随手落笔便惊艳全场的情形。

        奈何因世间礼数约束,她目前也只能是见字如面,只能是放在心里憧憬和遐想。

        文简慧却回头瞪了小女儿一眼,还蛮凶的低声训斥了一句,“好什么好?自家人被人占了便宜都不知道。”

        钟粟没管身后几个女人,稍微品了品两位护卫说的那三字的意境后,竟也忍不住苦笑摇头。

        既高兴,又担忧。

        准女婿的才华横溢不用说,世人皆知,只是这动辄让人惊艳的手笔,还是让他感觉有些吃不消。

        钟家只是个商贾人家,突然冒出这么个惊才绝艳的人物,且不时发出耀眼闪光,连他自己都感觉这女婿与钟家有些格格不入了。

        钟家生意做的还算大,到了这个地步真的不想太过高调。

        早先担心女婿无法金榜题名,现在却发现,似乎有点过犹不及了。

        他真的是有点担心,他深知太过耀眼的光芒和福气,真不是什么德望的人都能承受得起的,容易适得其反。

        总之,及时从夕月坊脱身了,没有被后面的事情连累就好。

        钟粟挥手让两名护卫退下了,这事也怪不得两名护卫,确实也不好拦,他也知道‘阿士衡’不是池中物,不是他钟家这口浅塘能强行约束住的。

        回头见母女三个还在,让她们先去休息。

        文简慧却哼声道:“这个‘人间好’放哪都合适,用在咱们女儿身上最好。你看,士衡娶了若辰后再感慨‘人间好’多合适,岂不是把若辰夸上天了,现在白白被那小鲜楼给捡了便宜,实在是闹心。

        士衡也是,让给自己家里写点东西迟迟没反应,被别人一顿饭随便糊弄了一下就写了,他不知道自己写的东西拿出去甚至能卖几万两吗?你回头可得找机会跟他说一下,让他以后可别随便给人题字了,吃了亏都不知道。”

        语气里是满满的不甘,感觉被人占了天大的便宜似的。

        关键是庾庆答应的给她写的东西一直没兑现。

        钟粟叹道:“士衡不傻,人家的一些交际和应酬就不用你这个妇道人家来操心了。好了,你们回去歇着吧。”

        结果母女三个也无心安歇,只是回避了他而已,家里来了那种贵客,不确认没事了,也确实是无法安心。

        一家人都在等东院那边的消息,又不敢过去打探,东院门口有司南府的人守着呢……

        哗啦,一把子落!

        无聊到身子都快塌下去的庾庆终于又坐直了,将手中把玩的棋子扔回了瓮里。

        一盘棋结束了,胜负已分,局势分明。

        手上捏着一枚棋子不放的男人,神情凝滞,两眼发呆,发际线后退的额头上甚至已经冒出了些许细微的冷汗。

        他输了,而且是输的很惨。

        他这辈子都没输这么惨过,简直是惨不忍睹。

        对面的小子杀性太重了,那叫一个无情,把他杀的那叫一个丢盔弃甲。

        他以为自己的心性修养已经够可以了,谁知下盘棋竟能下的自己冒一头的冷汗。

        这棋下的,简直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