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84章

第84章

        月考后,成绩公布,全校哗然。

        一直位居第一卓殊居然被应同尘顶下来了,实在是可喜可贺,感动中国。

        卓殊神色凄然,躲在教室里,拒绝采访,愤愤不平地看着应同尘。

        约好一起谈恋爱,你却偷偷背着我考第一,我不要面子的吗!

        既然你不仁,休怪我不讲道义。

        应同尘察觉到怨妇般的目光,睁开眼打了个呵欠,缓缓眨了下眼,嗓音软软的:“把你的手拿开。”

        卓殊本想挠痒痒惩罚他来着,结果刚一碰到他的腰,就被发现了,飞快地掐了一把,然后装作无事发生。

        片刻后,又觉得有些意犹未尽,对方坐直后,暗中悄悄握住他的手,不让他拿笔。

        “专心谈恋爱。”卓殊小声道。

        应同尘:“……”

        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卓殊怂恿同学们去喊应同尘一起打球。

        应同尘原本觉得和同学们不熟,但架不住他们直接把他拽进了球场,这才开始热身。

        不经意往球场边的座位上一瞥,卓殊坐在一群女孩中间冲他挥挥手,微微笑了一下。

        他不着痕迹地收回视线,若无其事地勾了勾嘴角。

        就是这时候,趁敌人不注意的时候,卓殊飞快地拿出习题,开始搞学习!

        正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的时候,忽然听见旁边一道响亮的女生喊道:“应同尘,我要给你生猴子!!!”

        卓殊猛地抬起头,扭头冲观众席上的女生们威胁道:“都给我闭嘴。”

        女生们见他拿出了违纪本,敢怒不敢言。

        卓殊这才重新专注在中,不知过了多久,旁边的女生们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这次不是直接叫喊,而是神色激动地拍打着同伴,兴奋的眼泪从嘴里流了出来。

        卓殊察觉有异,抬起头往场中央一看,就看见应同尘一边和同伴说话,一边撩起衣角擦脸上的汗水。

        卓殊:“!”

        场边不知从哪冒出一个漂亮小女生给应同尘递水。

        “住手!”卓殊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东西,翻身越过前面的座椅,直奔球场边。

        等赶到的时候,那女生已经被应同尘拒绝走了。

        “我这有水。”卓殊从包里摸出一个保温瓶,“要多喝热水。”

        应同尘:“……”

        放学后,卓殊背着两个人的书包,问道:“你是不是在家偷偷搞学习了?”

        “不行吗?”应同尘道。

        “原来如此。”卓殊不服输道,“下次我一定会把你甩在后面的。”

        “那就试试看咯。”应同尘走到楼下,接过书包,“行了,你回去吧。”

        “不请我上去坐坐吗?”卓殊暧.昧地说。

        “没空,回你自己家去。”

        卓殊却给他看了个聊天记录,正是他向劳司征求去家里玩的对话。

        “你老师都同意了,还说他们要在外面吃饭,晚点回来,让我们早点学习完呢。”卓殊理直气壮地跟着他上楼,“难道送你回家,连口水都不给喝吗?”

        应同尘只好进屋给他倒杯水,冰箱里没有剩饭,点了两份外卖解决晚饭。

        吃完饭后,卓殊就嚷着要参观应同尘的房间,一进去就直奔书桌,主要目的就是暗中探访他到底晚上是在如何学习。

        “你一般都怎么安排时……!”他刚回过头,就见应同尘脱了外面的卫衣,不小心带起里面的短袖,露出一截白皙劲瘦的腰身,顷刻间又被衣角遮住。

        “我先去洗个澡,你自己先写作业吧。”应同尘拿上干净衣服就去了浴室,徒留卓殊在卧房里想入非非。

        他随手拿过一个本子,写写画画,脑子里却是美男出浴戏。

        “你在我资料上画什么鬼画符呢?”身后一道声音出现。

        卓殊回过神,道:“哦……我在算题呢。”

        应同尘伸手将书往旁边挪一点,俯身去看上面的字迹,好好的习题被他画了不少火柴小人,一看就是没安好心。

        卓殊闻到干净清新的味道,扭头看过去,正好对着他的脖子。

        对方穿着简单的家居服,露出一截发白的后颈,发尾微湿,软软的。

        他情不自禁地摸了摸对方的脑袋。

        应同尘一怔,转头看着他,四目相对,卓殊将人拉进怀里,让对方坐在自己的腿上,扣着他的脑袋吻上他的唇。

        应同尘换了个更舒服的方式坐着,回应着对方,问:“你算得什么题?书都没法看了。”

        “那就看我,我给你讲题。”

        卓殊一边贪婪地摄取属于他的气息,一边断断续续地复述资料上的题目,而后缓缓退出来,有一下无一下地亲吻他的唇,“所以答案是什么?”

        应同尘抬眸看着他的唇,目光潋滟,捏起他的下巴,长驱直入。

        “你得逞了。”

        那晚应同尘没能专心复习,倒是解锁了新的亲近方式。两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缠绵在一起,难免会擦枪走火。

        两人躲在厕所里,卓殊紧张道:“我也没试过,要不要先查一下怎么弄?”

        “看反应不就知道了。”应同尘观察着他的表情变化,伸手帮他解决。

        两人互相帮完忙,卓殊早已忘记今晚来的目的,又粘着他亲亲抱抱。

        劳司和来师深夜才回到家,发现卓殊还没离开,门口大开着。

        走到门口一看,见这俩家伙正在讨论数学题目,一问一答好不专注。

        跟他们打过招呼后,两位大人才回房。

        劳司关上房门,笑到弯腰:“他们拿的语文试卷都没发现吗?”

        *

        期末考试,卓殊又拿回了第一,导致应同尘心情很不爽。

        本来他对名次倒也没那么强的胜负心,但是卓殊这小子太气人,一拿到成绩就一个劲在他面前炫耀,三句不离他的成绩。

        奇怪的胜负欲增加了。

        高三一年,两人都在不断地明争暗夺。

        可每次都在同学们以为两人关系已经破裂的时候,又好得跟亲兄弟似的,让人摸不着头脑。

        高考结束后,沐晴非常开心地组织了一场家庭旅游,双方人员都要参加。

        可是卓殊却提出要和应同尘一起自助游,就不跟他们的队了。

        于是兵分两路,大人们报团去国外游,而卓殊则定了国内的景点。

        他想得很美,打算给应同尘送个惊喜礼物。

        当应同尘站在一座荒山野岭外的山脚下时,生无可恋道:“

        我怎么有种不祥的预感。”

        卓殊挠挠头:“我们好像走错方向了。”

        “回去回去。”应同尘说什么也不上山,往马路边走了一会,路过的车辆少之又少,一直打不到车。

        卓殊拦下迎面而来的一辆车:“大叔,能载我们一截吗?”

        “没问题啊。”大叔很是热情。

        应同尘坐在车里,仰头望天,旁边的稻草将他环绕,伴随着拖拉机突嚓突嚓的声音,双手抱膝,默默诅咒着卓殊。

        卓殊揽住他的肩膀,强行安慰道:“这也算体验新生活了嘛。”

        这时,拖拉机突然停了下来,大叔仔细检查一遍,说道:“小伙子,你们帮我在后面推一下吧。”

        应同尘:“……”

        两人在后面奋力推了半天,车尾气扑他们一脸,车子又开始突嚓突嚓。

        应同尘摸摸脸,宛如一具丧失灵魂的丧尸。

        到达市中心后,两人告别大叔,买了回去的机票票。

        候机室里,没人敢坐在他们四周。

        卓殊把他脑袋和背后的杂草给取下来,又给他擦了擦脸上的黑污,一点不嫌弃地牵着他的手道:“还有几天时间他们才回来,你还有想去的地方吗?”

        “不去了。”

        应同尘抽回自己的手,扭头看了眼他满头杂草的模样,一顿暴搓,“分手吧分手吧,这日子没法过了。”

        “晚了。”卓殊哼哼一笑,“早知如此,当初你何必要勾引我??”

        应同尘道:“我什么时候勾引你了?”

        “你这时候就要耍赖了是吧?”卓殊严肃地批评,“怎么,长大了毕业了,翅膀就硬了是吧,做过的事就想赖账了?”

        应同尘神色一凛:“那你倒是说啊,我怎么着你了?”

        “说就说,我忍你很久了。”卓殊气得胃都要炸了,“你没事就冲我笑干嘛?你不知道你的笑有多大杀伤力啊?我只要一看见,准保神魂颠倒,哪还有心思做正事啊!”

        “我!……”应同尘到嘴的脏话突然咽了回去,双目写满了问号。

        “你看,你看看你,又开始用这种眼神看我。”卓殊指着他的眼睛,气得手都在发抖,“行,我知道你眼睛好看行了吧,有事没事就直勾勾看着我,那叫一个欲说还休、欲拒还迎、欲令智昏,令人欲罢不能,这不是存心勾引我是什么?”

        应同尘哑然:“……还有呢?”

        “还多着呢,成天穿得花枝招展的,好好的校服都能被你穿得那么不正经,整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晃,存心打扰我学习。”卓殊一一数落,“还有你那个嘴啊……”

        “行了。”应同尘无奈扶额,又好气又好笑,“别说了。”

        卓殊:“为什么不许我说了,把我勾引到手后就想把我抛弃,你说你是不是渣男?”

        “就是就是。”

        应同尘一怔,抬起头左右一看,见不知何时坐了好几排围观群众,还一个劲地附和。

        应同尘:“……”

        *

        卓殊把他送回家后,还摆着一张臭脸。

        “洗澡吗?”应同尘看了眼两人脏兮兮的穿着。

        “洗。”

        两人洗完澡换上干净衣服后,应同尘将换下的拿去扔洗衣机。检查口袋时,从卓殊的兜里摸出一个盒子。

        “……这是什么?”

        卓殊看见他持着自己准备的作案工具,心里慌慌张张,表面霸道嚣张:“哦,既然看见了,你就选个喜欢的味道吧。”

        应同尘回头,眼神冰冷:“还有选择?”

        卓殊打开一直随身带着的背包,从里面抖出来十几盒。

        应同尘:“……”

        卓殊讪讪一笑:“s、surprise!”

        应同尘给他一顿爆锤。

        当晚卓殊找了个无数个理由来留宿,两人躺在床上,安静片刻,应同尘问道:“你想去哪上大学?”

        “就本市的啊,你呢?不会跑远吧?”

        应同尘沉吟一声:“嗯。”

        卓殊翻了个身,握住他的手,沉沉地笑了起来:“你放心吧,我的目标和你的是一样的。”

        “你知道我想考哪个?”

        “每次出去玩,经过那所学校,你都要多看几眼。”

        卓殊道,“很快我们就是校友了,然后是合作伙伴,还要去国外领个证,以后就是老伴。”

        应同尘笑道:“想得倒不少。”

        “反正,我的未来以后一定会有你,你呢?”卓殊认真地看着他。

        应同尘缓缓凑近,在他唇上落了一个吻。

        “东西呢?”

        “在客厅。”

        卓殊立马反应过来,立马翻身下床找东西。

        没多久,响起一阵窸窣声。

        “怎么样?”卓殊充满期待地问。

        应同尘微笑:别问,问就是想死。

        但怎么说也是第一次,不能打击男朋友的自信心,要给与适当的鼓励。

        应同尘朗诵道:“太大了吧,你好棒,666”

        卓殊:(*^▽^*)

        作者有话要说:好消息:本文正式完结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