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83章

第83章

        应同尘发现自己……被谈恋爱了?

        这事来得也太突然了,事先也没人通知他一声啊。

        现在谈恋爱都时兴先斩后奏吗?

        我这还没起步呢,人家就已经跑到了爱情的终点?还喊着家人一起在终点等他了?

        “我们之间到底什么事啊?”应同尘第九十六次问道。

        “不就是那点破事嘛。”卓殊头也不抬地说道。

        “那你能不能回你自己桌上去写作业?”应同尘十分无奈,自己一大半桌子被他占据着,“你那么大的桌子就空着?”

        “这不是怕你自己写作业太孤独,一个人偷偷抹眼泪么。”卓殊突然灵光一闪,“要不我做你同桌吧。”

        应同尘指了指正在抓耳挠腮写情书的甄明鑫:“然后让他一个人坐在我们前面?这什么奇怪的座位排列?”

        卓殊看了眼甄明鑫:“我有办法了。”

        上完课间操回来,甄明鑫就发现自己的桌子被孤零零的放到了最后,和应同尘的位子对调了。

        “!!”

        甄明鑫幽怨地看着前面一对狗男男,气得要命,在情书里揭发两人的罪行,得到了孟功的同情与爱怜。

        *

        同学们发现最近卓殊和应同尘的关系变得格外好,显然有些不正常,不少人怀疑是应同尘暗中收买了班长,所以这周的黑名单才没他的名字。

        应同尘只好提醒卓殊:“你别作弊那么明显。”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卓殊偷偷给他看违纪本,通篇都是“应同尘殴打同桌”、“应同尘揪同桌耳朵”、“应同尘迟到早退不吃药”……

        更变本加厉了。

        应同尘:“……”你好样的。

        下一周的国旗下,全校师生哗然,只那道德标兵不仅管束其他学子,就连自己也没放过!

        只听广播声情并茂地喊道:“下一位,卓殊,违纪事件有和同桌上课说话、传纸条、私自逃出校园拿外卖、早恋……嗯?早恋?!”

        操场顿时炸开了锅。

        “卓殊居然会谈恋爱?!”

        “该不会他给数学作业取的小名叫恋爱吧?”

        “可是最近也没看到他和哪个女生走得近啊。”

        “不愧是卓殊,闷声干大事!”

        “来人啊,校霸晕倒啦!”

        众人交头接耳传八卦,谁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唯有站在人群后方的应同尘,沉默无言,甚至想死。

        这时,广播里又念到应同尘的名字——

        “应同尘,上课讲话、早自习睡觉、早恋。”

        众人又是一惊,要知道这位转校生虽然仅仅来了一个多月,但前有美貌加持,后又成绩惊人,早已在学校里打响了知名度。

        爱慕者众,只可惜无数表白,都纷纷夭折在道德标兵卓殊的违纪本下。

        “是哪个天杀的抢我男人,我与她不共戴天!”

        “呜呜呜我的新男神又是被哪个老母猪给拱了!”

        “再了妈妈今晚我就要远航!”

        应同尘在七嘴八舌的讨论声中走上了主席台,和铲除小人组的成员们顺利会晤。

        和成员们一一握手后,走到了站在最中央的卓殊的面前,暗中瞪了他一眼。

        然后卓殊在众目睽睽之下,牵过他的手,将他拉在旁边一起站着,也没有人觉得异常。

        上午,年级主任把违纪情况比较严重的几人拎去了政教处,卓殊和应同尘双双被捕。

        挨个训话完,主任将其他人赶回教室,最后只剩下他们二人,恨铁不成钢地指着卓殊,痛惜道:“我真是错看你了,你素来是让我们最放心的一个人,你怎么也沦陷了……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

        “哎,都怪敌人太狡猾。”卓殊垂头丧气道。

        “……”主任又追问道,“对方是谁?”

        卓殊眼睛偷偷向旁边的应同尘瞥了一眼,被主任捕捉到了这个小动作。

        主任拍了拍桌,语重心长道:“我在问你话呢,你老瞧别人干什么,是不是还想拉个垫背的?”

        卓殊:“……”

        主任逼问不出什么,便将目光放在应同尘身上,又是一副老父亲的语气:“你虽然是新来的,但是你努力学习的身影令各位老师过目不忘,深感敬佩。”

        卓殊:“?”他上课一半时间都在补觉啊。

        “你班主任也时常在夸你上进用功,可你怎么也年纪轻轻就谈恋爱了呢?”主任惋惜不已。

        “我也很想知道。”应同尘道。

        主任立即听出话里有话,神色一喜:“你的意思是,你是被冤枉的?你没有谈恋爱?”

        应同尘转头看向卓殊的侧脸,他端正如松地站着,丝毫不惧言行逼供,还扭头冲他笑了一下,简直是……不要脸。

        “没有冤枉,我可能……我是真的恋爱了?”应同尘迟疑道。

        “可能?”主任大为不解,“谈没谈,难道你自己都不知道吗?”

        “老师你别再逼他了。”卓殊一脚挪在他面前,挡住主任的视线,“你再问,他可就该害羞了。”

        应同尘:“……”

        “你又出来添什么乱。”主任伸手欲推开他,奈何卓殊年轻力壮,压根推不动,还听卓殊用一副标准的播音腔通知他:“主任,你要问就问我,不要欺负我男朋友。”

        主任吓得眼镜都歪了:“你说什么?!”

        卓殊很有礼貌地给他把眼镜扶好:“来,主任,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男朋友。同尘,快叫人。”

        “……”应同尘讪讪道,“主任?”

        主任:“诶……”我诶个什么诶!这又不是什么家长的局面!

        “卓殊,你最好是没有骗我,不然小心我把你们家长喊来!”主任怒道。

        谁知卓殊跃跃欲试,期待地搓了搓手:“主任你快打电话通知家长吧,快打快打,是不是不知道号码?我给你说说。”

        主任:“?”

        卓殊:“我爸妈一直念着说想亲家,正好就借这次机会了。”

        主任气卒。

        管不了管不了了,需要通知校长亲自来处理。

        校长沉吟良久,道:“应同尘,你过来,他说的都是真的吗?”

        应同尘站上前,陷入沉思,处于两难的抉择,一边是陷入同性恋丑闻后再度转学,一边是……

        他回头看了下眉目都映着笑意的傻子,默默翻了个白眼。

        “是真的。”应同尘话一说,眼一闭,等待着死刑。

        校长板起一张脸,严肃道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事他爸妈已经跟我打过招呼了,不过你在学习方面要继续努力,千万不要落后,别让两边的长辈担心,知道吗?”

        应同尘诧异地张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他。

        “知道了,那我们先回去上课啦。”卓殊笑眯眯地揽着应同尘肩膀就往教室走。

        走出办公室外,应同尘还处于恍惚的状态中:“这就……没事了?”

        “对呀,你还想怎么样?”卓殊笑道,侧目时视线落在他白皙的脖颈上,心里痒痒的,赶紧松开手,离他一米远,“不过在同学们面前还是保持点距离,不然他们该要羡慕我们了。”

        应同尘:“……”

        *

        家长会这天,卓复和沐晴一走进校园,就四处寻找应同尘的身影。

        刚走到教室外,就看卓殊趴在桌上,背对着窗户,一直盯着旁边的人看。

        而旁边的男生显然是不胜其扰,拿起书挡在他面前,准备继续写作业,耳朵却泛着红。

        沐晴正欲说话,忽听旁边一道笑声:“年轻真好啊。”

        二人看过去,旁边不知何时多了两位中年男士,看起来很年轻,只能猜出个大概年纪。

        直到家长们进教室落座后,四人才得知对方——可能是亲家!

        沐晴笑道:“你们好,我们是卓殊的父母,你们是应同尘的家长吗?”

        劳司点点头:“算是吧?”

        班主任在上面不厌其烦地介绍着学校,而沐晴则说起了悄悄话:“那你们应该知道了吧?那两小子的事。”

        劳司挑挑眉:“倒不是很清楚。”

        沐晴嘿嘿一笑:“哎哟,你家孩子肯定是不好意思跟你们说呢,我跟你说这事啊……”

        家长们在里面开会,学生们则在外面等候。

        应同尘四位家长也不知说了什么,四个脑袋迅速凑在一块,完全不把班主任当回事,小动作多到飞起,偷笑一阵后互相握手,甚至还拿出了一副纸牌……

        “你跟我来一下。”卓殊忽然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就走向操场去了。

        片刻后,应同尘跟了上去:“有事?”

        卓殊左右张望一圈,拉着他闪进了旁边的小树林,躲在一棵大树下,低声道:“老师们都在忙家长会,学生会也不会来这里,现在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了。”

        “所以呢?”

        “所以……”卓殊挠挠头,他也不知道要来干什么呀,只是每次巡查的时候总能在小树林里逮到小情侣,“这里不是谈恋爱必来的地方吗?”

        应同尘问:“谁告诉你的?”

        卓殊:“违纪本?”

        “……”

        应同尘背靠在树上,双手环胸,好笑地看着他,“我们真就恋爱了?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你什么我都喜欢,越看你越喜欢,你怎么尽往我心坎里长。”卓殊回答完,突然间福至心灵,“你是不是很没有安全感?”

        是了,他们虽然确认关系了,可是还没有任何实质性进展,之前还能毫无顾忌地牵起新同学的手,现在却只敢羞涩地捉住他的手腕。

        “别怕。”卓殊上前一步,俯首看着他,颤抖着手,故作自然地牵起他的手,“接下来该做什么了?”

        应同尘:“……”

        沉默无言,四目相接。

        应同尘慌乱地别开眼睛,片刻后,复又抬起头,稍稍踮起脚,覆上了他的唇。

        卓殊瞳孔微颤,心脏胀鼓鼓的,像是什么东西快要溢出来了。

        闭上眼后,应同尘此刻的模样却在脑海里异常清晰。

        “唔。”应同尘突然推开他,摸了下唇瓣,“你到底会不会啊?”

        “不太会,我又没有经验。”卓殊意犹未尽,不要脸地凑上去,“再多试试就好了。”

        “不想试了。”

        “别别,就一次,这一次我一定会表现得很好!”

        几分钟后,卓殊不惜用手指在掌心做了个下跪的姿势:“求你了,再来一次,绝对不会再出错的!”

        “……”

        几个回合下来,应同尘摸了摸破皮的嘴角,心道果然是早恋害人不浅啊。

        卓殊却仿佛堪破了爱情的真谛,一边拉着他的手转圈圈,一边兴奋道:“原来谈恋爱这么好!”

        “谁呀!谁在那边谈恋爱!”主任吼道。

        两人一惊,连忙跑回了教学楼。

        “等等,我去买个东西。”应同尘走进小卖部,买了个口罩戴上,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

        两人往教室走去,趁着无人,卓殊在监控死角处,隔着口罩飞快在他嘴上亲了一下,开心到飞起。

        家长会结束后,各自带着孩子回家。

        沐晴卓复跟劳司来师约好有空一起打麻将,又十分不舍地跟应同尘说再,才各自带着人回家。

        回去的路上,劳司时不时瞥一眼应同尘的口罩,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应同尘:“……喂!”

        来师用拳头抵住嘴角边的笑意,忍笑道:“听卓殊妈妈说,你爱他可爱惨了,是不是?”

        应同尘:“……”

        “不是!谁造的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