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82章

第82章

        课间操,卓殊带着学生会成员在操场上检查,发现应同尘没在队伍里,马上回教室找人。

        刚走到窗边,就看应同尘趴在课桌上睡觉。

        “喂……”他甫一开口,就不忍再喊醒了。

        一阵微风吹过来,轻轻拂动着应同尘的头发,少年纤细的身体显得有些弱不禁风,也不知做了什么噩梦,眉头紧皱着,额头上冒着微汗。

        他伸出食指,戳住对方的皱成结的眉心。

        应同尘悠悠转醒,抬起头来,警惕地看着他:“你干嘛?”

        卓殊心下一慌,用力往后戳了一下他的额头:“怎么不去做操?”

        应同尘沉吟道:“生病了,不想去。”

        “什么病?”

        “绝症。”

        “!”

        应同尘本来只是骗骗他,谁知道对方不仅当真,还很担地拉着他去医务室。

        “我骗你的,我真没病。”他走在路上,奋力反抗,可是压根挣不脱对方的手。

        “你刚刚表情那么痛苦,肯定是有事。”卓殊把他拽到医务室门口,“你放心,无论是什么难以启齿的病,我都不会过问,但前提是你得去看医生。”

        奈何今天医生请假了,医务室没有人。

        应同尘本以为他会放弃,没想到他居然去跟班主任请假,说要带他去外面的医院检查检查。

        应同尘:“……”

        被强制送到医院去抽血拍片后,他坐在角落里,发誓再也不撒谎了,一个谎言的代价就是两罐血,太惨了。

        还有比这更惨的事吗?

        有的。

        等检查结果的时间里,卓殊出去买饭了,他坐在这里进行忏悔。

        面前突然有个人停了下来,惊讶地喊着他的名字:“应同尘,你怎么在这?”

        应同尘抬起头,是老同学贾壬逸,不由脸色一黑:“滚开。”

        “你生病了?”贾壬逸擅自坐在他身边,露出一副关心的神情,“严不严重?你怎么也不说一说一声就弃学了,我本来还想找你谈谈,跟你道个歉的……”

        应同尘起身就往大门口走去,贾壬逸赶紧追了上来,跟在旁边喋喋不休。

        走到路边,应同尘忍无可忍,停下脚步,转身欲动手,肩膀就被人扒住了。

        卓殊从后面冒出个脑袋,仿佛没看二人之间的氛围,一本正经地问:“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让我好找。”

        “没什么,遇到个蟑螂,呆不下去了。”应同尘淡淡道。

        贾壬逸脸色一变。

        “蟑螂啊,那确实挺恶心。”卓殊点点头,然后这才看向贾壬逸,“这位是……张先生吗?”

        贾壬逸:你才姓张呢!你全家都姓张!

        “我姓贾。”贾壬逸道,“是他的老同学。”

        卓殊将目光看向应同尘,应同尘说了句不认识,就回医院去拿报告了。

        卓殊却还站在原地,问:“你找他做什么?”

        “无意中碰到的,你是他新同学?”贾壬逸不怀好意地看了他一眼,“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转学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贾壬逸讪讪一笑,又打量了他一眼:“你长得倒也不错。”

        卓殊:“你说得对。”

        贾壬逸:“……”你难道就不能稍微含蓄一点吗!

        贾壬逸重新打起精神,道:“你知道他是个同性恋吗?”

        “我知道啊。”

        “那你知道他喜欢谁吗?”

        “我知道啊。”

        从昨天起他就知道了。

        卓殊意味不明地看了他一眼,“行了,我明白了,你既然是他老同学,所以是来帮他做说客的吧?”

        贾壬逸:???

        什么说客?

        卓殊神色沉重地叹了口气:“麻烦你帮我转告他,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学习,我还没有做好谈恋爱的准备。”

        贾壬逸:?????

        你到底在说什么!

        “我这么说是不是太伤人了?”卓殊转念一想,担心伤了应小同学的心,以防应同尘对生活彻底失去信心,于是改为鼓励法,“算了,你可以告诉他,只要这次期中考试能进班级前三十名,我就可以考虑一下跟他谈恋爱。”

        以应同尘那上课睡觉下课抽烟的鬼德行来看,就是进全班前50都难啊,除非第50名缺考。

        贾壬逸:“你到底在说什么!”

        说话间,应同尘拿了报告单回来,卓殊忙接过去:“我去问问医生,你们老同学叙叙旧吧。”离开之前,还冲贾壬逸递了个鼓励的眼神。

        应同尘察觉到二人的异常,皱起了眉:“你跟他说什么了?”

        贾壬逸恍恍惚惚:“我就说你是个同性恋啊……”

        应同尘用没抽血的那只手将他抡到了树上,揍了几拳后,又问:“还有呢?”

        贾壬逸没料到他出手这么狠,当真是一点情分都不给!

        应同尘冷声道:“你不会真以为我喜欢你吧?少做梦了。快说,你们还说了什么?”

        贾壬逸看他的眼神都变了,宛如一个怨妇看着渣男,把他说扔就扔了,转头就找上了新人。

        被揍得毫无还手之力的贾壬逸,挣扎着说道:“他说要跟你谈恋爱。”

        应同尘猛地一怔,满头问号:“什么???”

        贾壬逸方才总觉得没和卓殊对上频道,惊讶迷茫时,只记得后面那几句,便重复一遍:“他说他会考虑跟你谈恋爱。呵呵,我祝福你们这对狗男男永远都考不上第一!”

        好恶毒。

        办完事回来的卓殊正好听他最后这句诅咒,上前补了一脚:“歹毒如斯,以后别让我在附近看你!”

        贾壬逸:“……”

        卓殊拉着应同尘往学校的方向走去,念道:“医生说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有点贫血,还是因为你太瘦了,要多吃点才好。”

        念了半天,也没得到回应。

        他回头一看,应同尘正盯着他看,眼神里充满了不解和疑惑。而后再看向两人交握的手,连忙松开,耳朵一下就红了。

        怎么回事?他什么时候牵起手了?

        应同尘他红着脸独自往前走,心里跳了一下,踢了下脚边的石头,砸中他的后背:“喂,刚刚跟他说了什么?”

        卓殊摸了摸背,不敢回头,闷头往前走,又怕他跟丢了,就听着脚步声保持一两米的距离:“他跟你怎么说的?”

        “他说……你在考虑跟我谈恋爱?”应同尘挑了下眉,睫毛微微颤动,“是吗?”

        “嗯……”卓殊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

        应同尘突然停下脚步:“为什么?你也觉得我很好玩是不是?”

        卓殊回过头,脱口而出:“你哪里好玩了?谁敢惹你啊。”

        “你啊。”

        一听这话,卓殊又有点飘飘然,心道自己果然太吸引他了,都他心里惹起了火。

        应同学,说话真是不要太直白哦。

        o(*▽*)q

        “这些事等期中考完后再说,我们赶紧回学校吧。”卓殊往前走两步,他呆在原地不动,原地踱了两步,绕回去站在他身后,推着他往前走,“听话,小心我不喜欢你。”

        应同尘:“?”

        走到校门口时,卓殊突然又问道:“检查也没什么毛病,那你到底是得了什么绝症?你是不是骗我的?”

        应同尘他又要摸出违纪本,道:“我,不孕不育。”

        “……”卓殊动作一顿,收起了本子。

        *

        放学后,应同尘回到家,隔着老远就闻到了晚饭的香味。

        推开门,看老师和他爱人都在厨房里忙碌,打了个招呼后回房写作业。

        没多久,老师喊他吃饭,并询问了一下在学校的情况。

        应同尘刚一提到卓殊,两个大人就笑了起来。

        来师道:“你转学后就天天说起这人,是很特别的人吗?”

        应同尘回道:“是特别可恶一人。”

        “嗯~特别可恶~”劳司别有深意地指了指来师,“他也总是觉得我特别可恶啊。”

        应同尘知道自己被调侃了,戳了戳碗:“……我不说了。”

        大人们笑了一阵,又问起家长会的事,应同尘回答说是在期中考试后有一次。

        期中考试完后,卓殊离开学校,看应同尘独自走着,多么落寞,多么孤独,一看就是没考好还要失去爱情的症状。

        他上前鼓励道:“没事,考差一次也没关系,毕竟我也不是那么好得到的。”

        应同尘:“??”

        卓殊打开车门,挥了挥手:“再,期末考试就是你最后一次机会!”

        周日下午,所有成绩已经出来了,班主任在群里发布成绩。

        卓殊对自己的排名一点兴趣都没有,不是第一,就是全校第一。

        他直接从最后开始找应同尘的名字,一直到三十名都没看到名字时,突然有点反应不过来。

        不会吧?难道真进了三十名?

        他一个个往上看,一颗心悬得越来越高,一直在第二名才到看到应同尘的名字。!!!

        抄袭是不可能抄袭的,除非他能吵到自己的,可是两人的考场在最前和最后,完全不可能。

        难道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可是他放出去的狠话该怎么办?

        本以为对方是学渣,才敢做那样的承诺,谁成想他忽略了爱情的力量如此强大,竟让失足少年一夜悔改。

        蓦然回首,小丑竟是我自己?

        夜晚,卓家人吃完饭,卓殊开了个家庭会议,氛围很是凝重。

        卓殊道:“卓紫,把你的玩具放下。接下来的话题很沉重,希望你严肃对待。”

        卓复沐晴赶紧哄着五岁的卓紫把玩具放下。

        卓殊这才开始陈述事实:“爸妈,我郑重地通知你们一声,我要谈恋爱了。”

        “是喜事啊,卓家有喜了!”沐晴兴奋道。

        “你们听我说完,他是我的同学。”

        “同学好啊,知根知底,从小一起长大,一起面对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卓复说着说着就唱了起来。

        卓殊:“他是个转学生,每天上课不是在睡觉,就是薅我头发。”

        沐晴道:“说明她很喜欢你,是个痴情的人儿,你要珍惜。”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尤其是他原本不爱听课,可最近异常勤奋,只因为我告诉他考进前三十名,就同意跟他交往,结果他直接考了个第二,甘于臣服在我的脚下。”

        卓复:“是个有上进心的,这门亲事我答应了。”

        “谢谢爸爸妈妈。”卓殊点头致意,“希望你们不要怪罪我早恋,一切都是迫不得已,男人的承诺重千金,我不能毁掉自己的信誉。”

        “对对。”卓复连连点头,“信誉很重要,男人就要勇于扛起责任。”

        沐晴喜笑颜开:“除了这些,她为人怎么样啊?”

        “为人?”卓殊顿了顿,“他很善良,从来都不乱打人,一般都是别人欺负他,才马上揍回去,每次都会同意赔医药费的,一点都不赖账。”

        卓复弱弱道:“啊这……大丈夫行为,优秀。”

        卓殊又道:“他虽然很瘦,但是跑得很快,运动小达人。而且还……长得很漂亮,我从未过如此清丽脱俗之人。”

        沐晴神往不已,疯狂暗示:“啊,这样的小姑娘可真不多了,我想。”

        “好……嗯?”卓殊眨了眨眼,“他不是小姑娘啊。”

        “难道是老姑娘?”卓复摆摆手,“没关系,女大三抱金砖,都是宝。”

        “不,他就不是个姑娘。”

        “那还能是个什么东……男孩子?!”沐晴险些破了音。

        “嗯。”卓殊补充道,“是漂亮善良学习优秀还很会打架的男孩子。”

        卓复:“……”

        沐晴:“……”

        “好了,我汇报完毕了,谢谢爸爸妈妈的支持。”

        卓殊神清气爽地回房去了,留下二老抱头互相安慰。

        周一上学,又到了铲除小人组的露面大会,然而应同尘这次却没能上去,不由好奇。

        解散后,他问卓殊:“你没记我的名字?”

        卓殊温柔一笑:“这是给你的奖励。”

        “什么奖励?”

        “作为我男朋友的奖励。”

        “!”应同尘一惊,“你在说什么鬼话!”

        卓殊将他从食堂里拉回到教室,此时的教室里没有别人。

        “你刚刚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应同尘追问道。

        卓殊笑而不答,从桌下掏出一个保温桶,打开后香味弥漫开来,是一壶排骨汤,还冒着热气。

        卓殊给他盛了一碗汤:“你太瘦了,得多吃点。”

        应同尘警惕地看着他,却没法拒绝这么香的汤,喝了两口,眼神微动,喝汤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你准备的?”

        “不是,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卓殊道:“我已经把我们的关系告诉家人了,这个汤是你婆婆准备的,她听说你太瘦,特地给你煲的汤,让你好好调养身子。”

        应同尘:“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