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81章

第81章

        新的一周,应同尘去剪了头发。

        倒不是因为卓殊的逼迫,而是他老师的爱人出差回来了,对方见他头发过长,带着他去了一趟理发店。

        他是在前段时间才知道原来老师的室友就是他的爱人。

        父母离婚不久,加上在上一个学校因为某些事情而打算辍学,却没想到英语老师出手帮忙,给换到了新的学校,还准备资助他上完大学。

        所以他每次回家面对老师和他爱人的时候,都还是挺听话的。

        而老师的爱人突然问他什么时候有家长会,这可让他吓了一跳。

        以前爸妈从未去过什么家长会,他也没放在心上,可现在有人会去参加他的家长会……

        那么,卓殊的本子可是一个大罪状。

        得想想办法才行。

        他一走进教室,好几个女生频频回头,露出花痴的神情。

        卓殊看了他一眼,很是满意:“不错,孺子可教也。”

        应同尘压根懒得给他眼神。

        课间,见卓殊去了厕所,应同尘连忙在他桌子上翻找违纪本,窗户突然被人打开,卓殊就站窗外,举起手里的本子,微笑道:“你是在找这个吗?”

        应同尘转了转眼睛,摇了摇头,手无意中碰倒了桌面的本子,连忙捡起来,随口胡诌:“我在找这个。”

        卓殊一惊,难以置信地指着本子,手开始发颤,突然双手抱住他的胳膊,老怀欣慰地拍了拍:“太好了,你竟然要偷我错题集,你想搞学习?”

        应同尘:“不,我不想。”

        “别否认了,要是不想,怎么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去偷呢。”卓殊被他真诚的赤子之心打动,“你放心,我带你一起进步,一起扛起肩负起复兴祖国的重任。”

        “担子太重,你自己扛吧,我承受不来。”应同尘推开他的双手。

        *

        应同尘适应新学校的生活后,见目前还没什么人来惹自己的麻烦,也就懒得去应对其他人,专心于自己的事。

        半个月后,在某个课间休息的时候,一个吊儿郎当的男生带着弟兄们走到窗边,正是校霸,素爱惹是生非,尤其爱在卓殊面前搞事情。

        校霸如同往日一样,推开窗,恶狠狠地问:“你到底答不答应我!”

        卓殊头也不抬:“不答应。”

        校霸失落而归。

        班上的人早已见怪不怪,甚至很同情校霸。

        甄明鑫睡醒后打了个哈欠,传纸条给应同尘解释:“我怀疑校霸喜欢卓殊。”

        应同尘对这些八卦不感兴趣,将纸团揉碎抛进了对面的垃圾桶,没抛进。

        遂,被卓殊记载——乱扔垃圾。

        应同尘气得拿起桌上的书砸卓殊的头:“我忍你很久了,你非要找茬是吧?”

        卓殊一边挨着打,一边身残志坚地记录他的错误行为。

        应同尘顺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啊!”卓殊猝不及防叫了一声。

        应同尘一愣,旋即笑了出来:“怎么,挨打不怕,倒怕揪耳朵?快给我把记录删了,不然我揪死你。”

        “那你去把垃圾捡起来。”卓殊道。

        应同尘思虑再三,还是忍辱负重地去捡起了纸条,特别郑重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接下来的几天里,校霸时不时出现一下,问的都是同一句话,让应同尘摸不着头脑。

        一问卓殊,卓殊就说:“他想抄我作业,我是不会同意的。”

        “……”真这么简单?

        这日,校霸又来了,刚推开窗,恶狠狠的表情蓄势待发,甫一开口,就突然被另一道恶狠狠的眼神给堵了回去。

        应同尘:“滚,他不会答应你,再来打扰他的学习,我就阉了你。”

        同学们:嘶——哈斯哈!这什么霸道转校生为爱勇斗校霸的爱情故事!

        校霸和应同尘打了一架,失落而归。

        众人起哄说应同尘赢了一战,可以抱得卓殊归。

        卓殊回头看了他一眼,神情激动:“原来你也想抄我作业?”

        应同尘:“?”

        卓殊叹道:“抄作业有很多种方式,没必要肉搏。”

        应同尘彻底放弃,陷入自闭。

        *

        放学后,应同尘走出校门沿着路边走。

        马路边一辆车疾驰驶过,片刻后又慢慢退了回来,以和他保持平行的速度前行。

        应同尘:“?”

        应同尘突然跑起来,车子就加速,等他停下来时,车子也停了下来。

        他上前敲了敲车窗:“谁?”

        后座的车窗缓缓降下,露出卓殊那张讨人厌的脸。

        应同尘:“你又要干嘛?”

        “你家在哪个方向?”卓殊问道。

        “不用你管。”

        两人一问一答间,也不知走了多远,突然听见甄明鑫的求救声。

        两人同时看向路边的一个巷子,应同尘刚偏头去看,车里的人飞快地走了冲了下来,身后还跟着司机大叔。

        卓殊经过他身边的时候,还不忘拉着他的手一起走。

        应同尘:“……”

        等他们三人赶到的时候,就见甄明鑫被校霸和几个人围了起来,也不知在逼问些什么,甄明鑫连连摇头,怂成一团。

        “你们在干什么?”卓殊神色一凛。

        校霸见是他来了,刚退后两步,就看见他拉着应同尘的手,怒不可遏道:“你们什么关系?他就是你不答应我的原因吗?””

        卓殊看了一眼甄明鑫,偷偷使了个眼神,甄明鑫连忙从墙角溜过来,躲在他们身后。

        卓殊牢牢地牵着应同尘的手,慢慢往后撤:“用不着你管。”

        校霸抢过同伴手里的刀。

        卓殊好害怕,只敢抓着应同尘的手,他听说新同学打架很厉害,可也不敢保证对方能躲得过刀子,不能火拼,只能智取了。

        就在校霸上前时,他突然伸出手:“且慢,你们确定要用砍刀对付我们吗?”

        校霸:“不然呢?还跟你做个数学题battle吗?”

        卓殊:好气,计划还未实施就失败了。

        “那就英语?”

        校霸:“没门!”

        “行,那就用你们的方法。”卓殊叹了口气,摸出个手机,“砍就砍。”

        众人以为他是要报警,校霸的伙伴们互相递眼神,就在准备围攻而上的时候,却听见校霸的手机响了一声。

        校霸不解地打开手机,看到一个分享页面,登时把手里的刀都吓掉了。

        卓殊:“来,先给我拼夕夕砍两刀。”

        校霸惨败。

        应同尘:“……”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应同尘忽然挣脱他的手,走到校霸的身后,道:“动手吧。”

        校霸回头,震惊地看着他:“你不喜欢他?”

        应同尘:“……”

        你真是我见过最会脑补的校霸,我们校霸可不像你这样!

        场面一度很混乱,最后还是司机和一个见义勇为的高大的男学生出马,将那群人劝退。

        大家看向凭空出现的肌肉猛男,应同尘问:“你是谁?”

        “我叫孟功,是隔壁学校的体育生,刚刚在跑步呢,就看见你们了,没人受伤吧?”孟功说。

        “我受伤了!”甄明鑫突然举起手,然后柔弱地往他身上靠去,“小哥哥,谢谢你救我。”

        孟功脸一红,摆摆手:“我也就是个路过的而已。”

        “可那群人以为是你是我们的帮手,他们臣服在你的肌肉下了,那也说明你厉害啊。”甄明鑫戳了戳他的肱二头肌,露出羡慕的表情。

        卓殊问:“他们为什么要拦着你?”

        甄明鑫挠挠头:“我也不知道,他们就一直问我你喜欢什么,我就说你喜欢学习,他们就打我,嘤嘤嘤。”

        “这群人太不讲理了。”卓殊义愤填膺,“你又没说假话,为什么要打你?”

        应同尘无语:“你真不知道校霸对你存着什么心思啊?”

        卓殊:“什么?”

        “算了,不知道就不知道吧。”

        大家各回各家,甄明鑫却要孟功送他回家。

        应同尘走在前面,卓殊突然跟了上来,道:“我送送你吧。”

        “不用。”

        “万一他们又回来呢?”卓殊让他上车,奈何应同尘一直不答应,只好跟在旁边走着,旁边还有辆车跟着。

        走了一会,天色渐黑时,经过一条美食街,各种风味小食应有具有。

        应同尘察觉他速度慢了一点,时不时往那边瞟一眼,脚步一转,就往美食街走去。

        卓殊欣喜道:“你要在这里吃饭吗?这里有什么好吃的吗?”

        “你没来过?”

        “没有。”卓殊左顾右盼,看什么都觉得喜欢,“你觉得什么最好吃?”

        “我刚搬过来也不知道啊,那就试试吧。”

        两个人从这头吃到那头,卓殊满足地摸了摸肚子,又吃了个手里拿着的钵仔糕,笑道:“好甜。”

        “是你一下吃太多甜的啦。”

        “这里的东西真好吃,明天我们还来吧。”

        “再说吧。”应同尘看了眼时间,“我要回去了。”

        “等一下。”卓殊突然又跑回美食街,不久后端着一个小盒子跑回来,递给他,“你好像挺喜欢吃这个。”

        应同尘打开盒子,见里面是一盒炸好的螃蟹,因为价格贵,他没有太多的钱就吃了一个,竟让对方看出来了,难道他看起来真有这么馋吗?

        “谢了。”

        应同尘站在路灯下,抬起头时眼尾微弯,今晚的繁星闪烁在夜空,也映在他的眼底。

        卓殊一时看愣了,心道头发剪短后果然……好好看。

        这时,应同尘忽然伸出一只手,轻轻拨动着他鬓边的头发。

        卓殊身体微僵,闻见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海洋的味道,那香薰被他放在窗台上,两人的身上都沾上了味道。

        片刻后,应同尘冲他微微一笑。

        卓殊呆怔无言,生硬地问道:“干嘛?”

        应同尘将手收回来,举在空中,用食指和拇指在空中比了个长度:“你头发这么长了,赶紧去剪了吧。”

        卓殊:“……”

        卓殊:“我、我本来就打算去剪的。”

        次日,卓殊果然也把头发剪短了。

        上课时,应同尘每次抬起头,总能先看见他那短短的发茬,忍不住伸手去感受了一下,刺刺的,手心有点痒。

        卓殊回头看了他一眼,他挑衅般地抬起下巴,用口型说道:“又要记名字?”

        卓殊没好气地转回头,打开违纪本,装模作样地动了几笔,然后合上毫无字迹的本子。

        课间卓殊去厕所之后,校霸又来了,从窗外扔了一封信进来,然后瞪了一眼应同尘,临开之前吩咐道:“把这个给卓殊,不然我揍你。”

        可惜丢的准头不好,信落在他的桌下,担心被冤枉记他一笔乱扔垃圾,他好心地捡起来,正好看见卓殊回来了。

        “喏,给你的。”

        卓殊看着那粉粉的信封,赶紧挡住同学们的视线,立马夺过手里,低声问:“这是什么?”

        “你看了不就知道了。”应同尘说着,听见甄明鑫在门口鬼鬼祟祟地喊他,起身出去了。

        独留卓殊坐在角落里,望着那信封出神,一会看看正面,一会看看反面。

        这绝对不是什么挑战书,否则为什么用粉色的信封呢?

        这明显是一封求爱信,里面的内容……

        其中必定有诈!

        饱读诗书的他目前只能想到一个奸计——美人计!

        应同尘一定是想通过勾引他,达到从此不再记过的目的。

        思及此,他就觉得这信有点烫手,不敢打开,索性撕碎扔进垃圾桶,眼不见为净。

        上课后,身后的人又在摸他的头发。

        卓殊:“……”

        应同尘不会是真的喜欢自己吧?他喜欢自己什么呢?

        自己不就是长得很帅、成绩太好、性格一级棒嘛,当然还人见人爱、花见花开、有才更有财。被女同学们封为四千年一遇的美男子、潘安美貌的继承者、晋江最别树一帜的男人……

        是了,自己这么优秀,应同尘喜欢自己,也很有道理啊。

        作者有话要说:有人问为啥这个番外不是一见钟情,因为正文是成年人之间的需求问题,少年时期他们暂时还不需要解决这个难题2333再者正文也提到卓殊高中最烦恼的是有人打扰他的学习,他是一路顺风顺水的人生,所以他目前的人设是三好学生(迟早要歪)。而应老师在年少经历完那些事,绝对不会是一个乖孩子,更不会对谁一见钟情。好的,这也回答了为啥和你们想象中的人设不一样的问题。

        还有啊,绞尽奶汁不是虫,难道只有我一个lsp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