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6章

第76章

        04关于劳斯莱斯春夏交替之际,公司的发展越来越好,应同尘已经得心应手了,每天都和卓殊互相探讨着公司的事情。

        偶尔也会跟吕宗彩那边通个电话,表示一下关心,每次聊完最近的生活后总会聊起公事。

        只是这天,吕宗彩突然说起了另一件事。

        “我婆婆大半个月前做了个手术,现在在疗养院住着。我前两天去探望的时候,听她和那些病友说起院里一位很奇怪的男人,沉默寡言的,但是却对病友们很贴心,经常帮助别人,但又不愿与人交流,没事的时候就呆在病房里叠千纸鹤。”

        应同尘笑了笑,本以为她只是随便聊起了日常,却又听她说:“我本来没注意,可是听医院里的人说他住了三十年了,早年还有亲人来看望,都被他赶出来了,脾气古怪得很,现在却是一个来看望的人也没了。我觉得可怜,就问了下名字,护士说中文名叫来师,我就想起你好像一直在找这个人?年纪也相仿,四十七.八岁”

        应同尘倏地一愣,声音有些发颤:“你确定吗?是叫来师?”

        “没错,我去看了下名字条,确实叫来师。”

        “在哪个疗养院?”

        得到地址后,他一时间竟激动不已,明明素未相识,却心潮澎湃,刚想通知老头,又怕是认错了人,让他更失望。

        于是他给卓殊说了这事,卓殊道:“不如我们先去那边确认一下,是他本人的话再通知老师?不过……我总觉得老师会想亲自去。”

        应同尘:“我也是这么想的……”

        “先让学姐发张照片过来吧,你去老师那里侧面打听,拿张照片来对比一下,相似度大的话,就直接告诉老师吧。”

        “有道理。”应同尘激动得六神无主,慌了手脚,竟没想到这茬。

        他马上让吕宗彩去拍张照片,直到晚上对方才发过来一张,是疗养院圣诞节活动时的大合照上截下来的,男人坐在第一排,表情很冷漠,显然是极不情愿地拍了这个照片。

        她说男人从来不愿照相,好像是不愿意面对自己慢慢老去的事实。

        应同尘赶到老头家吃晚饭,吃着吃着突然挑起话头,拐弯抹角地说要看看老师年轻时的照片。

        劳司无法,打开了尘封已久的箱子,里面放了很多东西,一个掉皮的铁盒旁,放着一小叠照片。

        最上面的是一张黑白色的合照,两个半大的少年趴在木桌上写作业,没注意到镜头,只望着对方傻笑。

        应同尘眼疾手快地夺了过来,仔细看了一会儿,其实很好辨认,来师的眼角下有颗泪痣。

        “还给我。”劳司一把将照片抢了回去。

        应同尘抬起头,眼眶微微湿润,嘴角一弯:“老师,我们好像找到你的爱人了。”

        劳司愣怔片刻,张了张口,却发不出声,胸口起伏不定,好半晌才发出一点嘶哑的嗓音:“你别说笑来逗我。”

        应同尘将手机递给他。

        劳司缓缓低下头,盯着照片看了半晌,双手止不住地发颤。

        *

        飞往英国的飞机上,应同尘和卓殊眯了一会,醒来时见劳司望着外面的天空出神,这个姿势竟维持了三个多小时。

        应同尘想到昨天老师将他赶出房间,没多久房间里就响起的压抑隐忍的哭声,不禁有些难过。

        又担心他思虑过重,想分散他注意力,便问道:“老师,我一直很好奇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可以跟我们说说吗?”

        劳司好半天才扭头看向他,又看向他旁边的卓殊,和两人牵在一起的手,路过的空姐瞧见了也并无异色,显然是司空见惯了。

        他笑了笑:“现在的时代真好啊。”

        “我们没赶上啊……”

        ……

        劳司认识来师的时候,才六岁。

        他们一家人住在筒子楼里,楼上楼下热闹得很,和小伙伴们可以说是一起光着腚长大的。

        第一次见到来师时,他正和筒子楼的四五个孩子爬一棵百年老树,看见一辆大卡车在树下停了下来,走下来两位衣着得体是中年人。

        男的穿着干净的中山装,女的穿着绣花长裙,烫着时下最流行的卷发。

        卡车里装着满满的家具,很多都是这些孩子们从未见过的新鲜玩意。

        劳司听父母说过,这里的大房子要搬来一家人,是当官的。还威胁他平时要听话一点,更不要去爬那家门前的树,不然就要被抓到要去吃牢饭的。

        劳司害怕死了,又往上面爬一点,可是小伙伴们却发出了嘻嘻哈哈的声音。

        下面的妇女抬起头,冲他们笑了笑:“上面太危险了,孩子们,快下来吧。”

        劳司不想吃牢饭,不敢下去。

        可是看着大家伙下树后,妇女给他们都发了糖果,又有点嘴馋。

        当即觉得以后的牢饭哪有眼前的糖果香,马上就溜下了树。

        结果因为着急吃糖,距离地面一米时,他直接跳了下去,却没注意到后面站着一个人,一屁股把人家撞到在地,然后就听见“哇”的一声,一个小男生哭了出来。

        劳司坐在人家身上,回头看向男生的正面,是个白白嫩嫩的家伙,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穿着白色衬衫,和黑色背带裤。

        他在这条街上横行霸道了六年,从未见过长得这么漂亮,打扮还这么好看的家伙。

        再一看自己和伙伴们身上缝缝补补的衣服,登时觉得这小子打扮的太不是爷们。

        男子汉,就得不嫌泥巴脏,在树上称王。

        他转过身,还坐在人家身上,用脏脏的手在人家干净的脸上抹了又抹,这才满意,笑嘻嘻地说道:“起来,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

        “可是我好痛。”小男孩泪眼汪汪,似乎觉得丢面子,生生忍着眼泪,一不小心打了个哭嗝,可把一群小男生逗得哈哈笑。

        妇女上前把他拉开,然后把小男生抱起来,拍拍身上的灰,温柔地哄了又哄。

        劳司望了半天,心想自己的老娘从不会这么温柔,不狠揍自己几顿就不错了。

        不过把人家的宝贝儿子惹哭了,铁定是没糖吃了,悻悻地招呼着自己的朋友们回家。

        走了没多远,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喊了一声:“等一下。”

        他回过头,见男生小跑过来,脸上还挂着未干的泪珠,手里攥着一把糖:“给你。”

        劳司惊讶地接过来:“给我的?”

        “妈妈说,要跟你们做朋友……可是我,我一点也不喜欢你!哼!”男生用最怂的语气,说完最狠的话,然后就跑了回去。

        小伙伴们哈哈笑个不停,劳司低头看了眼手里的糖:“不许笑了,回去。”

        当天晚上,劳司的爸妈带着他登门道歉,他这才知道男生的名字,来师。

        他端着一盘炒瓜子和花生,十分尴尬,学着对方的样子:“爸妈让我来跟你道歉,可我也不喜欢你!哼哼。”

        说着将盘子递过去,来师不接,盘子就碎在了地上。

        劳司被老母亲一顿臭骂,蹲下去将瓜子花生一颗颗捡起来。

        这时,旁边出现了一把干净的扫把,来师讥笑道:“扫起来就好了,你好笨。”

        劳司当时就在心里发誓:我与你小子不共戴天!

        小学开学那天,他又见到了小仇人。

        劳司老娘难得给他穿了身好衣裳,他觉得格外好看,下巴抬得更高了。

        结果这一看,就看到了来师,对方穿着一身漂亮的衣服,站在人群里格外醒目,吸引了不少同龄孩子去围观。

        没多久,来师就凭借着他出色的外表,结交了很多朋友,但他又与其他人格格不入。

        在大家每天削铅笔的时候,来师却咔嚓咔嚓地按着自动铅笔。

        男孩爬树翻单杠欺负女同学的时候,来师却在教室里做作业。

        劳司坐在教室的角落里,看着同学们一个个都围着他转,哀怨成了一朵小蘑菇,每天都在课桌上刻来师的名字,然后念经:阿弥陀佛,保佑他这次考鸭蛋!

        但来师的成绩总是班上的第一名,老师同学都喜欢他喜欢得不了,就连筒子楼的小伙伴们也渐渐地叛变了。

        劳司很生气,怨念诅咒一直不断.

        每天看见他就挑衅他,不是冲他翻白眼,就是撅着屁股作势要给他放个臭屁。

        每逢这时,来师就跟没看见似的,笑着看他一眼,像极了挑衅。

        教室是每年都在换的,桌椅也要跟着换,但劳司却一直带着自己的桌子往上升。

        毕竟这是他仇恨的见证,桌上的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对来师的讨伐。

        直到后来很多年,劳司也想不通当时为什么会讨厌对方。

        大概是羡慕,亦或者是希望得到关注,就像其他小男生总会去欺负喜欢的小女生一样,揪她们的辫子。

        来师没有辫子可以揪,那就只能从别的方面下手了。比如最先学会的两个汉字就是来和师,方便在桌上刻字认仇人。

        又比如三年级时写的第一篇作文。

        在一片《我的爸爸》《我的妈妈》《我亲爱的xxx》千篇一律的作文里,劳司一篇《我的仇人来师》轰动了校园。

        ——我有一个仇人,名叫来师。

        他长得好丑,声音好难ting,天天川着花衣服逗女同学开心,还是老师们的马屁经(x)精。

        我发四,我一定要学会xiang龙十八掌,然后去揍他……

        后面还详细罗列了不少武功招式,看得老师们目瞪口呆,心道这位怕不是金庸传人?

        然后把他拎到了主席台上,给全校师生朗读他的“杰作”。

        台下一片笑声。

        劳司念到一半时,突然瞥见了来师。

        对方既没有笑,也没有哭,垂头看着地面出神,看起来有点可怜。

        他突然停了下来,跑下台:“我不念了!”

        放学后,他被处罚打扫教室卫生,学生们都慢慢走光了。

        等做完这一切后,他背着空荡荡的书包走出校门,却看见来师站在门口,似乎在等他。

        他虚张声势道:“你想打架吗?”

        来师安静地看着他,问道:“你为什么讨厌我?”

        劳司张了张嘴,也说不出原因,索性就不说了。

        对方忽然走近,他下意识后退一步:“真要打架?那你不要哭哦。”

        来师却默不作声地从书包里摸出一支自动铅笔,递了过来:“我们做朋友吧,这个送给你。”

        劳司低头看了一眼那支笔,顶端是一个小狮子的造型。

        听说是他妈妈特意从国外买的,用了三年了,期间虽给同学们借来使用了很多次,但他一直很爱护,因为就这么一支。

        劳司接了过来,问:“那你用什么?”

        来师道:“我可以削铅笔。”

        “行吧。”劳司将笔扔进了书包里,莫名有点开心,“一起回家吗?”

        来师点点头。

        走到一半,劳司邀请道:“一起去爬树吗?”

        来师摇摇头。

        “啧,一点也不爷们!”劳司翻白眼。

        即将到家时,劳司别扭地问了句:“你为什么要跟我做朋友?”

        来师抿了抿嘴,由于他思想品德课一直都学的特别好,满脑子都是诚实友善的观念,于是他诚实地说道:“因为只有你不跟我做朋友,动手的话我又打不赢你,只能感化你。”

        劳司:“?”

        “感化个锤子。”劳司突然跟发了疯的狗一样,冲上去就咬了一口他的脸,“我可不只会动手,哼哼,你怎么都赢不了我的。”

        来师摸了摸脸上的牙印,嘴角一垮,眼里蓄起了一层水雾。

        劳司莫名一慌,刚到手的自动铅笔还热乎着呢,连忙去摸他的脸:“不哭,不许哭,哭了我就不跟你做朋友了,下次还打你。”

        来师敢怒不敢言。

        劳司挠挠头,把脸凑过去:“要不你也咬我一口吧,两清。”

        来师狠狠地咬了他一口,这才解气。

        原来这么疼,劳司也想哭,但他忍住了,第二天去学校撒气把课桌砸了。

        仇恨的罪证没有了。

        被班主任骂了一通后,重新得到了一张新桌子。

        上课前。来师开始削铅笔,但手法生疏,没削一会,笔就没了。

        来师:“……”

        他丧气地重新取笔,却摸到了一支削好的尖锐的笔,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回头往角落一看,就看到劳司仓皇地别过头不看他。

        片刻后,劳司挥了挥拳:“再看小心我揍你。”

        来师转回头,无声地笑了笑。

        在这之后,来师用完一截铅笔,也不削,直接换一支。

        然后将这天所有用断的铅笔放在桌面上,第二天就能从桌肚里取出好几支削得尖尖的又好看的笔。

        同桌觉得奇怪,问他也不说。

        劳司不在学校里跟他说话,这慢慢就成了两人间的小秘密。

        由于劳司总是调皮捣蛋,经常被罚打扫教室,走出学校时就能看见来师特地在等他。

        然后,劳司调皮的功夫更是见长,打扫的时间越来越多,几乎承包了所有值日生的活。

        除了在私下一起回家外,劳司也不敢公然在学校用自动铅笔。

        大家都知道这支笔的主人是谁,万一他拿出来,肯定有人要笑话他跟仇人和好了,好没面子的!

        于是那支笔被他藏在了一个铁盒子里,铁盒子外又有被一个中盒子装着,中盒子又被放在一个大盒子里。

        每天放学回家后,他就很有仪式感地依次翻开三个盒子,取出那只神笔。

        从来不写作业的他,竟然觉得作业有点香,一边写一边感慨:我一定

        是发疯了。

        不对,一定是自动铅笔的魅力太大了。

        吃晚饭的时候,他跟老娘说要买一只自动铅笔。

        老娘给了他两巴掌,并让他滚。

        作者有话要说:劳司在外是个猛男,其实在家是个鼻涕虫,这会正撒泼打滚流泪,哭着说今晚不洗碗,以后都不洗。

        路过的来师得知后,嘲笑了他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