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5章

第75章

        03关于情人节二月十四号,是个工作日。

        卓殊和应同尘已经回到了工作岗位上,但卓殊一颗想搞浪漫的心不死。

        这是他和应同尘过的第一个情人节。

        上次的求婚仪式搞砸了,这次他痛定思痛,务必要给对方一个难忘的情人节。

        上次的玫瑰花没有送成功,这次一定要搞定。

        他直接在网上找了家口碑最好销量最高的花店订了九十九朵玫瑰,送到应同尘的公司去。

        再在网上订好了晚餐和电影票,准备的小礼物一直随身带着,就等最有氛围的那一刻,再献上浪漫的惊喜礼物。

        一切都在掌握中。

        “卓总,你已经傻笑了三分钟了。”米姝提醒他。

        卓殊嘴角弧度微收,端正地坐直,问道:“你今天准备和男朋友怎么过?”

        “我们打算去游乐场。”米姝说,“听说今晚还有表演。”

        “游乐场?”卓殊沉吟片刻,觉得这个也可以加入计划中。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看见了甄明鑫的朋友圈,忽然意识到这还有位恋爱大师,忙将自己的计划告诉了对方,并询问对方的意见。

        甄大师的回复是可行,但不浪漫,常规约会套路而已。

        于是卓殊又问他的计划。

        “要是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哈。”甄明鑫一个电话打来,小嘴叭叭叭,“我打算今天去健身房,以会员的身份,买孟孟的一个小时。嘶,这话好像哪里不对,反正是这意思。然后在身上偷偷藏好礼物,他一边给我指导,一边就碰到了礼物,嘿嘿嘿……”

        “妙啊。”卓殊赞叹道,“然后呢?晚上你们吃什么?”

        “吃什么?”甄明鑫好笑道,“当然是吃他啊,过节当然要为爱鼓掌庆祝一下了。”

        挂断电话后,卓殊摸了摸下巴,又在计划里多加了几条。

        下午,应同尘外出和客户见了一面,直到傍晚时才回到公司楼下。

        电梯口站着不少年轻男女,成双成对,有的女士手里还捧着花,笑得甜蜜可人。

        应同尘收回视线,回到楼上,刚走进公司大门,前台就嗤嗤地笑了起来,其他员工纷纷扭头看向他,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应同尘不明所以:“怎么了?”

        “应总,有人送花哦。”一个女同事笑道。

        众人七嘴八舌地开口了:“啧,好大一捧呢!”“应总肯定是恋爱了吧!”“应总快去约会吧,今晚能不能不加班了?”

        应同尘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脚下速度却快了不少,三两步走办公室门口,往桌上一看,才松了口气。

        太好了,不是菊花。

        他已经不奢望能从卓殊那得到什么惊喜了,只要别时不时搞出什么幺蛾子,就是惊喜。

        走上前看着这么大捧玫瑰花,突然不知道该扔在哪里。

        “应总,我们今晚……”ndy走到门口,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

        她看着房间摆满了的小瓶子和插.在水中的玫瑰,几乎将办公室绕了一圈,险些以为走错了地方,将门关上,重新打开……

        “你这是要做法呢?”ndy奇道。

        应同尘:“……”

        他讪讪放下剪刀和修剪到一半的花枝,问道:“什么事?”

        “哦对了,她们派我来问问,今晚能提前半小时下班吗?她们很多人都有约了。”ndy笑嘻嘻道。

        应同尘点头:“可以,离开的时候帮我关下门。”

        “好咧!”

        应同尘将最后一枝花插.进花瓶里里,环视一圈,脸色微僵。

        “……”太难看了。

        他将花一根根取了出来,不知放在哪里,又重新放了回去……

        “应总……”ndy敲了敲门,“有客户来了。”

        “先让a接待一下。”应同尘还在应付手里的玫瑰。

        “客户说他只想见你。”ndy语带笑意地说着,捂了捂嘴偷笑道,“是我们的老客户哦。”

        “来了。”

        应同尘打开门,跟着她去往会议室,刚走到门口,和里面的人四目相接,脚步微顿。

        而后微微一笑,友好地伸出右手:“卓先生,你好。”

        卓殊站起身,亦是从容地握手:“应先生,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个鬼,今天早上还死皮赖脸地送到了公司楼下。

        ndy给他们倒好水,见他们神色如常,一点瓜的线索给不给她留,无法吃瓜的她黯然离开了会议室。

        应同尘这才问道:“你来干什么?”

        “查岗。”卓殊笑了一下,“你们公司美人这么多,我可真不放心。”

        应同尘微笑:“你们公司人员更多,颜值更为出众呢。”

        卓殊道:“谢谢夸奖,虽然她们赶我是差了点,但整体水平确实是数一数二的。”

        应同尘:“……”你还真是不客气呢。

        “对了,花收到了吗?”卓殊问道。

        “嗯。”

        “在哪呢,让我看看?”

        应同尘起身正准备带他去办公室,猛地想到里面布置成了“做法”现场,僵硬地坐了回去:“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几朵花。”

        “怕又出什么岔子。”卓殊顿了一顿,“几朵?只有几朵吗?店家是不是少送了?”

        “几十朵行了吧。”应同尘道,“晚上吃什么?”

        “日料吧。”

        “嗯。”

        两人聊了一会儿,外面响起一阵欢呼声,到点下班了,员工们匆匆忙忙地收拾起东西,成群结伴地离开了公司。

        没多久,公司就只剩下他们二人了。

        “我还没来过这里呢。”卓殊说道。

        应同尘带着他在公司里参观了一圈,最终来到了办公室门前,停下了脚步,道:“你去楼下等我吧,我拿上东西就去吃饭。”

        卓殊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好。”

        应同尘见他转身离开,这才推开门,结果身后一只大手撑住了门,先他一步迈了进去。

        “你这里面藏着什么大宝贝……呢。”卓殊看清满屋子的玫瑰花,嘴角翘了翘,回头看向应同尘,脸上挂着得意满足的笑容。

        应同尘眨了眨眼,心虚道:“ndy说这样更适合存放。”

        卓殊:“哦~”

        应同尘:“我说真的。”

        卓殊:“嗯~”

        应同尘:“你再阴阳怪气试试。”

        卓殊秒变假笑男孩,不敢说话。

        卓殊转身走到门口,将门拉上,看着近在咫尺的应同尘,逼近一步,问道:“去游乐场吗?”

        应同尘面前笼下一点阴影,半仰起头,摇头:“人太多。”

        “电影院呢?”

        “最近上映的电影不好看。”

        “那没办法了。”

        应同尘听他叹了一声,抿了抿嘴,察觉自己可能过于没情.趣了,对方好歹也送了几朵玫瑰……啊不对,几十朵。

        “要不,我们去看电……唔。”他话未说完,嘴唇就被堵住了。

        熟悉的气息笼罩在四周,柔软灵活的软舌在自己的领地里掀弄个不停,轻易就投了降。

        只听他低语道:“只剩最后一个选择了,为节日庆祝一下。”

        应同尘茫然地睁开眼,正欲追问,忽然脖子一热,被迫扬起了头,手抚摸着他的脑袋。

        呼吸凌乱,分不清谁的呼吸声更重,片刻后,他身体一轻,被抱起来放在了沙发上。

        衣衫窸窣,他摸到了个硌手的东西,从卓殊衬衣胸口的口袋里摸出一枚戒指,举起来放在空中,在灯光下有些耀眼,他微微眯起眼。

        “你怎么还带着这个,不是大了吗?”

        “我去改小了。”卓殊在他唇上吻了一下,“这个做结婚戒指吧,改天我们还得去英国办个婚礼,不然证就失效了。”

        应同尘翘起一边嘴角:“那我还得再考虑一下。”

        “考虑什么?穿西装还是婚纱吗?”

        卓殊一点不给他反悔的余地,拿过戒指就给他戴了上去:“谁反悔谁就是猪,拉钩上吊,盖章了。”

        应同尘被迫跟他拉了个钩,笑骂道:“还能有更幼稚的吗?”

        “有啊。”卓殊俯身低语,“我想听你叫哥哥。”

        “滚,到底谁是哥哥。”

        “等会不就知道了。”

        旁边桌上的玫瑰娇艳欲滴,还有一朵完全未开.苞,含羞带怯的搭在瓶子里,因为水的滋养,正缓缓盛开。

        花开了又合,又开,又合。

        两人离开办公室时已经快十点了,应同尘有气无力地瘫坐在车上,半眯着眼,欣赏着城市的夜景。

        路上行人成双成对,落单的狗大多也不敢在这时候出门。

        卓殊侧头看了他一眼,别提心里有多美了。

        果然,甄大师真乃奇人,改天得请他吃个饭。

        “你在想什么?”应同尘见他笑得瘆人。

        “甄明鑫真不错。”卓殊脱口而出。

        应同尘:“……”

        好的,在为爱鼓掌后,这家伙想到的竟然是甄明鑫:)

        红绿灯的时候,卓殊忽然握住了他的手,有意无意地在他戒指上抚摸了片刻,低轻轻地笑了:“我今天真开心。”

        应同尘心里一软,收起了杀人的念头:“看路,好好开车。”

        卓殊收回手,侧头看着他泛红的耳朵,笑而不语。

        应同尘看向车外,忽然道:“那不是卓紫么。”

        卓殊望过去,看见卓紫一个人走在大马路边,后面跟着几个痞里痞气的男生,指着她的背影嘻嘻哈哈。

        在绿灯亮起来的时候,卓殊立即绕到前面可以停车的地方,飞快地下车。

        应同尘慢悠悠地下车,撑着车子缓了片刻,才跟上去。

        等他赶到的时候,那几个男生就在后面不远处,一个穿着袋鼠玩偶服装的人正在缠着给他们发传单,显然是故意的。

        “你们怎么在这?”卓紫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是不是跟踪我了?”

        卓殊没好气道:“到底是谁跟踪你呢,你一个人出来做什么?”

        卓紫说:“买点东西吃。”

        “赶紧上车,回家。”卓殊指向自己的车,抬头看过去,那群男生已经骂骂咧咧地往反方向离开了。

        他上前冲那玩偶道:“谢谢你。”

        玩偶摇了摇头。

        卓紫跟上来,看着那几个男生的背影,突然间好像明白过来了,不由一阵后怕,又听卓殊向玩偶道谢,便明白对方是在故意纠缠那几人,忙道:“谢谢你,好人一生平安!”

        玩偶这次没摇头。

        卓紫见他手上还有不少传单,伸手道:“给我一点吧。”

        玩偶给她了一张,又从袋鼠口袋里摸出一只玫瑰递给她。

        卓紫“哇”了一声:“谢谢!”

        卓殊正准备带人离开,突然一个小女孩冲过来,抱住了他的小腿。

        几人低头一看,竟是班筱玫,穿着厚厚的羽绒服,还是应同尘上次在聚会时给她送的那件。

        班筱玫仰着头,冲卓殊笑得好开心:“大哥哥,新年好。”

        “你怎么在这?”卓殊快被她萌化了,将她抱了起来,也不知想到什么,直勾勾地看向玩偶人。

        应同尘和卓紫也一同看去。

        片刻后,那玩偶摘下了头套,露出了一张白净的脸,正是班璋。

        “新年好啊。”班璋讪讪笑道。

        卓紫看着他满头大汗,像是刚出笼的热乎乎的包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班璋的尴尬因为这个笑化解了,解释道:“邻居家开店,我来帮个忙。”

        “你跟我过来一下。”卓殊把班筱玫交给应同尘,将班璋叫到了路边,回头看了一眼正在逗小朋友的卓紫。

        “你是不是喜欢她?”

        班璋被他突如其来的问题吓了一跳,内心惊慌不定,半晌,他轻轻点了个头。

        “你们还小。”卓殊道。

        班璋道:“我知道,所以我从来没跟她说过。”

        卓殊点了个头,其实他挺喜欢这小子的,起码比师题伟靠谱,不会拿着大喇叭上家门。

        他道:“我不会管你的家境如何。”

        班璋眼神闪了一下,又听他说:“但是我不会喜欢无用的人,更不会接受拖垮她未来的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你自己看着办,男子汉得有担当。”

        “我知道。”不知为什么,班璋竟有种被鼓励的感觉,笑了笑,“卓先生,我以后可以你公司工作吗?”

        “没出息。”卓殊嫌弃道,“你就不能自己开个公司?”

        “我会努力的。”班璋笑了笑,突然间想起另外一件事,意味深长道,“对了,之前有个客户找我购买偷拍应老师的业务,你认识吗?”

        卓殊:“……”

        卓殊突然回头大喊道:“卓紫,回家!”

        卓紫和应同尘坐上车,卓殊没好气地看了路边的班璋一眼,然后从车里拿出个红包,装进一千块,递给班筱玫,摸了摸她的脑袋:“新年好啊筱玫,希望你平安健康地长大。”

        班筱玫笑眯眯道:“谢谢大哥哥!”

        班璋:“谢谢卓先生。”

        “哼。”

        班璋抱着妹妹,见车子起步了,才转身往店里走去。

        刚走没几步,突然身后有人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他转过身去,微微一愣。

        卓紫竟去而复返了。

        班璋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又看向停在远处的车,奇道:“怎么了?”

        “我……我……”卓紫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说出句整话。

        班璋耐心地等待着,倒是怀里的班筱玫一点察觉不到场合,笑眯眯地说:“漂亮姐姐!我们家!有你的漂亮照片!”

        班璋一惊,连忙捂住她的嘴,耳根发烫。

        卓紫脸上发烫,手上还攥着刚刚收到的玫瑰,嗫嚅道:“你刚刚跟哥哥说的话,我都……听见了,我不是故意的。”

        班璋一愣,耳根上的红蔓延到了脸上。

        两人遥遥相望,就跟比赛似的,一个赛一个地脸红。

        好半天,卓紫才匆匆说道:“我、我先回去了,新年快乐。”

        班璋看着她奔跑的背影,浅声笑道:“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