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4章

第74章

        01关于过年不得不说的那些事

        正月里,卓家来了不少拜年的亲戚朋友们,卓复和沐晴非常大方地将应同尘介绍给他们。

        一开始,应同尘的内心是尴尬的,这中尴尬不同于平时的百分百纯尴尬。

        如果拿个情绪扇形图来形容的话,那就是三分惊奇三分担忧以及四分喜悦。

        好在没几天,他就习惯了这中日常,每天跟着卓殊卓紫一起喊人。

        “叔叔阿姨好。”

        “我叫应同尘,今年二十七,工作稳定,有车有房有对象。”

        “不会什么才艺。”

        “念两句英文?happynewyear?”

        “我真的不会表演才艺,但我有个朋友是明星,可以让他来给大家表演个瘦猴三秒上树?”

        “阿姨不用客气,红包真的不用了,使不得使不得。”

        另一边的卓紫也面临着同样的境地,问完成绩问才艺,她已经从钢琴吉他拉到了二胡唢呐,再来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后空翻加落地劈叉,迎得了一片又一片的掌声。

        应同尘:“……”恐怖如斯。

        这就是过年?

        他看着卓紫已经开始含泪试着用脚写对联,吓退出了人群,连忙逃之夭夭。

        应同尘四处找卓殊的身影,走向客厅右侧,围了一堆棋牌老手,一群大老爷们参战的参战,瞎指挥的瞎指挥。

        卓复和劳司联手,杀遍牌桌无敌手。最终在巅峰一战时,两人化友为敌,大打出手,甚至以诅咒的方式辱骂对方。

        卓复道:“诅咒你吃方便面没有调料包,上厕所塞马桶,买易拉罐没有拉环,买奶茶没有吸管,吃西瓜都是西瓜子,排队永远被人插队。”

        劳司道:“我诅咒你手机信号都被外星人拦截,不能打电话,不能发微信,永远没办法上网,一辈子没有手机可以用。”

        应同尘:“……”你们是电视剧考过了十级吗?

        这里没有卓殊,他又走到另一侧,ladies正围坐在进行精致的下午茶ti。

        一位高贵儒雅的女士手里拿着根绣花针,专注地绣着十字绣:“姐,你能不能别玩游戏了,快来看看我给你们准备的礼物。”

        沐晴从百忙中抽空看了一眼:“什么礼物?”

        “《家和万事兴》,你看我这手艺怎么样?”

        沐晴翻白眼:“只要你放下,我们就还是姐妹。”

        另一位女士放下平板,上面显示着股票的最新走势,一片飘绿,要多惨有多惨,她扶了下镜框:“二姐,你就别玩这些了,快来帮我重新选一只股。”

        随后只见那持着绣花针的女士随手一点:“这个吧。”

        “好咧。”

        应同尘:“……”

        几个十几岁大的孩子在庭院外面玩,应同尘扫了一眼,也没有卓殊。这时,二楼响起一阵小朋友的笑声,他抬脚便走了上去。

        循着声音走到衣帽间门口,见卓殊坐在地上,周围好几个六七岁的孩子围着他,嘻嘻哈哈笑个不停。

        而卓殊衣衫不整,发型也凌乱不已,面前还站着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头上带着白色头纱。

        卓殊扭头看了他一眼,发出求救的信号。

        应同尘刚走两步,就听见那小女孩说:“你愿意做我的新郎吗?”

        应同尘:“……”

        卓殊求饶:“祖宗们,别玩了,我们下去打游戏好不好。”

        小女孩哼唧:“不要打游戏,表哥陪我们玩新郎新娘的游戏啊,不然我就哭哭。”

        其他几个小朋友立马就哭了出来。

        卓殊一个头两个大,哄完这个哄那个,费劲地解释:“不是我不想跟你们玩,我真的有老婆了。”

        “哪里?”小女孩问。

        卓殊指了指应同尘。

        一群孩子齐齐看向他,脸上还挂着眼泪鼻涕泡,几双眼睛亮晶晶的,漂亮得很。

        应同尘心里一软,也坐了下来,直视着她们,挥了挥手:“你们好。”

        小女孩突然摇了摇头:“不对,你不是新娘。”

        “他就是。”卓殊强硬道。

        小女孩取下头上的白纱,放在应同尘脑袋上,然后两个小手掌鼓个不停:“现在就是新娘了。”

        应同尘:“……”看不出来,小小的你竟还有大大的仪式感。

        卓殊肩膀微颤,见他伸手欲扯下来,幽幽道:“你不怕她们又哭吗?”

        应同尘动作一顿:“那怎么办?”

        卓殊扭头忽悠孩子们:“卓紫给你们准备了漂亮的小裙子,快去看看吧。”

        “哦耶!”为首的小女孩马上就跑了出来,另外几个也跟上了上去。

        卓殊伸手捉住白纱,顿了顿,从前面掀开,温声道:“你愿意做我的新娘吗?”

        “愿意!”门口一个女人突然代为回答。

        卓殊:“……”

        沐晴带着她的姐妹们上楼,经过这里时,就看见了这么一幕。

        刚刚说话的女人惋惜道:“大姐,你给孩子们办个婚礼吧,这也太寒碜了。”

        卓殊:“……”

        应同尘:“……”

        *

        02关于一到关键时刻就动用演技这回事

        应同尘好不容易将卓家的亲戚们都认识完了,另一波让他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

        好不容易安静的卓家,突然被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给惊醒了。

        “里面的人,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还不赶快投降,交出红包!”

        应同尘放下电脑,抬头道:“好像是师题伟的声音。”

        “他怎么又来了!”卓殊沉声站起身,走到大门一看,就看见乌泱泱一大片人。

        沐晴凑过来一看:“你们是?”

        “我们都是卓紫的同学,来给应老师拜年啦!”师题伟道。

        沐晴笑道:“那快进来玩吧。”

        一群人簇拥着走进了客厅,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看见应同尘后,一个个嘴都抹了蜜似的。

        成寂豪说:“老师,我作业提前做完啦。”

        应同尘欣慰一笑:“不错。”

        “老师,这是我前几天去拜佛求的平安福,送给你。”尤典纱说。

        “谢谢。”应同尘惊喜地收下。

        旁边却有同学不开心了:“尤典纱,你不是说给我的求的逢考必过符是唯一一个吗?”

        尤典纱回道:“对呀,只有你一个人是逢考必过符。”

        各位同学你一言我一语:“我的是暴富符”、“我是富婆符”、“我是永远吃得到螺蛳粉符”“我是娶到波多野结衣符”

        应同尘看着他们吵作一团,好不热闹,仿佛又回到了课间。

        半晌,师题伟打断了这个话题:“老师,你给我的天利38套,没有参考答案,是不是漏在哪里了?”

        应同尘回道:“我是故意的。”

        师题伟气晕在沙发上,眼睛却在四周转了转,说道:“我们都来了这么久了,卓紫怎么还不出现。”

        卓复安排佣人给他们备上茶水点心,笑着回道:“她还没起床呢,她妈妈去叫她了。”

        师题伟美滋滋地冲旁边的班璋说:“天哪!可以看见刚睡醒的女神,太幸福了!”

        班璋淡淡扫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今天他是一个人来的,爷爷奶奶已经出院了,得知他是来同学家做客,就把妹妹留在家里。

        就在大家起哄的时候,楼上一间卧室门打开。

        卓紫揉着眼睛走到门口,头发凌乱地披散着,突然一愣,呆呆地看了一眼楼下的人群。

        全场寂静。

        “我勒个大槽啊!”卓紫转身就关上了门,下面响起一阵笑声。

        师题伟惊了,为什么女神会穿这么海绵宝宝的睡衣?为什么头发这么乱?还会爆粗口?会不会有眼屎?

        他将自己的疑问抛给了班璋,班璋道:“你不觉得可爱?”

        “可爱是可爱”师题伟小声道,“可是怎么说呢,我想象中的女神可都是一直性感美丽的。”

        闻言,班璋又道:“那我偷偷告诉你,她不止会爆粗口,还会磨牙梦游放屁抠脚jio。”

        师题伟:我裂开来.jpg

        阿伟太慌张,以至于没有注意到为什么班璋会知道卓紫磨牙梦游,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女神崩坏的模样。

        班璋见他生无可恋的表情,无奈地笑了笑,一扭头,却撞见应同尘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由耳根微微泛红。

        众人在客厅里逗留了一会,卓复和沐晴安排了附近的一个别墅轰趴,带着他们一大群人向那边出发。

        待人走得差不多之后,应同尘才在书房找到卓殊:“你怎么躲在这?”

        “我怕他们问八卦。”卓殊道。

        应同尘好笑道:“有什么好怕的。”

        “怕问我们怎么认识的。”卓殊走过来,“真不知道怎么说,包养还是约.炮?”

        “我都是说”应同尘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了下来,侧头看向旁边房门口的人。

        卓紫呆滞。

        呆。

        滞。

        她以最快的速度化好了妆,换上了最漂亮的衣服,刚准备出门去找同学们,结果她听到了什么?!

        啊啊啊啊!

        为什么总让她承受这么多!

        别人是耳朵怀孕,她的耳朵却是一次次地流产!

        生而为人,她何苦要多长一双耳朵。

        应同尘摸了摸鼻子,试图解释:“你刚刚可能听错了,我们是朋友牵线认识的。”

        “让让,麻烦让让。”卓紫双手在空中摸索着前进,两眼无神,“我瞎了,什么也听不见。”

        论一个演员的自我修养,在线切换盲人角色毫不费力。

        卓紫赶到同学们所在的地方后,久久不能回归平静。同学们分布在棋牌室、健身区、球室和ktv。

        她站在二楼楼梯的转角处,陷入沉思。

        “你想什么呢?”班璋走上楼,见到她时松了口气,天知道他在这栋别墅里转了多久了。

        “喝点水吧。”班璋给她递了瓶水。

        卓紫呆愣地接住,却没松开手,紧紧地握着。

        班璋的手被她包裹着,不由愣了一下,指尖微微发烫,沉吟道:“怎么了?”

        “哦,不好意思。”卓紫反应过来,把水放在旁边的台面上,直直地看着他,“班璋,我有个事要跟你说。”

        班璋见她语气严肃,神情却带着一点兴奋,望着她精致漂亮的双眼,心里隐隐有个不大可能的猜测,心跳莫名漏了一拍,某个在心里埋了许久的中子像是破土发芽了。

        “什么事?”班璋不动声色地问道,却暗暗将双手揣进了兜里,微微发颤。

        卓紫突然双手抱住他的胳膊:“你是不是我最好的朋友?”

        班璋身体一僵,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磕磕绊绊道:“是的吧?”

        卓紫又问:“你是不是经常帮忙写情书?”

        班璋呼吸都快停了:“嗯”

        “那你文采一定很好,比我好多了。”卓紫环视一圈,突然踮起脚,捂着嘴凑过去,作势要说悄悄话。

        班璋心跳骤停。

        然后就听见她宛如恶魔低语:“上次说的帮我写小说的事,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班璋:“。”

        班璋愣了愣,好半天才缓过来,茫然地扭头看着她,却发现距离太近了。

        灯光落在她的脸颊上,长长的睫毛映下一点青影,皮肤白皙如瓷玉,殷红湿润的唇瓣轻轻启合:“我想到更好的题材了,天哪,感谢他们给我提供素材。”

        班璋:“?”

        “我连文名都想好了,就叫《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你拿我的账号去写,保管能火,然后我们一九分怎么样?我一你九。”卓紫眼眸微闪,“对你够意思吧?”

        班璋:“……”

        “你不想?”卓紫偏头看了一眼他的表情,虽然也看不懂,但这么长时间的犹豫也能说明问题了,“好吧,那还是我自己来吧,主要是这段时间我好忙,等忙完了就好了。对了,你记得保密,听到没?”

        班璋:“嗯。”

        卓紫嘻嘻一笑,班璋抬眸看着她的笑容,嘴角弯了弯。

        “咦,你笑起来挺好看啊。”卓紫惊奇道,“仔细一看,你还挺帅的你脸有点红,是不是空调太热了?我也觉得好热啊,等我脱一下衣服。”

        班璋:“……”

        这时,旁边响起沐晴的声音:“哎呀。”

        两人看去,就见沐晴和卓复手挽着手,视线却紧紧盯在他们身上。

        卓紫和班璋互相一看,才发现两人的姿势过于暧.昧,连忙站开一尺远。

        班璋别过脸:“那个,不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卓紫外套刚脱一半,本来觉得没什么,被她们这么一看,反而像是有什么故事了,脸上一阵发热,细如蚊呐道:“我们只是好朋友嗯,最好的朋友。”

        “让让,麻烦让让。”沐晴忽然双手在空中摸索着前进,两眼无神,“我瞎了,什么也看不见,老公快扶着我。”

        卓紫:“……”

        所以说,演技有时候也是需要基因和天赋的,有的人,就该生而为影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