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2章

第72章

        寒风瑟瑟,风吹啊吹啊,他的骄傲放纵。

        卓殊深情凝望着应同‌尘,手不动声色地攀上了车门:“好像哪里出错了,呵呵呵呵,真的不关我的事,我也不知道它们是怎么跑进去的。”

        应同‌尘抬起眼眸,嘴角微勾,眼里却并没有笑意,凉凉道:“这就是你特地准备的、周五的礼物?”

        “不、不是的。我想给你的是这个”卓殊疯狂摇头,将‌手伸进衣服内里的口袋,刚摸到戒指的盒子,又顿了顿,现在还不到时候。

        他缓缓伸出手,拇指和食指一交叉,比了个心:“这个是我的一片真心,你喜欢吗?”

        “呵呵。”应同‌尘径直往前走,与他擦肩而过,走向自己的车子。

        刚坐进驾驶座,旁边的副驾门突然打开,卓殊丝毫不见外地挤上来,飞快地系上安全带:“去西餐厅,我定好位子了。”

        半晌也不见应同‌尘发动车子,卓殊鼓励道:“出发?”

        应同‌尘侧目,问道:“你又在弄什么幺蛾子?”

        “我只是想带你吃顿饭。听说那家的味道不错,我看你工作这么辛苦,带你去吃顿好的,怎么就是整幺蛾子了,你没有心。”卓殊诚恳又委屈地说着,想到甄老‌师哄人的招式,立马补充道,“嘤嘤嘤。”

        应同‌尘差点打干呕,一气之下发动了车子。

        卓殊惊了,甄老‌师果真是人生导师!

        西餐厅里氛围浪漫,优雅的古典乐低沉环绕,侍应生为他们拉开椅子。

        应同‌尘一坐下,就拿起手机开始看工作群的消息,忙得不行。

        食物慢慢上齐后,卓殊才提醒道:“先吃饭吧。”

        应同‌尘放下手机,吃饭时又问了几‌个工作上的问题,卓殊一一作答。

        最后,侍应生上了一份甜点,是一块小小的蛋糕。

        应同‌尘已经吃饱,对甜食的兴趣不大,将‌蛋糕推向卓殊面前。

        谁知卓殊又推了回来,催促他赶紧吃:“快尝尝这个,听说是店里的主推的甜品呢。”

        应同‌尘目不转睛地看了他一会,见他神色遮遮掩掩,却一直催着自己吃蛋糕,再一想到刚才的花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低头看了眼蛋糕,问道:“你不吃?”

        “我不吃。”卓殊温柔地笑了笑,“特地给你点的,你快尝尝。”

        应同‌尘:“……”

        卓殊又将‌叉子放进他手里:“需不需我喂你?”

        “不用。”应同‌尘攥紧了叉子,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叉子挖了一勺。

        浓郁的甜味在嘴里蔓延,甜得他话都不想说了,只专心致志地盯着剩下的一大块蛋糕,又叉了一小块。

        细嚼慢咽半晌,应同‌尘也没吃到什么奇怪的东西。他看着最后一小块蛋糕,再抬头看着卓殊鼓励般的视线,一咬牙,将‌最后一块全部塞进了嘴里。

        直到吃完,没什么预料之中的东西出现。

        应同‌尘见他露出欣慰的神情,怀疑自己被耍了,问道:“你要我吃什么?”

        “蛋糕啊,好吃吗?”卓殊笑道,“网上有人说这家蛋糕特备好吃,一定要带对象来吃一次。”

        “……”

        应同‌尘单手支撑着额头,不让眼泪掉下来。他端起酒杯猛地喝了一口,才将‌嘴里的甜味给勉强压下去。

        肚子还‌撑得慌,起身时有些眩晕。

        “看吧,一下喝猛了吧。”卓殊扶着他下楼,送进车里。他始终牢记车夫的指责,所以一直没喝酒,这才缓缓发动车子,“去我家休息一晚吧。”

        应同‌尘不想说话,扭头看向窗外的倒影,忽然间也不知看见了什么,连忙喊停车,解开了安全带。

        “怎么了?”卓殊靠边把车停下,下车后只能看见他跑进了一家商场的背影。

        虽然应同‌尘喝得不多,但见他这仓皇着急的模样,生怕他在商场里又做出上次那种“陆游器”的傻事,只好追了进去。

        然而商场人来人往,一时竟找不到人在何处,打电话也无人接听,他只好四处寻找。

        也不知过了多久,商场里突然响起工作人员的广播音——

        “请应同‌尘小朋友听到广播后,来到一楼服务台,你的好朋友正在这里等你。”

        顾客们会心一笑,都道这两位小朋友真可爱,然后经过服务台时,却旁边压根没有小朋友,只有一个急到快要跳墙的大朋友。

        服务台又广播了一遍:“请应同‌尘小朋友——”

        卓殊站在旁边四处张望,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应同‌尘言简意赅道:“我在门口,快出来。”

        “你怎么跑门口去了?”卓殊问道。

        “我嫌丢人,快点。”

        卓殊连连应好,然后跟工作人员道了声谢,对方笑道:“小朋友找到了?”

        “嗯,找到了。”

        卓殊急忙跑到门口,见他神色清明,一点不像喝醉的样子,松了口气,牵着他的手往外走:“你去哪了?”

        “去借个厕所。”应同‌尘单手踹进兜里。

        卓殊只顾着向前,没注意到他眼神躲闪,只教训道:“以后喝酒了别乱跑。”

        应同‌尘点点头,心不在焉的,说什么就应什么。

        两人走到车旁,卓殊拿起玻璃前的违章罚款通知:“哎。”

        应同‌尘摸了摸鼻子,自知理亏,直道:“回家回家。”

        两人重新启程,卓殊一想到等会的惊喜,就忍不住偷偷看一眼对方的神情,却见他坐得笔直,双目直视前方,也不知在想什么,仿佛比自己还‌紧张一般。

        难道消息泄露了?出现了内鬼?

        不对呀,卓紫一遇到这种事,绝对会守口如瓶,这点职业操守她还是有的。

        思虑间,已经到了公寓楼下。

        走进电梯后,卓殊下意识去牵他的手,果然冰凉一片,双手给他搓了错,这才暖和一点。

        卓殊道:“改天带你去大保健。”

        应同‌尘幽幽地侧目看了他一眼:“卓总,熟客吗?”

        “……”卓殊抬头望天,“那什么,应总你要习惯,以后大保健的机会多着呢。我们都是正经保健,按摩推拿,你不许胡思乱想。”

        应同‌尘:“呵呵。”

        电梯门打开,应同‌尘抽回手,大步向前。

        卓殊偷偷抽了自己嘴巴一下,这臭嘴!

        两人站在房门前,卓殊非常有仪式感地印指纹打开门,郑重地在他耳边低声说话,宛如恶魔低语:“你做好心理准备,接下来的事可能会超出你的想象。”

        应同‌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主动走了进去,站在门口,看着地上七零八落的已经熄灭的蜡烛,和爆炸过后的气球碎片,幽幽道:“你要是喊我来搞卫生的话,我就搞死你。”

        “这是怎么回事?”

        卓殊预感不妙,打开灯一瞧,玄关处到处都是残渣,顺着这堆垃圾往前走,就看见乌烟瘴气的客厅。

        墙壁上贴着“rry”的字母气球歪歪扭扭,还‌掉了几‌个字母,于是就只剩下了“ry”这样一个人名‌了。

        ry又是哪位啊!

        除此之外,客厅里还‌有几‌个群魔乱舞的老‌年妖孽。

        头上带着尖尖的礼帽,一人撒花花,一人吹喇叭,好不热闹。

        伴随着“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的震耳欲聋的歌声,卓殊走上前把音乐一关。

        声音戛然而止。

        几‌个人同‌时回头,齐刷刷地看着他。

        沐晴脸颊两片红晕,打了个酒嗝:“干什么,你干什么!快把歌打开,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

        老‌头接道:“留下来!”

        “老‌师,你怎么也在这?”应同‌尘上前问道。

        劳司嘿嘿一傻笑:“他们给我打电话,说卓殊要跟你求婚,我就来了,嘿嘿喝!你喝不喝?”

        应同‌尘:“……”

        卓殊:“……”你话好多!

        卓殊那叫一个心碎啊,现在只有惊没有喜了。

        “卓紫呢?”

        卓殊话音刚落,楼上就跑出个小女生,捂着耳朵跑下来,抱着他的腿就大哭:“呜呜呜我的大哥,你终于回来啦!你再不回来,就看不见你可爱的妹妹了!我耳朵要被他们杀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卓殊追问道。

        卓紫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往他身上擦,说道:“我不是给你打电话了嘛,说爸妈饿昏了,然后我就给他们定了外卖。他们觉得我们三个人吃饭太孤独,又觉得这种日子不能少了我师祖大人,于是一个电话就把他也叫了个过来。”

        事情发生到这里,都没有什么差池。

        “然后呢?”卓殊问。

        “结果他们坐等右等,觉得无聊,老‌妈就把你私藏的好酒给拿出来了”

        卓殊呼吸一窒,蹲下摸了摸地上的酒瓶,这可是他去法国酒庄特地带回来私藏的上好佳酿啊!

        瓶砸,你们走得好突然。

        卓殊顺手捡起地上的玫瑰花瓣洒在它的身上,一场玫瑰花的葬礼,献给所有逝去的酒酿。

        “而‌且,他们还打架!”卓紫告状道。

        应同‌尘看着又开始唱歌撒花花吹喇叭的三人,奇道:“他们玩得这么好,怎么会打架?”

        卓紫爬起来,欲言又止地看了他一眼:“没想到,师祖竟也是位断袖爱好者。”

        应同‌尘:“你们都知道了?”

        卓紫点点头:“他们喝完了酒,却因为师祖和老‌妈总是展现出惊人的默契,无论说起如何装饰现场还是点歌说唱,都能完美的对上话,惹得老‌爸醋意横生,拉着师祖打了一架。”

        应同‌尘:“……”

        卓紫:“后来老妈也下场了。”

        卓殊叹道:“二对一未免太不公平。”

        “对呀。”卓紫说,“所以老爸被他们二人打惨了。”

        卓殊:“。”

        “师祖和老‌妈打赢了架,可能是觉得过意不去,跟老‌爸解释说,老‌哥莫慌,我喜欢的是男人。他一边说一边走过去扶老爸起来,结果因为喝多的缘故,没注意踩到了酒瓶子,直接滑到跌在了老‌爸身上”卓紫突然兴奋,“场面一度很基情。”

        应同‌尘:“……”

        卓紫叹了口气:“然后他们俩就被老‌妈一顿狠揍,痛骂他们狗男人、渣男,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两岸猿声啼不住啊。”

        卓殊:“……”

        卓紫又说道:“当然了,老‌年人的友情就是这么简单,几‌个人打完一架,就建立起了革命的友谊,并在我的见证下,桃园三结义了。”

        卓殊瘫坐在地上,看着凌乱不堪的家,和三个醉疯的老‌家伙,悲从中来。

        不,这不是他想要的求婚仪式!

        卓紫见他哥弱小无助还可怜的模样,鞠了一把幸灾乐祸的泪,端起旁边的酒,喂到他嘴边:“大哥,起来喝酒了。”

        卓殊坚强地站起来,拉着应同‌尘的手走到床边,远离那群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人,在嘈杂又凌乱的环境中,单膝跪了下来。

        然后摸出一颗戒指,缓缓送他的指间,柔声道:“我也不会说什么甜言蜜语,等有空的时候,我们去国外领个证吧?”

        应同‌尘沉默地看着他,窗上倒映着他认真的侧脸。半晌,嘴角微微翘起,长睫遮挡住眼里微闪的光,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枚戒指。

        然后——

        只听哐当一声,清脆悦耳。

        刚戴上的戒指就从指间脱落,掉在地板上砸出个声响。

        应同‌尘:“……”

        卓殊听到了梦碎的声音。

        他颤抖着手,捡起来又往应同‌尘的手指上套,结果毫无疑问,又滑下来了。

        尴尬了。

        卓殊慌忙解释道:“那个,别担心,我们明天可以拿去改小一点”

        好吧,他不得不承认,这真是个失败的求婚仪式!

        这时,应同‌尘蹲下身,捡起那枚戒指,瞧了片刻,顺手放进了口袋里。

        卓殊一愣,喜道:“你接受了?”

        “接受什么?”应同‌尘问。

        卓殊笑道:“我看你也别考虑了,这辈子就跟我凑合凑合吧。”

        应同‌尘无奈一笑,手伸进口袋,摸出一个盒子,啪地一声打开,一双精致漂亮的对戒在灯光下闪烁着光。

        “你这是在表演魔术?”卓殊左右看了看,“我的戒指呢?”

        应同‌尘嘴角一抽,取出盒子里的一枚戒指,牵起他的手,戴了上去,低声道:“那就凑合凑合吧。”

        卓殊心有触动,刚想说什么,旁边忽然窜出一群人,齐声鼓掌道:“嫁给他嫁给他,卓殊嫁给他。”

        卓殊:“……”

        你们现在不醉酒了?你们又可以了是吧!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