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1章

第71章

        民政局外,吴茗跟在自己的爸妈后面,看着老两口牵着手恩恩爱爱的模样,尴尬地说:“不好意思啊应老师,我不知道他们离婚只是为了去买房。”

        应同尘笑了笑:“没关系,只要你不哭就行了。”

        吴茗羞耻地挠了挠头:“我以后不哭了。”

        吴茗的父母在前面停了下来,笑道:“麻烦应老师还要特地送她过来一趟了,我们请你吃个便饭吧。”

        “不用了,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的晚餐了。”应同尘笑道。

        吴茗挥挥手,突然小声说道:“老师,我以后可以去卓紫家找你玩吗?”

        应同尘一愣,旋即失笑出声,低声道:“或许你可以来我家找卓紫玩?”

        吴茗瞪大了双眼,直点脑袋,笑出了声:“好啊好啊!我一定来!”

        和吴家人告别后,他才回到言域工作室,忙碌了一阵后,起身回了家。

        老头正在看美剧,见他回来,便起身去给他热宵夜。

        “今天怎么这么晚?”老头问道。

        “去工作室忙了一趟,后面几天估计会更忙。”

        应同尘在桌边坐下,疲惫得在桌上趴了会。直到闻见饭菜的香味,才悠悠转醒,看着桌上的一盘螃蟹,笑了起来。

        “老师,你也吃啊。”

        “我当然要吃了。”

        老头在他对面坐下,两人安静地剥了一会,应同尘忽然问道:“为什么你螃蟹能做得这么好吃啊?”

        老头呵呵一笑:“你想说什么?说我其他的菜都很难吃?”

        “这个不用我说吧,我觉得你应该有自知之明了。”应同尘吃了口螃蟹,“真不像是一个人会做出来的菜。”

        老头手上动作一顿,垂眸看着螃蟹,沉默半晌才说道:“是他喜欢吃。”

        应同尘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谁:“来先生?”

        “嗯。”老头轻轻笑了一下,“我学了很久很久,终于能做得像样一点的时候,他却没有吃上。”

        应同尘沉默地吃着螃蟹,发出滋溜滋溜的声响。

        “我最近总是梦到他,我都快忘记他长什么模样了。年轻的时候还说过不少肉麻的话,什么永远不会忘记你之类的……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食言了。”老头自嘲地笑了笑。

        “有点咸了。”应同尘扔下螃蟹壳。

        “胡说。”老头啧了一声,“闭着眼睛我都不会做咸了。”

        应同尘撇撇嘴。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老头问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最近总是梦到他吗?”

        应同尘看看外面的天气:“春天快到了?”

        “屁。”老头打趣道,“是因为你和卓殊那小子,成天在我眼前晃悠,空气里都弥漫着一股恶臭的气息。”

        应同尘:“屁。”

        老头:“你才屁。”

        应同尘:“你最屁。”

        “好了好了,不说了。”老头心疼道,“别让我的螃蟹听见了,黄泉路上它也走得不安生。”

        应同尘:“……”

        “对了,你今天怎么一个人回来的?那小子没送你?”老头问。

        “今天没去他公司。”应同尘对上他揶揄的眼神,“之前都是因为顺路。”

        老头才不信呢,说起了风凉话:“电话也没打一个,搞不好就是要冷落你了。”

        “……不吃了。”应同尘起身就去洗澡了。

        老头放声大笑,悠闲地吃完了剩下的螃蟹。洗完盘子后,见应同尘在阳台上抽烟。

        “怎么愁眉苦展的?”

        应同尘扭头看了他一眼,取下烟蒂,转头看着小区里的景物,再看向远处隐隐约约的城市夜景,道:“老师,我们换个地方住吧。”

        “哪里?”老头问道。

        应同尘低头掐灭了眼,嘴角微勾:“西郊别墅。”

        老头了然:“卓殊家那边?”

        “嗯。”应同尘双手搁在栏杆上,“这样你养老就有朋友了,伯父伯母是很好的人。不然一个人在这边,孤零零的,容易胡思乱想。”

        “确实是个很不错的建议。”老头看破不说破,笑眯眯地说道,“就是房价不便宜哦。”

        “我会努力的。”应同尘闭上眼深呼吸,而后睁开眼,眼里闪烁着光,“很快了,我们很快就可以换个更好的地方了。”

        老头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对了,你们公司还缺打扫卫生的吗?我觉得我可以。”

        “……”应同尘道,“你还是老老实实在家对稿吧。”

        临睡前,应同尘又看了眼手机,一个未接和未读消息都没有。

        他主动拨了个电话过去,过了一会那边才接起了电话。

        “什么事?”卓殊问道。

        应同尘哑然,好像也没什么事,便道:“没事,那我挂了?”

        卓殊:“好。”

        “?”

        应同尘怔了怔,然后挂断了电话,将手机放在一边,闭眼睡觉。

        良久,漆黑的房间响起一道掷地有声的声音:“草。”

        卓殊并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又惹怒了对方,他正忙着网上搜索——浪漫的求婚。

        自打定主意后,他就决定要好好筹备一下求婚的仪式,毕竟国内的同性婚姻还未合法,想去民政局拿个证是不可能了,那就必须让对方有个难忘的求婚纪念日!

        经过几小时的筛选侦查,总结起来就几个要素。

        鲜花、气球、戒指、誓言。

        soeasy。

        他马上就制定出了计划a——

        在网上定好鲜花,然后下班时把应同尘带到车边,打开后备箱,露出满满的一车鲜花,见了这么浪漫的情景,就是铁汉也变绕指柔啊!(需要注意,不能再送五三和保健品,他不喜欢。)

        紧接着再带他吃个烛光晚餐,带回自己的家。家里已经装饰布置好了场地,气球铺满房间,浪漫烛光照亮了路。

        趁着温馨浪漫的氛围,他再拿出戒指,单膝下跪,诚挚地说出求婚誓言,再配点真诚肺腑的眼泪。

        一切都是这么的顺利。

        他已经想到了之后两人怎么庆祝了,必然是书房、客厅、卧室、阳台、客厅都要雨露均沾的。

        想想还有点小鸡动,兴奋得睡不着,索性开始打扫起卫生。

        每经过一个地方,就能想象到明晚这里将会发生些什么,不由加快速度,嘿咻嘿咻擦起了地。

        太兴奋的后果就是熬夜了。

        凌晨三四点才睡觉,七点又要起床去公司。

        卓殊直接让司机来楼下接人,坐在后座小憩了一会。

        走进办公室后,才猛然想起一件事,鲜花还没订!场地也还没找人布置!

        更重要的是,戒指呢?!

        他连忙去到商场,在一家价格不菲的花店里订花:“不要玫瑰,太俗,麻烦把你们店里最好看的花包起来。”

        店员问:“你确定要我们店的主打产品吗?”

        “对。”卓殊看了眼时间,匆匆吩咐道,“我下午就要。”

        “好的。”店员点点头。

        卓殊又走向商场里最大的一家钻石珠宝店,挑了半天。

        店员一看他穿着,就知道是头肥羊,上前问道:“您想要什么款式的呢?”

        “有适合求婚的吗?”卓殊问。

        “有的呢。”店员引着他走向其中一个柜台,“这一系列的都不错,钻戒是……”

        卓殊:“不必,我求婚的是个男人。”

        店员:“。”

        好在店员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看过无数钙片的都市丽人,连忙带着他来到另一个区域:“这里的对戒都适合男士佩戴,请问您爱人的手指是什么尺寸呢?”

        卓殊沉默了。

        天!他不知道啊!

        他仔细回想了一下对方的手,循着记忆,在旁边的纸上画了个圈:“大概这么粗吧。”

        店员:“。”

        你真是我带过最难带的一届顾客!

        “亲亲,这样是看不出大小的呢,我们建议您买这款哦,如果大了的话,可以拿来改尺寸。”店员微笑道。

        “也行。”卓殊直接挑了对款式还不错的戒指去付账。

        接下来就是安排人去布置场地了。

        可现在这么忙,上哪找闲人呢……

        很快,他就想到了三个饭桶。

        卓紫正在家忙着更新同人文,接到卓殊的电话时,满脑子都还是晋江式霸道总裁的形象,就听她哥这个伪霸总特别霸道地吩咐道:“带上爸妈,去我公寓布置一下场地。”

        卓紫问道:“什么场地?”

        “求婚的。”

        “请组织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卓紫举手敬礼,并光明正大地断更了。

        回到公司后,卓殊又吩咐一名员工下去去取花,放到车上去。

        做好各项安排后,他这才放下心去专心工作。

        中午是一个人去食堂吃的饭,真难吃,真难吃!

        明明是一样的饭菜,为什么今天的这么难吃!

        这时,旁边有员工问道:“应先生今天又没来吗?我们好想他呀。”

        “想什么想,不许想。”卓殊黑着脸回到了办公室,看着旁边空无一人的桌子,默默叹了口气。

        本来以为是将距离拉近了,结果对方才来几天而已,一离开就连饭都觉得不好吃了。

        控制不住想念的情绪,他给应同尘打了个电话,那边问道:“什么事?”

        卓殊:“好像没什么事。”

        应同尘道:“那你挂了。”

        “好。”

        卓殊挂完电话,在脑子里缓缓打出一个问号。

        这无情的一幕甚是熟悉。

        本想再打个电话过去,但一想到晚上的惊喜,决定还是先忍耐住。

        “应总,你在等电话吗?”秘书见应同尘时不时看一眼手机,“要不,您先去打个电话再回来开会?”

        “不用了。”应同尘黑着脸关机,“继续吧。”

        一直到八点多钟,应同尘才忙完,下楼时打开手机,看见了十几个未接来电,全是来自卓殊的。

        他回了个电话:“什么事?”

        “我在你们公司门口。”卓殊说。

        “等多久了?”

        “半小时了。”

        “我马上到。”

        卓殊刚挂完电话,卓紫的电话就来了:“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回来,爸妈要饿昏啦。”

        “你们先去吃点东西吧。”卓殊说道,“我们还要去外面吃个饭。”

        说着,见到不远处的身影,也不管那边说了什么,直接挂断,上前去接人:“晚上想吃点什么?”

        “都行。”应同尘拢了拢大衣,刚握住车门,对方就按住了自己的手。

        “等等,我有东西送给你。”卓殊道,“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应同尘一呆,细想了一下,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

        “恋爱纪念日?”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卓殊笑着摇摇头。

        “接吻纪念日?”

        卓殊摇头。

        “……那是什么日子?”应同尘语气弱了几分。

        卓殊恨铁不成钢地看着他:“今天是周五啊。”

        “……哦!所以呢!”

        “所以我要送你礼物。”

        “?”

        卓殊牵着他的手走到后备箱,正准备打开门。

        应同尘一惊,因为心理阴影面积巨大,突然害怕了起来,连忙按住车门:“要不,还是别送了吧?”

        “不,要送,这次的礼物你绝对会喜欢。”卓殊自信满满地打开门,仔细观察着应同尘的表情,意料之中的惊讶、喜欢、感动、喜极而泣的表情……都没有出现!

        只见应同尘脸色越来越白,拳头都硬了。

        不应该啊。

        卓殊猛地扭头看向车里的鲜花,脸色同样一僵。

        他明明已经特地排除了俗气的玫瑰花,还点名要了店里最有特色的花……可他又怎么能想到,这家店最受欢迎的是菊花呢。

        于是,这一大车白的、黄的菊花,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像极了他的凋零的生命……

        应同尘冷声一笑:“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

        卓殊:“亲爱的,你听我解——”

        应同尘:“但明年今天,一定是你的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