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70章

第70章

        在接连几天看着卓殊和应同尘同进同出后,k.w的员工们已经能面不改色地面对他们了,甚至还专门建立了一个吃瓜的群。

        【刚刚老板在开会,应先生找了好多借口在会议室外面打转,偷偷看会议室的情况呢,暗中观察.jpg】

        【太可爱了呜呜呜,应先生一点都不像表面上那么高冷啊!昨天还加入了我们的社畜茶话会,和我们一起吐槽老板了呢。】

        【这几天卓总都在公司吃饭了,当然了,还有应先生在一起。两人一直坐在角落里。】

        【我昨晚加班最晚,离开的时候应先生还在和卓总进行成年人的夜间活动呢!】

        【卧槽,快说说到底是什么办公室的夜间活动!】

        【前排瓜子板凳已备好,请务必刺激。】

        【咦,你们变颜色了!这夜间活动当然是加班啊,不然还能是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我腐眼见人基,我总是觉得他们俩之间的气场太合了,就像个双人磁场,对视一眼都滋啦带电的那种,压根容不下别人去打扰啊。】

        【朋友,你不是一个人!】……

        应同尘坐在办公室里看工作室的市场营销方案,这是他的一大难题,如何挖掘资源维护客户以及营销等问题也是一门学问。

        但这恰恰是卓殊的长项。

        他起身走到卓殊旁,指着其中的某一处细节问:“你觉得这里有问题吗?”

        卓殊认真看了一阵,不可思议地看了他一眼:“不错啊,直觉很敏锐。”

        应同尘又问道:“那我把这里删掉的话,会不会更好一点?”

        卓殊沉吟片刻,道:“可以不用删,还有个变废为宝的方法。”

        “什么?”

        卓殊突然将文件举起来挡住自己的脑袋,指了指自己的左颊,递了个暧.昧暗示的眼神:“想知道吗?”

        应同尘弯腰,俯首看着他的左脸。

        卓殊正暗暗得意时,对方猝不及防地揪住了他的脸,被文件夹挡着的脸瞬间变形。

        “卓总,有人来……不好意思,打扰了。”米姝刚走到门口,见这二人的脸都被文件挡住,用屁股想都知道是在干坏事,连忙后退两步,准备告辞。

        “等等。”卓殊立即喊住她,这才从魔爪中获得重生。

        他面无表情地摔下文件,趁着有外人在,因公因私他都想报仇,于是严肃地批评了应同尘:“这么点事都弄不明白,看来我得好好教♂教你了,去休息室等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米姝立即会意:“好的,我马上去准备日用品。”

        应同尘:“……”

        米姝火速逃离现场,并贴心地拉上了门窗。

        应同尘拿起文件就往卓殊脑袋上砸。

        卓殊露出了痛苦又幸福的微笑,并在床上一点点地告诉他解决办法。

        他发现,这个办法实在是太好了!

        应同尘格外配合的同时,还有点狠,偶尔咬牙切齿的样子真是令人欲.望大涨。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还要被我干的样子。

        卓殊:(*^▽^*)

        *

        晚饭时间,两人直接去了饭堂。

        刚在位子上坐下来,就发现周围有些不同寻常。

        整个食堂,中间的位子宽敞明亮且方便,但今天却空无一人。

        反而是四周的角落里坐满了人,盘中食物已经消灭得差不多了,谈话声比平时高了几个度,但仔细一听,却发现他们仿佛在说鸟语。

        “%……y&#@¥”

        应同尘:“……”

        卓殊总觉得身后有无数道视线,回头一看,却见他们和别人高谈阔论,音量更高了。

        “%……y&#@!”

        “快吃饭吧。”应同尘刚说完,就发现四周的谈话声顿时小了不少,便试探道,“今晚我留下来……”

        整个食堂忽然安静。

        全都竖起了耳朵。

        “留下来帮你监督她们加班。”应同尘轻描淡写道。

        “好啊,看看今晚谁加得最晚,一定是效率不够高才加这么晚,那我可得好好考虑一下能不能让她升职了。”卓殊一本正经道。

        众人一哄而散,头也不回地跑回去加班了。

        应同尘扭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和卓殊对视片刻,同时笑出了声。

        *

        卓殊在某天发现了应同尘会去茶水间跟员工们聊天,他将米姝偷偷找进办公室,打听道:“她们一天天的都在聊些什么呢?”

        米姝往茶水间的方向看了一眼,依稀听见好几个女同事在喊应先生,紧接着就是一串笑声。

        她又瞄了一眼老板郁郁的神色,忽悠道:“她们在跟应先生聊你呢。”

        “聊我?”卓殊愣了愣,下意识扬起了下巴,“聊了些什么?”

        米姝继续忽悠:“她们夸你雷厉风行,行出必果,果断干练,练达老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她忽然住了嘴。

        卓殊:“?”

        米姝急忙改口:“哦,是我口条说错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这话不是她们说的。”是你男朋友说的。

        卓殊脸色好转,倏地又板起脸:“她们说得不对。”

        米姝一惊,心虚地问:“哪里不对?”

        “她们没有说我风流倜傥。”卓殊兀自叹息道,“难道我英俊的外表已经完全被才华给掩盖住了吗?”

        米姝:……

        你清醒一点!

        再帅的资本家在自己面前待久了,那也就只是一坨行走的榨钱机而已!莫得感情!

        卓桑又有些期待地问:“那同尘呢,他怎么说?”

        “他觉得同事们说得对!”米姝脸不红心不跳地继续骚编,“他还说你是他见过的最完美的男人,唯一的缺点就是没有缺点。”

        “嗯。”卓殊沉着冷静地挥挥手,“回去工作吧。”

        米姝优雅告辞,刚走到门外,就听见了房里跳踢踏舞的声音。

        “……”

        没多久,秘书处的人员们收到了一个秘密工作任务。

        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俱是露出一副茫然且嫌弃的神情。

        “你们看到通知了吗?要我们每天夸奖卓总?”

        “还要内外兼顾,美貌与才华并重地夸?”

        “这个任务会计入kpi吗?”

        唯有米姝堪破红尘,无欲无求道:“照做吧,老板的心思你别猜,你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

        虽然她用头发丝儿都能猜到老板此举意欲何为,但她不能说。

        她还只是个二十几岁的宝宝啊,为什么要承受这么多!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应同尘总是听见来自四面八方的彩虹屁。

        当他走到茶水间时,社畜茶话会的各位已经各坐一方,蓄势待发了。

        应同尘接好水,在另一侧坐了下来,吐槽大会现在开始了。

        对面的一位员工说:“今晚又可以加班了耶!开心心!”

        “?”应同尘见她露出个非常违心的笑容,奇道,“加班你还开心?”

        “当然开心了。”员工假笑道,“八卦诚可贵,生命价更高,若为加班故,两者皆可抛。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只要干不死,就往死里干。”

        应同尘:“?”

        按照程序来,这个点不是该辱骂老板了吗?走错频道了吧,这不是我们的吐槽大会吧?

        另一位接道:“感谢卓总给了我们加班的机会,这份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就是做鬼也不会忘记他的!”

        听着怪瘆人的,应同尘道:“所以你们讨厌他吗?”

        最后一人坚定道:“我们一点也不讨厌卓总,卓总简直是我的指路明灯!”通往黄泉路的灯,“也许你觉得这会很残忍,但是有些人会称这叫爱,严厉的爱!”

        其他人附和道:“toughlove.”

        应同尘:……怎么还唱起来了。

        晚饭应同尘和卓殊去食堂吃饭,正吃到一半,几位员工端着剩饭盘子经过,冲着他们这一桌说:“卓总,好巧啊,您也来亲自吃饭啦?”

        “不愧是为我们卓总,什么都要以身作则!干啥啥都行,干饭第一名,加班到天明。”

        “卓总今日份的美貌也到账了呢!真是英俊潇洒,光彩照人,差点把我这没见过世面的眼睛闪瞎了。”

        “不是我吹牛,我真就没见过比卓总更帅的男人。”

        卓殊被这通彩虹屁吹得身心通畅,尤其是当着应同尘的面,内心雀跃不已,面上还要板起脸,严肃道:“虽然没有比我更帅的,但应先生总能跟我平分秋色吧?”

        员工们:“对对,应先生也是棒棒哒!”

        应同尘:“……”

        应同尘忽然间觉得,这趟学习之旅可以提前毕业了。

        临近年假,应同尘一大早就起了床,老头在外面已经将早餐准备好了。

        由于要购买吕宗彩和高达的股份,刚搬过来的新房就被拿去抵押贷款。那就没必要好好布置房子,索性来老头家借住了,还能蹭饭。

        吃完早餐后,他匆匆赶往卓殊的公司。

        但在路上时接到了吕宗彩的临时电话,连忙回了言域工作室,和他们两口子办理股份转让手续。

        中午一起吃了个饭,然后又回工作室继续忙了一阵,才将这二人送上车。

        吕宗彩笑道:“秘书和a对我们俩的工作业务很熟悉,有什么不熟悉的可以找她们。等我们在国外发展起来了,就来找你合作。”

        “好,这一天不会很远的。”应同尘莞尔,“慢走,提前祝你们新年快乐。”

        目送车子离开后,他转身想回工作室,却在右前方看见一个落魄孤独的身影。

        是班上的一个女生。

        片刻后,就见那女生在路边蹲了下来,肩膀微微颤抖。

        应同尘大步流星地走到她面前,道:“吴茗,你怎么在这?”

        吴茗抬起头来,眼眶红红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泪水。

        见是应同尘,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抱着他的腿嗷嗷哭:“呜呜呜呜呜,应老师,我爸妈去民政局了,我昨晚听见他们偷偷说离婚,呜呜呜呜呜我不想要他们离婚。”

        这事就触及到了应同尘的盲区了,毕竟他本人是非常乐意父母离婚的。

        就在他沉默的时候,发现四周的路人看他的眼神不对劲了。

        他低头看了看两人的姿势,女学生抱着自己的腿泣不成声,哭出了猪叫声,而自己却没有任何动作,像极了欺骗少女的渣男……

        “先别哭了。”应同尘安抚道,递过去几张纸巾,“你想去找他们吗?”

        “找。”吴茗拿着纸擦完眼泪擤鼻涕,顺便碾死了脚边的蚂蚁,“我倒要问问,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瞒着我,是不是看不起我?”

        *

        傍晚时分,开完几场会议的卓殊回到办公室,发现应同尘的桌子丝毫未动,问米姝:“同尘又去茶水间了?”

        “没有,应先生一天都没来公司。”米姝道。

        “没有来?”卓殊一顿,拿出手机看了眼消息,也没有任何未读,主动给对方拨了个电话。

        响了好几次,那边才匆匆接了起来:“什么事?”

        卓殊问道:“你在哪?”

        “我在民政局。”应同尘说完,就见吴茗一溜烟跑进去寻人,忙跟了上去,“不说了,我先进去了。”

        嘟嘟——

        卓殊的手机“啪”地一声摔落在了地上。

        米姝无声瞪大了眼,看着接个电话就神色阴晴不定的老板,脑海里顿时浮现起一个可怕的猜测——应先生终于给卓总戴绿帽了?!

        好刺激,好喜欢!

        米姝发出吃瓜的声音:“卓总,您怎么了?”

        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大家开心开心嘛。

        卓殊愣了好半天,才弯腰捡起手机,四肢僵硬地转身看着她。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波澜不惊的双眼突然燃起两簇小火苗。

        民政局……

        应同尘竟然在民政局……

        一整天都不出现在公司,竟然是在民政局呆了一天吗?

        这说明什么?

        卓殊在原地来回转身踱步,一会仰天叹息,一会暗暗握拳,整个人宛如一只被放出圈的过年猪崽,兴奋不已,四处瞎跑。

        “老板……”米姝好害怕,“你清醒一点,别竞走了,你比不赢蚂蚁的。”

        卓殊突然转身指了指她的方向:“我明白了,我什么都明白了。”

        “你又明白什么了?”

        卓殊坚定道:“他在暗示我——他想要我陪他一起去民政局。”

        米姝弱弱地问:“真的吗?”

        那她男朋友经常说要去看兵马俑,是不是想要她以后一起和他成为著名景点啊?

        完蛋了,她对象还喜欢看盗墓和少林寺!

        “一定是这样,你还是不懂男人们的心思,尤其是同尘这种总爱隐藏情绪的人来说,不能把问题看得太简单。在这种时候提到民政局,一定是有特别的暗示。”卓殊道。

        米姝:不!我只是不懂你这个直gay的心思!

        “既然我已经知道了他真正的想法,那自然不能让他失望。”卓殊深吸一口气,望着窗外的夕阳,郑重道,“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