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9章

第69章

        由于辞去了学校的工作,当初为上班方便而租的公寓也就没有太大必要了。

        应同尘找到房东去退租,也就是林阿姨。

        林阿姨得知他要搬走,心痛了好一阵子,才跟他解除合同。

        “什么时候搬走啊?你也不用着急,反正最近年底租房的人少,我给你宽限一阵子,慢慢搬。”林阿姨说道。

        “我东西不多,搬家公司很快就搞定了。”应同尘笑着说,“谢谢您这些时日的照顾了,有空我就来看您。”

        “那敢情好。”

        搬家公司的人很快就将东西搬上了车,应同尘不得不和林阿姨告别。

        路上,卓殊来了个电话:“搬完了吗?还需要帮忙吗?”

        “不用了,马上要到家了。”

        临近春节,卓殊公司大大小小的事不少,应同尘没准许他过来帮这些事,反正有专业人士来搬运,至于收拾嘛,也是有人帮忙的。

        “你真的不考虑搬去我的公寓吗?”卓殊继续挣扎,“别墅也行啊。”

        应同尘笑了笑:“我又不是没地方去。”

        卓殊唉声叹气:“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觉得我的房子太大了,冬天好冷清……”

        应同尘笑而不语。

        “不说了,我到了。”应同尘挂断电话,路边已经有人在等待。

        他走上前,露出个笑脸:“老师,麻烦你了。”

        “麻烦个什么,正好我闲得无聊呢。”老头看了眼他握在手里的电话和脸上还未褪去的笑容,忍不住笑出了声,“那小子估计伤心呢吧。”

        “您就别打趣我们了。”应同尘笑了笑,跟着他一起往小区里走去,身后跟着搬家公司。

        应同尘当初用第一笔积蓄买了这套房给老头住,在工作室稳定后,又在同小区买了另一套,只不过平时为了上班方便,就一直住在租的公寓里,过来也直接在老头家蹭饭,几乎没在自己家住过。

        直到前阵子,他才突然让老头帮忙联系人去打扫卫生。

        行李到家后,两人开始慢慢收拾。

        老头格外的开心,连本书都要来回擦几遍。

        应同尘见他这样,好笑的同时,又从心底里觉得温暖。

        这么久了,老师和他都从旧事里走了出来,就像这空荡的房间,终于晒到了阳光。

        傍晚时分,应同尘本来答应去找卓殊吃晚饭,结果临时有事,去赶了另一个饭局。

        卓殊:“……”

        应同尘在电话里安抚道:“明天,明天一定跟你吃饭。学姐的语气听起来跟平时不太一样,肯定是有什么急事。”

        “行吧,那我晚点给你电话。”卓殊道。

        “好。”

        公司里还有不少人在加班,见到他经过,也只能匆匆打个招呼就继续埋头工作。

        他推开会议室的门,吕宗彩和高达正在小声交谈。

        “学姐,学长,我来了。”应同尘在对面坐下,“这么晚了,是什么事啊?”

        吕宗彩看了高达一眼,又摸了摸肚子,脸上不自觉带上了温柔的笑意,道:“是这样的,我们想跟你谈谈公司的事。”

        *

        走出公司大门后,他看了眼手机,已经快十点了。

        坐进车里,手机没有看到卓殊的消息,也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点开朋友圈,往下刷了一会,果然见到了米姝在半小时前发的动态。

        【米姝】:打工人,打工魂,打到半夜欲断魂。

        半小时后,卓殊起身去接了杯咖啡,经过米姝的办公室时,见她哈欠打个不停,吩咐道:“先回去吧。”

        “好,那我真的走了。”米姝将处理完的核对好的文件递给他,“明天见。”

        卓殊回到办公室,看了下桌上的台历,距离新年就只有十来天了。他站在落地窗前,喝了两口咖啡醒醒神。

        听见外面响起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以为是米姝去而复返,头也不回地问:“落什么东西了?”

        身后的人没有回答,

        他回头看去,就见应同尘径直走了进来,手里的杯子微不可查地抖了一下。

        “这么晚了,你怎么来了?”卓殊疑惑道,可语气里却是藏不住的惊喜,“饭局已经结束了?”

        “嗯。”应同尘在他对桌子对面坐了下来,忽然叹了口气,有气无力地伸手趴在了桌上,一言不发。

        卓殊上前,将杯子放在一边,倚坐在桌上,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怎么了?”

        “没什么,你先工作吧,等会再说。”应同尘道。

        “好。”

        卓殊回到位子上,工作热情突然大涨,全神贯注地处理着公事,可以说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对面的人忽略。

        毕竟……对方的存在感太强了。

        应同尘就这么沉默地盯着他的一举一动,眼神异常认真,没有一丝欲.念,与其说他是一个来接恋人下班的对象,不如说更像是一位监工。

        没错,监工。

        卓殊莫名觉得他只是在看自己如何工作。

        最后一点工作收尾,他关上电脑,立即问道:“现在可以说说出什么事了吗?”

        应同尘不答反问:“你以前学的就是企业管理吗?”

        “嗯,怎么了?”卓殊披上外套。

        应同尘起身跟着他往外走,道:“我的专业是英文。”

        “突然说这个做什么?”卓殊关掉办公室的灯,后面笼下一片黑暗,他牵起应同尘的手走向专属电梯。

        电梯门慢慢合拢,应同尘看着门上倒映出来的人影,抿了抿嘴,说道:“学姐他们要移民了。”

        “嗯?”卓殊扭头看着他,静候下文。

        应同尘想起刚才那场谈话,道:“高达的父母在前几年就已经出国了,老人家没再逼着他们继承老本行,而是帮他们开了家翻译机构。学姐不想让老人们心血白费,也有野心做更大的公司,所以打算安心去国外发展……她们会转让股份,首先考虑的对象就是我。”

        “是好事啊。”卓殊笑道,“所以你担心的是资金不够吗?购买他们两个人的股份确实要不少钱。”

        “我可以把房子抵押贷款,再加上积蓄,资金上没什么大问题。”应同尘迟疑道,“我担心的是……”

        卓殊顿时了然:“你担心公司管理的问题?”

        “嗯。”应同尘点点头,“之前我们三个人,高达负责市场业务,学姐统筹所有的事,我主要是在技能专业这块……现在突然要我管理整个公司,我有点没准备。如果还是以前那样从零开始,我倒是没什么害怕的。但现在公司正在稳定发展,员工也越来越多,万一运营不善,那所有人一直以来的努力都泡汤了……”

        电梯门打开,两人走进停车场,应同尘走到自己的车旁,正准备开门,却被卓殊按住了手。

        “我有办法缓解你的焦虑。”卓殊说道。

        “真的?”

        “嗯。”卓殊二话不说,拉着他坐进了自己的车,开车去了自己在公司附近的公寓。

        这是应同尘第一次来这里,连房间都来不及参观,就追问道:“你快说说什么办法?”

        “先睡觉。”卓殊说道。

        “……”

        *

        应同尘已经是第十三次翻身了,辗转反侧,忧心冲天。

        卓殊躺在旁边看书,在他烦躁得准备抽烟时,才笑了一下,夺过他手里的烟,准确无误地扔进了垃圾桶里。

        应同尘很生气,怒目而视。

        卓殊笑道:“你现在是不是快到焦虑的边缘了?”

        应同尘冷冷一笑:“你再笑一下,你就知道我是到杀人的边缘了。”

        卓殊立即忍笑:“这点小场面算什么,以前我还整夜整夜地失眠过呢。”

        “真的?”应同尘愣了愣,一想到方才在办公室里对方游刃有余的样子,不可思议道,“那你是怎么解决焦虑的?”

        “到现在都没有解决,只能说是缓解。只要坐在这个位子上,就时刻都得拥有危机意识,焦虑情绪也是家常便饭。”卓殊温声道,“记住现在这个感觉,此刻连真正的开始都算不上,将来你还得面对多少事。所以你得自己调解好心态,否则以后一点小事就能将你这个大老板击垮。”

        说到这,他顿了顿:“还有……”

        “还有什么?”应同尘马上问道。

        “记住此刻,我在你身边。”卓殊戳了戳他的胸膛,“以后你心情不好的每个晚上,我都在,就像现在这样。”

        应同尘忽然一怔,心像是某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我也是一样,我的焦虑不比你少,但我发现你在我身边的话,我会轻松很多。一想到你的存在,就能让那些无形的压力悄然消散。”卓殊道,“所以,你以后也像今晚这样,一直陪着我好不好?”

        应同尘默然。

        卓殊又问了一遍:“好吗?”

        应同尘脑袋一垂,额头抵在他的肩上。

        两人静坐片刻,卓殊一动不敢动,侧目看着他的后脑勺。下一刻,对方突然搂住他的脖子,滚烫的呼吸打在颈窝上,而后的耳朵被人轻轻含住,小心翼翼的。

        应同尘一句话没说,卓殊却好似从听见了承诺的声音,响彻心间。

        *

        翌日清晨,应同尘跟着卓殊去了k.w。

        在路上,他接到了吕宗彩的电话,询问他考虑的怎么样。

        他扭头看了一眼卓殊,对方似有所感,伸手握住他的手,被他一巴掌拍了回去:“好好开车。”

        卓殊:……就很委屈啊!

        应同尘这才回电话:“好,我同意。”

        “好,你果然还是和当年一样有冲劲啊,一点都不会令人失望。”吕宗彩笑着感慨道。

        应同尘但笑不语。

        只有他知道,随着年岁的增长,做事已经不再像以前那般不计后果了,也会有瞻前顾后的时候。

        但是有什么关系呢。

        他也不再是孤身奋战了。

        既然要完全接手公司,还是得去学习一下如何运营统筹各部门的工作。

        吕宗彩和高达都在忙着准备移民的手续,他只能就近选择卓殊为学习对象。

        卓殊自然是非常乐意的,这个主意还是他主动提出的呢!

        两人同时出现在公司大楼,瞬间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除了秘书处的人,大多数员工对于应同尘的印象还是那个很帅很帅的翻译,工作群到现在还有人在传他的照片。

        经过秘书处时,卓殊吩咐道:“米姝,收拾张椅子和桌子到办公室来。”

        “好的。”米姝连忙找人安排此事。

        同事偷偷找她打听:“卓总这是什么情况?”

        米姝往总经理办公室瞅了一眼,顿时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淦,他们不会是要玩办公室play吧?

        下午,有老客户前来拜访,见办公室里的另一侧多出了一个办公位,和桌前的陌生男人,笑道:“卓总,这是你带的徒弟吗?”

        卓殊扭头看了一眼应同尘,笑了一下,回道:“不,他是我的终身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