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8章

第68章

        六点一刻,闹钟响起。

        应同尘强打着精神关掉闹钟,拉开拉链往外面看了一眼,天边已经露出了鱼肚白。

        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他的手:“再睡会吧。”

        应同尘打了个哈欠:“起来,不是你非要来看日出的吗?”

        卓殊睁开眼,见他打了个哈欠,也跟着打了个哈欠:“我这不是怕你累吗?”

        众所周知,打哈欠是有传染性的。

        应同尘见他打哈欠,没忍住又打了一个:“赶紧起来,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卓殊打哈欠:“我觉得这里还不错,不算鬼地方,真正做到了肉.体与精神都升华呢!”

        应同尘打哈欠:“少废话,赶紧起来。”

        两人谈话间,外面响起孟功和甄明鑫的声音。

        “他们也起来了。”应同尘穿好衣服,拖着他的手拉起来。

        卓殊用力往回一拽,应同尘没站稳,跌进他怀里:“你……”

        卓殊笑着吻住他的唇。

        “哎哟。”甄明鑫刚经过他们帐前,看见这一幕,连忙捂住孟功的眼睛,“不用来喊他们起床了。”

        待两人回去后,卓殊才起床和他走出帐篷。

        山边染上一层淡淡的红霞,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向云端蔓延。

        两人坐在帐前,放眼望去,清晨的云雾笼罩着辽阔寂寥的山色。

        就在这山与天色相交的静景中,一轮红日缓缓升起。

        浮云漫卷,云雾遣散,整片景色仿佛动了起来,带来光明与温暖,新的一天开始了。

        应同尘直视前方,心情莫名舒畅了起来,正想开口说话时,不远处的甄明鑫突然感慨了一句:“太美了,此景此景,我真想赋诗一首哇。”

        孟功道:“请。”

        甄明鑫:“日出江花红胜火,我很想吃开心果。”

        卓殊:……

        白居易的棺材板要压不住了!

        孟功鼓掌:“好诗好诗,给这首诗取个名字吧,就叫忆xx吧,这座山叫什么?”

        甄明鑫沉思道:“这应该是座无名山,我们可以自己取个代号。此时我们是背靠背的姿势,等会就要离开这里,不得不中断……不如就叫它断背山吧?”

        孟功:“好极了。”

        卓殊:“……”

        应同尘:“……”

        “散了散了,收拾东西吧。”卓殊挥挥手。

        收拾好所有的行李后,卓殊刚把背囊往身上一背,下意识皱了一下眉。

        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被应同尘捕捉到了,问道:“你怎么了?”

        “没事。”卓殊摇摇头。

        应同尘沉默地看着他,突然去解下他的背囊,卓殊想躲避,却被他的眼神制止了。

        应同尘掀开他的后领,见后背上有两条半公分长的红痕,周围还泛着青紫。

        应同尘眼神明灭,昨晚没有灯光,压根就没注意到他背上的问题,轻声问道:“是不是昨晚摔倒时受的伤?”

        “嗯?受伤了吗?”卓殊心虚道,“我没感觉啊。”

        闻言,应同尘气得想一拳砸下去,看看是不是真的没感觉,然而手落下时却是带着无尽的绵意,然后拾起背包背在自己的身上:“走吧。”

        “真没什么事。”卓殊伸手想去取过来,结果对方伸出手,牢牢地牵着他。

        卓殊一怔,嘴角登时翘了起来,话也不会说了,路也不会走了,一口气爬五楼也不累了。

        下山时,卓殊一路被牵着,重物都在应同尘的背上,本来还觉得自己有失老攻的体面,结果一回头,就看见身强体壮的孟功背着高高的行李,手里牵着小情人甄明鑫,顿时觉得平衡了。

        再一听甄明鑫在给对方讲笑话逗乐,连忙想了想,说:“同尘,你累吗?需不需要我给你讲点笑话?”

        应同尘说:“不需要。”

        “那我问你个问题。”卓殊问,“一条喝醉了的鲨鱼拍的照片叫什么?”

        应同尘:“……”

        卓殊见他不作答,暗自叹了口气,开始在脑子里迅速搜索其他的问题。

        走了一段路后,卓殊突然想到一个绝妙的问题:“换一个问题,如果——”

        应同尘突然说:“婚(昏)纱(鲨)照。”

        卓殊:……

        你一定认真听题了对吧!

        刚刚在认真思考答案对不对!

        卓殊暗自一笑,又问了几个问题。应同尘总是沉默一会,才像是反射弧才接上一样一本正经地回答。

        一问一答间,就来到了石阶的地段,路总算好走了一些。

        几人寻了块石头歇脚,卓殊无意中瞥见甄明鑫,想起昨晚甄老师的无私授课,为了表示感谢,上前说道:“甄老师,多谢多谢。”

        甄明鑫不解地看向他:“谢什么?”

        “昨晚你的课程让我受益匪浅。”一说起昨晚那美妙的夜晚,卓殊就差点露出了总裁标配的邪魅一笑。

        甄明鑫缓缓瞪大了眼:“你成功了?”

        卓殊神秘一笑:“是啊。”

        甄明鑫笑容僵在脸上,嘴角一垮:“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

        卓殊奇道:“难道你失败了?”

        甄明鑫一想起昨晚差点被扔到山下,就不禁泪流满面。

        一行人走走停停,终于到了山脚下。孟功二人因为没有车子随行,卓殊只好驱车把他们送去机场。

        在机场告别二人后,卓殊重新规划了一下路线,赶到原定地点,没有再爬山,去温泉酒店泡了一天,又去附近的景点随便走了走,就启程回去了。

        “你什么时候正式离职?”卓殊问道。

        应同尘正在跟主任谈交接的事,回道:“明天我得回学校去收拾东西,办完手续就离职了。”

        “还有呢?”

        应同尘看着群消息笑了一下:“明天期末成绩出来了,学生们组织了晚上的聚餐,有邀请我们几个老师。”

        卓殊笑道:“你打算当面告别?”

        “嗯,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应同尘顿了顿,“送我去一下k.w吧,买点礼物。”

        翌日,应同尘去学校交接了大半天,除了教务工作上面的内容,还有一份关于学生们的个人情况表,每个学生需要重视的问题都重点标了出来。

        手续办的差不多之后,他才去办公室收拾东西,同事们这才知道他离职了。

        一个办公室的都表示不解,但一问原因,应同尘就说是因为私事,大家也就不方便再追问了,只好彼此送出祝福。

        付旅悲伤道:“哎,咱们英语组又要少一个门面担当了。”

        郑植楠最为伤心:“怎么这么突然?我不同意!你走了,以后谁跟我搭伙买早饭啊。”

        应同尘笑道:“让你女朋友来。”

        郑植楠放声大笑,拍拍他的肩膀,偷偷问道:“这么突然的话,是不是找到更好的下家了吧?哪个学校啊,明年开春约顿饭呗?”

        “不是学校。”应同尘笑了笑,摸出张名片给他,“以后我就只能专心自己的公司了。”

        郑植楠:“。”

        离谱,就尼玛离谱。

        应同尘中午请同事们吃了顿饭,送了点小礼物,顺便给主任也送了一份,起初入职时没少受主任的关照。

        主任感慨道:“其实这事吧……哎,算了不多说了,你也知道我一直很看好你这个后辈的,以后好好干,一定前途似锦。”

        “谢谢主任。”应同尘真诚感谢道,“我会的,您也保重身体。”

        下午,应同尘在家睡了个午觉,起来后收拾了一下房间,站在阳台上,望着学校的方向看了一会儿。

        该搬家了。

        晚上,学校附近的一家大饭店里,某间包厢沸反盈天。

        一放假,没了校纪校规的约束,这群学生们彻底放飞玩开了。

        大家穿着私服,女孩子们穿着漂亮衣服化起了妆,也有不少男生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衣裳。

        师题伟特地去理发店,照着卓殊的样子整了个大背头,再穿上一身西装,自信满满地走进包间,一眼就看见了人群中最耀眼的卓紫。

        当买家秀走到卓紫旁边时,她正和同桌聊着天,余光突然瞥见一个黑黑的身影,吓了一跳,破口而出喊了一声哥,把众人逗得哈哈笑,起哄让他们拜把子。

        师题伟:“……”

        大家吵吵闹闹地聊着天时,班璋接到了班主任,和应同尘一起牵着妹妹出现在门口,包间里的呼声更高了。

        应同尘被安排在主座上,其他几位科任老师都有事,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前来。

        饭桌上,大家见应同尘闭口不谈成绩的事,渐渐也放开了。

        应同尘默默地看着他们嬉笑怒骂,听八卦听得津津有味,可没想到吃到了自己的瓜。

        不远处两个女生讨论到郑植楠老师为何没来,一个人说郑老师送笙芜老师回老家去了。

        “哎,所以应老师和郑老师be了吗?”

        “可不是,你声音小点,别让老师听见了,他该伤心了。”

        应同尘:“?”

        而就在她们旁边的卓紫听不下去了,忙插嘴道:“你们别乱说,应老师谈恋爱了。”

        热闹的房间突然陷入死寂。

        几十双眼睛齐齐射向应同尘,闪烁着八卦的光芒。

        卓紫哑然:……

        我只是正常音量啊,你们是安了窃听器吗!

        “那个……”卓紫挠挠头,“其实是我骗你们——”

        “没错。”应同尘面不改色地点点头,继续给旁边的班筱玫喂牛奶,笑了笑,“我谈恋爱了。”

        二班er:震惊脸!

        一时间竟无人说话,片刻后,尖叫声炸翻了锅。

        “天呐!老师你说真的吗?消息可靠吗?”

        “卓紫怎么会知道的?不愧是课代表!”

        “到底是哪位天仙啊!是我们学校的老师吗?”

        “老师怎么不带师娘一起来啊?不就多添一副碗筷嘛,我们不差这点钱!”

        “求求了,我想看看师娘呜呜呜~’

        应同尘轻轻勾了下嘴角,眼里不自觉闪过一抹温柔的笑意。

        二班er:草,真他妈的是恋爱的气息!完辽,她们班的高岭之花被摘了!到底是哪个强盗干的!

        唯二知晓内情的卓紫和班璋对视一眼,班璋忽然笑了一下,见状,卓紫松了口气,也跟着笑了起来。

        然而班主任突然公布恋情还是不是最刺激的,紧接着宣布离职才是暴击。

        房间又安静了下来。

        班璋看向卓紫,却见卓紫同样惊讶地摇了摇头,显然也不知道这事。

        应同尘不善煽情,见大家一时无话,道:“抱歉……今晚我买单,你们多吃点。”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纷纷露出不舍的神情,你一言我一语的说道:

        “这是买不买单的事嘛!呜呜呜”

        “是不是我们这次期末没考好,领导们找你麻烦了呀?还是你对我们失望了?”

        “老师能不能不要走,我会好好努力的。”

        “对呀,明年我一定好好学习,老师你给我布置的作业还没写完呢。”

        “卓紫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你快劝劝老师啊。”

        卓紫眼眶一红,刚想追问原因,就见他的眼神里俨然也有不舍的情绪……

        半晌,班璋忽然说道:“老师离职一定有他的原因。”

        应同尘点点头:“嗯,抱歉,由于是私人原因,我就不在这里跟你们说了,祝你们学业顺利。”

        几个小女生已经红了眼眶,男生们也沉默不语,即使是平时调皮的几个的学生也有些难以适从。

        应同尘不擅长安慰别人,更何况还是这种集体安慰。

        但他知道这种情绪只是暂时的,未来他的路还很长,也许过完年就会将他这位只相处过半年的老师给忘掉。

        “好了,你们不是还要去下一轮吗?”应同尘温声道,“ktv离这里不远吧?”

        班璋道:“不远,老师要一起去吗?”

        “我有点事要离开,就不打扰你们玩了。你们去吧,注意安全。”应同尘看了眼手机,转身往外走,头也不回地挥了挥手,“再见。”

        应同尘离开没多久,服务员突然推了个车进来,上面放着一个大蛋糕,周围和下面一层堆满了礼物盒。

        服务员说:“这是应先生给你们准备的礼物,快来认领吧。”

        众人俱是一愣,走上前一看,见每个礼物上都贴着姓名条。

        一个女生拿起属于自己的礼物,拆开一看:“是护眼仪,我最近近视度数加深了。”

        “我的是我想要了很久的球鞋。”

        “我的是巨可爱的包。”

        班璋打开自己的礼物,一大一小两件羽绒服和手套袜子,不由眼眶一热,又生硬地憋了回去。

        师题伟同样眼眶一热:“为什么我的是天利38套?”

        这时,站在门口附近的人突然追了出去,其他人纷纷跟上。

        师题伟跟在最后,来到大门口时,见前面所有人停住了脚步。

        “怎么不走了?老师呢?”

        他从旁边挤出去,顺着大家整齐的视线,看向停在大门口的车辆。

        一个男人站在副驾外,松开手转身,见到他们时愣了一下,旋即笑道:“你们吃完了?”

        众人:“……”

        师题伟:卓大哥你为什么在这?!

        “不好意思,把你们老师借走一会了。”卓殊笑了笑,绕到另一边去开门。

        师题伟这才看见坐在副驾上的是应老师!

        应同尘扭头一看,就和一群呆若木鸡的学生们打了个照面。

        “……”

        下一刻,应同尘冲他们笑了一下。

        直到车子离开很久,大家才从震惊和疑惑中回过神。

        最前面的一女生自言自语道:“应该不只有我看见卓紫哥哥亲自给应老师开车门吧?”

        旁边的人说:“应该也不只有我看见他们接了一下吻吧?”

        师题伟突然想到了元旦那天,应同尘从卓殊身后走了出来……

        班璋道:“我们会祝福老师的吧。”

        “嗯!会的。”

        大家接二连三地点点头,随后纷纷将目光转向卓紫身上。

        “卓紫,你不能一个人独占应老师!以后我们要去你家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