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7章

第67章

        应同尘被吵醒的,外面一阵喧哗声,他坐起来穿好裤子往外面走去,就见孟功和甄明鑫在围攻卓殊,还打不赢。

        “你们在干什么?”

        孟功像是找到了救世主,连忙说道:“你来的正好,这个男人他太过分了!火,我们的火!”

        “火怎么了?”

        “他给弄没了!”甄明鑫飞快地说。

        应同尘走过去看了一眼地上的灰,扭头看向卓殊。

        电光石火间,卓殊想到了甄明鑫的“三十六计”,当即摆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刚刚一阵风吹过,火没了,他们就非要说是我吹没的。应应,你要帮我,他们趁你不在就欺负我,嘤嘤嘤qaq”

        应同尘凉凉地看向他二人。

        甄明鑫:?

        甄明鑫像是见了鬼一般看着卓殊,什么叫教会了徒弟饿死师傅,这就是!

        “要火是吗?”应同尘问。

        “嗯。”甄明鑫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应同尘摸出个打火机,几秒内就将火点燃了。

        孟功:“……”

        甄明鑫:“……”

        *

        卓殊被应同尘像虎崽子似的护送回去了,呆呆地看了他一会,内心狂喜。

        甄老师说的办法果然奏效!

        应同尘回到帐篷中,借着光亮,弯腰仔细查看了一下裤子的针线,缝的像条七扭八拐的蜈蚣……这条裤子是不能要了。

        “这条裤子……”应同尘刚起个话头,身后突然有人环住了他的腰。

        他扭头问道:“什么事?”

        “没什么。”卓殊抱着他狂吸几口仙气,顿时觉得寒冷的天气也开始回温了,轻笑道,“有男朋友的感觉真好啊。”

        应同尘沉默片刻,想起方才的事,问道:“那火真的是风吹灭的?”

        卓殊抿了抿嘴,忍笑道:“你明明怀疑是我干的,还是打算先信任我吗?”

        应同尘手指微动,有意无意地摸了下裤子上的“蜈蚣”,转过身无奈地看着他。

        卓殊双手扶着他的肩,莞尔道:“既然你这么信任我,那我就告诉你吧,是我干的。”

        应同尘:“……”

        “哦,你刚刚说什么来着,你的裤子怎么了?”卓殊低头看了眼成果展示,眉头一皱,讪讪道,“回去重新买条新的吧。”

        “不用了,不出门的话,可以穿一串。”应同尘含糊道,“好了,快去帮忙煮面吧。”

        卓殊看着他着急忙慌地跑出去,还没来得及问话,脚已经跟上去了。

        孟功正在锅里下面条。

        应同尘蹲在旁边帮忙,道:“刚刚不好意思了。”

        “嗐,多大点事儿。”孟功笑了笑,“你刚醒来,又不知道前因后果,当然是先帮对象了。”

        应同尘但笑不语。

        孟功见左右无人,低声问道:“他这人怎么样?有没有长期交往的打算?”

        应同尘添完柴,忽然说了一句:“我辞职了。”

        孟功动作一顿:“嗯?什么意思?辞的哪门职?”

        “老师。”应同尘在旁边坐了下来,仰头望着天,“以后我就不是应老师了。”

        “你终于舍得辞了。”孟功心思几转,突然意识到他辞职可能不是觉得累,而是……

        “辞了也好,早觉得你两头跑太累了。”孟功不动声色地安慰道,“我早说了,你要是专心在工作室的话,赚的可比现在多了,以后就踏踏实实做你喜欢的事吧。”

        “做老师好像也不错。”应同尘嘴角一弯,见他又要训斥,连忙堵住他的话,“嗯,我知道,不适合谈恋爱嘛,我也不想一直遮遮掩掩的。”

        “鱼与熊掌不可兼得,选你最想要的就好了。”孟功说完,又扭头看了一眼站在远处的卓殊,“他知道这事吗?”

        “正准备跟他说呢。”应同尘顺着视线回头看去,就见到卓殊和甄明鑫站在角落里,鬼鬼祟祟不知道在商量什么,时不时发出一阵低低的笑声。

        应同尘和孟功脸色一沉。

        *

        卓殊并未察觉死亡之眼正在他身后循环扫射,还在跟甄明鑫讨教“三十六计”。

        “甄老师,你再教教我,还有什么别的计谋吗?”

        甄明鑫闭眼作冥思状:“当然还有,只是我生平只会那几招,全部都交给你了。”

        卓殊不禁失望:“那我都出师了。”

        “等等,我想起来了。”甄明鑫忽然睁眼,“你可能忘了我的真实身份,我可是落在人群里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一百零八线演员啊!”

        卓殊:“哦。”

        “以我阅片无数的经验来说,有这么三种类型男人,最受喜欢。”甄明鑫打了个响指。

        卓殊求知道:“哪三种?”

        “有这么一种男人,他们贫穷如斯,落魄如斯,却抱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和梦想。哪怕是这样一条咸鱼,在遇到心爱的女人时,也会毫不犹豫地喊出——”

        卓殊:“嫁给我?”

        “是我养你啦!”甄明鑫说,“你想想你要是这个女人,感不感动,想不想落泪?”

        卓殊附和道:“老想了。”

        “这世间的问题,没有什么是一个买字解决不的!对象不想努力了,没关系,说一句我养你啊!当然也有个弊端,虽然她们得到了感情和金钱,却也失去了烦恼。”

        卓殊:“……第二种呢?”

        “第二种就拿前段时间爆火的偶像剧来举例吧,此剧根据同名小说《契婚:冷心总裁总想要》改编,有过期炸子鸡柳利昂主演。”

        卓殊:“没看过。”

        “那你可错亿了,柳利昂在这部剧里堪称行走的春.药,那一举一动不仅霸道、还霸道,甚至还霸道!我愿称之为‘总裁界的天花板’。”

        “……”卓殊不解,“到底是多霸道。”

        甄明鑫一边说一边饰演道:“他将那柔弱绝美的女人按倒在墙角,眼角微红,咬牙切齿道:‘女人,想逃?我准许你逃了吗?’”

        卓殊:“……还有吗?”

        “当然还有了,他还会将那柔弱绝美的女人逼到墙角……”甄明鑫一掌撑在旁边的树上,对着空气,邪魅一笑:“叫声老公,命都给你,嗯?”

        不要小看这个嗯,嗯出了缠绵悱恻,嗯出了总裁禁欲又迫不及待的气息,嗯出了观众们的颅内高.潮!

        卓殊:地铁,老人,看手机.jpg

        甄明鑫又对着树换了好几种姿势:“像这样,再按倒在墙角,红了眼,嘶哑着嗓子求那柔弱绝美的女人回家……”

        卓殊痛苦道:“不,我们总裁很忙的,没空天天按墙角。”

        甄明鑫:“还可以按沙发、按车座、按床角啊!”

        “……“卓殊眼前一亮,“妙啊。”

        “这些都是雕虫小技。”甄明鑫说,“还有更猛的,你想听听吗?”

        卓殊道:“愿闻其详。”

        “以我多年看小簧文,啊呸呸,耽美文的经验来说,还有一种不走寻常路的攻,也挺受欢迎。”

        “什么攻?”

        “疯批攻。”

        触及到知识盲区了,卓殊追问道:“怎么个疯法?”

        “心情阴晴不定,性格捉摸不透,身世注定悲惨,说话阴阳怪气,最爱的做的事就是杀人杀狗杀全家!心情好就来个五马分尸助助兴,心情不好就诛个九族灭个世界开开怀。”

        卓殊:“……”

        甄明鑫:“世间万物,唯一能使他动心动情的,只一人。试问这样的狼人爱上了你,你感不感动呢?”

        卓殊:“不敢动不敢动。”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甄明鑫收回因拍树而拍红的手,他缓缓问道:“卓无忌,我教你的还记得多少?”

        卓殊道:“回甄三丰老师,我只记得一大半。”

        甄明鑫摸了摸并没有的长须:“那现在呢?”

        卓殊:“已经剩下一小半了。”

        甄明鑫道:“那,现在呢?”

        卓殊道:“我已经把所有的全忘记了!”

        甄明鑫:“好,你可以上了……”

        卓殊这便去了!

        去吃面了!

        即便是清汤寡面,也被四个大男人搜刮的干干净净,众人这才有了饱腹之感。

        将火浇熄灭后,互相道个晚安就回各自的帐篷里去了。

        简单地洗漱完后,应同尘钻了睡袋里,卓殊把他捞过来抱在怀里取暖。

        安静片刻后,应同尘忽然道:“我有件事跟你说。”

        卓殊问道:“什么事?”

        应同尘沉吟半晌,半仰起头,注视着他的眼睛,道:“我离职了,以后就不是老师了,也不是你妹妹的班主任了。”

        卓殊一愣,怔怔地看了他良久,低声问:“真的?”

        “嗯。”

        “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这两天辞的,正好这个学期结束了。”应同尘说,“完整地带完了这个学期,也没什么遗憾的了。”

        良久,卓殊吻了下他的唇:“是自愿的吗?”

        “嗯。”应同尘点点头,就算领导们没有发现恋情的话,他应该也不会干太久,“前阵子吕宗彩怀孕了,接下来工作室的事应该不少,我可能无法兼顾,那不如让更适合的老师来带他们。”

        卓殊摸了摸他的脑袋,偏头吻了下他的耳朵:“嗯,应老师果然是面冷心热呢,刚刚不还在班群里跟学生们聊天。”

        “……”

        “没事,做不了老师,可以做他们的朋友。”卓殊低声笑道,“还可以做卓紫的嫂子,多好。”

        应同尘撇撇嘴,嘴角却微不可查地翘了起来。

        “辞了就辞了。”卓殊说道,“以后,我养你啊。”

        “无聊。”应同尘笑着骂了一句,伸手回抱住他。

        卓殊:“!”

        甄老师诚不我欺!

        山间偶尔一阵料峭寒风经过。

        却闯不进温暖的帐篷里。

        呼吸缠绕,耳鬓厮磨,狭窄的空间,适合do爱。

        卓殊喉咙一紧,蓄势待发,双手撑在对方脑袋两侧。

        应同尘仰着头吻上来,迷茫地睁开眼,就见卓殊露出一个充满邪性的笑容。

        如果他网文看得多的话,立即就能明白这个笑容用专业术语来说,就是——邪魅一笑。

        下一刻,卓殊就将他按在帐篷一角,眼眶微红,嗓音喑哑低沉地开口了:“叫声老攻,命都给你,嗯?”

        应同尘:“……”

        “嗯?”卓殊又催促了一下,“男人,你惹得火,要亲自来灭。”

        “不废话会死吗?”应同尘啧了一声,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反身压倒,倾身上来。

        “唔,唔。”卓殊双手在空中挥舞了一下,而后稳稳地落在他的背上。

        卓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