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6章

第66章

        出身未捷腿欲断,长使卓殊泪满襟。

        卓殊这边还处于水声火热之中,那边的甄明鑫就豪迈地走出了帐门口。

        卓殊羡慕地看了一眼异父异母的亲兄弟,看来对方是哄媳妇成功了。

        唉。

        正在他兀自感叹时,就见甄明鑫飞快地从身后掏出一块搓衣板放在帐前。

        说时迟那时快,甄明鑫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哭唧唧道:“孟孟,额错了~我真滴错了~额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到这来……千错万错,都是那负心汉卓殊的错!他怎么能在危机时刻抱我呢!嘤嘤嘤,他就应该让我直接摔下去,断腿又算得了什么,只要你开心,我就是断发断指甲也在所不惜——”

        真是男默女泪的感言,佟湘玉听了都要直呼内行。

        “行了。”孟功说,“回来吃饭。”

        “好咧!”甄明鑫利落地爬起来,揣好搓衣板,进帐篷时还不忘冲自己的难友露出个得意的微笑。

        卓殊:“……”

        高手,这是高手。

        应同尘削完皮,问道:“你们摘得橘子呢?”

        “哦,在他的……糟了!”

        方才经过那么一摔,橘子早就洒了一地。

        “你呆在此处别动,我去给你弄点橘子回来。”卓殊急急忙忙去跑去找甄明鑫,“明鑫,甄明鑫,快出来。”

        “怎么了?”甄明鑫问道。

        “我们的橘子好像没带回来。”

        “哎呀!”甄明鑫赶紧提上篮子,和孟功来了个吻别,才拿着个手电筒走出了帐篷。

        卓殊:“……”

        我都看见了!不要脸!呜呜呜酸到眼睛都红了!

        两人回去捡橘子,卓殊忽然问道:“你平时和孟功就是那样相处的吗?”

        “哪样?”甄明鑫捡起一个橘子,剥开尝了一下,挺甜的,“啊,你说跪搓衣板?那是我自愿的,我们家孟孟心软得很,每次我用这招,他就没脾气了,真是百试不爽。”

        卓殊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道:“那要是心肠硬的人呢?该怎么办?”

        “好家伙,你说应哥心肠硬?”甄明鑫问道。

        “没、没有的事,我就是顺口一问。”卓殊抬头望望天,“同尘的心肠也软得很呢,呵呵呵呵哈哈哈。”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逐渐凝固。

        “要我说啊,苦肉计这一招,对谁都有用。”甄明鑫给他分一半橘子,“你想想啊,要是对方真的在乎你,不可能不心疼你。如果翻车的话,那一定是你没用到点子上,或者被看破了。”

        卓殊仔细一想,也是这么个理,而且甄明鑫本职就是演员,演起来哭起来那真是一点压力都没有啊。

        他不行的理由,可能就是因为他的包袱太重了吧。

        “当然了,完全靠苦肉计也是没用的。”甄明鑫一脸高深地说道,“爱情也要讲究个三十六计,我一般是用苦肉计和美人计搭配使用,效果更佳。”

        卓殊:“美人计?”

        “嗯。”甄明鑫小声道,“虽然谈了恋爱,但美丽还是得保持住的,千万不能松懈就奔着秃头啤酒肚的方向跑了。再者,甜言蜜语也不能少,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撒娇男人最好命!”

        卓殊半信半疑道:“靠谱吗?”

        甄明鑫点头:“亲测有效,看过的人都说好。”

        卓殊说:“那把你面膜给我分一点。”

        “没问题。”

        两人捡了十几分钟,才将橘子捡完,回到山顶上去,见应同尘和孟功坐在一起闲聊,赶忙加入进去。

        “吃点东西吧。”甄明鑫将橘子放在中间,又回头把仅存的干粮包裹拿出来,全部放在他们面前,“不要客气,大家一起吃吧。”

        应同尘拿起一包用透明塑料袋装好的不明物体,没有任何说说明和标签,问道:“这是什么?”

        “炸蟑螂。”甄明鑫说,“这是上次录节目,我们嘉宾好不容易逮到的,然后结束时节目组给我们油炸了一下。”

        “……”应同尘立即放了回去。

        卓殊跟着捡起旁边的一小袋零食,问:“这又是什么?”

        甄明鑫:“蚯蚓干。”

        卓殊:“……”

        甄明鑫又倾情推荐了一些炸蝎子烤老鼠的零食,强烈安利:“你们不要害怕,他们生前虽然不怎么讨人喜欢,但死后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大厨特地把它们的尸体炸的金黄酥脆,口感十足,营养价值高……这段时间我是明白了,我们能活着是件多么美好的时,为了活着,我差点连s……嗯,还没吃到嘿嘿。反正吧,只要吃不死,就往死里吃!”

        应同尘咬了一口苹果:“孩子受累了,你自己吃吧。”

        甄明鑫扭头看向卓殊:“大哥。”

        “大哥心领了。”卓殊搓搓橘子,“这橘子皮好像还不错哈。”

        几人吃着橘子,可要是果腹也实在太难。

        甄明鑫又道:“我有办法!这里有枇杷树,我们去刨点树皮,煮一煮……”

        应同尘:“……”

        孟功道:“那去看看附近有没有什么野兔?”

        甄明鑫道:“兔兔那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卓殊义正言辞道:“不可,越是到这种时候,我们越要拒绝野味、勤戴口罩。”

        “还是大哥觉悟高!”甄明鑫赞扬道,旋即叹了口气,“大哥,分点橘子皮给我吧。”

        山顶的夜晚有些凉,卓殊回帐篷翻出一件厚厚的羽绒,行囊里突然掉落出一把挂面。

        他喜出望外地喊道:“我们有面了!”

        众人大喜,接过他的面。

        甄明鑫立即道:“我们兵分两路吧,一队捡柴火,一队煮面条。”

        “你们有经验,你们来煮吧。”应同尘起身说,“我们去捡柴。”

        “好,这里还有一点柴,我们就先生火了。”甄明鑫说。

        应同尘刚走两步,身上就多了件羽绒服,他侧头看向卓殊,道:“不用了,等会捡柴不方便。”

        “也是。”卓殊赶紧拿回去放好,走出来时,见应同尘就站在前面等待,不禁会心一笑,“走吧。”

        应同尘握着电筒,回到刚才摘橘子的地方:“小心点。”

        “嗯,放心吧。”

        两人借着光亮,捡着地上的干枝,没一会就捡到了一大捧。

        “先拿上去给他们用着吧?”卓殊提议道。

        应同尘点点头,转身往上面走,谁知不小心踩到个光滑的石头,不小心打了滑。

        重力失衡,他惊呼一声,整个人往前面摔去。

        “小心!”

        卓殊眼疾手快的扔掉手里的干柴,整个人倒下去搂住他的腰,后背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摩擦,抱着他往下滑了一两米。

        应同尘顺手抓住旁边的树木,担忧道:“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你呢?”卓殊问。

        “我也没事。”应同尘赶紧把他拉起来,拍了拍他身后的杂草和泥土,因此也就没注意到卓殊皱眉的神情。

        卓殊避开他手上的电筒强光,倏地握住他的手腕:“还说没事呢,这都磨破皮了。”

        “小伤而已。”应同尘说着,检查了一下他的手腕,见没有什么大事,这才放心。

        “先回去看看。”卓殊牵着他往回走。

        “等等,还有柴。”

        “……”

        卓殊认命地将柴重新捡回来后,这才带着他回去,将柴放在孟功二人旁边,说了几声就回回到帐篷里,找出必备的小药箱,“还好这个没弄丢。”

        应同尘的手腕被握着,本觉得不比这么麻烦,张口就想拒绝,忽然间手腕一凉。

        卓殊吹了吹气,抬头问道:“疼不疼?”说这话时,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语气是多么温柔。

        应同尘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低声道:“不疼。”

        “那也还是先消个毒吧,免得感染了。”卓殊倒出矿泉水,将伤口洗干净后,小心翼翼地开始擦碘伏。

        帐篷里安静得很,应同尘沉默地看着他的动作,耳边响起的全是对方的呼吸声。

        明明微不可闻,可落进耳朵里,却是那么的清晰。

        “咦,裤子划破了条口子。”卓殊处理完伤口,低头一瞧,就见他的裤子在大腿处破了条子,露出白皙的皮肤。

        应同尘也是这时候才注意到,说:“没事吧。”

        “漏风,会冷。不缝好的话,可能这条口子越破越大。”卓殊将碘伏放进袋子里,在里面掏了半天,“找到了。”

        下一刻,应同尘就见他拿出了个针线包。

        “……”

        “脱下来吧。”卓殊说完,迅速拉上帐篷的拉链,“快快,别让他们看见了。”

        片刻后,应同尘坐在睡袋里,看着他穿针引线,总觉得这一幕很不真实。

        卓殊眯着眼,穿了半天的线,递给去:“你来试试,我怎么穿不进去。”

        应同尘:“……”

        果然还是高估了对方呢!

        两人轮流穿针,大约折腾了五六分钟,这针才算是成功了。

        应同尘心有戚戚地看着他挥动着针线:“你会吗?”

        “不会啊,但这个不是很简单吗?”卓殊自信满满道。

        应同尘:“……”你越是这么说,才越可怕啊!

        卓殊将针一穿过来,捏着这头就往天上一拉,胳膊有多长,就抻多长。

        看着就吓人。

        应同尘索性不再看,瘫倒。

        也不知过了多久,卓殊终于将裂缝给缝好了,刚想炫耀一番,就见应同尘睡着了。

        他将裤子放在旁边,低头吻了下他的额头,才轻手轻脚地走出了帐篷。

        “你们还没煮好面吗?”卓殊问道。

        “早着呢。”甄明鑫和孟功一边咳嗽一边说。

        “这是在干什么?”卓殊走上前,见他们不停转动木棍,“不会是……”

        “钻木取火啊。”甄明鑫道。

        “……”卓殊在旁边蹲下来,看着冒出的烟雾,笑了笑,觉得很是新鲜。

        “同尘呢?”孟功问道。

        “睡了。”

        孟功:“挺好,睡了就不用吃饭了。”

        “……”卓殊突然扭头看向他,“你和同尘认识很久了吧?”

        “嗯,怎么了?”孟功问道,“想打听他的事?”

        卓殊没有否认,追问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一说到这,孟功就深沉道:“那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峥嵘岁月,我们天真无邪,对生活充满了期望,渴望着……”

        卓殊打断道:“说重点。”

        孟功立即道:“我们是相亲认识的。”

        卓殊:“?”

        卓殊:“此话当真?”

        “太真了。”

        “啊!孟孟,快准备,马上就要有火了。”甄明鑫喜道。

        “好!”孟功赶紧拿好枯叶子准备续火。

        当星星之火燃起来时,两人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然后——

        咻地一声,幸福没了。

        两人看着熄灭的火,诧异地看向卓殊,眼神里有三分不解三分诧异和四分想杀人的心思。

        卓殊斜斜地看了一眼孟功,起身走人。

        挥一挥衣袖,不留下一点烟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