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5章

第65章

        山林中时不时响起鸟鸣声,乌鸦呀呀地叫着,如果仔细听,还能听见它们叫的是——“大写的尴尬,尢监尢介,呀呀呀……”

        残阳如血,却映得每个人的脸色都是苍白的。

        当然了,应同尘的白是肤质本来就白,甄明鑫的苍白是因为他抹了粉。

        一阵寒风吹过,卓殊飘飘欲坠。

        甄明鑫紧紧抓着孟功的手,悄悄往他身后挪去,只露出半个脑袋瞧卓殊。

        这个哥哥我曾见过的。

        未见其人时,曾在噩梦里见过。

        之后在健身房碰见时,他的身材真是令人自闭,然而那时却不知他就是那个想包养自己的人。

        卓殊上前一步:“朋友,你听我说——”

        “你你你不要过来啊!”甄明鑫缩回脑袋,整个人都躲在孟功身后,色令内荏道,“我已经爱上别人了,你得不到我的心,也休想得到我的人!”

        卓殊:“……”

        “这事都是误会。”卓殊又上前一步。

        孟功立即张开双手,跟护崽子似的挡住他的方向:“有话好好说,注意保持距离。”

        “那你倒是让我当面跟他说啊。”卓殊往旁边绕过去,甄明鑫却捉着孟功的衣服往旁边闪。

        几个回合下来,卓殊也没逮到人,回头向应同尘求助,却见他坐在旁边的石头上,面无表情地鼓掌:“不错不错,长途跋涉来山顶玩老鹰捉小鸡。”

        三人一怔,看看眼前的形势,可不就是老鹰捉小鸡!

        甄明鑫反驳道:“胡说,我才不是小……小鸡,对吧,孟孟。”

        孟功脸色一红:“对,你不是。”

        应同尘:“……”

        卓殊不明所以。

        应同尘看看天色,说道:“天快黑了,赶紧搭帐篷吧。”

        “好。”卓殊如获大赦,赶紧跑回去打开行李,正好借机想想怎么应对这个可怕的修罗场!

        孟功瞧了一眼他的背影,偷偷问应同尘:“你们怎么会来这里爬山?”

        “说来话长……”应同尘顿了顿,言简意赅道,“我们迷路了。”

        孟功像是听见了什么稀奇事一般,奇道:“你竟然会迷路?”

        应同尘摸了摸鼻子,扭头冲卓殊的方向看了一眼:“我在车上眯了一会,醒来就被拖来这里了。”

        孟功竖起个大拇指:“爱情使人降智,古人诚不我欺也。”

        应同尘睨了他一眼:“那你们呢,怎么也来荒山野岭的了?”

        孟功欲言又止,最终在他质问的眼神中,低下了头:“俺们也迷路了。”

        应同尘点点头:“嗯,古人诚不我欺也。”

        孟功的脑袋垂得更低了。

        “孟孟,我们去弄吃的吧。”甄明鑫喊道。

        孟功:“好!”

        应同尘和孟功各自回营,见卓殊正在扎帐篷,上前帮忙。

        两人站在对角线整理骨架和账布,卓殊扭头看了一眼远处的另外二人,小声问道:“他们什么时候谈恋爱的?”

        “怎么?”应同尘接过他递过来的帐布,往往下一拉,固定在一角,“他们要是不恋爱,你是不是还得去插一脚?”

        “怎么可能。”卓殊解决完手里的活,连忙走到他那边,见他弯着腰检查营钉结,衣摆上缩到了腰际,屁股圆润地翘着,下意识一掌拍了上去,发出啪地一声。

        应同尘:“……”

        孟功拿上工具,牵着甄明鑫的手,刚走几步,就见到了应同尘殴打卓殊的场面,连忙拉着他转身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甄明鑫惊恐道:“刚刚……我没看错吧?应哥是在打大佬吧?”

        孟功支支吾吾地说:“唔,落到同尘手里了,还能有好日子过吗?要不是因为你是个1,跟大佬毫无可能,说不准这会你正跟他男朋友在一起挨打呢。”

        “好可怕。”甄明鑫紧紧抓着他的手,“你会打我吗?”

        孟功:“看你表现咯。”

        甄明鑫脸色一红:“我觉得我们今晚可以尝试一下新姿势。”

        “好。”孟功刚应完,脸色一紧,“不好,今晚还有俩灯泡!”

        甄明鑫:“该死!”

        “你们去哪?”应同尘突然喝住了两人。

        甄明鑫双手一抖,胆战心惊地回头,脱口而出:“我们、我们去解锁新姿势,啊呸,去解锁新地点的食物。”

        应同尘扔掉卓殊,向这边走来:“找吃的?”

        孟功回道:“对呀,我们的干粮只剩下一点点了,正打算去弄点吃的。”

        “我们也一起去。”应同尘说罢,回头看了一眼卓殊,卓殊立马跟小媳妇似的追上来,顺手整理一下凌乱的发型。

        甄明鑫颤抖道:“这样不好吧?”

        应同尘突然看向他:“哪里不好?”

        甄明鑫吓得脖子一缩,一想到刚才单方面吊打的场景,就有点想跪:“路途遥远,前方凶险,就不用你们亲自跑腿了,我们给你们送来可好?”

        应同尘道:“不用,一起去吧,顺便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

        “那好吧。”甄明鑫和孟功在前面带路,顺便介绍起附近的地势,“我们在这住了两天,都没看到人来,打算明天就回去的。下面有一颗橘子树,这两天快被我们吃的差不多了。”

        “只吃橘子?”

        “不,还有琵琶树皮……”甄明鑫刚回答,就发现是卓殊问的问题,赶紧撇清关系,“你别问我,我跟你不熟。应哥,你快管管他。”

        卓殊:“……”

        四人来到一棵快被揪秃的橘子树下,作为身高最高的一员,卓殊主动伸手去摘橘子,结果只能碰到一点树叶。

        “这么高,怎么摘?”

        “我来。”甄明鑫活动活动手脚,然后麻利地爬上了树。

        卓殊看得目瞪口呆:“少侠,好身手。”

        孟功自豪道:“那是,我们明鑫经过这三个月的磨炼,早已经是求生专家……啊呸,我跟你说这干嘛。”

        卓殊:“……”

        包养是口锅,卓殊有话说!

        “你们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真心要包养他的!”卓殊说道,“我那是喝酒误事,糊里糊涂就答应了他经纪人。我原本就是打算劝他从良的,压根没动过包他的那个心思啊!”

        “那你为什么还‘包’了同尘那么久?”孟功问道。

        “啊这个嘛……”卓殊求助似的扯了扯应同尘袖子。

        应同尘一把抽回来,扭头看着他,满脸都写着看好戏三个大字。

        半晌,卓殊突然从他的眼神中读到了对方的心里话!

        眼前这个时机不只适合解释,还很适合表明心意!

        之前的表白只是两人之间的事,虽说大家心知肚明即可。

        但男人嘛,总归还是要点面子的。

        应同尘一定是希望他借此机会,在最好的朋友和一个身份异常尴尬的人面前,光明正大的告一次白!

        卓殊:我悟了!

        太阳已经彻底沉了下去,天空一片灰蒙蒙,过不了多久,这里将被黑暗包裹。

        四周一片寂静,树叶晃动着,仿佛也等得不耐烦了,在催促他赶紧行动。

        卓殊咽了咽口水,深吸一口气,闭上眼大声喊道:“对!我就是对应同尘一见钟情怎么了!我想包的只是应同尘而已!应同尘,我宣你!你听见了吗!”

        话音在林间回荡。

        然而却无人应答。

        他缓缓睁开眼,旁边空无一人。

        应同尘和孟功在十几米外有说有笑地捡树枝,甄明鑫忙着摘橘子,一不小心掉了一个,正好砸在他脑袋上。

        乌鸦飞过:“大写的尴尬,尢监尢介,呀呀呀……”

        卓殊:“……”

        “大哥不好意思,你帮我捡一下橘子呗。”甄明鑫站在树上说。

        卓殊一腔热情喂了空气,悲伤逆流成河。

        他捡起橘子,仰头说道:“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弟你放心吧,我无论如何都不会喜欢你的。”

        甄明鑫:“好,我信你。何况咱俩型号撞了,咱们在一起,注定没有性.福的。”

        卓殊:?

        卓殊:???

        卓殊看了看他瘦弱的身材,又扭头看向肌肉结实的孟功,三观跟着五官一起碎了,险些没做好表情管理:“你竟然是1?!”

        “是啊,没想到吧。”甄明鑫动作熟练地运用钩子摘橘子,“不然你以为我为啥要临时跑路呢?”

        卓殊沉吟片刻,突然松了一口气。再仔细一想,喜道:“那这么说来,我还得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的话,我还不一定能认识同尘呢。”

        甄明鑫愣了愣:“咦,盲生,你发现了华点。我也得感谢大哥你啊!要不是你充当油腻大佬一角,我怎么会遇见孟孟呢。”

        两人顿生好感,只恨不得当场结拜。

        过了一阵,甄明鑫摘了一大篮子的橘子,把篓子系在腰间,顺着树干爬下来。

        卓殊夸奖道:“好身手。”

        “那可不,综艺教我做人了。”甄明鑫说起来就是一把辛酸泪,“这三个月,我什么东西没吃过?什么树没爬过?呜呜呜。”

        说到伤心处,他不禁悲从中来,一时没注意脚下没踩稳。

        甄明鑫低头看了一眼:“……”

        甄明鑫:“啊啊啊啊啊!观音菩萨圣母玛利亚啊!”

        “也就一米,你跳下来就行。”卓殊说完,对方就跳到了他身上,他下意识接住,因重力原因,原地转了下半个圈。

        画面仿佛静止了。

        卓殊低头看着甄明鑫,甄明鑫眼神微动:“大哥。”

        卓殊:“小弟。”

        “你们在干什么?”孟功突然出现在他们身边。

        两人同时转头看向孟功和他身边的应同尘,宛如黑白无常,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同尘,我们走!”孟功拽着应同尘就离开了这龌龊之地。

        “你们等等!”卓殊和甄明鑫齐声喝道,然而那二人却是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卓殊立马将手里的人摔下。

        甄明鑫在地上滚了个圈,使用苦肉计,企图挽回孟功,大声嚷嚷道:“哎哟,大哥,我的腿!我的腿没了!你好狠的心!”

        卓殊心痛道:“你失去的只是一条腿,可我失去了我的爱情啊!”

        *

        哥俩互相搀扶着爬回了营地。

        卓殊原本还担心他的腿,结果孟功一离开,甄明鑫就原地蹦了起来。

        两人互相道一句珍重,才各回各家,各找各媳妇。

        卓殊的帐篷还在另一边,他刚走几步,就悄悄退了回来,围观甄明鑫是如果哄媳妇的。

        只见甄明鑫走着走着,突然瘸了腿,一颠一颠地走向帐篷,哭唧唧道:“孟孟,我摔得好疼,要吹吹才能好。”

        帐篷拉链从里往外一开,显然是准许他进去了。

        卓殊:“……”生活不易,全靠演技。

        学会了学会了。

        卓殊立即回到自己的帐篷前,里面亮着光,倒映出应同尘的影子。

        他立即把腿一弯,颠簸道:“应应,我摔得好疼,要吹吹才能好。”

        帐篷拉链从里往外一开,应同尘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把水果刀,问:“哪里疼?”

        卓殊一惊:“你先放下东西再说话。”

        应同尘在旁边坐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个孟功给的苹果,斜斜地看了他一眼:“说吧,哪里疼?”

        “这、这里……”卓殊弱弱地指了下自己的右脚踝。

        “那你这样走路应该很不方便吧。”应同尘关心道。

        有戏!苦肉计果然是最有效的!

        卓殊连连点头:“是啊是啊,一点也不好走路。”

        “过来。”应同尘温柔道,“我帮你把另一只腿给卸了,以后坐轮椅,不用走路了。”

        卓殊:!!!

        学废了学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