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声小说,有声吧 - 都市小说 - 总裁他认错了金丝雀在线阅读 - 第63章

第63章

        元旦假期过后,各人又要回到各自的岗位上了。

        临近期末,学校的会议也多了起来,应同尘做好会议笔记后,和郑植楠几人一起走出会议厅。

        郑植楠提议考完试一起出去玩几天,被笙芜驳回。

        笙芜家在外地,要早些赶回去过年。

        郑植楠挠挠头,说:“那我送你回去吧,顺便旅个游?”

        “啧啧。”付旅离这俩恩爱狗远一点,绕到应同尘那边去,低头给新任男友发完短信后,问道,“应老师,过年怎么安排啊?出去玩还是宅在家?”

        “还是跟之前一样吧,在家。”应同尘回道。

        付旅不免诧异:“我们同事两年多了,好像很少见你出去玩?”

        “嗯。”

        应同尘本身不热衷于旅行这件事,偶尔出去散散心,也没有发朋友圈对着祖国大好河山抒发情感,这就导致大家对他的印象就是个帅气点的宅男而已。

        “那你少了多少快乐啊。”付旅感慨道。

        “还行吧。”应同尘说道。

        他只是把那些时间拿来做另一份工作了,钱包鼓满就是他最大的快乐。

        付旅指了指旁边那俩黏黏糊糊的情侣,小声说:“你现在不是恋爱了么?也不打算去旅行一趟?”

        应同尘沉吟片刻,问:“一定要去旅行?这是什么固定流程吗?”

        付旅说道:“倒也不是固定流程,你没听过钱老先生说过吗?结婚以后的蜜月旅行是次序颠倒的,应该先同旅行一个月,一个月舟车仆仆以后,双方还没有彼此看破,彼此厌恶,还没有吵嘴翻脸,还要维持原先的婚约,这种夫妇保证不会离婚。[1]”

        应同尘还未回答,郑植楠就来凑热闹了:“什么结婚离婚的?你们在说谁呢?”

        “说电视呢!”付旅说完,冲他们摆摆手,“不说了,我还得去上课了。”

        几人纷纷走向各自的教室,应同尘若有所思地在原地站了片刻,才往高一教学楼走去。

        刚走到楼梯间,突然听见卓紫一声怒吼:“班璋,你给我出来!”

        他加快脚步,走上去一看,见卓紫堵在男厕所外面,周围围满了看热闹的学生,一边起哄一边帮着喊班璋出来。

        “出什么事了?”他上前问道,“卓紫,你在做什么?”

        卓紫一看见他,忙说:“没事没事,您先去上课吧。”

        “你们不进教室,我怎么上课?”应同尘扫视一圈,“都散了,回教室去。”

        学生们渐渐散去,卓紫又着急找人,不肯离去。

        “他怎么你了?”应同尘问道。

        卓紫跺跺脚,着急道:“他不肯收我钱!”

        应同尘沉默几秒:“你给他钱,他不要,所以你跑男厕所来堵他?”

        卓紫点点头,又不好意思跟他说这钱是给班璋的封口费,对方拒收,岂不是很不安全!师尊师娘的爱情还要她来守护呢!

        “行了,我去找他说说,你先回去。”应同尘把她撵回去后,走进厕所,见班璋就站在窗台边,奇道,“卓紫给你什么钱?”

        “我也不知道啊。”班璋也觉得奇怪,整整一上午了,卓紫一直追着他要给九九八,还说什么封口费……

        思及此,他突然看向应同尘,似乎明白了卓紫的意思,笑了笑:“哦我现在知道了,没事了,老师。”

        应同尘简直跟不上这些年轻人的思路,在对方保证不是什么大事之后,才领着他回教室上课。

        之后也不知道这两个学生是怎么沟通的,关系越加亲近。

        因为学业越来越重,卓紫实难兼顾学业和爱好。于是将自己某绿色.网站的作者号,交给了新晋好友班璋:“枪手业务,接吗?我出三倍的价钱。”

        班璋一看账号里的文章名:“……”

        “不、不接。”班璋说,“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

        卓紫:“我不要跟你天下第一好了!”

        *

        期末考试两天一晃而过,寒假正式来临。

        家长们纷纷进入校园帮孩子们搬行李,学生们兴奋不已,吵吵闹闹地收拾教室和寝室的东西。

        应同尘看着他们一个个离开,检查一遍门窗,滞留了一阵,才最后一个走出教室。啪嗒一声,将大门锁上。

        一转身,看见卓复和沐晴走了过来,微微一笑:“伯父伯母,来接卓紫吗?”

        “是啊,阿殊最近太忙了,现在还在公司呢,只能我们来了。”沐晴和蔼地笑着,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这个是我熬了一下午的鸡汤,特意给你带来给你尝尝的。”

        “谢谢伯母。”应同尘受宠若惊地收下。

        “客气什么,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沐晴哈哈大笑,“你先去忙吧,我们也去看看卓紫寝室收拾得怎么样了。”

        “好,我还有点事,就不送你们了。”应同尘告别二老,离开教学楼,遇见不少学生和家长,又交谈了一阵。

        直到天色将黑,校园才安静了下来。

        他目送家长们离开后,又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保温桶,沉思片刻,抱着它直接去了主任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只有主任,还有两位校长正在一起喝茶,见他进来也不觉惊讶,反而是意料之中的事。

        几天前,主任曾单独找他谈过话,这次的谈话也是不可避免的。

        应同尘点头示意,然后在他们对面坐了下来:“我来了。”

        “坐吧。”主任指了指对面的位子,又看看旁边两位领导,左右为难地搓了搓手,“这个嘛,二位都知道,应老师教学效果一直都不错的。照片的事可能是误会,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拘小节……”

        “不是误会。”应同尘突然说道。

        “哎,你……”主任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就在前几天,主任和某位高年级家长聊天时,家长突然拿出一张照片,说看着很眼熟,问这照片里的男人是不是学校的老师。

        主任一看,这可不就是应同尘嘛。

        只是照片里的主角还有另一位,应同尘手里还牵着另一个男人,两人姿势亲昵,笑得好不开心。

        那家长是圣诞节一家人出去玩,结果女儿突然惊叫一声,然后对着某个地方拍了张照片,笑得一脸鸡贼。家长最后清点照片时,无意中看见了,只觉得眼熟,就顺便问了一句,眼里却多了几分质疑。

        主任糊弄过去后,连忙找应同尘来谈话,话里话外都在暗示他承认只是朋友关系。

        应同尘当时说等期末考试完,会给领导们一个满意的答复。

        此时的主任拼命冲他使眼色,心道:不,这不是他想要的满意的答复!

        “他是我男朋友。”应同尘说道。

        主任看看领导们,帮腔道:“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现在这种情况还挺多的是吧呵呵呵呵,只要平时低调一点,家长们那边的工作……”

        “他还是我学生的家长。”应同尘又说道。

        主任:淦,我救不了你了!!!

        “我也不打算一直隐瞒下去,所以……”应同尘看向几位领导,拿出一份辞呈,“我会引咎辞职。”

        副校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应老师也不用这么着急做这个决定,我们来找你就是想商量出个办法。”

        “让我分手吗?”应同尘问。

        对面三人默认。

        应同尘知道责任不在学校,如果学生或者家长们知道他是同性恋,那以后的教学不仅很难正常进行,家长们也不会完全放心让他来教孩子。

        此事也早有心里准备。

        他弯腰鞠了一躬:“谢谢主任和校长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和认可,学校没有我一个老师,不会有什么事,你们还可以找到更多更好的优秀教师……可我,我不能没有他。”

        *

        应同尘抱着保温桶离开办公室,掩上门时,听见里面传来几声叹息。

        他深吸一口气,缓步走向校门。

        外面不知何时飘起了小雪,他站在大门口,回头望了一眼学校,眼底升起一股浓浓的情绪。

        当老师只是临时做的一个决定,并没有打算做一辈子,所以才没有去公立考编制,就是为了辞职的时候方便。

        教学中也没有刻意去与学生们处好关系,学校生活也可以说得上是平平淡淡,顶破天的事也不过是学生们打架了、早恋了、泡网吧了,诸如此类。

        可真到离开的时候,终究是有点舍不得这种平淡又简单快乐的日子的。

        “应老师,怎么这么晚了还没回家啊?”保安笑着问道。

        应同尘回过神,淡淡一笑:“有点事耽搁了。”

        保安:“那这耽搁得也太久了,天气这么冷,你朋友在外面等了你好久了。”

        “朋友?”应同尘愣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迈过门槛,大步流星地往外面跑了几步。

        四周张望一圈,才在一侧的路灯下看见个高大的身影。

        他立即跑上前:“你怎么来了?伯母不是说你在公司忙吗?”

        “忙完我就过来了。”卓殊说着话,嘴里呼出一阵烟雾。

        应同尘伸手拍去他脑袋上的雪花:“来多久了?”

        “也没多久,先回家吧。”卓殊都要冻傻了,双手冰凉,都不敢去牵他的手。

        两人转身往公寓方向走,应同尘说:“怎么不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在车里等着也好啊。”

        “这里不能停车,停远了怕看不见你。”卓殊打了个冷噤,“我给你打过电话的,没人接。”

        应同尘拿出手机一看,还真有好几个未接,抱歉道:“刚刚在开会,手机静音了。”

        “我就知道。”卓殊笑了一下。

        应同尘垂眸,忽然伸进他的口袋,握住他的一只手:“好冷。”

        “你不要命啦。”卓殊把他的手拿了出来,“小心被你们学校的人看见。”

        应同尘嘴角一弯,偏要去牵他的手:“给我牵一牵。”

        “不给。”卓殊索性跑了起来。

        两人一前一后地跑回了公寓,应同尘关上门,刚转身,眼前就笼下一点阴影,凉凉的唇畔传过一阵温暖。

        应同尘略带笑意地问:“怎么不跑了。”

        卓殊:“刚刚那只是热身而已。”

        两人进行完正儿八经地运动后,室内温度可比外面暖和多了。

        应同尘面色红润地躺在床上,翻了个身,忍不住伸手在他鼻梁上戳了一下,说:“我们去旅行吧。”

        “旅行?”卓殊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我的计划的?是不是偷看我手机了?”

        “你也想去旅行?”应同尘问道,手指怼着他的鼻梁往上一顶,看着卓“猪”,噗嗤一声乐出了声。

        卓殊握住他的手指,说:“对,我行程都安排好了,明天天气不错,正适合出游,行李我都准备好了,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

        “行。”

        翌日清晨,两人吃完早餐后,应同尘听他的吩咐,只带上了两套冲锋衣就出门了。

        应同尘一边系安全带,一边问:“去什么地方?”

        “去了就知道了。”卓殊神神秘秘地说,“一个能让我们肉.体和精神都升华的地方。”

        应同尘:“?”

        他打开手机,取消了订好的马尔代夫双人游。

        下午一点钟,应同尘站在一做荒郊野外的山脚下怀疑人生。

        就算不是碧海蓝天、阳光火辣辣的马尔代夫,怎么也得是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的澎湖湾吧?

        这儿又是什么鬼地方?

        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四周人迹罕至,树木参天,道路泥泞崎岖,风吹动着树叶漱漱作响。要是再配个恐怖bg简直完美的杀人现场。

        “这?就这?肉.体和精神的好去处?!”应同尘提声问道。

        “对呀。”卓殊从后备箱搬东西,察觉到他周遭气场都变了,“怎、怎么了?”

        应同尘:“呵呵。”

        起了歹念.jpg